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往事曾經如此
市長:blackjack  副市長: juntruth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往事曾經如此】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大社會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人人心中一把尺by jamesbkh
 瀏覽3,675|回應5推薦2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叮咚
ray35

人人心中一把尺 jamesbkh 2005/03/27 13:50



我很欣賞孔子說的:

「古者言之不出,恥躬之未逮也。」

最近看到米蘭。昆德拉的一段話:


不做道德判斷並不是小說不道德,它正是小說的道德觀。這種道德觀反對人們根深柢固的判斷習慣,那種馬上判斷、不停的判斷、不放過任何人的判斷;那種在了解之前,和毫不了解的情況下就判斷的習慣。從小說的睿智觀點來看,這種強烈的急於判斷狂熱,是最可恨的愚蠢和最惡毒的邪念. (斜體字是他用的。)

(Kundera, M. 1996, Testaments Betrayed, faber and faber, London,第7頁。斜體字是他用的。)

普希金說的:


世間沒有真正的傻瓜,
每個人都有他自己的智慧。
黃金說:「我能買盡一切。」
寶劍說:「一切都歸於我,包括你在內。」
只有傻瓜和幼童才出口傷人。

(請見http://www.fokas.com.tw/ > 生活區 > 《道德判斷》
及《西方智慧語錄》)

因此我很同意blackjack網友所說的:

「當我們譏諷許文龍為了錢而放棄他的終身理念時(台獨),我們以什麼標準看待自己?」

我想做為一個政客或生意人,「妥協和屈服」是生存之道。即使孔子也說:

「大節不逾,小節出入可也。」

但如何判斷什麼是大?什麼是小?是倫理學的課題,也是「人人心中一把尺」這句話所表示的道理。也就是說,(我認為)社會上應有公論和公評,或一套多數人遵循的原則,否則社會難以維持穩定的運作,遲早成為叢林。

我同意人人有不同的立場或價值觀,也尊重各人有其立場或價值觀的「權利」。(但我不需要尊重該立場或價值觀的「內容」。)

我認為知識份子「心中的尺」,和政客或生意人「心中的尺」應該有所不同。

所以我看到知識份子公然赤裸裸的替政客或生意人擦粉抹裝,總有困惑、悲憫、憤怒、不恥、和厭惡等等五味雜陳的感覺。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2116
 回應文章
張忠謀:哈佛沒教好馬英九呂秀蓮?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中華民國哈佛校友會昨天舉行會員大會,同為校友的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左起)、副總統呂秀蓮、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都出席,並與和會長崔湧合影。
記者曾吉松/攝影 

【記者郭維邦/台北報導】

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昨(6)日在哈佛校友會上,當面詢問同為哈佛人的民進黨主席呂秀蓮和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為何不能用哈佛人的基本條件,朝野既競爭又合作,是不是學校沒教好?

中華民國哈佛大學校友會昨日在台北舉行會員大會及座談會,包括呂秀蓮、馬英九及張忠謀昨天都參加聚會。呂秀蓮和馬英九目前是朝野政黨主席,正值組閣直航公投話題,兩人在會場的互動成為焦點,原本單純的校友聯誼會場被濃濃的政治味蓋過。

在台灣的哈佛校友中,馬英九和新纖董事長吳東昇都擔任過會長,知名人物除呂秀蓮、張忠謀、崔湧之外,還有勞委會主委李應元、前監察院長錢復、前行政院長蕭萬長、前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國民黨秘書長詹春柏、中國造船董事長盧峰海、前財政部長白培英、前外交部長田弘茂、前中橡總經理吳丁凱、景益會計事務所主持人王景益、律師陳長文、李念祖等人。

在哈佛校友會的資料中,台灣哈佛人以商學、法學、設計、醫學等學院畢業最多。

昨天的座談會由台積電董事長張忠謀主持,他說,他的哈佛經驗是自由、民主、自立、奉獻、人權、均富,是他在美國期間求學和工作時,所看到的世界和美國的現況得到體驗和印證,並沒有發表對台灣經濟現況的看法。

呂秀蓮講話就透露出濃濃的政治味,從她的政治艱辛路對照一旁馬英九的順途,同樣是哈佛出來的,馬英九在1981年就進了總統府當秘書,2008年要出來選總統,可是她選擇和當道對抗,2000年才進到總統府,沒對直航公投等當前話題發表意見。

馬英九說他拿到的題目是哈佛人看社會發展,沒有回應呂秀蓮丟出的政治話題,只談他的市府社會救助經驗,特別強調對原住民、同性戀、外勞的照顧。他以市府經驗說,這幾個族群最需要更多的社會照顧和公平對待。

