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我的夢工廠 網路有獎徵文活動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愛情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
 瀏覽556|回應0推薦0

黎星晴
等級:1
留言加入好友
愛情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
作者:黎星晴
深陷絕望
(一)
“你怎麼又在洗頭,昨天不是剛洗過嗎?”徐健在質問我,語氣有些咄咄逼人。
“洗頭怎麼了?現在是夏天,本來應該天天洗澡,我天天洗頭過分嗎?”
“但是天天洗頭並不好,把保護秀髮的油脂都給洗掉了。而且秀髮裏含有很多化學藥品,常用並不好。”
“你從哪聽到的謬論?”我問,覺得這樣的理由很好笑。
“電視裏。”
徐健是我的爸爸,他是按摩師,所以對養生非常關注。
“我也看到過類似的養生節目裏有著和你看到的一樣的觀點。也許你可能沒有看全。那個專家還說,這並不是絕對的,得因自身的情況而定。像我是油性發質,況且還在青春期,新陳代謝快,所以應該天天洗頭。”
“大人說的話你怎麼從來都不聽呢?一說你,你總是有很多藉口反駁。”
我覺得他開始有些無理取鬧了,我的心中有些氣憤。我開始變得煩躁不安,再也沒有心情洗頭了。草草沖掉洗髮水,擦了擦,就從浴室裏走了出來。
我來到客廳,看到他依然臭著個臉。我沒管他,逕自走回了臥室。

徐健開始把我身上的缺點都找出來,一一數落。他的音調因憤怒變得非常的高,從客廳傳到了臥室。他的話語非常尖銳,讓人無法忽視。我的心情現在也複雜極了,有憤怒、有沮喪、有悲傷,也有絕望。
其實他經常這樣數落我,我本來應該麻木的,但是我做不到!他說得仿佛我就是一個一無是處的人一樣。讓人絕望,令我無法忍受!面對他的責駡,我真的很想反擊,想大聲的反駁。我不是像你說的那樣糟!我在心裏呐喊著。
但是我不能,因為我知道反駁只會使情況變得更糟。我曾經試過,那只會使他更生氣。因為他是一個主觀意識很強的人,並不怎麼講道理。

我無力的癱軟在臥室的床上,感到無助極了。其實我知道他阻止我天天洗頭也有些出於對經濟的考慮,他不想費水,費洗髮水。他對自己也是非常的節儉,甚至達到了吝嗇的程度。但是我不怪他,也很理解他的行為。畢竟我們家真的不富裕,他只是一個按摩師,只有微薄的薪水。因為我媽媽沒有工作,所以他要用這只有一點的薪水來撐起我們整個的家。只是年輕人都很注重自己的外表,我也如此,我無法忍受自己邋遢的出現在同學、老師、親戚、朋友--------別人的面前。

客廳裏徐健還在不停的,一遍遍,來來回回的說著我有多麼的不懂事。我忽然意識到他之所以常常因為一點小事而對我大發脾氣,可能不僅僅是因為他的脾氣不好。我明白了,原來他是在怨,怨我選擇了不上學,怨我選擇了寫作。
沒錯,這確實是讓大多數平凡普通的家長們都無法忍受的。在他們的眼裏只有上學,未來才會有好工作,好前途,才會擁有希望、擁有明天。在他們眼裏升學就是一切,他們漠視類似韓寒成功這樣的事例,覺得那就是神話,只有神童才能做到。這也許和中國社會的發展進程有關,也可能還和中國的發展程度有關,但這的確是現今中國的悲哀。
雖然這樣,但是經過了我無數的軟磨硬泡的情況下,面對我的堅持,他們最終還是屈服了。同意可以給我兩年時間,讓我寫作。從這一點上,我還是很感激他的。
(二)
鬧鐘惱人的響了起來,我很不情願的從床上掙扎著坐起來,因為我還要上學。事實上我還在上學,在上高中。我的父母非讓我堅持上完高中,才可以留在家裏寫作。這讓我非常的不滿,但是也沒辦法,他們說這是他們所能做到的最大的讓步。我曾經問過他們理由,他們回答說是怕我留在家裏丟臉,他們會被親戚朋友們嘲笑。我知道這其實並不是他們真正的理由,因為我畢業後留在家裏寫作他們同樣會被親戚朋友們嘲笑。我知道他們其實只是害怕變,害怕真的不再上學了的我,也就是說他們還不想面對現實。然而既然決定了的,就應該去面對,逃避是沒有用的。況且我也不會讓他們有嘲笑的機會的,我會變成一個優秀的作家的,一定能!

