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活動訊息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得獎作品│《鬍鬚張大學》「台灣傳奇美味/幸福的魯肉飯」網路徵文活動
 瀏覽1,937|回應2推薦0

rainstrea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首獎 (1名)                                                                                                                                       

幸福的味道~藏在滷肉飯
◎橙果

不曉的魯肉飯的由來。
但卻深刻記憶滿足與幸福的感覺,而這種感覺有味道~

小時候父母都忙於工作常常要加班,讀國小三年級的我要照顧兩個幼稚園的弟妹,下課後幫忙家裡做手工,還要張羅弟妹的晚餐,小孩總是貪玩,常帶弟妹去鄉間鄰居家玩到太陽下山才摸黑回家,這時得張羅晚餐,家裡的鍋,是用紅磚砌起來傳統的灶,要用材火生火,小孩沒耐性,覺得生火太慢,便問弟妹想吃什麼?鄉下選擇不多,只有一家賣陽春麵與魯肉飯的攤販,他們家不論是陽春麵還是魯肉飯,只要舀起放在陶鍋裡的那鍋滷肉,香味直撲而來,唾液分泌直線上升,陽春麵與魯肉飯的競爭總是在2比1的情況下脫穎而出!

對於魯肉飯除了一種記憶之外,其實還蘊含著另一種技術在裡面,並不是所有的賣魯肉飯的都可以把伴飯的魯肉做的很好吃,我的體型略為圓胖,認識我的人都知道我是美食家,美食家也不是評論的那種,就是嘴比較挑,愛吃好吃的東西,要吃同樣的東西,我一定會選擇自己認為最好吃的那家,不然,吃的時候沒有辦法感覺很幸福,因為在品嚐的時候,其實是口慾的滿足再加上心裡的那一絲絲幸福感~

伴魯肉飯的那鍋滷肉雖然是精髓,但是米飯的彈Q也是非常重要的,好的滷肉淋在飯上,會呈現散開的感覺,拌勻之後,米飯呈現透亮的光澤粒粒分明,入口在口裡咀嚼時,米飯與滷肉密不可分的黏膩感,吃再大口都覺得不夠。

但是如果魯肉是切成丁塊,又不夠入色與軟嫩的話,上面還有粗粗的豬毛的話,老實說,那真的是有點噁心,入喉會有想吐的感覺,我曾經吃過這樣的,其實,我很討厭肥肉,所以,在挑選魯肉飯的原則上我有點挑,不能切丁太大,不能有毛,色澤要深紅色,味道要香醇,最重要的一點是入口要即化,不能感覺有肥肉的感覺,因為我很怕肥肉在嘴裡化不開的感覺,魯肉飯之所以美味與喜歡,是因為做得好的滷肉飯它很容易在筷子夾起的那一霎那滑開,在入口的瞬間化開。

念中學之後,搬家了!就再也沒有吃過魯肉飯給我的那種幸福感!

偶然有一天中午,看到鬍鬚張魯肉飯,就想說沒有吃過這家,去吃看看,還記得那天跟老公點的很簡單,就是燙青菜與2碗魯肉飯及鬍鬚張特有的龍髓湯,服務生剛端來時,老公看了我一眼,因為滷肉很多,而且是看的到長條型的魯肉,老公還輕聲的跟我說,沒關係!吃看看!不敢吃再給我吃好了!沒想到一入口突然小時候的記憶回來了,香氣入口,感覺入心,充滿了幸福的滿足感,自此之後,想吃滷肉飯就到鬍鬚張報到,不論是吉林路上的鬍鬚張還是民權西路上的鬍鬚張,甚至到外地看到的鬍鬚張,都是我選擇的標的! 他嚴然成為我心中美食地圖的一偶,也是我心中幸福滋味的品嚐。

二獎 (1名)                                                                                                                                                   

一碗簡單的魯肉飯,讓我一輩子難忘
◎松野靜子


一碗簡單的魯肉飯,讓我一輩子難忘。

從沒發現,吃過各國美食料理、各地垂涎小吃的我,原來最愛吃的,是一碗簡單的魯肉飯,也許,是因為作法簡單,突顯了食材的原味,讓我的味蕾更能記得它的美味,不知不覺,魯肉飯也成了我最常點的一道菜,而台灣到處林立的魯肉飯店家,說它是代表台灣的美食,真的一點都不為過。

每個小孩都是從小吃媽媽煮的菜長大,理所當然成為媽媽最忠實的饕客,我也不例外。不需要山珍與海味搭佐,只需一碗煮得香Q晶瑩的白飯,再淋上滷得軟爛的五花肉末與肉汁,就是一碗好吃的魯肉飯,我,一直這樣認為,一直到那一天,我才懂得如何做出真正好吃的魯肉飯。

嫁做人妻已一年餘,我曾嘗試料理各種食物給外子品嚐,一天,外子向我點了一道菜,說他想吃我煮的魯肉飯,太簡單了!我開心的忙東忙西,準備了絞肉、胡椒、冰糖等食材,想要煮出印象中最好吃的魯肉飯,沒想到,外子吃了之後告訴我,「好吃是好吃,但,好像少了一味。」怎麼會這樣!我明明都老老實實地將材料加了進去,而且認真的料理了啊!為什麼還會「少一味」?這問題讓我想了好久好久。

突然,我想起媽媽曾經說過:「想做好吃的魯肉飯,佐料其實很簡單,就是加上一顆心。」一顆心?原來我一直用「心」學做魯肉飯,卻一直沒有加入期待吃的人能「感到幸福的心」,於是我重新準備了食材,這次,我沒有準備絞肉,我準備了新鮮的五花肉,一刀一刀地把它切成一條條的肉條,加入其他的食材其佐料,慢火熬煮,一邊翻動,一邊想著外子品嚐時的表情,覺得滿心甜滋滋的。

