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觀點獨白
市長:狂老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觀點獨白】城市/精華區/
精華區歷屆城市管理者文獻紀錄館verseau128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精忠報國在網上/ from blackjack email
 瀏覽107 |回應5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扁宋會後回聯網看了一下,仍然是死去活來,扁宋都能熱烈擁抱了,天底下還有什麼仇恨?

我本來看到他們的感情戲想吐,但看了這篇文後恍然大悟,為這些戲子搞的自己高血壓不是很蠢嗎?

也建議妳介紹給朋友們,該文其中標紅色那段是我最激賞的一段,聯網正存在那種現象,哈…

http://www.soshu.com/yc/gx/2002312215150.htm





精忠報國在網上——岳飛上BBS
文/南琛
  
  閒話休說,岳飛岳雲等三人便上網流覽,果然是美不勝收,應有盡有,三人先去看了關於軍事方面的一些網站,又開始看其他。忽見有一個鏈接曰論壇,岳雲道:「這論壇不知是什麼東西,俺看在線人數有一千多,想必是一個好所在,何不進去看看。」說罷用鼠標點了一下。

  進得論壇,卻原來儘是些文章,三人點了幾篇看了,頗覺不錯,再看幾篇,又覺無聊,張憲無意中點了一下刷新,卻又見有了幾篇。三人看了半天,但見論壇內各種文章魚龍混雜,也有好的,也有差的,也有搞笑的,也有悲哀的,也有古典的,也有現代的,也有詩詞,也有小說等等,不一而足。岳飛看了半天,微微搖頭,道:「這裡面好東西是有的,差的也不少,譬如這古詩詞,實在是不堪入目。」

  岳雲忽道:「爹爹不是寫過一篇滿江紅嗎?何不就貼在上面,也好讓他們見識見識。」張憲大聲叫好,岳飛笑道:「貼出來沒的惹人恥笑,而且俺拼音不熟,打字慢。」岳雲一疊聲的道:「不怕不怕,我來貼,正好我在部隊上當過幾天打字員,倒也不慢」於是便點了一下加貼。

  豈知點完後,卻有提示說:「如果您是新用戶,請現在註冊。」岳飛眉頭一皺,道:「恁地麻煩。」說話間岳雲已進到註冊界面。

  只見上面有提示要填筆名,岳飛道:「就填個鵬舉吧。」不想填好後卻有提示說:對不起,此名已被註冊,請重新填寫。岳飛皺眉道:「何人如此無聊?俺的名字也要搶。」岳雲又填了岳飛,岳雲,張憲等數個名字,都被人搶注,岳飛大怒,道:「無聊,無恥,竟有這等事,氣煞我也。」說罷搶過鍵盤,用全拼法打入「怒髮衝冠」四個字,不想卻一舉通過,三人齊聲歡呼。

  註冊完畢,岳雲便將岳飛所寫滿江紅貼了上去,隨後便開始刷新,眼看一個時辰過去了,卻老也沒人跟貼,三人不由氣妥,岳飛便道:「先睡吧,夜也深了,明天早上起來看。」岳雲等二人甚感沒趣,也就睡了。

  次日清晨,岳飛正熟睡間,只聽隔壁岳雲大喊道:「爹爹快來看,有人跟咱們的貼啦。」岳飛一時被驚醒,一#36721;碌爬起來,顧不得換衣,飛奔至電腦前,只見岳雲張憲二人滿臉紅光,興奮不已,便往電腦上看去,只見在滿江紅下有十數個跟貼,起先一人跟道:「好詞,絕妙,讀之令人熱血沸騰。」後面有人紛紛跟道:「果然好詞。」「好。」「妙。」更有人在下面說:「吐血推薦,絕妙好詞。」「怒兄真是俺的偶像。」岳飛見了,微微一笑道:「跟貼雖多,但大多是奉承之詞,不可太當真了。」三人在電腦前坐了一上午,但見跟貼雖不見增加,點數卻直線上升,