在課堂上,我一遍遍的幻想自己未來會怎樣的成功。我幻想著自己會開無數場圖書簽售會,我幻想著粉絲們拿著我的書尖叫著喊著我的名字,我幻想著粉絲們對我的讚歎,我幻想報刊雜誌對我連篇累牘的報導,我幻想著在看電視時新聞上也會出現我的名字,我幻想著全世界的人們都知道我認識我!沒錯,我渴望名利。我渴望得到想像中的一切。然而,現實卻是截然相反的,我現在還是默默無聞。每次突然驚醒,我都會感到很空虛,覺得它好遙遠。唯一使它成為現實的希望就是立即開始寫作!然而我卻不能,我被困在這教室裏,像被困在牢房裏的囚徒不能自由一樣,不能立刻去實現自己的夢想,有時候我真的感到很痛苦。

在上學的這些天裏,我從來沒有認真聽過一回課,每當老師講課時,我就放任自己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裏。我是一個非常愛幻想的人。小時候每當聽課聽厭時,我都會幻想出一個個精彩的故事,有色彩、有聲音、有畫面、有情節、還有人物;像電視、電影那樣在我的腦海中播放。這就是我學習不好的原因,但也是我選擇寫作,希望成為一個作家的原因。小時候的我和現在的我同樣喜愛幻想。不同的是小時候是情不自禁,現在是放任自我,隨時隨地,每時每刻的想。
我現在真的一點也不再學習了,其實在我的心裏-------我早已不再是一個學生。
(三)
我同樣無法在家裏寫作,因為高中還要上晚自習,上到8:30。我家離學校很遠,光坐車回家就已經是9:00了,還得洗頭、洗腳、刷牙、洗臉••••••其實就算時間上允許,我也再無心寫作了,因為僵坐一天,搞得我精疲力竭,毫無靈感。
不能寫作,時間對於我來說已經失去了意義,現在的我只剩下了幻想。
然而我發現我的幻想最近也變質了,我的幻想中故事類的變得越來越少,轉而更多的是現實方面的。我發現現在的我幻想的竟然都是日後我將如何成功!
偶爾我也會突然意識到自己的幻想跑偏了,然後把它拉回正軌。但是每當我的意識一放鬆,我又會開始不停的想我將來會有多成功。
沒錯,我的確變了。學校就像可怕的黑洞一樣,一點一點吸收著我的靈氣。我開始覺得我離成功越來越遠了,我甚至覺得我不能再成為一個作家了。這感覺就像我第一次思考人生,忽然發現周圍竟然是一片迷霧,未來都是未知;我第一次嘗試寫作卻寫不出我要的那種感覺一樣空洞可怕。
我開始怨恨,怨恨為什麼我要呆在學校,怨恨父母為什麼要把我關在這個可怕的囚籠。
我開始變的萎靡不振,我開始覺得希望離我越來越遠,我開始失去活下去的勇氣。沒錯,我正在跌入深淵。
我已經深陷絕望。


愛情像一束光,使我溫暖,不再彷徨
晚上我開始失眠,但有時候上課卻會突然的睡著。我總是做著許許多多的夢,但是醒來後卻都記不清夢的內容了,但是我卻可以知道那都是恐怖的惡夢。
每次醒來,我都會非常的驚慌。害怕自己會在夢裏尖叫,害怕自己會說夢話(說出自己心中的秘密)。
每次醒來後我都會恐懼的查看周圍人的反應,看到同學們或認真或不認真聽課的樣子,看到老師還在正常的講課,這才敢長舒一口氣,放下心來。