「好吃!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魯肉飯了!」外子邊吃邊愉快的說著,我真是開心極了,終於,我做出能讓心愛的人也認同的魯肉飯,過去的我,真是太小看這道料理了,原來越簡單的料理,裡面的學問就越大;經過了這一次,我一定會記得這作法,並且讓這媽媽的味道,一直傳承下去,期待有一天,我的女兒,也能煮出同樣令人幸福的魯肉飯。


三獎 (1名)                                                                                                                                        

像家人一樣陪伴我的魯肉飯
◎閻之

其實小時候我和魯肉飯很陌生。也像小時候對操海線口音的阿公陌生那樣,父親常說魯肉飯是農家的美食,水燒開,肥肉切大塊大塊下去,再加醬油滷,滷到肉都散開,中午挑到田裡面,讓勞動者就地吃得滿嘴油滋滋的,最好。

但母親不做那樣的東西。雖然也吃醬油味,但外婆做的卻是碎肉。和肉販買碎肉回來,捏成一丸一丸和醬油一起蒸,蒸好以後就可以淋在白飯吃了。碎肉是我心中屬於母親的味道,第一次發現準備時母親為了退冰在塑膠袋外面逐漸把肉壓平的樣子,才知道即使是簡單的配菜也要花工夫。由於母親口味清淡,所以沒有弄得很鹹。母親的味道就是細膩的味道。

而記憶中阿公獨居的土角厝裡,阿公身上濃厚的煙味、老人的體味和滷汁的味道參雜在屋裡瀰漫,好像來到另外一個世界,在這裡衰敗如影隨形,每次回來,那些味道和死亡的味道都更重一些,讓我只想逃離。直到阿公過世,我才開始懂得懷念這位簡樸的長者,除了每個禮拜日媳婦們回來給他準備青菜,塑膠餐桌上總是一碗魯肉飯,熱騰騰的,只有一天是涼的──那天,他昏倒了。

有很長一段時間我很怕魯汁冷掉的氣味。

考上台北市的學校,台北同學帶我吃飯,盡往賣魯肉飯和牛肉麵的地方鑽,我不禁莞爾,偏見裡,台北的食物怎麼會比台中的好吃,特別是這麼台的東西!那次,吃慣西餐、剛到異地的我雖然沒辦法分辨食物的好壞,但拖著疲憊的雙腿晃了半個中正區之後,坐下來吃一碗香噴噴的魯肉飯,的確是一個好的中場休息。
而我開始吃魯肉飯,說到底,還是因為父親的關係。開學不久,有次他到學校附近出差,回家之前和我一起午餐。那時候沒住幾天,不熟,我不知道哪裡能吃,信步走到錦州街上,父親看到鬍鬚張的招牌說吃魯肉飯吧。因為自己吃油膩會反胃的關係,我點了小碗魯肉飯和苦瓜排骨湯,爸爸則是大碗魯肉飯和貢丸湯。那是我第一次和父親在外面吃魯肉飯,看父親吃得很開心,我也很開心。我不知道父親對魯肉飯的評價,也不知道他對他小時候農家生活的評價,因為他很少說起。我只隱約覺得吃魯肉飯的時候他彷彿進入屬於他自己的世界,那世界是屬於他父親的味道嗎?我不知道。之後家人來台北看我,都說鬍鬚張連鎖店嘛比較不會吃壞肚子,於是都在那裡打發。魯肉飯儼然成為團聚的語言。

真正被魯肉飯感動是在一個冬夜,從別的學校旁聽回來,經過魯王魯肉飯被裡面溫暖的味道吸引,就自己進去吃。一個人吃飯的好處就是能專心感受食物的味道,少了同伴交談,和讀書一樣,你讀進去的是你的,你吃進去的也是你的,連阿姨送飯菜上桌的動作都看得一清二楚。冬夜裡面吃一口熱飯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了──魯汁不是淋在上頭就只留在上頭,從下面吃起,仍是滿齒留香。第一口,開胃;第二口,填飽肚子;第三口,體會餘味。我想我喜歡魯肉飯的地方就在魯汁,雖然父親說過肉太碎會讓人覺得小氣、肉太瘦就沒有飽足感,但那不是我在意的重點。我喜歡魯汁和飯合而為一的感覺,淋了魯汁以後的飯不那麼乾,有時候飯冷,熱魯汁淋下去就活起來,而魯汁豐富的餘味,因為白飯的乾淨完整突顯出來,不受其他干擾,好像兩個人盡其所能突顯對方的優點,而朋友、家人之間的相輔相成,正是我覺得世界上最美的情感。

於是,寄居台北的日子裡,晚上下課回來經過遼寧街轉角的小攤,偶爾會買一碗魯肉飯。魯肉飯就像我的家人陪伴著我,暖意從飯的上頭到下頭,然後到心底。有時候,也邊吃飯,邊懷念那張塑膠餐桌對面的老人。


佳作 (12名)                                                                                                                           

愛上廟口魯肉飯
◎夜函

結婚後,我愛上吃魯肉飯。尤其是魯汁淋在白飯上,有點鹹、又不會太鹹的味道,很適合四季吃,很入味、很開胃。

以前住南部,我沒有吃過魯肉飯。但印象中的扛棒,有看過「滷肉飯」,也見過「魯肉飯」。之後才知道它們是一樣的東西。

我們家附近有間廟,附近的一間魯肉飯稱不上道地,卻是實在的好滋味!第一次去買,是好奇!總是看到中午很多人都往那間店鑽,便驅使我嚐試吃他們的魯肉飯。

這一吃,便上癮。魯肉搭配筍子、酸菜的美妙滋味,有點像戀愛,恰到好處、一點都不突兀。那時大女兒才兩歲多,也超愛吃魯肉飯,我們幾乎天天中午到那裡報到。

價錢公道自然是我們選擇的其二原因,常常中午我和大女兒兩人就吃二十五元的魯肉飯果腹。覺得魯肉飯有足夠的熱量、蛋白質,一點都不寒酸啊!況且,何時何地都可以看見魯肉飯的存在。

