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觀點獨白
市長:狂老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觀點獨白】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歷屆城市管理者文獻紀錄館verseau128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李昌鈺去年私下爆料:槍擊案是民進黨大老要除掉呂秀蓮/by 大老鷹姐姐(轉貼)
 瀏覽152 |回應1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he Plaza


李昌鈺去年私下爆料:槍擊案是民進黨大老要除掉呂秀蓮

忍了一年多,陳笏老師勇敢地講了,當時我幫他打稿字,打到這一段,不禁駭然問他:「陳笏老師,真的嗎?真的是李昌鈺親口跟您說的嗎?」

「是呀。」

「您當初為什麼不說呢?」我問。

「我們跑去康州求見李昌鈺,因為我一生都與槍械彈砲為伍,又喜愛射擊,我想想藉這個實驗來求證心中的疑惑。這是李昌鈺私下親口對我說的。」

「有沒有錄音呢?」

「沒有。」

「偷偷錄人家音總不好吧?,當時除了我,另外也有一位同行者亦可以作證。」

「那你為什麼去年不說呢?」

「民進黨大老既敢殺呂秀蓮,那殺我就更不是問題了。」

可見得這件事要說出來,真是要有非常大的勇氣。忍了一年,陳笏老師今天還是講了。

「不過,我想如果真的是我一個人犧牲,能換得真相,那也值得了。」陳笏老師頓了一下想,又說。

「陳笏老師,不要啦,不要冒險。生命誠可貴,這年頭那還流行誓死報國精忠愛國的笨蛋想法呢?更何況是為了國民黨,國民黨他們會懂得感激嗎?不值得為國民黨付出這麼大的代價啦,你這麼嚴謹作這一份槍擊測試報已經夠了。」我說。

打著打著,又打到陳笏老師自述在槍擊測試後出了大車禍。我手停了下來不禁問老師:「是不是假軍禍?」看來我的KGB、FBI的電影看太多了。不由地想起了中共派人至美想殺魏京生之事,想以製造車禍的方式了結魏京生這個眼中釘過往塵事。

「不會吧」陳笏老師說。他是那種「有三分證據,講一分話」的人,從不作臆測。


喔,對了,忘了向大家介紹陳笏老師,

陳笏老師是一位傑出的製造槍械彈藥專家,又是我國奧運神射手,有軍人的爽朗、熱情、正直,約會時間一定準時(抱歉,我老是遲到:p),做起事來有條不紊,常令我這個後輩自嘆弗如。

馬文中中將在陳笏一書「中華民國火砲傳奇」這麼寫著:
『陳笏先生是我多年的同事,也是老朋友,他非常聰明,反應敏銳,技術及經驗都很豐富,手也非常巧,常能達成一般人認為困難,甚至不可能的任務而受到讚賞。記得在他主持155公厘增程砲試造完成後,前國防部長,人稱「兵工之父」俞大維先生曾自蒞廠視察,在看過火砲及操作和運動之後說:「這個人是個天才,要留住他,不可以讓他走了。」前參謀總長郝伯村上將也說:「應讓他終身任職不要退休。」…』

今天陳笏老師勇上火線,想起了他說「想如果真的是我的犧牲,能換得真相,那也值得了。」心中一酸,只有祈禱上天,阿彌陀佛,希望陳笏老師平安無事。



大老鷹姐姐
============================================================

【中廣新聞網 】 2005 / 08 / 17 (星期三)

刑事警察局宣布319槍擊案結案,確認是由陳義雄「一人一槍一彈」所完成。

國親立院黨團則再度找來當初在美國自行測試的前聯勤槍械專家(陳笏),表示以刑事局宣稱的槍械彈藥規格,絕對無法達成319當天的情況。

陳笏還說,李昌鈺(新聞、網站、圖片)曾經對自己說,槍擊案是民進黨(新聞、網站)大老要除掉呂秀蓮(新聞、網站),跟陳水扁沒關係,他不知道李昌鈺這麼說是不是要為陳水扁開脫,但是可以對質測謊,證實自己所言絕對是事實。

(程嘉文報導)曾經擔任聯勤兵工廠總工程師、以及羅馬奧運我國射擊代表隊選手、少將退伍的陳笏,舉出在美國進行的三次測試報告,每次都射擊數十發槍彈,表示刑事局宣稱的「一人一槍一彈」絕對不可能,因為以八公釐的土製手槍和刑事局宣稱的子彈裝藥量,根本不可能有足夠能量讓子彈退殼、再把下一發子彈上膛,所以不可能在幾秒鐘內連續發射兩槍。

另外,因為擊中陳總統的的槍彈無法穿透襯衫而出,可見動能很低,如此就無法造成肚皮上的大型撕裂傷。

立委帥化民說,物理學與槍械學是結果固定的科學,刑事局如果真的認為找到真相,就應該現場模擬。

陳笏也說,去年他在美國見到李昌鈺時,李昌鈺除了告訴他不要有預設立場外,突然提到槍擊案是民進黨大老要除掉呂秀蓮,與陳水扁無關。

陳笏表示,自己不曉得為何李昌鈺會有此一說。

國民黨團書記長卓伯原則說,新會期國親還是會推動真調會成立。


Be Veg, in peace and caring. 愛所有眾生如己

我是住在地球的慕亞Moya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轉貼)TVBS越洋電話訪問李昌鈺表示訪問時透露:不記得有說過這句話 / by 大老鷹姊姊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TVBS越洋電話訪問李昌鈺表示訪問時透露:不記得有說過這句話