我決定再也不幻想日後的成功了,因為我怕了,真的害怕了。我再也不想每次醒來後慌張的察看周圍人的反應了,我不想再頹廢下去了。我不想再有那種空洞洞的絕望的感覺。
我努力的想恢復正常,我強迫著自己去觀察他人的舉動,甚至有時也會聽一聽課。
就這樣,我的意識逐漸變得不再那麼渾濁,我正在一點一點的恢復。

但是不久,我又陷入了新一輪的絕望。因為我開始發現我沒有朋友,下課時,孤單的坐在座位上,傻傻的看著同學們有說、有笑,我才發現原來我是這樣的孤獨。
孤獨是一種可怕的東西,對於一個還在青春期的少女尤其如此。它如影隨形,猶如一個巨大醜陋的傷口般隨時的痛著。每當同學們說笑時,看著他們,我都會覺得自己就是一個異類,與他們是那麼的格格不入。當然這只能怪我,因為從前我也並沒想過要融入他們。

又是一天下課,我後座的女生正在跟她旁邊的一個女生閒聊,聊的是《暮光之城》中的愛德華和雅各你更喜歡誰。我當然也知道《暮光之城》,它是一套非常出名的吸血鬼題材的青春系列小說。我對他們的談話很感興趣,便聽了下去。
她旁邊的女孩說:“我喜歡愛德華。”
“我也是。”
“他真的是太帥了。”最後她們異口同聲的總結道。
“但是我卻更喜歡雅各,我喜歡有著溫暖氣息的男生。”我不禁插嘴道。
這似乎使她們很驚訝,她們的笑容瞬間凝固了,我也有些驚訝於自己今天的舉動。也許我真的非常的渴望友誼,才會使自己‘失常’了。
既然需要朋友,我便知道接下來應該怎樣做了。
“我叫徐蘋,很高興認識你們。”一邊說著,我一邊露出了一個親切的微笑。
“我叫李芯。”我後座的女生立刻反應過來,也笑了笑。
“我叫張萌,也很高興認識你。”
從此,我們便成為了很好的朋友。當然我也結束了自閉的生活,漸漸的認識了班裏的每一個人,有時候也會和他們說笑。但是我最好的朋友還是李芯和張萌,我和她們在班級裏形成了一個小團體,下課一起聊天,中午放學要一起去食堂打飯••••••親密無間,無話不談。
不過,我還是希望可以趕快離開學校。因為我還要實現我的夢想!

“下周,我們要開運動會。”
老師宣佈道,底下的同學們一片歡呼喝彩。
而我卻並不怎麼興奮,因為體育並不是我的強項,所以運動會向來都和我沒什麼關係。況且我對體育也不感興趣,對於我來說坐在看臺上看比賽和坐在教室裏上課也沒什麼區別。

運動會如期舉行了。張萌和李芯因為長得漂亮、性格開朗,被選進了校啦啦隊為運動員們加油。所以這一天我都只能無趣的坐在看臺上。
收拾會場時,女生們都在搶裝飾會場的氣球。張萌和李芯也拉我去搶。“不搶白不搶嗎?”她們這樣說。
我看好了一個粉色的氣球,但是氣球系的真的很好,我費了很大的力氣,可還是解不開。李芯和張萌都拿到了她們心儀的氣球,可我還是沒能把它取下來。
“我來幫你吧。”李芯說。
她試了一會兒,可還是沒有把它解下來。張萌也試了一會兒,但是她同樣也不行。
“我看你還是換一個吧。”張萌聳了聳肩,最後只得無奈的說。
“看你們笨地連個氣球也解不下來。”在一旁拖地的薛振突然用一種很誇張的語氣嘲弄道。
“你能解下來你解啊!”我不服氣,挑釁的說。
“好啊。”薛振自信的回答,一邊把手裏的拖布塞給了我。
薛振果然很厲害 ,真的把氣球解了下來。但是這下他臉上的表情簡直可以用高傲和囂張來形容了,令人氣憤。然後他酷酷的把氣球塞給了我。
在這一瞬間,他的手指碰觸到了我的。我感受到了他的溫度,火一般炙熱的溫度。沒錯,他是那種有著溫暖氣息的男生!