只要有魯肉飯,就有幸福!我總是這樣感覺。尤其在經濟比較不寬裕的時候,魯肉飯即是我可溫飽,又可支撐體力的最佳美食。它真的是美食,只要是陪伴我度過困頓的人事物,都是美好又溫情的。

每每又肚子餓,卻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廟口的魯肉飯,它是建立我在這片陌生土地上的精神支柱。第一口魯肉飯,白白的飯配上魯汁,是濃烈的鄉愁。第二口魯肉飯,金黃筍子加酸菜,是吞進哀愁。第三口魯肉飯,魯肉加筍子配酸菜,是忘掉憂愁!

幸福在嘴裡蔓延開來,只因為它好吃、又親近、又便宜、又溫暖。就愛在嘴裡化開的幸福。


幸福的魯肉飯
◎椰子樹

小時候家境不好,媽媽煮飯時都會加蕃薯籤以增加飯量,飯桌上能有碗白米飯吃,是很幸福的事,白米飯淋上豬油再加點醬油,還有自己種的青菜,就是一餐。有時候餐桌上會出現荷包蛋,那是家裡養的老母雞幾天來下的蛋,媽媽會做成荷包蛋、菜圃蛋或是九層塔蛋。煎的香噴噴的蛋在桌上引起一陣騷動,手腳慢的只能夾到小塊的蛋。我是家裡的老么,比起哥哥姊姊們手短許多,當然只能使出我的唯一招數,賴皮的叫爸爸幫我,只見爸爸一聲吆喝,家裡的哥哥姊姊停止動作,先讓我夾好再開始。哈!選了一個最大塊的蛋,幸福的吃著我們家的山珍海味。
  
家裡養的除了雞,還有鴨和豬。鴨和豬養大後,通常是賣掉換錢,而雞則在過年過節時,宰來招待遠來的客人,或是拜拜時,宰來敬神明,只有在那時我們才有雞肉吃,那時候超喜歡過年過節或拜拜的氣氛,家家喜氣洋洋,人人和言善目,世界是如此美好。比起以前,現在的過年過節氣氛少了許多。
   
也許是營養不良吧,小時後體弱多病,讓媽媽操心不已。每次感冒發燒,媽媽帶我到隔壁城鎮楊醫生那裡看病,一想到要打針,我總是又哭又鬧的不肯去,媽媽百般安撫還是無法奏效,直到媽媽說:「妳乖乖聽話,看完醫生時,媽媽帶妳去對面菜市場吃"魯肉飯"好不好?」"魯肉飯"耶!一聽到"魯肉飯",頓時眼睛閃出亮晶晶的光芒。於是,乖乖的聽話看醫生,忍著痛含著淚甘願的打針,媽媽問我痛不痛,看在魯肉飯的份上,我說不痛不痛(其實心裡說好痛)!
  
牽著媽媽的手,走到菜市場,媽媽一一跟熟識的人問候著。那些賣菜的阿姨看到我都說我好可愛,讓我有些害羞躲在媽媽後面。走到魯肉飯的攤位前,一陣陣魯肉香飄過來,我迫不及待的拉了張椅子坐下來,等著媽媽叫上面有鋪著肉肉的飯,看著賣魯肉飯的阿嬤忙進忙出,期待著她走向我們。
  
「兩碗滷肉飯來囉!」賣滷肉飯的阿嬤端著滷肉飯,朝我們這桌走過來,看起來多麼和藹可親。媽媽看著我口水快流下來的樣子,拿了根湯匙給我,要我小心燙慢慢吃。
  
先把飯上面的肉肉撥到旁邊,滿足的吃著吸滿魯肉湯汁的飯,嘴裡滿滿的魯肉香,比起荷包蛋、菜圃蛋和九層塔蛋,更是人間美味啊!媽媽問我:「怎麼不吃肉肉呢?不喜歡吃嗎?」我說:「喜歡吃,要留到最後吃。」雖然只是小小的肉肉,但對我們來說那是多麼難得,所以要留到最後,慢慢的品嘗。嘴裡一口一口魯肉飯,心裡滿滿的幸福,好希望哥哥姊姊們都能嘗到如此幸福的美味。小小的腦袋天真的想著,能有魯肉飯吃,多打幾次針都無所謂。
  
一次又一次的受魯肉飯的誘惑,不管媽媽說什麼,只要說到"魯肉飯",我一定乖乖聽話。但是,後來並不是每一次都有魯肉飯可吃,有時候媽媽只是為了哄我才說的。而我,也甘心的一次又一次被騙,因為總有幾次是真的,那就夠了!
  