張忠謀在綜合討論時首先發難說,總統、黨主席和民意代表都是領導人,他一直不解,哈佛人的基本條件是既競爭又合作才有利國家,朝野卻是競爭成份多於合作,呂秀蓮和馬英九都是政黨領導人,為何不能既競爭又合作,是不是在學校沒學好,還是其他原因。

雖然呂秀蓮和馬英九多次起身回答,但並沒有承諾兩黨會提高合作的味道,張忠謀的發難沒有得到回應。

【記者郭維邦/台北報導】在台哈佛大學校友會現場出席率不高,到場約有100多人,老中青都有,但不管熟不熟,握手寒喧換名片,同窗之情雖然充滿會場。由於副總統呂秀蓮和國民黨主席馬英九的政治角色味過濃,引出難得在校友會上出現的「鬧場」。

昨天的校友會座談會上,對哈佛的愛一樣,但部分校友的政治立場就特別凸顯,一位女校友在發問時發表對台灣政治的看法,因為和校友會主題不符,不服會場人員制止被要求離開會場。

2006/01/07 經濟日報】   http://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514472
談「誠信」
推薦1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叮咚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知識和社會廣場精華館】網棧
討論主題:進一步再請教您
blackjack 2005/03/31 13:48

謝謝您的回答!但我要進一步再請教您!!

***************************

一個創造「人民福祉」的君主,他的醜事我們有必要「跳過」嗎?

唐太宗殺哥哥弟弟的罪與他的豐功偉業卻是併存於史書上的!

***************************

「誠信」是政治的重要遊戲規則嗎?

當我聽到李遠哲說「政見、競選支票不一定要兌現」,我真的充滿悲哀,這就是台灣頭牌「士大夫」的樣子。

去年擁護「防禦性公投」的學者,今年326卻閉嘴了,豈不知謝長廷說「現在更靠近有戰爭之虞」的狀態了…

「誠信」,泛藍有比較好嗎?

我不知道…

若以槍擊案來說,藍是好些,其他的,就難說了。為了所謂「人民福祉」,誠信皆可拋嗎?

***************************

子貢問「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

孔子認為人民的信任大於國防的重要性,就所謂「人民福祉」上,我認為國防有可能大於信任,但為何孔子會認為「誠信」甚至於比其他的重要?

您認同他的順序嗎?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知識和社會廣場精華館】網棧
討論主題: 誠信
jamesbkh 2005/03/31 22:43

一個創造「人民福祉」的君主,他的醜事我們有必要「跳過」嗎?

當然沒有

公領域和私領域要分開
個人的行為 如果不涉及公共事務
在法律上
民眾不必(也沒有權力或權利)過問

但社會習俗或道德
自有公評或公論的空間
所以不需跳過
但也不是一定要過問

此所以柯林頓不需要為亂搞下台
但如果利用職權性騷擾
則需在性騷擾之外
同時受和其職務相關法律(如瀆職)的審判

***********************************************

所謂「誠信」指長期行為而言
如果永遠不說假話 可能行不通
(如非有密使不可時 否認有密使)

經常說假話 也行不通
因為沒有「誠信」 社會無法運作
事事都要簽約 事事都要事先檢查
在實際上行不通
這是「民無信不立」的意思

「誠信」(或任何理想或理念)
必須建築在物質基礎上
(這是「衣食足則知榮辱」的意思)

其次 「誠信」不「誠信」並不是天天會發生的
但「食」是天天會發生的

所以我認為「食」比較重要

************************************************

「政見、競選支票不一定要兌現」是一個成立的命題
(因為選舉前後的客觀環境不同)

但李遠哲說這話的脈絡
這命題是一種宰制論述

因為選舉前後的客觀環境沒有那麼不同
使得所討論的「政見、競選支票」無法實現或沒有實現的需要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6461
談「公領域 和 標準」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知識和社會廣場精華館】網棧
討論主題: 求全責備?
blackjack 2005/03/31 02:29

明顯的,當子路、子貢問孔子為何「管仲不死」時,孔子是偏袒他的。

他認為他的功勞大於他不死的缺陷。

但我要怎麼知道我支持的人是或不是「管仲」?若他是「管仲」,我就非要為他隱不可嗎?

