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二二八」不該成為民進黨的「資產」
2006/02/20 23:12:05瀏覽5035|回應4|推薦9

先開個玩笑,看了論外省人的「原罪」與「睜眼看二二八,並走下去」,不曉得會不會有人還繼續把我說成「深藍」,或者,我這兩篇剛好坐實別人對我的指控─「BJ是泛藍內奸」?

我這篇泛藍不一定能接受,泛綠也不一定能接受,但我不會因此「無恥」的說由此證明我很公正

事實上,我在2004年底曾在此開了一個網站「日本做了什麼」,獲得中時新聞對談徐百川網友的授權,由他寫的「二二八大殺的騙局」轉載了上百篇文章,他是比較不認同「蔣介石元兇說」的,這也是我當時的立場。

我現在的立場呢?

經過了一年多,「二二八」仍然吵不停,「二二八」國民黨的確是有錯,但「二二八」不該成為民進黨的「資產」,那些死去的人何辜!!

民進黨真心關懷「二二八」遺族嗎?「二二八」的意義經民進黨一再利用下是否變質了呢?

「二二八」遺族如果對國民黨表示善意,「二二八」遺族如果對馬英九表示善意,馬上就被罵到臭頭,這又豈是「愛與和平」?

其次,由於「二二八」一再被泛政治化,很多人一聽到「二二八」就「煩」,對嗎?

第三,就「大歷史」而言,蔣介石是有他的功勞的,我在論外省人的「原罪」說:

我只認同國民黨兩個功勞,建立中華民國與八年抗戰

八年抗戰對抗日本法西斯是有功的,世界上只有日本與台獨不承認而已,這是他的大功,然而,蔣介石也有錯,在大陸的作為、蔣宋孔陳,威權統治及白色恐怖等,能說「二二八」與蔣完全無關嗎?

就「小歷史」而言,身為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我從來沒有感覺到國民黨、親民黨一絲一毫的關懷,在老兵為什麼那麼挺泛藍的回應中,我只感受到一位小姐對老兵真摰的同情,對國民黨、親民黨的圖騰,我不認為我有任何理由去維護。

如今,北社受害家屬擬求償50億,我認為:

1.人人有訴訟的權利。

2.受害家屬既然選擇「法院」爭公道,說明了他們也充分相信法院,將來不管是訴訟到最高法院或中途和解或一方放棄上訴,都不能再對此事表示什麼不滿意見,不然,豈不是利用逝去的先人?不相信法院又何必上法院?

3.國民黨立委蔣孝嚴質疑此報告的中立性,又拿出史料,對他而言,這在法院上正好用來回復蔣介石的名譽,這不是他的機會?

蔣介石有錯沒錯,是不是「元兇」,不是誰說了算,但我卻真實感受到一些後遺症,有人因為某人是「外省人」就破口大罵,即使是老兵也不例外,網路上也有極多的仇恨份子寫了很多煽動性的話,這都只是利用「二二八」,「二二八」原本是法律問題,後來變成政治問題,現在回歸到法律,又有何不可?

我在論外省人的「原罪一再強調,在有心人利用下,很多事成為一種「恨」,這是不對的,「外省台獨」的父執輩在國民黨的羽翼下欺壓台灣的外省賤民階級,後來又投靠民進黨去替他們的族群歧視助勢,壓迫者總是無所不在,我沒有義務容忍。

最重要的是,壓迫者必須被譴責,無論他是民進黨、國民黨、或蔣介石。

相關主題:

論外省人的「原罪」

推薦:一個台灣女生的「外省」經驗 by Sunny大小姐

.

後記:有碑無文的二二八

 

這篇文原本是在城邦回應網友時所寫,原文在「二二八」不該成為民進黨的「資產」,聯網今天連了出去,我就再補充一點感言。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一個新聞,二二事件紀念基金會執行長楊振隆表示,不可能向蔣孝嚴道歉,但尊重蔣孝嚴提告的決定,他並說了一句「外省人不需要背負二二八事件的責任」。

這是不容易的。

「二二八紀念碑」至今有碑無文,就是大家的認知差異過大,到了二二八和平公園,碑上沒有字,不奇怪嗎?

說真的,到底還有誰真心關心「二二八」呢?這幾年下來,大家看到「二二八」後都已有制式反應了,對遺族來說,不公平,對其他人來說,也不好。

不管是「清算」或「研究」蔣介石,對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法統」都不會有影響的,民進黨已經在中華民國這個「體制」內了,不管對蔣的評價如何,中華民國在台灣的事實與法理都經由民進黨的「背書」,經由全民的「投票」而有效了,不必擔心「清算」或「研究」蔣介石後,中華民國的存在變的「無理」。

所以,我希望的是,就讓「二二八」單純化,讓死者安息,無論是本省人或外省人。

相關主題:

蔣孝嚴要求道歉 二二八基金會:不可能

聯合筆記》歷史混淆司法的荒謬

一份直指前總統蔣中正是二二八事件元凶的報告引起爭議;但二二八公園仍然寧靜祥和。記者張天雄/攝影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jack&aid=183818

 回應文章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對二二八的貢獻與傷害
2006/02/24 22:19
請至http://city.udn.com/v1/blog/article/article.jsp?uid=blackjack&f_ART_ID=186725一覽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法律問題,法律解決
2006/02/23 20:33

法律問題,法律解決,也希望所有研究的學者能好好討論,政客們也別再拿「二二八」做政治算計了!