長大後,喜歡旅遊的我們,不管走到那個鄉鎮,總有人擺起魯肉飯攤,或是開店營業。市場旁、廟口、火車站前、夜市裡,只要人潮聚集的地方就有魯肉飯香。「魯肉飯」一個平價又讓人回味無窮的美食,不管科技如何進步,社會如何變遷,魯肉飯依舊有著不變的香味,在各個角落繼續飄香。
  
忍不住來上一碗魯肉飯,回憶再次浮現:在寧靜的小鎮上,有個頭髮斑白,喜歡幫人打針的楊醫生。楊醫生的診所對面,有個人情味濃厚的菜市場。菜市場裡頭,有位魯肉飯阿嬤,還有魯肉飯阿嬤用心調製的【幸福的魯肉飯】。



幸福的滋味
◎小羊咩咩~培養第二專長ing

我小時候是一個瘦弱的娃兒,母親照顧起來倍極辛苦,開始離乳之後我又是這個不吃、那個無法接受的偏食小孩,因此母親為了我的飲食真是煞費苦心。

當年住在鄉下,家裡有飼養雞鴨,所以蛋類成了生活中隨手可得的方便食品,於是母親就把蛋和五花肉魯在一起,當大家都吃得大快朵頤之時,我卻因為五花肉有「白肉」 而不敢吃 ,後來母親為了我還特別將瘦肉與白肉分開,母親原以為這樣我就可以好好進食了,沒想到我竟然覺得瘦肉「好澀」,只見母親一臉的失望,小時候的我,竟還摸不清怎麼回事。第二天,還不到平日母親備膳時間,就看見她在廚房切肉絲,切完之後又見她再剁成小塊,然後放入醬油、冰糖及香料中醃漬。

當天我們一群小孩在院子中玩著跳房子遊戲,也不知道經過多久,從廚房中傳來陣陣香氣,不覺感到肚子一陣飢餓,於是跑進廚房中問媽媽是不是可以吃飯了──那應該是我第一次對「吃飯」這件事有所期待吧!母親告知她正在魯肉、魯蛋需要再等一陣子,直到味道透了、肉質軟了才會好吃
;那一次我為了吃飯不知道進出廚房多少次,但母親總說再等等,這下子可換我失望了!感覺像等了一世紀一樣!

最後母親終於魯好了,也煮好其他菜色,於是叫我們洗手準備吃飯,忘了當天桌上還有哪些菜,只記得魯到棕色的鴨蛋切成對半露出金黃色的蛋黃,還有那香Q可口、入口即化的肉燥,完全感覺不到白肉的油膩與瘦肉的乾澀,我大口大口的吃著魯肉飯配魯蛋,母親開心的笑了,她的眼神充滿喜悅與慈祥──那是我一輩子也忘不了的幸福滋味。

長大後搬離故居來到北部工作,似乎就再也沒吃過那種懷念的口感。有一回飢腸轆轆的經過承德路一家有著大鬍子標誌的魯肉飯,櫥窗中陳列著用過多年已老舊磨損的木製飯匙,深深吸引了我的目光,於是決定在此用膳,服務人員客氣又快速的幫我點餐送餐,餐品送來時我幾乎傻眼了──對切的魯透棕色鴨蛋露出金黃色的蛋黃,香Q軟嫩而不膩的魯肉淋在熱騰騰的白飯上------這不就是我懷念的幸福滋味嗎?就在那一家鬍鬚張,我找到了失落多年的記憶──這一餐讓我吃得好滿足、好開心。



魯肉飯
◎哈囉黑肥

身為一個在外地讀書的大學生,每天一定會遇到的問題就是「等等要吃什麼?」。而每當我不知道要吃什麼的時候,我就會去買碗魯肉飯。我真的很喜歡吃魯肉飯,而且也很講究,只要去到一家第一次進去的小吃店,我一定會最先點魯肉飯來吃看看,一碗魯肉飯的好吃與否,就會成為我對那家店的印象評價。

小時候我家住在很鄉下的地方,附近沒有任何小吃部餐飲店,連買菜也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所以我媽常常會直接煮ㄧ些ㄧ大鍋的料理,放冰箱可以吃兩三天的那種,像是燉豬肉或是滷豬腳之類的。其中我最喜歡吃的就是我媽煮的魯肉飯。我媽以前常說,要餵飽我很容易,只要煮ㄧ大鍋魯肉,然後每餐煮個米,這樣就能讓我吃好幾餐了。這不是開玩笑,那時候我媽如果煮了一大鍋魯肉,我的食量就會比平常還大,就算沒有其他的配菜,我也能一碗接著一碗地吃,午餐吃完期待晚餐,晚餐吃完再期待隔天早餐,現在當我跟朋友說起小時候有時早餐都會吃魯肉飯,大家都不太相信的樣子。

高中我就離鄉背井到大都市讀書了。去到都市裡,我還是一樣時常吃魯肉飯,但是不管是哪一家魯肉飯,即使是非常餓的時候,我也沒有辦法像在家裡那樣一碗接著一碗地嗑,有些雖然好吃,但是吃太多卻會覺得太油或太膩,似乎沒有任何一家的魯肉飯能比得上我媽煮的。我媽煮的魯肉飯有一個最大的特色,那就是她會放「蔥」。我媽說放蔥的話吃起來比較爽口健康,拌飯的時候也不用怕加太多,因為加得再多都不會覺得太油或是太鹹。我在外地的時候曾經每餐到處騎車找尋會加蔥的魯肉飯,但是就是找不到。之後我問她為什麼她會想到要在魯肉裡加蔥這種煮法?她說那是我奶奶,也就是她的媽媽傳給她的。我想起,沒錯,奶奶煮的魯肉飯也是放蔥的,於是我又再問:「那奶奶怎麼知道要放蔥的?」她說好像是她的奶奶傳下來的。我聽了覺得很奇妙,就像是看武俠小說裡那些大宅戶都有什麼家傳的寶劍或是祖傳秘方ㄧ樣,原來我家也有祖傳秘方。而我也學會了這個祖傳秘方,將來我要煮給我的兒女吃,也要傳給她們讓我的孫子孫女也能吃到,然後一直傳下去。

