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小丑不自重﹐當然斷交啦﹗
2005/10/27 08:40:08瀏覽1089|回應0|推薦14

小丑不自重﹐當然斷交啦﹗

話說十七年前﹐也就是一九八八年二月﹐老朽在自立晚報發表一篇文章『外交不做﹐國名何罪』﹐正式離開了外交部﹐告別一生所想奮鬥的理想。這篇文章很含蓄的點出中華民國的外交隱憂﹐就是外交沒有真正的動力和方向﹐事實上﹐君子絕交﹐不出惡言﹐我還是內心希望這篇文章﹐能讓我國外交有新的作為。

塞內加爾棄台投中』這樣的新聞標題﹐成為今日外交熱門議題﹐真的讓人感慨萬千﹗

自古以來﹐英國首相名言『英國沒有永遠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在國際政治上﹐這是千真萬確的定理。在民進黨或陳唐山看來﹐好像是不可思議的鮮事﹐大呼『受騙』﹐那真的只能怪阿扁政府『太幼稚』而已。

歷史早就給台灣多少次教訓﹐台灣被騙至少不下三次﹔一次受騙﹐是忠厚﹐兩次被騙﹐算老實﹐三度受騙﹐再怎麼說﹐都只能說﹐你是笨蛋﹗

一九七一年被逼退出聯合國﹐是總的﹑全面的警訊﹐告訴台灣﹕在國際間﹐交小朋友的策略﹐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這麼多年過去了﹐台灣還是走宋美齡﹑沈昌煥﹑錢復的黔驢老步﹖儘管改了朝換了代﹐難道還是不能有新思維﹖新外交策略﹖

這三十四年來﹐台灣仍然是隻哈巴狗﹐到處搖尾巴﹐送財乞憐﹔也像個守節的棄婦﹐『堅貞的』走這條『無三小路用』的路。塞國斷交﹐這是阿扁任內﹐繼馬其頓、賴比瑞亞、多米尼克、諾魯、格瑞納達後第六個斷交國。

立委賴士葆也批評,民進黨政府

5年來,因為斷交﹐已經共產生1.3億美金的外交呆帳﹔陳唐山直言,「會歹勢」﹐也表示「我自己會辭職」。立委唐碧娥問﹐塞國外交部長何時到大陸與中共簽訂建交公報,非洲司長李辰雄回答「不知道」,更是讓唐碧娥抓狂,痛批外交部「都在睡覺」、直接逼退李辰雄「要不要辭職」?以老朽所認識的李辰雄﹐其人腦子空空﹐連話得体不得体﹐都搞不清楚﹔對其掌控狀況的能力和答話表現﹐我一點也不會覺得奇怪。

但是﹐立法院配合演出的質詢秀﹐實在令人大大失望﹗堂堂中華民國的國會議員﹐只會找小公務員麻煩逼退﹐只會問一些可笑的枝節乎﹖

十八年過去了﹐國際政治互動﹐有變有不變的情勢﹔其中﹐不變的﹐是國際社會仍然是熱帶叢林﹐『弱肉強食﹐適者生存』﹐仍是絕對正確的定理。而最大的變化有二﹕一是台灣對其國格的定位﹐有鉅大突變﹔二是台灣海峽兩岸國力消長﹐出現重大的位移。

就台灣內部言﹐以前總統均尊重『中華民國』國名﹐以之為名號﹐行走於國際﹐邦交國以此承認我國﹐一點也不混淆視聽。而今有前總統岩里登輝﹐大喊『中華民國已死』﹐現阿扁大叫『最好的國名是台灣』﹐在邦交國文件簽台灣總統。這在正統外交禮儀言﹐是『不三不四』的行為﹔人家承認的是中華民國﹐偏偏來自該國的總統說﹐此乃大錯﹐如此一來﹐連你都自侮﹐何能怪外人侮之﹖要與既已不存在的中華民國斷交﹐又有何道義顧慮﹖

再者﹐一文明的國家﹐如英國的在野政客﹐出訪外國絕對閉口﹐不批評其國內政﹐或擊國內政敵﹔反觀阿扁每次皆利用他國領土﹐隔洋放砲﹐猛批在野政黨﹔這在國際上﹐只會被看成小丑﹐既不自重﹐也不尊重地主國的輕浮行為。在地主國言﹐看輕阿扁事小﹐轉而不尊台灣﹐進而生與中華民國斷交之念﹐則事屬重大焉。

十八年前﹐經國先生主政的中華民國﹐在國際上﹐受人重視﹐國力到能改變五百萬人口的政權政策﹐甚至能左右美國對華政策﹐擊敗中共企圖﹔欲知實例﹐請見本人網誌『西雅圖之役』一文。而今形移勢轉﹐中共現已從國際幼鷹﹐漸成中鷹﹐看到台灣老母雞身邊身後的國際小雞﹐能不動手一隻隻擒食﹖那你太輕視動物本能啦﹗

立委蔣孝嚴批評外交部末梢神經爛透了,他並預言,到

老朽預測﹐如現在趨勢不變﹐在小馬接掌總統時﹐其就職典禮﹐除了教皇的教廷大使外﹐將無真正正式大使出席。台灣的外交﹐將被阿扁的『小丑外交』給敗光啦﹗

2008年邦交國可能不到20個。而外交官難過的感慨,塞國斷交,台灣外交只會更險峻,「不可能再敢大聲喊邦誼穩固了!」其實﹐蔣孝嚴太寬厚啦﹗而台灣的外交官則太慎言矣。

附註﹕

沒有任何正式外交關係﹐就算小朋友都走開﹐一點也不可怕﹐一點也不會對強而有力的台灣造成威脅(請看我網誌『一兩論的迷思』)。只要台灣走對的路﹐能走回當年雄風﹐真正有效有用的外交﹐不必乞求﹐也會自然前來。問題也就出在這裡﹐台灣何日拋棄台式文革﹖看來藍綠仍很有興趣這一套﹐沒有曙光哪﹗

附註二﹕

有網友說﹐外交部長陳唐山昨天在立法院答詢時坦承,我們對每個邦交國都有可能斷交的擔憂,「教廷是一個比較危險的地方。」為什麼老朽敢說最後一個斷交的是教廷﹖很好的問題﹗

教廷追求與中共的建交﹐在一般國人看﹐好像是晚近的事﹖別被國民黨和民進黨騙。這件事已經是老掉牙的事﹐三十四年前﹐我在國民黨中央黨部任事﹐這已經是老朽工作上隨時要注意的業務。雙方迄今不能建交﹐問題出在那兒﹖

老朽打個比方﹐就很容易瞭解﹕有個有名望的人﹐他有一個獨子﹐看上一個女孩﹐聘金等等﹐什麼都不成問題﹐偏偏女方要求男方入贅﹐一擱三十四年﹐就是談不成﹔蓋此為中共所說『原則問題』也。在教廷﹐放棄對中國大陸天主教主教的任命權﹐也是違反教廷的普世原則。除非中共不堅持入贅﹐看來這不是錢財能解決的事﹔這絕非中共能以金援可買通的。

從這兒﹐國人可以得到一個正確的認識﹐只有也僅有『有制度﹑有規矩』的第二世界的國家﹐才能抗拒中共的壓力﹐對中華民國有實質的國際支持﹐那才是我們外交努力的戰場。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et13808&aid=898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