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指示、指正與指責---福爾摩沙實驗農場啟示錄
2006/08/28 06:32:46瀏覽1627|回應3|推薦17

福爾摩沙滄海東,今年不復往年同。

安期料是雲遊去,紫陌郊原盡北風。 

日前老邱帶一個朋友來見我,老邱說這個朋友最近很困擾,整天悶悶不樂的。他聽說我是學法律的,希望我能給他出個意見。 

老邱這個朋友姓臺,與前台大中文系主任臺靜農同姓。臺先生經營一個農場,農場僱請了很多的工人。他說最近工人發生糾紛,整個農場烏煙瘴氣的,不知怎麼解決。 

我問他究竟發生了什麼事?臺先生說他的農場工人很多。由於工人相處日久,就會有派系,他無法直接管領,只能找一個派系頭子來當工頭總領班。 

先前的工頭總領班姓藍,後來發現姓藍的領班當久了,不僅操守不好,而且非常官僚,手下常有舞弊的事發生,所以他改立另一個派系的工頭來當總領班。 

這個新的總領班姓厲,姓厲的總領班由於派系勢力,沒有像姓藍的總領班那麼大,工作時,姓藍的派系常常或明或暗加以抵制,再加上姓厲的總領班沒有當總領班的經驗,也沒有當總領班的包容氣質和智慧,常常和人家發生口角,罵來罵去的,所以幾年下來,績效不彰,整個農場業績不如前。 

臺先生說,最近他想把這個姓厲的總領班換下來,但是這個姓厲的總領班卻說,臺先生和他總領班契約一簽是四年,上次簽約是兩年前,他又沒有違犯總領班的契約,他才當兩年,應該還可以再當兩年,怎麼臺先生現在就要換呢?這是不合程序的,也是違反合約的。 

臺先生告訴這位姓厲的總領班:「整個農場的業績不如前,一些工人因為業績不好被遣散,你又不是不知道,而且很多人不服你,你再當下去,農場業績會再下降。」 

姓厲的總領班竟然說:「農場業績下降,是整個大環境的關係。這幾年來,凡是與我們性質相近的農場業績都下降,不能怪我,而且老板縱容姓藍的派系扯後腿,不加以勸導或指正,當然業績會下降。」此外,他還埋怨臺先生,說臺先生對他手下努力的工人都不鼓勵,整天只會罵,說這個也不對,那個也不對,又提不出對的方法,導致他手下的工人都沒有士氣,當然也是業績下降的原因。 

臺先生氣憤地說:「我實在受不了這個姓厲的總領班,業績不理想,又一付責任不在他的樣子,這種人我看了就討厭,然而要換,他又說依契約他還想再做兩年的總領班,真是氣死人了。」 

看他生氣的樣子,我問:「那你當初為什麼選他當總領班?」 

他說:「的確是因為姓藍的工頭當太久了,不換不行。」 

我又問:「那如果把姓厲的換下來,還是要姓藍的來做嗎?」 

他想了一下說:「恐怕是這樣,因為沒有其他人可以勝任工頭總領班了。」 

我又問:「那這位姓藍,如果再當總領班,你看會不會再和過去一樣腐化?姓藍的和姓厲的,那一個派系比較腐化?」 

他想一想說:「我覺得可能是差不多,因為姓藍的手下最近也有幾個工頭被發現貪污,而且這幾年我在北區撥了一塊地給姓藍的管,以前從來沒有淹過水的,他管了竟然淹了水,使農場損失慘重,而且他手下最近還有幾十個工人集體貪污被抓到。」 

我說:「那既然都差不多,為什麼還要換?」 

他說:「如果不換,姓藍手下的工人,還要起哄,農場會攤瘓,而且姓藍的口才好,聲音大,現在工人都說姓厲的很無能,姓厲的已經沒有公信力可以管農場了。」 

我一聽,問說:「那你準備怎樣?」 

他說:「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最近我發現姓厲的親戚和手下操守有問題,我狠狠地把他罵一頓,他竟然對他的手下工人說,只要把別人罵我們的話當耳邊風,大家每天就會活得很快樂。說這種話,一點也不像一個工頭總領班的樣子。看他得意洋洋,沒有一點莊重改進之心的神情,實在氣人。我很想馬上把他換下來。」 