常常聽電視廣告上或是別人在說「媽媽的味道」,但是離開家到外地唸書後我才真正體會到什麼是「媽媽的味道」。朋友們花二十元買一碗魯肉飯是為了填飽肚子,而我覺得我花二十元買的卻是回憶。每次吃起魯肉飯,我就會想起我拿著大碗公站在廚房門口看媽媽做菜,想起媽媽嘮叨我吃飽就好別吃太撐,想起媽媽忙的時候獨自去把魯肉煮熱,想起一大早起床就期待聞到香噴噴的隔夜魯肉。其實我媽不太喜歡油膩,不愛做菜,但是以前因為住在鄉下,加上她總覺得外面的東西都不健康,每餐都還是堅持親自下廚。現在我要大四了,自己在外租房子,媽媽三天兩頭就會打來嘮叨,念的都是同樣那些「什麼時候要回家?」、「最近身體有沒有不舒服?」、「有沒有吃飽?」、「有沒有吃青菜水果?」、「吃剛好就好別吃太撐。」等等的,有時我會覺得很煩,不過腦海中一浮現小時候她在小小悶熱的廚房裡圍著圍裙辛苦做菜的身影,心情就會變得很愉快,愉快到想開心地笑出來,感謝她能夠把我養到這麼大隻。

算算從剛上高中到現在,總共離鄉背井六年了,因為離家遠,回家的次數是越來越少。不過只要有機會回家的時候,我就會趕快打電話給跟我媽講,她總是會問我這趟回家想吃什麼,好讓她去市場大採購。

而我ㄧ定會先說:
「我想吃媽煮的滷肉飯。」



魯肉飯的幸福滋味
◎壬申

夏末秋初的午後,原本只是想散散心而外出走走,卻因為突然的一場傾盆大雨,只能悻悻然的躲在屋簷下,看著撐著傘的人群匆匆忙忙的經過,留下一地由水堆積而成的雜亂鞋印,溼氣很重,心情很悶,只有一個人的生活雖然自由卻也無比的寂寞。
   
在心底罵了忘了帶雨傘出門的自己,無聊的數著街上往來的人群,一邊思索著接下來要到哪裡去,一陣誘人的香味就這麼打亂我的思緒,是甚麼食物有著這麼吸引人的味道呢?我循著香味,一步步來到了店門口,啊,原來是魯肉飯。
   
說起來,也有好一陣子沒吃到魯肉飯了,那甜膩帶點肉汁的香氣勾起了我的回憶,懷念的感覺油然而生,我毫不猶豫的就踏進店裡,點了一碗魯肉飯。
   
魯肉飯上桌那刻,撲鼻而來的肉汁香味更是濃郁,令人不禁垂涎三尺。切塊狀的魯肉,瘦肥相雜,肥的魯得恰到好處,滑順有彈性,入口即化不油膩,瘦肉也毫不遜色,每口都能嚼出香濃的滷汁甜味。魯肉不多不少,恰好撲滿,魯肉汁均勻的沾附在飯上,閃著晶瑩的油光,米粒柔軟不失嚼勁,每口都飽含著令人懷念的幸福滋味,最後配著酸酸甜甜的醬菜一起吃,醬菜酸更能凸顯魯汁的香甜,孤單的感覺立即被魯肉飯的溫暖填滿。
   
望著碗底殘存著一點深褐色的醬汁,我打了一個飽嗝,吃完後口齒仍然留著魯肉香,湯汁融入了豬肉的脂肪,帶一點黏性,吃飽後,上下嘴唇會像是裝了磁鐵般黏在一起,這點也十足的令人懷念。
   
這些讓我想起小時候我很喜歡吃魯肉飯,所以幾乎每個周末我們全家人都會一起去吃魯肉飯,一邊吃,一邊聊著這星期發生的事等等,吃魯肉飯的時光變成全家談心的重要時光。現在外外讀書,也不知道多久能回去一次,每周的魯肉飯聚會也好久沒辦了,有多久沒有嚐到魯肉飯的滋味了呢?
   
起身走出店外,外頭雨有漸緩的趨勢,應該就快停了吧。
   
這星期回家一趟吧,跟家人一起吃魯肉飯,或許又別有一番風味呢!



難忘的幸福滋味
◎山艾

我的父親生性開朗、樂觀,每當遇到逆境時,往往用積極、正面的態度去面對。給我們兒女的啟示是:人生有追求幸福的權利與能力。晚年時,更常以南非總統曼德拉的名言:「我是我命運的主人,我是我心靈的元帥。」來激勵兒孫們。
  
自從我出嫁後,體貼的父親怕打擾我的小家庭,爸爸節時,都叫我留在夫家替公公過。我們只好提前或延後替父親過爸爸節。父親最愛吃慈祥的母親特別用心烹煮的魯肉飯。每當那一碗熱騰騰的魯肉飯端上桌時,父親陽光的臉上,總流露出好幸福的表情,直誇:「真是人間美味阿!」
  
每當我們過生日時,下班回家,夜色中,遠遠的總見父親早已在家門口等候。他手中一定提著母親準備給兒孫的傳家寶- 一鍋熱騰騰的魯肉飯外加滷排骨、滷豬腳、滷豆乾跟一鍋香甜鮮嫩的烏骨雞湯,當我們遇見挫折時,每憶及此景,我們心中總是充滿了幸福感。
  
數年前母親往生後,父親孤單一人,鬱悶了許久,我們大家十分心疼父親,但又很無奈。直到某天,父親在電話中開心的大嚷:「你們快來,我找到了一家非常棒的餐廳!有你們媽媽的味道喔!」我們立即趕去和父親會合,才知是一家有黃色溫暖招牌,招牌上有一位棕色鬍子的慈藹老爺爺的餐廳。
  
我們全家都很喜歡吃這家有媽媽味道餐廳的魯肉飯,看見父親久違許久的幸福表情,我想這家餐廳一定是勾起了父親對已逝愛妻的懷念吧!
  
