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文言文、搶救國文到中華文化的完結篇
2007/07/31 00:12:28瀏覽1714|回應1|推薦34

這些是我家裡收藏的所謂中國書籍的其中一小部分!
以前唸這些東西,就只是唸,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問題。
幹!哪知道這些東西,現在都變成政治問題。

自從教育部委託台灣歷史學會所做的教科書不當用詞檢核報告公佈後,泛藍陣營一致認為這是在「大搞去中國化」。

在我家裡,寫著「中國」的書名頗多,認真看看這堆寫著「中國XXX」的書籍,有的是台灣的中研院學者的經典著作,像是《中國青銅時代》(青銅時代還是郭沫若首倡的名詞咧!)、《中國思想傳統的現代詮釋》;有的是中國作者撰寫授權台灣出版的,也有中國進口的中國書。

在教育部的「五千詞」還沒公佈之前,這堆東西的內容,從來就沒有提到「台灣」,完全都是在講中國歷代的東西,完完全全就是在搞「中國化」,甚至是「去台灣化」,舉例來說:林尹寫的「聲韻學」,書名偏偏是《中國聲韻學通論》;王邦雄寫的「哲學史」,硬是要叫作《中國哲學史》;葉慶炳寫的「文學史」,還是叫作《中國文學史》。
這些還是台灣知名學者寫的啊!
連他們都說這是「中國XXX」,那,這些學者是有先見之明,早在幾十年前就順應時勢的大搞「中國化」嗎?
那對岸的老共寫的東西,更是明目張膽的寫著「中國XXXX」,那該怎麼辦?要說老共想搞台獨嗎?沒事分那麼清楚作啥?還不把台灣擺在「中國XX史」的版圖裡!

說真的,在台灣,什麼單純的問題,全部都會變成政治問題。

基本上,那個「五千詞」,有些是矯枉過正,但是,有些是不是應該改一改呢?例如:「國樂」,還是改一改吧!目前所謂的「國樂」到底有哪些樂器是中國人自行研發的?有哪些樂器是西域引進的?要真的不彈琵琶、胡琴這些自西域引進的樂器,把那古早時代的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的中國古樂器搬出來,恐怕也沒幾個人聽得下去。

不過,在台灣,誰管你這麼多啊!
反正,只要是跟杜老爺沾上邊的就是在搞台獨,只要站杜老爺對面的就是愛中國人士。
這不是在搞文化大革命嗎?
是啊!杜老爺在搞文化大革命,跟杜老爺對著幹的藍小將,也是在搞文革啊。

甚至連古文還是政治問題。
國文好好唸就是了,沒是搞啥文言文跟白話文的鬥爭,這哪裡是搶救國文,這根本就是政治鬥爭,余光中從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年代當打手當過癮了,到現在還玩這套,煩不煩啊?也真虧杜正勝站出來當箭靶,要不然真的很難突顯台灣還在搞文化大革命的慘況。

在這堆人在吵白話文還是文言文比較好的時候,抓了胡適出來當神主牌。
可也不想想看,民國初年的那票大學者,個個都是國學大師,也會寫西洋散文、小說、新詩,哪是現在這些天天高喊「復興中華文化」的鳥蛋可以比的?特別是這兩幫鳥蛋,全部都是抓住對自己有利的論點來捧自己的場,這樣的態度會客觀嗎?這樣的話能聽嗎?也沒看過這些搶救國文的人物有點國學上的創見或是獨到之處。

就拿當年余光中用來搶救國文的神主牌胡適來說,胡適在1917年發表《歷史的文學觀念論》、1918年發表《建設的文學革命論》,認為「……死文字決不能產出活文學。中國若想有活文學必須用白話,必須用國語,必須做國語的文學」,主張「國語的文學,文學的國語」。余光中怎麼不說這個呢?

在胡適的年代裡有沒有反對的聲音?有沒有阻力?
有!1919年三月,守舊派林紓在給蔡元培的信中攻擊白話文說:「若盡廢古書,行用土語為文字,則都下引車賣漿之徒所操之語,按之皆有文法,…… 據此則凡京津之稗販,均可用為教授矣。」