我問:「依合約,他的親戚和手下操守不好,是否馬上可以換總領班?」 

他說:「光親戚和手下操守不好,依合約倒是不能把他換下來。依合約,必須他背叛農場或使農場發生暴動,或者有一定極大比例的工人開大會決議要把他換下來,他才須要下來。這工人大會已經開過會了,結果決議沒有通過。」 

我又問:「依合約他不下來,那你怎麼辦?」 

他說:「我就每天罵他,直到他下來為止,他再這樣下去,姓藍的工人都要起哄了。」 

我說:「好啦。那如果他被你罵下來,被姓藍的工人起哄把他轟下來,接下來還是換姓藍的當上工頭的總領班,換姓厲的在新的工頭總領班合約未滿前,每天對姓藍的總領班抵制、起哄,那農場怎麼辦?」 

他煩噪地說:「這也正是我的困擾,那你說該怎麼辦?」 

我說:「我的看法是,作為農場主人,對於農場的每一件事都應盡力關心、用心,而且要有信心,不能只把所有事丟給總領班去解決。不能認為他們做不好,換總領班就可以做得好做為農場的主人,應對事不對人。對於領班和工人未來應做的大原則,應該加以『指示』,對於工人的錯誤,應該加以『指正』,指示和指正是對事,指責是對人,我們應多指示、多指正,少指責。 

「對目前的情況,姓藍和姓厲的派系惡鬥,這是文化原因,你應是要使這個惡鬥在制度內進行,不能使惡鬥傷害到制度。你應研究出制度應如何改進才能使農場更好,你要修改制度使做為總領班有權力而又不能違犯制度,你應指示他們在制度的大方向應怎麼做。未來無論誰當工頭的總領班,總領班在你所賦與的權力範圍內,應被尊重,你對於無故杯葛的人,不應縱容。此外,無論誰違反制度,就一定要受處罰,不能包庇。任何團體,都有好人和壞人,沒有人是聖人,只要制度沒有因人而異而自然運行,整個農場就可以長久經營。」 

他還是不服氣地說:「難道我還要每天看這個姓厲的那付嘴臉?」 

我說:「你是農場的主人,應冷靜,不能和工人一般見識。你今天看不慣姓厲的得意的樣子,未來還是看不慣姓藍的只會包裝,只會取悅你,卻弊案連連。你的問題是要把農場經營好,是要解決問題。解決問題,不是在換總領班,而是在於有好的制度,在於農場要有包容和尊重的善良文化,最重要的是農場要有具智慧,不被工人牽著鼻子走的主人。不要怕工人錯誤,怕的是每次錯誤沒有去指示和指正,而只是指責。怕的是每一次都只想換人,而每一次都失去可能一點一滴改進的機會。 

這位農場朋友還是情緒激動,不過已經開始學會閉起眼睛想了。一會兒他張開眼睛起身告辭說:「謝謝您今天的一席話,我還要回去再好好想一下。」 

送他們出門,我順口問:「這兩個工頭叫什麼名字?」 

他回答說:「一個叫藍國民,一個叫厲明進。」 

我又問:「我忘了問,你的農場叫什麼名字?」 

他打開車門,說:「福爾摩沙實驗農場。」 

車子疾馳而去,換我呆住了。 

---------

詩之解釋:

安期→即安期生,乃蓬萊仙島上之真人,詳見史記孝武本記。

 

 

 

 

 

 

 

 

( 時事評論雜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魯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相關文章
2006/08/29 01:41

一、星雲法師之見,在憲法上可行嗎?---評星雲法師「上台下台—論施明德倒扁」一文

https://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grotius6033&f_ART_ID=414201

二、依循制度,才能長治久安----讀「貞觀政要」,也談倒扁

https://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grotius6033&f_ART_ID=411918

三、晏嬰的車夫與阿卿嫂---幸好春秋時代沒有媒體

https://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grotius6033&f_ART_ID=408697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會心一笑
2006/08/28 09:05
意味深長


cundiff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受惠
2006/08/28 08:32

做為農場的主人,應對事不對人。對於領班和工人未來應做的大原則,應該加以『指示』,對於工人的錯誤,應該加以『指正』,指示和指正是對事,指責是對人,我們應多指示、多指正,少指責。 

--------------

啟人深思的一翻對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