自從發現這家幸福料理後,父親常常呼朋引伴,招待好友前往聚餐,他還常說:「好東西要與好朋友分享!」時間久了,他竟暱稱這家幸福料理店是他的小老婆哩!看見父親走出憂鬱、陰霾,重拾歡顏,我們全家打從心底由衷感激這家幸福料理店。
  
前年父親生日時,我們又在這家幸福料理店聚餐,但因父親膽固醇過高,父親只能吃白飯、清燙青菜外加菜頭清湯,我們依舊點了滿滿一桌,大快朵頤,席間,父親興致高昂,談及年輕往事給孫子們分享說:「民國三十二年的台灣,父親當年十四歲,被日本徵兵到大陸作戰,遠征大江南北。兩年後,抗日戰爭勝利,父親淪為戰俘,受大陸當地貴人相助,始得返台。家人恐懼父親再被徵召,只得叫父親遠避海上討生活。其實父親生性怕水,可是為了一家人的溫飽,只好鼓起勇氣,在驚濤駭浪中努力工作,一輩子漂泊於海上,從最基層的船員做起,到當船長才退休。」我看著孫兒輩們專心的聽外公講古,讓他們知道不只是陸地上有路,海上也有路的航船經驗,父親並告訴孫兒們即時助人的美德。在祖孫甜蜜的互動中,儲存了幸福,也體會了代代傳承的美。我們十分享受這份幸福的時光。但沒料到這卻是父親與我們最後的一次歡聚。
  
如今,每當家族聚會,我們大家已有共識,堅持選擇讓父親晚年重拾歡樂陪伴父親一生最後一段美好旅程的幸福料理店。不知已在天堂的父親跟母親知不知道這群兒孫們邊啖著我們大家最愛的魯肉飯,邊在懷念他們兩位慈祥的老人家呢?


古早味的聖誕節大餐
◎valonia

那年年終,公司上下以百米賽之最後衝刺速度,沒天沒夜地趕進度,好讓合作廠商的老外能回家過聖誕節。

城裡四處立上超大棵聖誕樹、雪景,擺上聖誕老公公和他的紅衣、紅帽,還有麋鹿和雪橇好通知大家耶誕節要到了,連百貨公司也推出年終大折扣,但這一切看在我們眼裡卻是倍感壓力,時間緊迫!

平安夜前一晚,老外心滿意足地回家過節了,而辦公室裡一群人累到趴,著實忘了公司外不遠處那棟新落成的摩天大樓要舉辦煙火秀,發現時外頭已聚滿了人潮。

今晚,我們也來看煙火吧!

忘了是誰提議的,放下手邊工作,被操瘦的男士們還是勇猛地把桌椅搬到頂樓,並派了兩個七年級妹妹去買食。

原以為七年級妹妹會帶回看到會怕的便當,或者是披薩、漢堡、薯條、可樂等符合她們年齡的餐點,萬萬沒想到,她們帶回了一碗碗的魯肉飯、筍絲、滷冬瓜、黑白切和金針排骨、苦瓜燉湯,教辦公室裡的五、六年級生頓時百感交集,感動得眼噙淚光。

總是這樣的,很累很累時想念的是溫暖味,很遠很遠時想念的是熟悉味,很亂很亂時想的是古早味,而那些味其實都是從小習慣的家鄉味,特別對北上打拼的我們來說,在這充滿過節氣氛裡能來碗魯肉飯真的有滿足到心坎了。

手捧魯肉飯的同時,也開啟了每個人的記憶,一夥人開始聊著關於魯肉飯的三兩事。
來自高雄Mandy說來台北前她只吃過肉燥配飯,家在彰化的Jeff也說母親較常準備的是肉豉,住新竹的Vicky最期待魯肉飯上那片黃蘿蔔,而出生宜蘭、從小住台中、在屏東就學、台東服役、最後定居台北的Kevin,在繞了台灣一圈後發現了魯肉的進化,從使用切剩的肉碎,到沒有脂肪的瘦肉,再往講究肥瘦三七比的五花,也從剁得碎爛吃不到口感,到切絲、切小塊,滷到晶瑩入味的精緻,而這似乎也是物質生活逐漸變佳的反應。

五年級的男主管迅速地扒飯,最後再留一口和著魯肉一起吃;六年級的女同事則是在動口前就先把米飯和魯肉充份拌勻,細嚼慢嚥;七年級的妹妹湯匙一到手直接一舀,大口大口送入嘴巴,至於沒拌到滷汁的米飯,索性就不吃了。從不同年級享受魯肉飯的過程,我看了世代的差異,也不住擔心豐饒生活演進到了最後,不小心會變成浪費。

望了大樓下人群,看著遠處炫爛煙火,聽著彼此呼吸聲,在異鄉打拼的遊子嘴裡是再熟悉不過的拌著滷汁的米飯,不同的是老闆在滷汁裡多放了甘草、八角,以甘甜慰藉我們的辛勞。



魯肉飯的幸福滋味
◎Binnie~~一個人的旅行

自從父母結婚後,父親離開他常年居住的樹林老家,搬到我從小到大成長的居所 - 三重,跟母親一同成家立業,每逢假期 ( 那時還沒周休二日 ) ,全家人總會坐上小客車返回樹林,跟阿公、阿媽一起住過個夜,陪伴二老,再返回三重。
      
阿公跟阿媽從公賣局退休後,就開個金紙店,在店裡賣拜神、拜祖先的金紙、金爐、線香,我總是喜歡拿著雞毛撢子,把金紙放在桌上後留下的紙屑、紙灰撢掉,讓做生意的桌子乾乾淨淨,有時還跟著阿公坐火車、公車到迪化街、艋舺批貨,批貨完,阿公會帶我去賣日本商品的店家買糖果,也會買魚卵伴手禮和吃蚵仔煎,記得那時超高興的呢!阿公、阿媽是節儉的人,但他們會捨得用最好的東西,只要我跌倒撞到,阿媽就會拿出藥膏幫我擦,說這是日本製的 ( 台語 ) ,阿公跟阿媽懂日文,曾受日本式教育,當時日本貨大家覺得是最好的。
      
