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假如我是「二二八」受難家屬
2005/12/19 17:39:21瀏覽3540|回應4|推薦5

國民黨主席、台北市長馬英九今天出席二二八紀念館「記憶底層的黑暗板塊:二二八事件中部檔案」開幕式時,彰化縣二二八關懷協會執行長張淑芬突向馬英九表示「對國民黨到現在仍未為二二八事件道歉,感到痛心」、「除了悼念二二八受難者,應清算真正的錯誤在哪裡,「把這些人抓出來」」,馬英九靜靜的聽完她說的話後並表示「國民黨的一貫態度就是認錯、道歉、補償,他到任何地方也都會為此道歉。」

我不清楚這位女士對馬英九的反應有什麼看法,但有些事值得思考,也說說我對「二二八」想法的轉變。

「二二八」,一九四七年發生的「二二八」,始終纏繞台灣的一個悲慘事件,不知怎麼樣才能「完美」解決?不知怎麼樣才能還死者公道?如二二八關懷協會執行長張淑芬所說「把這些人抓出來」嗎?

我的父親是外省人,我很擔心他曾是參與「二二八」的「兇手」,聽他說及看了許多證件後我「放心」了,他沒有做那件事,他是國民黨最後到台灣前「拉伕」來的軍人,我「如釋重負」。

我再看了許多的書,找了不少資料,為了要證明大部份外省族群是「無辜」的,為了要證明「二二八」的死難者的數目,我甚至於問了好多生活在當時的本省老人,只希望探求「二二八」的原貌,但我知道,這是永遠不可能的。

如果在「二二八」失去父母或親人的人,受的苦難是一生的,如果在「二二八」被捕而幸運獲釋的人,所受的影響也是一生的,局外人真的能「感同身受」?

另一個「二二八」是林義雄,1979年12月他因參與美麗島事件被捕。1980年2月28日發生了「林宅血案」,林的母親及一對雙胞胎女兒在家中被殺害,僅有長女林奐均重傷倖存,這件懸案至今未破,縱然有多種解釋,但在特務監視下的住宅發生此一血案實在太不尋常了。

唉…他們怎麼能不怪國民黨!

假如我是「二二八」受難家屬,以身為「人」的立場,我很難認同國民黨,也許不管國民黨主席再道幾次歉也一樣,「把這些人抓出來」或許是我終身的期望,也許我看到馬英九就會罵他,我永遠也不會投國民黨一張票,也許…

但我畢竟不是「二二八」受難家屬。

我不知道「二二八」最後為台灣帶來什麼,我也不認為時間能解決一切問題,雖然「省籍」在台灣民間越來越「不是問題」,但在「政治圈」仍方興未艾,談馬英九有不談他是外省人的嗎?對於我這個母親是本省人的「芋頭蕃薯」來說,我一出生就在台灣,為什麼我被民進黨「歸類」為「新住民」,然後「其心必異」?

馬英九的態度是對的,「二二八」受難家屬不原諒國民黨、希望「找兇手」的心態也很正常,但我還是找不到一個最好的角度來討論他,不管國民黨怎麼做,有些事是無法回復的,但我不知道這道傷口是否會繼續流血,該怎麼辦?

不知怎麼的,我想起了雨果寫的一本書──《悲慘世界》(Les Misérables)。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12/19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jack&aid=129432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全體台灣人民都是廣義的二二八受難者或其家屬
2006/02/09 21:58

國民黨馬英九主席在台灣成長,並曾在美國哈佛大學充分享受人權受尊重和保障的日子,他應深知捍衛民主國家的主要力量是來自於其人民能知自由民主的可貴.

馬主席也應能理解台灣人民,社會和政府因長期遭受國民黨強權統治而生有異於其他民主國家人民,社會和政府之特質.今天我們政府的清廉和效率如此的淪落也是必然的歷程.

我們期盼國民黨馬主席能公開承認並接受[全體台灣人民都是廣義的二二八受難者或其家屬]之事實.台灣二二八事件不是單一突發事件,而是長達五十年國民黨及特權集合體為鞏固其利益而犧牲全體台灣人民自由和民權的事件! 廣義的 [二二八]受難者應該包括全數遭受國民黨政權自其退守台灣後為保衛其利益而迫害的台灣住民及其家屬! 過去近六十年在台灣生長的人民,其個性誰不受國民黨強權統治之影響呢?!


blackjack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你們的意見
2005/12/21 03:23

隨便說說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28是統治階層錯誤
2005/12/20 09:03
228事變及隨後的白色恐佈,都是統治階層的錯誤所造成的後果!絕非外省人的原罪,這段歷史受到傷害的不止是台灣人,而是廣大的知識階層!

四分衛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
2005/12/20 00:09

其實,,228的受難者不只本省人,,外省人也有許多人受難,,

你可以參考郝譽翔在聯合文學出版的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