子曰:「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此時,親情孝道>正義,受贊揚的是孝道。

大義滅親

此時,正義>親情孝道,受贊揚的是正義。

前者是「人之常情」,後者則「異於常情」。

為何要「為管仲隱」?為管仲隱是「人之常情」嗎?人民怎麼知道政治人物是或可能是管仲?

就算他是管仲好了,我們仍譴責他「不死」,這算求全責備嗎?我們該以結果「原諒」他嗎?

若他不是管仲,只是我們的「空想」,我們豈不是犯了大錯!這種錯能彌補嗎?也許我們能趁他未犯錯前勸他回頭呢!

非「為管仲隱」不可嗎?

請教您!

***************************************************

子路曰:「桓公殺公子糾,召忽死之,管仲不死。」
曰:「未仁乎!」
子曰:「桓公九合諸侯,不以兵車,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
子貢曰:「管仲非仁者與?桓公殺公子糾,不能死,又相之。」
子曰:「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匡天下,民到于今受其賜。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豈若匹夫匹婦之為諒也,自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知識和社會廣場精華館】網棧
討論主題: 公領域 和 標準
jamesbkh 2005/03/31 11:18

我想孔子並沒有「為管仲隱」。

我們要分清楚私領域和公領域。

在私領域又分觸犯法律和觸犯社會風俗(或道德)。

所謂:「父為子隱,子為父隱,直在其中矣」, 指的是觸犯社會風俗(或道德)的行為。

公領域也分兩個部分。

一是標準,一是如何執行標準,即你「求全責備」要討論的問題。

我對孔子的了解,只來自《四書》。就我的解讀,孔子並不接受「死節」或「死義」這一套。他和孟子都以人民福祉為主。所以他判斷一個官員(今天的公共人物)的標準,在他為人民或社稷(今天的國家或社會)做了什麼,不在他為君主做了什麼。以孔子的智慧,他不會明講。或者如果他明講的話,也不會流傳下來。

其次,孔子的倫理觀是相對的。如果君主在戰場上,部下可以為他戰死。如果君主賢能,部下可以為保護他而和叛徒打鬥而死。但(我認為) 對孔子來說,部下沒有為一個昏君「死節」或「死義」的義務。

就你引述的這段話來看,孔子並沒有「為管仲隱」。他只是說:「管仲有不世的功勞,豈能以小節(或腐儒的標準)來評論或責備他?」

用今天的觀念來說,「死節」或「死義」是一種「宰制論述」。即為當權者(君主)鞏固權位的道德或意識型態。

用今天的觀念來說,我們判斷公共人物,要以人民福祉為標準。沒有「隱」或「不隱」的問題。或在大是大非的原則下,沒有裝做看不見的空間。

許多人不以人民福祉為標準,只是因為個人好惡、個人崇拜而發言。例如擁宋者、擁馬者、和擁陳者,都以高標準檢驗自己所擁者的政敵,然後用一些有的沒的來為自己的偶像(真命天子?)辯護。這是雙重標準的行為。

這是何以我一直主張公領域的論述,要有一致性、相容性、和合現實。這樣我們可以檢驗論述者是站在公眾立場發言,還是「號稱」站在公眾立場發言。

另一種不以人民福祉為標準,則是另一種「宰制論述」的類型。或我常説的:為掌權者擦粉抹裝的論述。或:誰有權(或有錢)就有理的論述。

不知這是否回答你的問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6459
同聲相應
推薦0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知識和社會廣場精華館】網棧
討論主題:我的問題2
blackjack 2005/03/30 01:43

不可能參與政治(有錢人的玩意兒),只能上網玩玩,還要肩負起莫名其妙的使命感,最後因為理念不同不斷跟別人吵…

我看不出我支持的人有什麼好的,只知道我反對的人的壞,這種選擇,真是悲哀。

為了一些理念,總是「委屈求全」,以為這是達到彼岸的最快途徑,這就是非吃爛蘋果不可的原因。

時間有限、生命有限,政客們不學好亂搞,支持者也不能把他們抓起來打,只有下次不投他罷了。

然而,很難令人甘心,政客們不會理你的口誅筆伐,也不會理你的熱烈擁護,唉!

算是上網練練字吧!這是唯一的收獲。

而我們求的是什麼?