 
文:大老鷹姐姐
 
早知李昌鈺會這麼回答(無奈)

但是李昌鈺說:319是針對呂秀蓮,是民進黨大老想要除掉呂秀蓮,這句話不只是陳笏老師聽到了,另一位同行工程師也聽到。李昌鈺講得是清清楚楚的中文,應該不會誤會。

以我對陳笏老師人品的了解,他是一個老式作風的人,很注重誠信的人,不是耍花槍愛出風頭油腔滑調的人。

他自己也隱忍了一年多,一直不願講,其實也與李昌鈺的心態相同,陳笏老師只是想做好科學性數據的槍擊測試報告,他說實驗簡單得多,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並不想捲入政治糾葛。

而且陳笏老師是想協助李昌鈺,以陳笏幾十年為國家製造槍械彈藥的經驗,以陳笏曾代表中華民國參加奧運比賽的經驗,他認為這兩項專業,他比李昌鈺更了解子彈也更精於射擊。

李昌鈺表示,請陳笏做完槍擊測試報告之後,先交給他。陳笏一口答應。

在幫陳笏老師整理資料,他們所做的試驗,真是一板一眼,讓我回想起有機化學實驗,老老實實登記數據的陳年往事,他們很嚴謹的忠實記錄結果。

不過陳笏老師也一直想不透為什麼0.6秒可以擊發二槍,因為他奧運專用的槍是經過他特別調整過的,他說靈敏度相當高,所以也相當危險,手指一輕碰,子彈就飛了出去:「可是0.6秒我還是沒有能力擊發二槍。」他嘆了口氣。

我問他:「可以不可以把土製改成短雙管槍呢?像獵槍一樣,短一點,可以同時射出鉛彈與銅彈?」

「這樣只要扣一次。」我很高興。

「不行,這樣軌道是一樣的。」陳笏回答。

「也對。」洩氣…暗罵自己笨。

陳笏確定呂秀蓮是被打到了,但陳水扁那一槍成謎。

但現在李昌鈺表示不記得有說過這樣的話,也不敢回來,我個人真心誠意希望陳笏老師平安就好了,真相不重要,生命才重要。他在美國完成槍擊測試之後,一輩子開車從未出事的他卻出了一場大車禍,兒子哀求他:「爸,您別再管這檔子事好不好,讓我們好好孝敬您,您辛苦工作一輩子,現在好好安享生活,別再搞什麼槍擊不槍擊了。」

就像我看完楊尹星雯"拉法葉疑雲"中驚嚇不已,很多夜裡夢見楊以禮年輕的屍體冰冷地躺在浴缸,我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楊尹星雯,那隻電話從未有人接過。拉法葉也是這樣,平民百姓無力對抗龐大的國家機器,為了追查此案,楊尹星雯痛失2位家人,一個哥哥尹清楓和愛子楊以禮,我只求楊尹星雯人身平安健康就好了,至於拉法葉真相有那麼重要嗎?I don’t care!同樣的,我也不指望319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只希望這些追查真相的正義之士,平平安安身體健康就好。

追查319真相,不是為了推翻陳水扁,而是希望我們的總統是經由公平誠實無欺的選舉選出來的,就跟職棒如果是詐賭,就沒有意思了,就不想看棒球賽。我這樣比喻不知對不對,總之我的心情是如此。

也許在我們這一代,無法看見。但319永遠沒有落幕的一天,它已進入歷史了,無論當權者如何掩蓋事實,例如江南案,歷史終會還原真相。
=============================================================
協助鑑識319 李昌鈺:勿泛政治化
記者:陳宜珈 報導 (修改:2005/8/18 15:50:3)

曾經協助319 槍擊鑑識工作的國際刑事鑑定專家李昌鈺博士,被爆料指出,曾私下透露槍擊案是民進黨大老做的,李昌鈺今天接受TVBS越洋電話訪問時透露,不記得有說過這句話,他並表示,對於被捲入政治風波,相當困擾。

對於有人爆料,指出李昌鈺博士在與一名彈道專家見面時,私下表示槍擊案是民進黨大老想要除掉呂秀蓮的說法。


對此,李昌鈺表示,自己曾與這名陳姓工程師見過面,但是不記得講過這句話。

李昌鈺:「至於陳先生是有來看我。」記者:「我們有討論有沒有可能是民進黨人士做的?」李昌鈺:「有可能,都有可能,隨便他怎麼說,因為他說是您說的?」李昌鈺:「隨便他怎麼說,我不記得!」


回台協助319槍擊案鑑識工作,卻被捲入政治風波,李昌鈺表示雖然案情結了,但是未來如果有新的證據,還是重新開案,只是擔心,再被捲入紛紛擾擾。


李昌鈺:「我也感到煩困,一生處理這麼多案件,沒有一件(這麼政治化),就連甘迺迪謀殺案也沒政治化,黨派、政治立場應與(案情)分開。」

李昌鈺:「假如這麼可怕,不敢回來,當然我願意協助,只是希望鑑識科學不要政治化。」

李昌鈺表示,對319案情的專業鑑定,全部寫在鑑識報告裡,至於被扯入政治風波,他也不想再去評論。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