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當支持者選擇離開之後
2005/05/30 01:29:04瀏覽646|回應0|推薦1
*當支持者選擇離開之後

對likolalo我支持任何肯放下身段,努力騙票的人的回應:

本來我要睡了,上來看一下,看到你的這篇大作,不由得想為你鼓掌!因此,我也表達一下我對此文的看法:

你的毅力真是驚人,為了想要說服我,花了那麼多的努力,這一點,我要向你表示敬意!!

泛藍究竟「君子」嗎?值得討論,但兩顆子彈卻是百分之百的下流沒有錯。

民主時代的「騙票行為」值得這麼誇耀嗎?畢竟「贏」是最高目標!?

但你是我見過的網友最有種的,把心裏的話說出來,不是在那裡吹的跟什麼一樣,「聖人化」那些政客,讓我真的受不了,不過,面對那些人,我選擇讓「歷史」來反駁。

我與你對「騙票行為」應該說有某種程度的「共識」,政客的話我也不會傻傻的照單全收,但我並不認為目前的台灣人「那麼容易被騙」。

現在的台灣人有一種情況「激情與冷漠」,對政治極激情,對議題極冷漠,他們只可能因為一點「情感」而支持某黨,卻不知道他們在支持或反對什麼,「操作議題」,最後還是要回歸到現實,人民很懶,根本不想懂太複雜的東西,他們只要答案。

不是沒有人看出朝三暮四的選舉技倆就可以讓選民改變,施正鋒寫了篇「政客.聖人.學者」正說明了大家都是偽君子或真小人的情況,石之瑜的「豈止陳水扁反覆」亦然。

然而,身為一個普通的支持者,該用什麼標準看待政客們呢?

一般人從物體行進的軌跡判斷他未來的走向,這是「經驗」重要之處,你不能要求人民是謀略家,人民也不可能體諒你每一個政治行動,這是政客們必須認知到的與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有些人民出乎政客想像之外的「認真」。

當人民選擇不『信任』時,政客們就失去了最大的資產,你知道馮諼「狡兔三窟」的故事嗎?

馮諼為了替孟嘗君建立長久的政治基礎,他在替他的屬地「薛城」收債時,他把欠債的老百姓都找來,當面核對契約。最後,馮諼對還不起債的窮苦百姓說:「孟嘗君命我來這,不是要你們還錢。他說,實在沒法還錢的人,都不用還了。大家別忘了孟嘗君的大恩啊!」之後,他把契約燒光,孟嘗君對他這種行為並不高興。

但後來,孟嘗君失勢,十分危險,當他回到薛城,人民夾道歡迎,他才知道馮諼替他建立一個穩固的「窩」。

我們的宋先生呢?最願意為他付出的人還在嗎?那些認同他的人還在嗎?願意為他抗爭的人都還在嗎?

『信任』才是人的根本!

而我們的宋先生呢?


扁宋會面,陳總統送給宋楚瑜一幅百歲人瑞書法家陳雲程的「真誠」墨寶,為了不擋住「真誠」二字,扁宋二人保持距離地禮貌性握手合影。 udn記者鄭瓊中/攝影


扁宋會上午在台北賓館舉行,親民黨主席宋楚瑜回贈蝸牛水晶玻璃作品給陳水扁總統,為兩人會談的開創性起步定調。 記者林俊良/攝影 2005/02/24 聯合晚報


2005.05.16  中國時報
政客.聖人.學者
施正鋒


這一次任務型國民大會代表選舉,民進黨與國民黨勢如破竹,如了程序上的優勢,多少要歸功核四公投「誠信立國」的訴求。相對地,儘管台聯與親民黨對於修憲結果將會封殺小黨生存空間的擔憂,比起兩大黨挾著國會減半、以及單一選區的結構性優勢而好整以暇,絕對不會來得更為自私,卻因為被懷疑背信而啞巴吃黃連。

陳水扁總統先前送了「真誠」兩字給親民黨主席宋楚瑜,表達自己對於扁宋會的真心誠意相待;原本,親民黨立委主張將這幅墨寶轉送給中國領導者胡錦濤,誰知,阿扁自己沒多久就譏諷制憲正名的主張是自欺欺人,彷彿是承認自己是真小人、而非偽君子。