阿公家與金紙店,就在樹林火車站前那最繁榮的街道旁,那街道是個老街,街上的屋子經歷民初、日治時期,留著古老樸實的模樣,早上那裡是賣菜的市集,晚上化身夜市,在娛樂場所、活動不發達的年代,我們家中的小孩子們,總是不缺玩樂的東西,我跟哥哥、妹妹時常到旁邊的柑仔店買吹泡泡的玩具、 尪仔標 ,或到 10 元商品店買骰子、粉筆來玩跳格子,有時中午過後,太陽落山前,菜販、賣魚的休息去,有人會在地上擺陶瓷,從前到後、從小到大,模樣有西洋娃娃、各種動物如魚、龍、雞、牛等十二生肖,每次花 10 元就可以換到許多圈圈來套那些陶瓷,這也就是夜市中常出現的套圈圈遊戲,玩法沒有不同,只是花 10 元就可以換很多竹製圈圈,加上他們就擺在金紙店前的空地,所以我們這些小孩就成大戶,阿公阿媽家的櫃子也就擺滿我們小孩子的戰利品了,雖然阿媽時常說這是亂花錢,但還是拿錢給我們去玩。
       
阿公、阿媽與阿姨輪流顧金紙店,我們待在店內玩,到了吃飯時就會被叫回家吃,小時的我喜歡吃菜瓜湯,大概是味道不錯又很好吞吧!家中餐桌是木製,可以弄成圓形餐桌,也可把四邊放下成方形,這桌的樣式在鄉土劇常出現。我添飯後,阿公跟阿媽會不時的夾菜放在我碗上,說這好吃,阿公跟阿媽家的魯肉,通常都是滷一大鍋,肥瘦都有,而且每塊都很大,放在飯上,加點滷肉的汁,就是好吃的魯肉飯 , 我很喜歡 阿公滷的魯肉,不管夾給我多少塊,每次我都把碗內吃的乾淨 。 阿公跟阿媽各有雙巧手,喜歡自己煮東西吃,小時候覺得,阿公家只有阿公、阿媽、阿姨、跟阿姨的媽在,每餐的桌上卻為什麼都擺放滿滿的菜,好像是剛拜拜完、或是辦桌,反正每次回去阿公家,都會胖個幾公斤,甚至,他們也會自製雞卷、肉羹,在金紙店賣。
     
吃完晚餐,我又會回到 金紙店去,我常把店內的藤椅搬到店前,坐在藤椅上吹涼風、看星空,店前空地也是夜市的一部份,有人擺起衣服販賣,賣衣服的老闆喜歡在店裡跟阿公、阿媽聊天,有客人出現,他再過去招呼,阿公、阿媽認識的老朋友,也常來店裡公關,濃濃人情味的氛圍,在夜市人生中常上演。
       
隨著我上國、高中 ,因課業沉重天天都有考不完的試,較少回 阿公、阿媽家去, 樹林 老街也慢慢改變,樹林火車站變成新式火車站;老街拓寬讓阿公、阿媽家的餐廳消失,樸拙有歷史的牆面都打掉了;原為 1 層樓的金紙店也轉眼蓋為電梯大廈,雖然街上仍有市集、夜市,但我所記得、懷念的角落都消失殆盡了。
      
上大學時,阿媽突然發生意外而過世,中風的阿公也離我而去,失去了兩個深愛我的人,讓我難過也學會堅強, 上大學後我常 悔恨自己以前為什麼沒多陪陪他們,現在有時間陪伴了,他們卻都不健康、健在了 。
       
「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失去後才懂得珍惜,現在只要母親滷一大鍋魯肉,都讓我想起小時候在阿公、阿媽家吃的魯肉飯 ,能吃到愛你的人、你愛的人做的料理,那是世上最珍貴的幸福滋味 。



魯肉飯計畫
◎柯柯

這次行動準備的怎麼樣,
準備了差不多,
客人讓我準備一下待會向你報告,
今天帶頭是魯肉飯第一把交椅,
帶皮的五花肉老大
為了配合行動,

五花肉老大已先除毛,
保證不會讓行動過程中,
吃起來有毛毛的感覺,
五花肉老大的獨門絕招是,
把自已變成一塊一塊細丁,
行動開始時,吃起來口感是扎實又香嫩,
吃起來會QQ的,
而其它五路弟兄姊妹也齊聚準備好行動,
分別是油蔥酥帶了一碗的兄弟、蒜頭帶了五、六弟兄、
醬東瓜帶了半碗切碎的兄弟、醬油約兩碗兄弟、
薑片約1、2片小弟、米酒兄約1、2大匙、
咖哩粉約1小匙女孩及黃蘿蔔女孩1至2個,
這次的動員保證讓客人相當喜愛。
而這次行動佈署
先讓老大細丁的五花肉用水燙過,
水、薑兄弟及米酒兄再水滾後伺機加入,
並以小火煮成濃香的湯汁。
旁邊小鍋同時行動,蒜頭兄弟先切成細末用小火炒香時,
咖哩粉女孩下鍋幫忙加味,
時機一到即把兄妹兩立即與五花肉老大會合,
趁五花肉大哥還在談判溫熱未全熟時,
加入油蔥酥及醬瓜兄弟一同會合,
之後醬油弟兄們將五花肉老大周圍以狙擊手團團圍住淋上蓋住鍋蓋,
讓老大在談判過程中味道不會流失,
等談判完成滾伴後,
關上房門蓋上鍋蓋及熄滅爐火,
讓大夥充分休息以方便吸收醬汁融合,
整個計畫大致佈局如此,
明天一早即可行動。
想不到這次計畫如此周詳,
不枉費讓我以小成本顧用你們做大事 謝謝。