聯合網棧 > 政黨政治 > 【知識和社會廣場精華館】網棧
討論主題:同聲相應
jamesbkh 2005/03/30 13:26

Blackjack網友:

我只能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和經驗。

我在網上論政,不是為了政客或和我辯論並已有定見的人。而是寫給尚未形成定見,或願意就事論事的人看的。我不知道是否「有效」,但在這個時代、這種舉局勢、和我的年齡等因素下,我也只能以:「明其道不計其功」來自慰。

可以安慰的是我發現自己並非「眾醉獨醒」,也不是「曲高和寡」。和我看法相近的人很多,在網上也接交了一些朋友。以我的網站為例,兩年後只有10,000人次,現在剛滿3年,已逼近150,000人次。(絕未灌水)。

中國有句古話說:「同聲相應,同氣相求。」不表達自己的意見,是不會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6458
雜感
推薦3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B
叮咚
ray35

*雜感

范仲淹《靈鳥賦》有句話:「寧鳴而死,不默而生」,是具有大無畏精神知識份子自我要求的座右銘。

替當道塗脂抹粉,說來很容易,但有些人卻不覺得容易,因此有人「有人辭官回故里,有人星夜趕科場」,不為五斗米折腰的也只有陶淵明而已了。

我常想,一個人的基本價值中,何者為重,對我而言,是「誠信」嗎?如果是這樣,那我之前「告別」了好幾次,我又回來「幾次」,有「誠信」可言嗎?以此譴責我,我無話可說。

在這點,我確實錯了。

**********************

唐代詩人賈島的《劍客》詩︰「十年磨一劍,霜刃未曾試。今日把示君,誰有不平事。」,多美啊!真能做到嗎?我看到,有人做到了。

于謙《詠石灰》詩︰「千錘萬擊出深山,烈火焚燒若等閒。 粉身碎骨全不顧,要留清白在人間。」據說是蔣經國最喜歡的一首詩,我也非常喜歡,而于謙最後的結局果真轟轟烈烈。

明方孝孺不願為燕王朱棣撰寫篡位詔,朱棣威脅要罪誅方孝孺九族,方孝孺說:「誅十族亦無所懼」,果真「如其所願」。

不是每個人都能面對自己、堅持自我的。

唐太宗在六月四日發動玄武門之變,殺了哥哥弟弟,唐太宗自己卻勇於面對這段。《貞觀政要》卷七:「太宗見六月四日事,語多微文。乃謂玄齡曰。昔周公誅管蔡而周室安。季友鴆叔牙而魯國寧。朕之所為。義同此類。蓋所以安社稷。利萬人爾。史官執筆。何需有隱。宜即改削浮詞。直書其事。」,這才是「勇氣」。

國民黨、共產黨、民進黨不能不面對自己,自己的過去永遠都有人會持續檢驗,以「文字獄」的程度作為「暴政」的標準的話,國民黨、共產黨都不堪聞問,民進黨雖然好很多,但煽動民粹取代治國,與國民黨比,似乎是置人民於水火而不顧,真是讓人喟嘆,到底何時中國人才會出現真正像樣的政治家。

過去在美麗島打壓民主的政客,可以搖身一變,過去對抗當道的人,也可以搖身一變,支持者莫不以「父為子隱」的心態隱匿他們的醜事,但我沒有必要這麼做,他們與我何干?

司馬遷說「我心如秤,不能為人低昂。」,但我做不到,我仍然有私心,但當有人質疑我「雙重標準」時,我會思考,是嗎?我非常痛恨「雙重標準」,無論是別人對我這麼做,或我對別人這麼做。

我為什麼挺藍,原因是他比現在的綠好,我也痛恨綠目前的煽動民粹,但我發現,藍色的支持者竟然與綠色支持者用同樣卑鄙的手段時,不只是痛心,還有強烈的厭惡感,原來,大家都一樣。

當一個人反擊別人的方式,正是他恨別人對他的方式,這樣的人,我不知道他還有什麼資格作出控訴,很悲哀,藍綠皆是如此。

**********************

最後該說什麼呢?

我是具有「寧為玉碎,不為瓦全」的性格的,但我永遠也比不上我說的偉人的萬分之一,但我看他們的故事時,總是感動,文天祥的大哉問:「讀聖賢書,所學何事?」,更是時常縈繞在我心頭,我常想,若我在他們的情境,可能會低頭,可能會屈服。

有這麼首五絕「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多麼豪氣干雲,但是,吟這首師的汪精衛,終究放棄了自我,我會不會?我不知道,我沒有到那麼一天,我不會知道我會怎麼做,我只能希望,我不會出賣自己的信念。

文天祥,古往今來讀書人的典範,他的正氣歌讓人感動,遙想著這位捨生取義的古人,只有欽佩,但願我能學到其萬分之一,不為人所利用,不為任何事而扭曲自我。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3/28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51040&aid=1182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