  到吃午飯時,已經到了一千多點,岳飛道:「先吃飯,吃完再看,順便給大家回個貼。」吃完飯,岳飛正欲睡個午覺,只聽岳雲在高聲怒喝,道:「豈有此理,卑鄙無恥。」岳飛忙跑到電腦前,問:「何事生氣?」

  岳雲指著電腦說:「爹爹你看。」只見在滿江紅最下面,有一人名為哈迷吃,發貼道:「是愛國主義還是狹隘的民族主義?——評怒髮衝冠的滿江紅。」進去看時,但見洋洋千言,大體是說滿江紅乃是一首狹隘的民族主義大爆發的詞,此詞以大漢族主義為其根本特徵,歧視女真人,看似愛國,實為狹隘云云,末了諷刺道:「這個名叫怒髮衝冠不外乎是一個狹隘的民族主義者,這樣的人,實為民族團結之大敵,建議斑竹刪了此貼,不要讓論壇成為民族主義者販賣其思想的場所。」云云。

  岳飛見了氣滿胸堂,喝道:「這哈迷吃居然也上網,一派胡言,可惡之。」張憲道:「到不一定是哈迷吃本人,或許也是冒充的。」岳飛道:「管他真假,此貼不可不回。」說罷顧不得睡覺,口擬回貼一篇,由岳雲快速打上,題目就叫:捍衛主權難道是狹隘?——駁哈迷吃之謬論。此篇有兩千餘字,比之哈迷吃的多了一倍有餘。

  打完貼上已是午後,不久就有人名叫梁紅玉,跟貼道:支持怒髮衝冠,打倒哈迷吃。又有一名為鐵滑車之人道:哈迷吃是金國的奸細,大家不要上他的當。岳飛見了笑道:「畢竟還是明白人多。」正說間,只見有人名為金兀朮,發貼道:這是愛國主義嗎?——也談怒髮衝冠的大作滿江紅。岳飛拍案道:「他也來湊熱鬧。」岳雲道:「待孩兒回他一篇。」說罷便回了一篇名為:什麼叫愛國主義?——駁金兀朮。

  這時已是下午,論壇上關於滿江紅的討論也越見熱烈,發言的工有數十人,分別分為兩大陣營,一方有梁紅玉,鐵滑車,牛頭山,黃天蕩,雙槍陸文龍等人,另一方有哈密吃,金兀朮,我是女真人,黃龍府等人,岳飛等打了一天的字,不免有些疲憊,岳飛建議道:「今晚出去吃飯,順便商量一下怎麼回答他們。」

  吃罷晚飯,回到電腦旁,打開一看,只見又有新內容,有一人名為秦會,發一貼道:戰與和的利弊——論什麼是真正的愛國。又有一人名為宋高宗,發貼道:打就能解決問題嗎?——與怒髮衝冠兄商榷。當既有人道:打倒漢奸秦會,打倒宋高宗。又有人道:請不要輕易打倒,要允許人說話。岳飛怒道:「這兩人也來了,好,今晚不睡了,熬個通霄。」

  張憲獻計道:「我看在論壇上爭論,人多者為勝,元帥何不多注幾個筆名,交替使用?此為疑兵之計。」岳雲道:「有理。」岳飛沉吟道:「這樣怕不好罷,這畢竟不是打仗。讓人知道多不好。」張憲道:「以前俺聽說美利堅有俗話說在網上沒有人知道你是一條狗。想必說的就是這英特網,既然如此,何妨多用幾個名字。若是他們用好幾個,俺們只用一個,豈不是顯得俺們人少,倒是支持他們的人多?反正也沒人知道,就多注幾個算了。」

  岳飛歎了口氣,道:「也罷,就按你說的做。」當下岳雲又注了七八個名字。


  話說岳飛等三人一夜沒睡,寫了兩萬多字節的長文:永遠的愛國主義——兼談與狹隘的民族主義的區別。此文上下數千年,縱橫幾萬理,三人查了包括十萬個為什麼在內的十多本參考書,端的是義正詞嚴,熱血沸騰。寫完後,三人均覺滿意,岳飛道:「這一下他們沒話說了。」此時天已大亮,三人貼完後就睡了。