從這以後我便開始注意薛振了。我發現他離我的座位其實很近,他就在李芯的右邊。
薛振有著英挺的鼻樑,健壯的身材。沒錯,他確實是一個很帥的男生。
上課時,我的眼睛開始向我的右下角瞟。我開始不由自主的看他,我漸漸的熟悉了他,熟悉了他的每一個動作。比如遇到難題會撓頭、皺眉,聽課不耐煩時腿會不停的動,改變著坐姿。
我最喜歡他笑時的樣子。大多數時他的右唇角都會微微上翹,邪邪的,壞壞的笑。不知為何,我覺得他這樣更帥,更有吸引力了。偶爾他也會大笑,他大笑的時候會像陽光一般燦爛,如孩童一般純真。
可是我們依舊沒有什麼交流,因為我不是個很開朗的女生,平時都很少和男生說話。但是我覺得我已經愛上了他。
從此,上課後我都會默默的、靜靜的、悄悄的看著他。看著他我漸漸不再想寫作的事,看著他我漸漸的感到不再空虛,看著他在學校的時間終於不再那麼難熬。
愛情像一束光,使我溫暖,不再彷徨。


愛情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
(一)
我並沒有把我愛上薛振的事告訴李芯和張萌,因為我覺得我們根本不可能在一起。薛振是班裏學習最好的男生,就算在全校他也可以排在前面。而且他並不像那些書呆子一樣只會學習,他的體育也很好,人緣也好。他簡直太完美了,我和他根本就沒法比,面對他我是自卑的。他只能是我最好的幻想,一個無法觸及的夢。所以我只能遙望著他,不敢靠近他,不敢向他表白。
可是時間久了,我還是漸漸的開始幻想我們在一起時的情景。我幻想著,我們手牽手像每個校園情侶一樣共同走在上學或放學的路上;我幻想著,挽著他的手過街時的情景;我幻想著,累了的時候我輕輕的靠在他寬厚堅實的肩膀上休息的情景••••••
我開始瘋狂的渴望接近他,得到他。我再也顧不上我是否配得上他,顧不上他是否會拒絕我。愛情的力量戰勝了一切,使我忽然有了勇氣-------向他表白。是的,我決定向他表白!

我準備先把這件事告訴李芯和張萌,先向她們徵求一下意見。因為這樣也許勝算會大一些,畢竟她們現在正在談戀愛,比較有主意。
“什麼?你竟然愛上了薛振!”我告訴完她們後,她們異口同聲的說,語調比平常高了八度,顯然都很驚訝。
“呵呵,徐蘋今天終於開竅了,開始談戀愛了。以前我還以為你是冷血人,不會戀愛呢!”張萌打趣道,然後和李芯一起壞壞的笑。
“可是我覺得我們不可能在一起,他那麼優秀,我根本配不上他,我現在苦惱極了。”說這些話的時候我的聲音帶著哭腔,事實上我確實快要哭了。
聽了我的話,她們立刻收攏了笑容不再打趣,認真了起來。
李芯說:“不要這麼自卑好嗎?我覺得你們很般配呀!”
“但是他學習那麼好,而且還不像那些書呆子一樣只會學習。他體育同樣很好,人緣也好,人又那麼帥。而我如此平凡,沒有什麼突出的優點。”我已經開始哭了。
張萌立刻勸解道:“怎麼會呢?你怎麼會這樣想,首先你長得很漂亮呀,有些像範冰冰。其次你讀課文時一直都很棒,感情充沛。而且你作文寫得那麼好,老師經常當著大家的面讀,我絲毫也不懷疑,你未來一定會是一個作家呢!”
“是呀,是呀。”李芯也說,“其實剛開學時我們就想認識你,可是當時你不太愛說話,我們都以為你是清高、驕傲呢。”
一股暖流湧遍我的全身。我一直是自卑的,我真的不知道,原來大家竟然是這樣看我的呀!
(二)
周日,李芯和張萌約我去星海廣場看籃球比賽。名意上李芯和張萌是去給她們的男朋友加油,實際上卻是借此機會幫我靠近薛振。
水泥地面的廣場上,十幾個男生在籃球場上奔跑、搶球。我一眼便看到了薛振,他正在帶球奔跑,他輕鬆的越過幾個準備搶他球的男生,體態像獵豹一樣優雅、輕盈。轉眼,他便投進了一個球。
籃球比賽結束了。一上午,我們都在看他們打球。當然是薛振那個隊贏了,他自己就進了好幾個球。
打籃球的人逐漸散了,李芯的男朋友林磊和張萌的男朋友趙岩分別向她們走去。
“薛振,麻煩你帶徐蘋去玩一會兒好嗎?我和張萌要和男朋友約會去了,剩下她一個人不太好。”李芯突然大聲地對薛振說。
“都是同學嗎,拜託,幫幫忙啦!”張萌也附和道。
他會答應嗎?他會答應嗎?看著他轉過身輕笑的樣子,我緊張不安到了極點。你會答應嗎?薛振。
“好,美女,跟我走吧。”說完,他向我走來。
我的心跳終於平穩了下來,甜蜜的感覺在我的心中生成,我的嘴角也跟著向上揚了起來。
“那徐蘋就拜託你啦。”說完,李芯把我推給了薛振。

