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夢想騎士
市長:慕亞  副市長: 雲天Fufuma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其他【夢想騎士】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作家村蕾蕾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我也曾經有個可愛的王子﹝2﹞
 瀏覽74 |回應0

☆Princess蕾蕾☆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有一天,我開始發現他很疲倦、不想吃東西、整天都在睡覺。

我趕快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說他是脾臟發炎。

打了好幾針、吃了6天的藥。

6天過後完全沒有起色,而且症狀越來越嚴重。

我決定換醫生,我找了很多資料,找到了永和有個很有名的醫生。

醫生詳細檢查、驗血、照X光之後。

判定他得了﹝尿毒症﹞--嚴重的腎衰竭。

醫生問我:「怎麼拖了那麼多天?他已經百分之90沒有救了。

之前的那個醫生誤診,尿毒跟脾臟炎根本是不一樣的。」

我聽到以後,眼淚幾乎是狂飆而出的。

我好恨那個誤診的醫生、也好恨自己。

為什麼誤診我的寶貝?我又為什麼不馬上就幫他換醫生?

接著他就住院了。

住院加醫療費每天1200元。

他住在永和、我住在北投,只能2天去看他一次。

我去看他的時候,他都是在睡覺、打點滴。

可是他只要一看到我,馬上勉力撐起身子。

用他那黑黑亮亮的瞳人看我。

我每次去每次哭著回家。

住了12天,醫生宣布放棄治療,因為治療過程很痛苦。

醫生要我帶他回家,醫生告訴我:「妳讓他安心的在家裡走吧!」

回到家我沒有放棄,我找到了台灣大學附設的動物醫院。

我的寶貝又住進去了。

我記得好清楚,他住進去的當天是星期五。

台大動物醫院星期六、日不開放,因此我只能等星期一再去看他。

要離開的時候,我跟他說:「你乖乖喔!媽咪星期一來看┴你。」

很反常的,他這次沒有抬頭看我,一直低著頭。

星期天晚上的11點多,我竟然在家裡聽到他脖子上鈴鐺的聲音。

我嚇了一大跳,因為絕對不可能,鈴鐺從沒有離開過他的身體。

頓時我心裡有很強烈不好的預感,一整個晚上沒有辦法入睡。

星期一早上大概7點多,我的電話響了。

電話鈴聲響的那一剎那間,不曉得為什麼,我知道他走了。

果然是動物醫院打來的電話。

醫生告訴我他走了..什麼時候走的?不知道,醫院晚上沒有人留守。

早上醫生來上班的時候,發現他已經走了。

他走的時候,體重只剩下2公斤。

一隻正常健康的比熊,標準體重是5-6公斤。

我把他帶回家,將他洗得乾乾淨淨。

因為他在生前是最愛乾淨的小狗狗了。

把他放在前座,開著車子帶他到台北縣北新庒的一座動物靈骨塔。

我看著他瘦巴巴的身體躺在平台上,被推進焚化爐的時候。

我可以說是哭到幾近暈厥。

我最愛最愛的寶貝就這樣離開我了。

我哭著告訴他:來世!如果真有來世,一定要當我真正的兒子。

他的骨灰用一個罈子裝著,放在我家裡。

骨灰罈前面始終擺著他的鈴鐺、他的水壺、還有狗罐頭。

他走到現在已經4年了,他離開之時才6歲。

而我只養了他3年半。

我不曾提筆寫過他的任何事情,除了我的日記。

我沒有勇氣寫他。

他剛離開我的前2個月,我每天哭,然後要看很多向光性的書。

慢慢慢慢的自我開導。

差不多經過了8個月,我才真正走出陰霾。

不過很遺憾的,4年了,我只夢見過他一次。

那一次夢中的他,還是用晶亮亮的眼睛看著我。

然後一蹦一蹦的跳走了。

他真的是一隻很貼心的小狗狗。

他會聽我講話聲音的高低,分辨我的情緒。

我哭的時候,他會走過來舔舔我,安靜的趴在我身邊。

而只要我去浴室,即便原本他在房間睡覺,他也會起來。

守著浴室門口,守護著我。

他的耳朵甚至靈敏到:聽到我在樓下拿鑰匙的聲音。

他就知道是我回來了,然後會開始高興的叫。

我始終忘不了他,我連他最後一面都沒見到。

這也就是我不敢寫他的原因,我很明白:

寫他我心裡就會痛,傷口又要被掀開一次。

在他走之後1年,朋友送我一隻跟他一模一樣品種的小狗。

現在養的這隻照片放在﹝麻棧﹞,有顆爆炸頭。

不過,現在這隻在我心裡的份量跟他比起來。

其實差的很多,我心心念念的還是他。

男友沒看過之前那一隻,知道我一直想著他。

忍不住跟我說:「妳要放下他了,不要讓他為妳牽掛。」

「妳應該要讓他安心的走,讓他投胎轉世去。」

然而現在看到他的骨灰罈、看到他的照片仍舊會想起他。

只是懷念的是他的可愛、他的善解人意。

不再只有傷痛了。

備註:他有個很普通、卻也算是特殊的名字--妹妹。

他其實是公的,會取妹妹的原因是因為:

如果一聽到妹妹這個名字,大家一定以為他是母的。

但是我就會很得意的說:錯囉!他是帥哥喔!

接著捉狹的看著大家吃驚的表情。

他的名字沒有慕亞的﹝亞瑟﹞那麼優雅、有氣質。

純粹是他的媽咪調皮搗蛋個性下所命名的。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