  直到下午,三人才起床,顧不得洗臉,便打開電腦,待上網後一看,只見此文後跟了數十個貼子,有叫好的,也有罵的,哈迷吃更發了一長貼,曰:我可以冷笑嗎?——駁怒髮衝冠之愛國主義。金兀朮也發貼道:我害怕這樣的愛國主義。秦會也有重量級的長貼,題目叫:秦燴是漢奸嗎?——兼談漢奸的形成和實質。岳飛見了,一陣頭暈,道:「實在可氣,氣死我了。」岳雲道:「待我來對付他。」便用新注的筆名靖康恥跟秦會之貼,道:你這狗娘養的給俺閉嘴。才跟完,便有人道:請不要罵人,有理講理。秦會回道:你不是狗娘養的,你是豬娘養的。岳雲大怒,發貼道:你這狗娘養的大漢奸沒有權利說話。秦會立刻回道:你這豬娘養的才是漢奸。

  當既有人發貼,道:關於漢奸問題,請看轉貼。內附轉貼一篇,曰:漢奸發生學。宋高宗發貼道:漢奸有沒有說話的權利?——談談言論自由。岳飛見了說:「這篇一定要回。」便回貼一篇:漢奸有說話的權利嗎?

  這時有人出貼道:怒MM息怒,聽俺講幾句。岳飛皺眉道:「什麼叫MM?」張憲道:「好像是妹妹的諧音。」岳飛又氣又笑,道:「真真氣死我了,居然把俺當女的。」正說間,有人發貼道:關於言論自由,請看什麼是自由主義者。有人跟貼道:老大,請不要談自由主義。岳飛道:「越來越亂了,跑題跑得一踏糊塗。」張憲道:「不如這樣,我們不是有好幾個名字嗎?對每一個不同的問題,用一個名字。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岳飛點頭道:「這樣也好。」當下三人又是一夜沒睡,發了數個長貼分別叫:愛國主義的實質;漢奸,我永遠唾棄你;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自由。寫完後,又是東方發白,哈欠連天。

  一覺睡到下午,三人都有點精力不濟,岳雲上網一看,昨天自己罵秦會的貼子已經不翼而飛,一時大怒,張憲道:「估計是被斑竹之類的刪了。」岳飛怒道:「豈有此理,俺一定要討個說法。」說罷發貼一個,曰:請給我一個刪貼的理由。嚴厲質問斑竹為何刪了貼。貼出去不久,有人跟道:有理,俺支持。岳飛等正欣慰間,哈迷吃發一貼道:你以為你是誰?金兀朮也發一貼道:斑竹不能刪貼嗎?秦會也出一數百字節的貼子,道:別擺出一付委屈樣。梁紅玉出來打圓場,道:怒MM,聽俺解釋幾句。岳雲大怒,立刻又發一貼,道:我的貼子錯在那裡?一時忙亂,卻用了另一個ID. 此貼一出,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哈迷吃道:請看愛國者的真面目。秦會道:這人究竟有多少個ID?牛頭山跟道:用多少ID是別人的自由,與你何干?一時間論壇又亂作一團。


  岳雲頗為尷尬,岳飛責備道:「我早說別用那麼多的名字。」張憲道:「現在最主要的是抓住主要矛盾,問斑竹為什麼刪貼。」岳雲又發貼道:請不要轉移話題,再問斑竹為什麼刪貼?