李芯和張萌牽著她們男朋友的手各自走了,由於是午飯時間其餘的人也都走了,廣場上就剩下了我和薛振。
“美女,想去哪玩呀?”他問,然後回頭給了我一個燦爛的微笑。
“隨便。由你決定吧,只要玩的開心就好。”
“那好。我知道附近有一個公園,風景很好,應該比較適合你。”
“好。”
公園確實就在附近,我們沒走多遠就到了。
公園的風景確實也很不錯,高大繁盛的樹木下遍佈著五顏六色的花朵,芳香四溢;草坪上的涼亭特別的雅致,有一種古樸的感覺;河水非常的清澈,可以看見紅色的小魚在下面遊動。
我們徘徊在這秀麗的景色之中,薛振還給我講了很多笑話,常逗得我哈哈大笑,我們相處得很愉快。
“我有些累了,我們找個地方休息一下吧。”不知不覺,已經逛了2個小時公園,我的腳現在又麻又酸。於是,我便提議道。
“好啊,前面有個長廊,我們就去那裏吧。不過,我還有些熱,你呢?”
“我也是。”
“那我就請你吃霜淇淋,你先去長廊等著,我去買,馬上就回來。”
還沒等我回答他就跑走了,望著他的身影,我不禁甜蜜的笑了。我一個人慢慢的向長廊走去,仔細的回想著這一天和他相處的每一個瞬間,回想著他說過的每一句話,做過的每一個動作,心中的甜蜜滿的都快要溢了出來。是啊,這一天完美的不可思議。
在長廊等了一會兒,他便回來了。霜淇淋遞給了我,便坐在了我的身旁。我們離的很近,我的心跳不禁加快,臉也跟著紅了起來,但是我卻很喜歡這種感覺。我能感受到他的氣息,那陽光一般溫暖的氣息。
我們靜靜的坐著,吃著美味的霜淇淋,我享受著這難得的午後。
“徐蘋,我能問你一件事嗎?”薛振突兀的問,他轉過頭看著我,神情突然也變得很嚴肅。
“可以,說吧。”
“如果我說了你千萬不要生氣,這也許是我的錯覺。”說完,他沉默了一會兒,看了一下我的反應。
我強壓住心中的疑慮和隱隱不安的感覺,努力保持著微笑,點了下頭。
薛振遲疑了片刻,終於鼓起勇氣說:“我總覺得上課的時候,你在看著我。你愛我嗎,徐蘋?”
原來他感覺到了,原來他一直都知道。我的笑容立刻消失了,我的心理防線已經被攻破。所有的掩飾瞬間都消失了,我說出了心底最真實的想法。
“沒錯,我愛你。我愛你,薛振!非常、非常的愛。”
“其實我也早已經愛上了你,我喜歡你看著我時的感覺。當你不看我的時候我會焦慮不安。有時候我會認為事實上你從來都沒有看過我,一切都只是我的錯覺。我一直都想接近你,逗你笑,讓你開心,可是我卻一直都不敢。我也愛你,徐蘋。”
他說完,便抱住了我。我也回抱住他,把臉埋在了他的肩膀上。
陽光透過藤蔓細細碎碎、斑駁的、溫暖的灑在了我們的身上,我偏過頭吻住了他。


