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國民黨不要忘記過去選舉怎麼輸的
2005/12/07 10:04:57瀏覽3569|回應2|推薦11

看了各大報,還是沉浸於台北的政治鬥爭,不由得令人搖頭。 

國民黨與宋楚瑜在2000年與2004年怎麼輸的,到底有認真思考過嗎?不要被一時的勝利衝昏頭了! 

過去民進黨,除了省籍情結外,最喜歡挑起「南北情結」,說國民黨不照顧南部人云云,為何屢試不爽,國民黨有沒有想過為什麼? 

民進黨說國民黨「重北輕南」,依我看,是「重台北」、「輕台北以南」,這種情形本來民進黨有機會改變的,沒想到他們在南部的建設雖花樣百出,但不是問題重重,就是花而不實。 

所以,國民黨所謂「地方包圍中央」是揀了個大便宜,台中「國際雞場」有去無回,高雄捷運變成「劫運」,台南南科不但招不了什麼商,還要擔心高鐵!除了數不清的弊案,國民黨也贏在民進黨的無所為! 

台灣其實沒有地方型政治人物,不管是鄉下還是都市,鄉下的助理是用來擺平選民的「疑難雜症」的,每個政黨的大小政客都是到台北粉墨登場唱戲去了,記者一來,政客們就抓狂,誰關心什麼地方?只會「看報抓弊案」,記者大爺們比他們還認真! 

還有,台灣的縣長們都是「遶跑王」,做不滿任期就急著到中央政府當大官,完全把投他們一票的選民當成大白癡,民進黨的蘇嘉全、蘇貞昌、謝長廷就是如此,我還在等著看國民黨的朱立倫、周錫瑋未來的「表現」! 

論者常說台北已不如上海或大陸北方的小都市,但有沒有想過,其他縣市的人到台北,宛如從地獄到天堂,國民黨如果不想在未來的選舉輸的話,就不要只在選舉時「下鄉」,也不要搞那些民進黨花拳繡腿的「建設」,真心為地方做點事吧! 

要不是民進黨如此挑起族群仇恨、挑起兩岸仇恨,國民黨這幾票我還投不下去呢! 

written by blackjack 2005/12/7

給桃園縣朱大縣長一封公開信

 

朱大縣長,您選也選上了,每次上台總要說 [ 非常光碟 ] 的委屈相信也讓你說夠了,雖然桃園縣民真正看過 [ 非常光碟 ] 的人可能沒有多少,但選舉結果總 [ 還你公道 ] 了吧! 還有,贏了18萬多票,感覺不錯吧,別忘了,也有我的一票呢,就不知道朱大縣長您重視嗎?

言歸正傳,去年颱風來,桃園縣停水,今年颱風來,桃園縣也停水,我不知道明年颱風來,桃園縣會不會還是停水,我可是擔心的很吶!

不敢影響 [ 泛藍 ] 大計,不敢影響 [ 國民黨 ] 選情,這件事不敢說出口,其實是恨的很啊!

看到你痛罵經濟部長何美玥, 心情很爽,但我的期待不是看你罵民進黨,兩年了,如果中央政府沒辦法解決,你就沒事了嗎?縣長有這麼好幹嗎?

聽說你們 [ 馬力強 ] 好比桃園三結義,感情很好,周錫瑋喊  [ 縣市聯手 ],桃園縣民也想沾點光,有這個榮幸嗎?

在此獻個門外漢的計策,朱大縣長你跟馬英九市長那麼好,周錫瑋又是國民黨,可不可以建個水管通往翡翠水庫? 南水可以北調,北水難道不可以南調嗎?

如果台北縣民覺得 [ 吃虧 ],沒關係,等到桃園縣那幾個不長進的淨水廠沉澱完畢,再把水 [ 還 ] 台北就好了,可以嗎 ? 現在到明年八月有半年,夠你朱大縣長建設了吧!!

如果明年桃園縣又因為颱風停水,朱大縣長,你再罵中央如何無能我也不會認同的,半年給你去向陳水扁鬧,可以嗎?半年給你去跟馬英九 [ 喬 ],可以嗎?

拜託啦!

最後,如果馬英九 真的當上總統,我希望你能把四年縣長當完,千萬不要 [ 做一半 ] 跑去中央當大官,您應該是重視選民的付託勝於官位吧??

朱大縣長,謝謝啦!

 


桃園縣傳出攻擊國民黨縣長候選人朱立倫的光碟後,朱立倫在競選總部成立時深情擁抱妻子高婉倩,並呼籲選民以智慧唾棄惡質選舉文化。 中央社 2005/11/13 聯合報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jack&aid=119655

 回應文章

台灣饗宴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搬風!
2005/12/07 17:43

一個風能作幾個莊,有記錄可考的!

總不是沒完沒了的胡下去,搬風!


Amytsa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國民黨更應該建立新的選舉文化
2005/12/07 17:13

重北輕南是一種民粹語言,拿來打選戰雖然好用,但是事實並非如此簡單。為什麼民進黨花了五年時間,還是無法改變南部的生活品質,只能放放煙火、辦辦元宵花燈這類沒營養的事?並不是他不想或不能做,而是現實上有其困難之處。

任何國家的首善之區,如美國的紐約、英國的倫敦、中國的上海,由於所有的企業和人才湧入,帶動其興旺的商業活動,也造就其高素質的市民。這些地區在所有國家都是獨一無二、自然形成,非人力所能控制。而且,每個區域的功能不同,其發展也因此有差異。如農業縣或工業區,本來就不可能如台北市一樣繁榮。

所以,我認為政府該做的,不是讓南北齊頭式的平等,而是依其需求,建立各有特色的區域經濟。

對於民進黨的那些分化語言,我們應該加以駁斥,人民才能理性和諧的共同在台灣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