所謂偽君子,是指說一套、做一套卻又必須道貌岸然佯裝為真正的改革者。對於道德上的理想主義者來說,這種出賣對方信任感的作法,是必須加以撻伐的;相對地,現實主義者會犬儒式地提出「政治不過是高明騙術」的無奈,只能強化老百姓對政治的嫌惡。

其實,在爾虞我詐的政治競爭中,政治哲學家認為撒點小謊是可以接受的。首先,如果面對強勢的敵人,對方如果沒有妥協讓步的空間,我們自然沒有必要做宋襄公,把自己的底牌都掀開來了,因此,虛與委蛇是必要的。除了防衛性的欺敵戰術考量以外,任何不傷大雅的外交辭令,只不過用來掩飾不想讓對方難堪的客套話,原本就沒有履行承諾的意圖,大家也不必太當真。

至於政治上的合縱連橫,本質就是一種討價還價的遊戲,老謀深算的政客自然會錙銖必較,西方人說,被騙一次是對方的錯、被騙兩次就是自己太笨了。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先前表示已經連續被陳水扁騙了三次,憤而辭去國策顧問一職,此回選舉,卻又再度公開對阿扁背書,相信此回修憲就是制憲,這種帶著高度日本式腹語的溝通方式,恐非凡人所能了解。

真正在道德上必須加以深思的情況,是在面對非親非故的選民之際,如果無法在短期內曉以大義,權宜之計是想辦法讓對方能信任自己是有理想、有原則的人,譬如道德情操、宗教信仰、或是族群認同。問題是,究竟是選民無力、或沒有意願作政治判斷,還是政治人物不希望支持者有太多的自主思想?從「審議式民主」(deliberative democracy)的觀點來看,應該要怪精英吃定百姓的牧民心態,不肯給人民有成長的機會結構。

對於一般人來說,究竟政治人物是為了國家利益、還是個人功名,而扮演馬基維里式的狐狸,民眾無從得知。所謂「可以做,不可以說」的無奈,畢竟不是民主政治的常態。可惜的是,面對言行不一、道德破產的諸多政黨,林義雄的誠信卻是充滿高度選擇性,也就是堅持大多數學者在專業上認為不可行的「國會減半」口號,而擇善固執的惡果卻必須由全體社會來承擔,令人匪夷所思。即使是聖人殺人,罪惡不會比政客來得輕。

2005.05.29  中時晚報
豈止陳水扁反覆
石之瑜

朝野都批評陳水扁是千面人,包括民進黨人在內,說他反反覆覆。恰在同時,連戰則厲聲要求黨主席候選人,應把黨未來路線交代清楚,他顯然擔心接班人意志不堅,會反反覆覆。
連戰擔心下頭接班人會反反覆覆,恐怕與他自己紀錄不佳有關。他從效忠兩蔣,到奉承李登輝,再到反李,參與過光復大陸,加持過兩國論,現又高舉一中,擺盪之劇烈,比陳水扁過之而無不及。如今率藍軍戴罪立功,終於找到安身立命位置,當然怕接班人像他當年那樣閃躲,讓他重返認同叢林顛沛流離。
民進黨卻怪上頭領導人反反覆覆。請問這些長年護主的黨人,過去他反覆無常,還不是一路相挺,自我作踐?才被他當奴才用。今天陳水扁變本加厲,朝令夕改,他們腳步跟不上,醜態畢露。之所以生氣,並非陳水扁背叛了什麼原則,他們本來也從無原則,而是怕陳水扁丟下怯懦依附的自己。與其說他們怪陳水扁,不如說在撒嬌。
還有個表面激進的第三大黨台聯,他們多數出自國民黨,其領導人且參加過共產黨,背叛過無數人。詎知陳水扁竟把李登輝一生的反覆,在一周內就玩一輪,讓他們驚覺自己的不堪。如今李登輝既有歸宿,當然也像連戰會害怕接班人變節。連戰要接班人交代未來路線,請對自己支吾其詞的過去公開了斷,才能感召接班人學樣。
民進黨與其在統治技術問題上小打小鬧撒小嬌,不如趕快長大好從原則上反省陳水扁。至於台聯,最好把陳水扁當成少年的我,緊緊抱住,給他溫暖,才能救贖自己。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jack&aid=9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