尾聲:
(一)
從此,薛振便成為了我的男朋友。我們本想悄悄的在一起,不想讓太多人知道。但是,像這種事想要隱瞞本來就是很難的,從兩人的眼神、談話中,別人很容易就能看出來。再加上李芯和張萌這兩個‘長舌婦’的宣傳,現在全班同學都知道了我和薛振相愛的事。
雖然如此,但是我仍然只敢在上課時偷偷的斜睨薛振。因為我想這件事情無論如何都不能讓老師知道。如果讓老師知道他一定會通知薛振的父母。薛振的學習成績這麼好,他的父母一定會害怕影響他的學習成績而阻止我們在一起。到時候我們恐怕連朋友也做不成了。況且我也不想再惹徐健了,我不想再去打擊他那本來就已經很脆弱的神經了。

我們在一起度過了一段非常幸福的時光,我們甚至都沒有吵過架。但是時光飛逝,轉眼已經到了高三。高中生活即將結束,薛振會去上大學,而我則會留在家裏寫作。
“薛振,我害怕我們會分手。我害怕距離會把我們分開,我害怕大學裏會有更優秀的女生,而你會愛上她,忘掉我。”在高考倒計時的最後5天時,我終於忍不住把我一直以來的擔心都說了出來。
“徐蘋,你知道嗎?我們已經相戀2年多了,校園中發生的感情本來就很脆弱。你看李芯和張萌,她們不是都已經和她們的男朋友分手了嗎?像我們能堅持到今天,已經算是奇跡了。其實曾經我並不是沒有戀愛過,其實曾經我也有過很多很多的女朋友。但是沒有一個女生像你一樣對我有著如此大的吸引力。徐蘋,你是我的真愛!讓我們相信愛情,我們會走下去的、會最終在一起的,沒有什麼會把我們分開。讓我們一起去創造下一個奇跡吧。”
看著他真誠的臉,我輕輕的點點了點頭。

其實我並不是一個相信愛情的人。小時候看見爸爸媽媽總是在吵架,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於是,我就想長大後我一定不要結婚。我要做一個女強人,自己照顧自己,自己養活自己,靠自己的力量堅強的活著。所以當我發現我有寫作這個天賦的時候,我就立志要成為最好的作家。於是這個夢想便成為了我生活的重心,生命的重心。然而,當我遇見薛振的時候一切就都已經不一樣了。我的價值觀已經因為他而改變了。我真的不知道,原來愛情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大。
(二)
最後的五天很快便過去了,隨之而來的暑假也很快便過去了,轉眼間薛振已經去上大學了。我也終於得到了自己期盼已久的寫作時間,但是我的心境已經不同了,所以我並不快樂。我依然感覺很空虛。沒有他,我的生命是不完整的。有時候我會一遍遍的回憶,回憶著他擁抱我,親吻我,回憶著他溫暖的氣息。雖然現在每週我們都會通一次電話,感覺他還是和從前一樣愛我。但是我依然很擔心,擔心他去了一個新的環境,心態已經變得不一樣了。我擔心距離最終真的會把我們分開。擔心他會把我遺忘。
現在我對於名利已經沒有那麼渴望了,但是我已經開始寫作。薛振,你知道嗎?開始愛你的時候我曾經用你幫我填補無法寫作的空虛,而現在的我卻要用寫作來填補沒有你的空虛。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4881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