但是,這對語文教育有沒有幫助?
有!起碼,白話文對於推廣國語和普及教育是有很大的幫助。只是中國的文盲太多,內戰加外患,缺乏推廣白話文教育,根本搞不下去。

但是胡適對於國學有沒有偏廢?
沒有!胡適是較早引入西方方法以來研究中國學術的。首先採用了西方近代哲學的體系和方法研究中國先秦哲學。他以讀大學時的論文為基礎,編寫了《中國哲學史大綱》(上卷),僅寫到先秦,可惜的是,下卷從缺,被譏是「善著上卷書」。
不過,他一口氣搞了《紅樓夢》、《水滸傳》、《西遊記》、《三國演義》、《三俠五義》、《海上花列傳》、《兒女英雄傳》、《官場現形記》、《老殘遊記》等十二部小說的研究,花了六十萬字,變成一本叫作《中國章回小說考證》的書。
更重要的是胡適還是新紅學派—考據派的創始人,把小說納入學術研究正軌。
此外還有「中國禪宗史」和《水經注》的研究。

當年還有留學日本的魯迅。
寫了不少白話小說,比較有名的像是:「孔乙己」、「阿Q正傳」、「狂人日記」。
他在國學上的貢獻也是不小,像是他撰寫的《中國小說史略》、《漢文學史綱要》,整理的《古小說鉤沈》、《唐宋傳奇集》,這些對古典小說的研究有相當大的幫助。只是他對國民黨的貪污腐敗感到失望,導致他的政治立場左傾,成為積極的左翼文人,因此,在台灣的名聲就不怎麼響亮。

而後來的大學者聞一多,也是因為對國民黨的失望,因而政治立場轉向,導致他被國民黨暗殺了。

不過,現在的人並不在乎這些,只在乎這些人寫不寫白話文,有沒有讀過文言文,而不是在乎這些文人當時是如何憂國憂民,如何以行動採取積極作為,更對學問研究力求精進,開拓新的學術天地。

認真看看吧!
這些當年的大學者,不僅是研究國學,還會寫白話文,更會憂國憂民。
現在的台灣大國民呢?
看到杜老爺推個「五千詞」就在那裡叫啊跳啊?然後呢?先扣個大帽子之後,再來個一概不承認。老是說杜老爺搞白話文不好,去中國化不對。

有誰知道民國初年的大學者們,不會只忙著推廣「民主與科學」,還在給當時大學生的演講中,講講哪些書是該讀的。
胡適在1923年開過《實在的最低限度的書目》;1923年梁啟超開了《國學入門書要目及其讀法》,後來又開列《最低限度之必讀書目》;1925年顧頡剛也開了包含14種書的「有志研究中國史的青年可備閑覽書」的目錄。
比較近期的錢穆也提出:「有7部書是中國人所人人必讀的書」。(有誰猜得到?)

請問:有誰多少翻過這些東西的?

要是沒有那個美國時間看這些破銅爛鐵,還真有更多的美國時間跟杜老爺瞎槓天天在那邊當「繼承中華文化堯舜禹湯文武周孔孟程朱陸王五千年以來的道統」咧!

好歹人家杜老爺也看過幾本繼承中華文化道統的東西,才有能力推翻中華文化。要是沒那個美國時間翻過這些「中國人所人人必讀的書」或是「最低限度之必讀書目」,那還在那邊捍衛什麼鳥中華文化?

我真的很不明白,這年頭怎麼多出這麼多中華文化的道統來了?要真的這麼有本事,復興中華文化就靠你了,誰還怕杜老爺繼「五千詞」之後,推出「五萬詞」來消滅中華文化呢?

朱熹說:「舊學商量加邃密,新知培養轉深沉。」這還是需要閒情逸致來薰陶,不能光靠搶救而已,拼老命搶救國文,真能搶救到啥,我還真懷疑咧?

只是現代人沒這種閒情逸致翻翻古書,更沒有美國時間翻翻那些叫作「國故」或是「國學」的東西,但是,搞復興中華文化運動的時間比弄懂中華文化的時間還多,搶救國文的時間比多唸國文的時間更多。

要怪杜老爺推「五千詞」搞意淫台獨,還不如想想,你為中華文化道統盡了多少心力。

從前面幾篇文章說到這篇,已經是完結篇了。
我只是想要證明一個結論,那就是:要是杜老爺不搞去中國化,恐怕這些中華文化道統也沒那個閒情逸致站出來搶救國文;但是,當杜老爺大搞去中國化推行白話文,這些中華文化道統肯定還是沒什麼時間去看看什麼叫作「有7部書是中國人所人人必讀的書」。

那,搶救國文搶個屁啊?復興中華文化復個頭啊?
天天罵杜老爺三隻小豬不是在罵心酸的嗎?

住台灣的人無聊不無聊啊?
真的很無聊,尤其是天天搞政治,什麼都可以扯到藍綠鬥爭。
真他媽的悶!

( 時事評論教育文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engjackal&aid=1125870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言文、搶救國文到中華文化的完結篇
2007/08/02 10:17
唉   這些已經快成為傳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