  這時斑竹精忠報國發一貼道:關於刪貼的事俺說幾句。進去看時,只見裡面寫著:怒MM昨天有幾個灌水的貼子,我把它們刪了,主要是為了能讓大磚在一版多停留一段時間,這裡刪貼的尺度比較松,一般只刪水貼和廣告,特別這兩天水比較大,俺刪的也就多了一點。岳飛皺眉道:「什麼灌水大磚,看不懂。」正說間,有人發一貼,題目叫:BBS 上的灌水與造磚。進去一看,方才瞭然。

  經過這兩天奮戰,岳飛等三人深感疲憊,卻又欲罷不能,岳飛歎道:「本意是想在網絡上找一點有用的東西,順便也學點知識,卻不料搞成這樣。」張憲道:「不如我們來點高姿態,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說,順便也道個歉,這事就算完了,以後也好在論壇繼續待下去。」岳飛沉吟道:「要我道歉?俺又沒。」張憲笑道:「錯不錯自有公論,先說一聲,主要是顯得高姿態,更主要的是把這事了結了,並不是說錯了。」岳飛點頭道:「這也有理。這樣好了,由我來口述,雲兒打字,憲兒在旁邊補充。」

  三人又窮一夜之力,寫了一篇三萬多字節的文章,題目叫:關於這幾天爭論的來龍去脈及我的道歉。寫完後,三人又看了數遍,貼了出去,岳飛歎氣道:「終於把這事了結了,可以睡幾天好覺了。」次日三人上網來看,只見有無數人跟貼,其中哈迷吃等人也說了一些道歉的話,三人正欣慰間,忽見有人發一萬餘字節的長貼,題目曰:是道歉還是重新挑起事端?——我看這兩天的爭論並怒髮衝冠的道歉。

  三人大叫一聲,一起昏了過去。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回應文章】
人性本善也適用於網路分身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REACH棧友何出此言?
分身沒啥不好
但看動機用意如何而已
像您,我相信也認為
您若有分身一定是屬於好的那一種...

其實大多數人都是好人啦
我相信人性本善嘛!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宋七力﹖

wintermo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可以舉報聯網查IP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慕亞棧柜又刺傷那位分身了

Rebec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發現聯網一些網友,似乎不太清楚在聯網設立網棧是沒賺錢的,因此對棧長和展柜說話時亦不用講究禮貌的。

聯網有許多各型各色的網棧,網友們可隨意選擇適合您自己風格的網棧,誰都勉強不了誰。

華人有句話說,行不改名,坐不改姓。雖然這裡是虛凝世界,但帳號卻是代表一個人的品格,和對他說過的話負責任,若無其他居心,有必要一人用上五六個分身輪流上陣與人對話嗎?這對不知情的網友公平嗎?難不成慕亞棧柜這番話又刺傷那位分身了嗎?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亞瑟士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分不分身又如何?

這兒的網路不需要身份認證,也沒有金錢買賣。有的是言論自由及交友

你這樣一寫好像有分身的都是壞人

這樣吧....

有分身的人 不要進麻棧 不要當麻棧棧友 壞了麻棧的風氣




唉 上網還要認證  好累好煩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送給網路上喜歡扮演分身的網友

慕亞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其實這篇文挺有意思的,相當符合網路上的一般現象。

就拿聯網來說好了,就我們有些人的私下觀察,或者是公開且有趣的紛相走告,有的人的確有許多分身,擁有不同的ID帳號,在不同場合出現,然後貼些論調有些不同卻異中有同的文章,這些人當然自己心裡知道誰是誰,而我們有些明眼人也知道誰是誰,只是沒有挑明了而已。

還記得以前有位大師嗎?他風趣幽默又有才氣與創造力,他的數位畫作棒得不得了,他那教訓人的正氣也令人豎然起敬,他就是擁有許多分身,不同ID的網友。不過,他都出現在藝文棧,偶而出現在麻棧教訓人。現在,他雖然消失匿跡了,卻令人懷念不已!——這樣的人在網上是受人歡迎的!

反觀,有些網友(尤其是在政治棧裡遊走的)就如同這主文所描述的狀況,一人擁有許多ID帳號,就為了相同的目的連環出擊,有的分身只負責推薦,有的分身負責回應打筆戰,有的分身專講反話,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自己得意得不得了。但事實上,總有破綻,會讓人嗅出某種有關連的線索。

所以,「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實在也很適合送給這些躲在螢幕後面敲打鍵盤的人以及他的分身!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