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叢書文摘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愛的不久時—南特/巴黎回憶錄
 瀏覽1,481|回應0推薦1

UNITA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豔子藤|美食專題作家

當一個女同志愛上一個異性戀男,他們的愛會長久嗎?故事的背景發生在法國的南特,文字與情節都充滿了令人目眩神迷的張力。小說中的男女主角甚至非常嚴肅地約好「這當然絕不是、絕不是一個愛情關係」,於是「你一句,我一句,言之鑿鑿。只差沒去公證,立誓絕不會愛上對方。」這一段自始自終不斷被彼此否定的關係,看似不欲長久,卻在戛然而止之後仍縈繞久久,一轉身離開,卻要花一輩子去忘記。

  好看的愛情小說是跨國界、跨性別、跨世代的,暌違多年,張亦絢交出了她的這部長篇力作《愛的不久時》,她自承對這部小說的第一個定位就是「戀愛小說」,如果說是「同志文學」,也是涵蓋在戀愛小說的大傳統底下的。觸發她靈感的是個小事:「《暗夜行路》出版當年被人斥責說簡直是「戀愛小說」,作者志賀直哉卻很高興,說可見自己的小說內容廣泛。我覺得很有意思,一直就想我也來寫個『戀愛小說』。其實是有致敬的意思在。」

       不想戀愛的人,能如願以償不戀愛嗎?「將同志戀與異性戀生命齊聚的旅遊文學書」,以小說完成了對「身份政治」與「性議題思潮」的總反省。

【名人推薦】

真的!當一個同性戀,又或者是雙性戀,是很麻煩的事。再加上去到別人的國家,做一個外國人,更是辛苦得不得了。人不能好好說出自己真正的感覺的話,是會生病的。既然失語會要命,比起來,不能愛好像也沒那麼大不了了。
小說裡提到「僅僅做為一個偽裝的異性戀,就能如此自由、不孤單,我真是感慨萬千。」不過,偽裝成異性戀和女孩兒們在一起討論指甲油、眼影、男人的持久度,真可算是同女異鄉求生術的第一課。這樣的對話內容難度不高,又可以在最短的時間拉近彼此的距離,就算辭不完全達意,也可彼此理解。快樂程度完全不減。當然有些踢限於外型因素或是不知名的心理因素,大概沒辦法這麼幹。
小說不是教戰手冊,當然不會教你怎麼成為一個成功的異鄉人,或是同(異)性戀。不過就算作者怎麼說她的人生是她的人生,小說是小說,我還是一同經歷了她某部分的生命經驗,很感謝。只可惜小說出太慢, 小拉拉都變身資深歐蕾了啦。
——洪鑽羽,從美國讀書回來的上班族

因為對我來說太沉重,乾脆不說出口的是,關於同女與男人發生性關係這件事情,當然完全並不是看到小說要說出,「又一個去和男人上床的女同性戀」那樣的感覺。
我自己也有認同很搖擺,又或者與認同沒關係,單純就是欲望的時候。對於當一個女同性戀覺得很疲累的時候,就會很想找男人上床,這對於異性戀沒有不敬的意思,只是一個很糟糕而且後遺症很多的發洩方法。所以讀到這樣的關係和情感,而我真正相信那樣的關係和情感,並不是要背棄女同性戀的道路(是說背棄了又怎樣?),就更說不出話來。—Petit a

「亦絢有說故事的天賦異稟,想像力天馬行空,生活敏感度異於常人,還會穿插哲理分析性別批判,讓妳想一直從白天聽到黑夜,跟著她在文字裡天荒地老……《愛在不久時》是二十一世紀的愛戀手記,後《荒人》、後《鱷魚》的怪胎情慾流動。」—張小虹


「《愛的不久時》是一個同性戀與異性戀交疊的故事。故事裡,同女與異男相互抗拒著愛了一回。故事外,是擅長處理女同志題材的小說家,寫了這個異性戀故事。……亦絢反覆描畫小說與生活的界線,虛構與真實的界線;畫了又擦,擦了又畫,留下模糊的痕跡與起毛的畫紙……真實與虛構一起打破後,你儂我儂。到頭來發現,她說的所有話都是反話,而你正著聽,竟也覺得頗像樣。」—張娟芬

「有時候不明寫出來,才是離奇快樂的愛情魔術。張亦絢長篇小說《愛的不久時》中,主人翁一開始就明說:『那個我所深愛的某事某物,我要永遠留給我自己,沒有任何原因的,我要讓它不在人間流傳』。」—紀大偉

「所幸,她雖然承擔各種傷害的鑿痕,卻仍以一種類近童稚的澄澈眼光注視著:愛與性,人間關係,寫與被寫。這其實即是「純潔的能力」——那個她一生都在尋找的東西。」—孫梓評

※首刷限量好康,隨書腰加贈「好春設計」包括作者最愛gigigi小鹿插圖,「永不出櫃」等貼紙九張。


文學是唯一的國語,字是冬雷震震夏雨雪,書連結心靈密碼,在無邊的國度,跨越界線,形成聯合的力量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4708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