追究228 北社將控告國民黨 求償50億


中央社台北二十三日電

台灣北社秘書長楊文嘉今天表示,北社決定針對二二八事件向中國國民黨提起民事訴訟,求償新台幣五十億元,用於成立國家級二二八紀念館。北社二十七日將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

楊文嘉下午接受記者訪問表示,台灣常從情、理、法等方面看待二二八事件,不過,法卻是擺在最後面;北社決定對國民黨當年濫用國家公權力的行為提告,希望透過法律程序,深化台灣法治。

他說,北社提民事訴訟,不代表放棄提刑事訴訟,因為蔣介石已經過世,如果要提刑事,必須要透過法律救濟或補強論述等程序,北社會繼續研究。

楊文嘉指出,北社希望五十億元賠償金用於成立國家級二二八紀念館,希望透過紀念館的成立,引導民眾與政府思考,遵守和平與人道精神,並讓政府記取教訓,勿讓二二八事件再度發生。

除向國民黨提告外,楊文嘉認為,國民黨應公開二二八事件相關檔案,捐給國史館等單位,並在媒體刊登廣告,公開向民眾道歉。

此外,楊文嘉表示,也有社員建議,既然蔣介石是當年二二八事件屠殺的決策者,現在所有歸給蔣介石的榮耀都應該收回,包括中正紀念堂、介壽堂等都要檢討改名。

【2006/02/23 中央社】 @ http://udn.com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歸到歷史討論、法律討論
2006/02/23 16:11

以下轉載今天聯合晚報的新聞,「228歸咎蔣中正?學者反駁」,此外,蔣孝嚴也已對陳錦煌、陳儀深,和國史館館長張炎憲,提刑事告訴附帶民事賠償,求償新台幣50億元並要求登報道歉。

總而言之,蔣介石有無責任的討論可以不必再是「禁區」,民進黨與台獨也不必把這上綱到族群仇恨,國民黨的態度應該是回歸到歷史討論、法律討論才是。

228歸咎蔣中正?學者反駁

記者秦富珍/台北報導

二二八基金會委託研究的「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研究報告」,指蔣介石是二二八事件背後最大元凶,中研院次級團體「二二八研究增補小組」讀書會,將在本周六下午發表兩年研究成果,對二二八事件責任歸屬提出反駁,並要求公開辯論。

這個讀書會成員有院士、教授、研究員廿多人,周六由中研院歷史語言研究所院士黃彰建發表「二二八真相考正稿」,近代史研究員朱浤源發表「從歷史方法學談二二八」,史評家武之璋也要發表多年蒐集的二二八史料檔案,蔣家第三代蔣孝嚴也會到場致意。

高齡88歲的黃彰建說,陳儀深是博士,卻不懂中國史家怎麼處理史料,「二二八責任歸屬報告」把元凶歸咎給蔣介石,錯誤的一塌糊塗。

至於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把二二八定調為「官逼民反」,黃彰建說,「不要說太籠統的話」,要了解當時台灣人民反抗的理由,二二八是典型「政策殺人」。

他說,行政長官陳儀推動「官營專賣貿易政策」,讓國營事業與民營企業作不公平競爭,引發民怨,造成二二八事件,他是從最新曝光的長官公署、貿易公署檔案得知,陳儀欺上瞞下,才演變至此,蔣介石唯一的錯是35年7月18日台灣人向中央請願,就該把陳儀調走。

他說,陳儀深指民國37年3月5日,當時的蔣介石下命令派兵,蔣是當時的元首,當然由蔣下令派兵,派兵是因台中被台共黨員謝雪紅占據,還有守嘉義的國軍困守機場,蔣不派兵去解救,還有什麼辦法。這些史實,大溪檔案記得很清楚。

他又舉例說,當時台灣人有807人署名,141人代簽,寫信給美國駐台領事轉交給美國務卿馬歇爾將軍,連署信的重要結論是「改革台灣最快途徑是交給聯合國託管,切斷台灣與大陸的政經一切連繫,一直到台灣獨立」。

他說,寫這種信在當年當然會走漏消息,陳儀知道了,寫信給蔣介石,指這些人講台獨,要消滅,但行政院的二二八事件研究報告隱晦真相,美國政府檔案卻印出來。

他說,他曾揭發這事,因為有綠色學者將美國政府這份檔案裡的「INDEPENDENT」「獨立」翻成為「自立」,「這種翻譯方式,完全是偏坦,不忠於史實」。

他表示,陳儀深曾在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指蔣介石是二二八元凶,證據是36年3月23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開會,要求將陳儀撤職查辦,蔣介石當時是國民黨總裁,卻不接受決議,以此推論蔣介石是元凶。

他反駁,他在會場上就曾指正陳儀深,去找找大溪檔案、警總檔案,蔣不採納是因為國防部長來電報,指台灣人的話是風聞,不能採信,蔣才沒有採納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的決定,以此推測蔣是元凶太牽強。

【2006/02/23 聯合晚報】 @ http://udn.com

胡說八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率獸食人
2006/02/21 10:56
此文祇想點出搞政治的人就算不是一開始就打算喫人,可是在權力利益糾葛下常忘了參政的初衷是想替人民服務,所以人民要覺醒要自救不可變成政客的碁子;哪個黨哪個政權在權力受挑戰時沒有犧牲過人民?會想到其實牠們的權利源自人民?所以有率獸食人的說法!
哪個黨哪個政權沒有食人,與其回顧統計數字不如向前看有誰要喫人,搞清楚俱往矣的喫人政權雖可鑑往知來,可是先解決不被喫掉比較重要。說白了自己的老命自己救。
率獸食人是不爭的事實,食了幾人沒有無異意公式,了解俱往矣的無解與無奈,人民團結不讓政客一再率獸食人,二二八、六四的仇恨才能被釋放,多愁點防止率獸食人的事,才不再仇上加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