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想騎士
市長:慕亞  副市長: 雲天Fufum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夢想騎士】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劇場評論舞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評花神祭
 瀏覽115 |回應1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久違林麗珍女士的舞作,昨晚(2000年9月9日)呈現於國家劇院的舞台上,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種風貌,有別於「醮」的熱鬧節慶與激烈的慾望,「花神祭」展現的是寧靜祭禮與昇華的慾望。顯而易見的是她延續了「醮」的精神—人、神與靈之間互不侵犯的尊重與神秘,以及視覺上的美感、林氏特殊肢體動作和節奏的風格。

這齣舞劇於三年前在台首演後,評價二極化,但受到歐美各舞蹈藝術節邀請巡迴演出,例如2000年法國里昂國際雙年舞蹈節、2001年西班牙馬德里秋季藝術節、2002年義大利新喬凡尼劇院藝術節、2003年德國沃夫堡國際藝術節、法國馬恩河谷國際雙年舞蹈藝術節等,並且接受歐洲知名藝術電視台ARTE之邀,同步轉播演出,嘉惠歐洲十萬名觀眾,並被譽為當代八大編舞家之一。林麗珍這齣舞碼在歐洲曝光的行程從兩三年前滿到明後年,受到極高的評價,在2003年12月12-14日將以冠有歐美各方舞評家高度讚譽的光環重返國家劇院舞台。中西方觀眾與舞評對這齣舞碼的嗅覺那麼不同,對此筆者在本文末提出一些看法。

基本上,這稱不上為一齣舞蹈作品,亦稱不上為一齣戲劇作品,只可說是利用劇場的舞台舉行一場概念性的視覺美宴,集合了專業的舞者、樂者、舞台設計師、燈光師與服裝設計師,當然,最出色的莫過於所有的文宣品設計,從文字、攝影到海報及節目單,成功地包裝了這齣作品……當然,這是筆者三年前所寫的舞評,今年在國家劇院的表現,經過不斷的修改、進步,以及這三年間密集演出的萃煉,尤其去年筆者在林麗珍舞團所屬排練室觀賞出國前的私人展演,已有與三年多前不同的感覺,想必有此次的公演定有另一番令人期待的感動。

在「花神祭」中,看不到優美的舞姿與動人的舞步,抽離了舞蹈技巧,還保留住舞蹈所要求的動作精準與一致的速度。舞者像幽靈似的慢慢游移於舞台,半蹲、頭手背脊成水平線的姿勢對舞者的體力是很大的考驗,隨著音樂節奏以幾近看不出來有動靜的最緩慢速度向前移動,所有演出者行進的速度與角度完全一致,不一會兒工夫,演出者已從舞台後方游走至舞台前方,這種緩慢行進的速度予人一種無聲竄動的恐怖與陰沈,不過這正好符合角色的需要—幽靈或鬼魂。

主要舞者幾近全裸的賣力演出,在舞台上做出幾近限制級的演出。第一場「春芽」,男女主要舞者幾近全裸的身體和臉撲著白粉,長髮及地,臉頰的腮紅是唯一熱情有生命的色彩。經過漫長的嚴冬,春天是一個百花齊放,充滿生命力的季節,那象徵兩朵聖潔之花的靈魂,雖然聖潔仍要繁衍後代,於是開始了一場交疊身影之磨蹭,女舞者表現傑出,她柔美的身軀與內斂的激情為此時的交合做了最適切的註解。第二場「夏影」,是所有男性演出者的表演時間,獵人與祭司吶喊出男性最原始的慾望—權威與性,此時從舞台右前方出現一原始女性,與所有男舞者一樣的裝扮,幾近全裸並散披著一頭長髮,她探試與引誘著祭司,她與祭司的交媾熱切與充滿爆發力,到最後祭司的痛哭失聲,是有愧與自責於無法把持祭司的操守?還是發現自己居然是和一名女鬼做愛?

這齣作品以春、夏、秋、冬代表四季輪替與生命的興旺和衰竭枯萎。林麗珍女士嘗試以簡約寂靜的手法來表達「春芽」、「夏影」、「秋折」與「冬枯」,這是她想表達獻給大地的祭禮。但這齣有將近兩小時長度的作品,四個段落在整體上沒有延續性與關聯性,所呈現的是片段式的概念,她要談的主題很大—生命之興衰,想引用道教與密教的精神來闡釋這個主題,燭光、鈴與鑼鼓聲以及終場時的「心經」吟誦,倒是成功地營造出人、神與靈間這種神秘的氣氛!雖然林麗珍女士想藉生死與解脫表達某種較高意識的精神層次,卻還沈浸於較低的物質層次,甚至在表現的手法上是那麼的原始與粗糙,這是理念與作品呈現相互矛盾之處。

然而,全劇所講的祭禮呢?不僅看不到任何的祭禮,亦嗅不到一絲祭禮的氣氛,很遺憾的,生命的興旺與輪替並非只存於四季神靈的兩性交歡,生命的枯竭亦非白露的無病呻吟,或冬靈在大雪紛飛中,秉持著超強的耐力與意志力,在苦練劍法後的猝死……這一切的表現卻與對大地的禮讚,或與超越生死——空的境界的覺悟全然無關!

音樂在此次演出的表現極為優異,不僅傳神地表達了四季不同的精神,適時予人一種淒美、蒼涼、莊嚴與神聖的感受。第四場「冬枯」,演奏者的現場演出一支蕭與四支琵琶的合奏,由弱轉強,由慢漸快的節奏,表現雪中大地的寂靜與蒼涼,最後與練武者追求劍術極致的心境合而為一,音樂在此表現得可圈可點。

林麗珍女士此次「花神祭」的作品,其悲劇的表現方式讓我想起了日本的能劇:劇中有神祇、武士、狂人與鬼怪的出現,以抒情方式表達一種情境;或古希臘戲劇:有歌隊與音樂,歌隊或吟唱或獨白,幫助建立劇本的氛圍並使戲劇效果增強。

這些東方的元素,例如心經的吟頌、燭光、鑼鼓、琵琶即興合奏、劍術……等等,對我們來說是熟悉的,但對西方人來說就成了無可藥救的、致命的神秘吸引力,尤其是屬於東方的哀與悲,內斂的如冷空氣般的令西方人猜不透。除了技巧與原創精神外,這些屬於東方的神秘色彩,定會深深的吸引住歐美人世的目光。

不可否認的是,林麗珍女士善用了每個悲劇的元素:神話、角色的個性、音樂、題材、舞台效果與心理狀態,但是「花神祭」每個段落都沒有高潮,而且呈現的是片段記憶式的想法,尤其在神話、角色、題材與心理狀態的描述上都只是很膚淺地點到為止,甚至與主題有時相去甚遠;不過,林女士的舞台視覺效果一流,達到視覺美感之極緻!

台北,2003/12/1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萃煉後的花神祭還是值得國人欣賞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林麗珍的花神祭經過了三年歐洲密集巡迴公演,在各大舞蹈藝術節上的演出,尤其很多舞蹈藝術節演出地點在戶外,編舞家林麗珍善用環境與情境的結合,給舞者身心靈很大不同的感受與觸動,因而當由戶外走入劇院的舞台上時,舞者與演出者的表現就會呈現萃煉後的昇華,讓人眼睛為之一亮,舞者與演出者演譯起來有感覺,觀眾自然會受到很大的感動!

沒看過的人,一定要去看,請儘早購票。時間:2003年12-14日,地點:國家劇院。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