爸 這就是魯肉飯的計畫嗎?
爸爸哈哈笑:現在知道魯肉飯行動的厲害吧
充滿閃耀眼神的孩子:難怪每次爸跟媽一起計畫的魯肉飯這麼好吃
爸無奈的乾笑:呵………你說爸是五花肉老大
小孩好奇指著爸爸:呵……爸的肚子很像
爸再次攤手的說:走吧!去吃爸與媽媽聯手計畫香噴噴的魯肉飯

這是兒時爸爸愛講魯肉飯的故事,每次想起不由得呵呵的笑了出來,
或許屬於我們家魯肉飯故事將一代傳一代下去,而魯肉飯的美味也將一味傳一味下去,讓家的味道一直一直傳下去。

魯肉飯讓人充滿的回憶與安心 有你真好



養大子孫的魯肉飯
◎月果

也許是吃慣了家傳的魯肉飯,我們一家老老少少都不喜歡吃外面的魯肉飯,總覺得別人煮的放了太多糖、太甜。

媽媽是個烹飪很有創意的人。她通常會買三層的豬肉回家自己剁碎〈啊!剁!剁!剁!好熟悉的聲音〉,除了基本的調味之外,她的滷肉不放糖,而是放一些洋蔥來增加一點甜味,她也放整粒的蒜頭、切成小塊的馬鈴薯和一點米酒,然後敖煮幾個小時。

記得唸書時帶鐵的便當盒,中午打開蒸過的便當,魯肉碎將白飯蓋滿一半,撥開蒸黃了的青菜,下面的白飯也暈上魯肉的汁,我就將不喜歡的青菜塞進飯裏,以為這樣可以讓青菜沾上肉汁會比較好吃。雖然魯肉飯有鐵飯盒的味道,在那飢腸轆轆的中午,還是能吃得津津有味,連睡午覺起來後,仍齒頰留香,再打個有魯肉香味的飽咯,真是幸福啊!

如今,只要我和妹妹都帶著小孩回娘家,加上大哥的小孩,一共有八個孫輩,媽媽一定會先煮好一大鍋原汁原味的魯肉,還有兩大電鍋的白飯。我們讓小朋友先吃,那些嘰哩呱啦的〝小鳥〞們等不及要去舀熱騰騰的魯肉,我們這些〝老鳥〞就邊替他們添飯,邊喊叫要他們小心別燙到手。一時,魯肉的香味和熱鬧喧嘩聲,形成了快樂的節奏。

等到〝小鳥〞都餵飽了,我們〝老鳥〞們才坐下來吃飯。〝老鳥〞沒有搶著要盡快吃魯肉飯,可是肚子早就因為肉的香味而嘰哩呱啦叫了。也許魯肉飯是銜接童年的滋味,我們老是會將話題扯到小時候的事情上。平常能夠如此全家聚在一起的機會並不多,魯肉飯似乎將這種〝一家親〞的感覺煮出了味道。

媽媽老是保證在全家老老小小都吃過後,還有剩下的魯肉讓我和妹妹能夠分別帶回自己的家去冷凍起來慢慢吃。

我和妹妹都曾經向媽媽討教如何做魯肉,可是,卻從來沒有自己動手做過家傳的,老是依賴著媽媽做給我們吃,然後藉口說我們自己做的小孩都不喜歡吃。

「算了吧!你們做那麼一點點,煮不出香味,我煮給你們吃比較快了吧!」媽媽從來不嫌麻煩,她反而煮得很高興,尤其看到全家都陶醉其中,她有說不出的開心。

「沒辦法!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媽媽無奈又得意地說。

老實說,只要桌上放了一鍋的魯肉,每個人的眼睛就像探照燈一樣直射著它,其他的菜都立即黯淡無光,退位成配角,甚至背景。雖然為了身體健康,要少吃油膩的東西,我們還是喜歡看到魯肉上面浮著厚厚一層油;喜歡在撈到寶〈整顆蒜粒〉時歡呼;喜歡在撈到八角時被人取笑;喜歡批評無懈可擊的魯肉;更喜歡看到每個人飽足之後,嘴上還泛著油光......

魯肉飯只是一道非常鄉土、非常謙卑〈以現在的生活水準來說〉,幾乎可說在餐館裏上不了檯面的菜,不會出現在有〝星級〞的餐廳裏,也不會被大人物拿出來誇讚,可是,它在我們家可以被膜拜、被諂媚、被炫耀,吃它的時候,還要恭恭敬敬,雙手托著它呢!



我從不在外面點魯肉飯
◎re

慢慢熬製,從原本一鍋醬色燉成一片閃著光芒撲鼻香味。

我從不在外面點魯肉飯!

從飯鍋裡盛上一碗白飯,節省的媽媽總會將前幾天的剩飯倒進電鍋裡一同蒸著,過硬的米飯膠著在碗口邊硬著像餐廳櫥窗展示的假模型。我總跳過那一部分,盛上一碗新蒸煮的白飯,慢慢持起湯匙豪氣的將那魯肉淋在飯上,一圈圈的將白色米飯帶上金黃色澤,將嘴就碗的扒了起來,沒有細緻的味道,只是在熱騰騰的白飯中,增添了帶點甜鹹的碎肉,卻讓挑食不愛吃肉的我吃上兩三碗以上。

我從不在外面點魯肉飯!

那大豆製作出醬油的鹹味蔓延著,是媽媽在廚房裡,因為夏季炎熱所低下的汗水,鹹著膩在回憶裡;那大豆製成的味增香味撲香著,是爸爸獨家秘方,偶然會因為太隨性而水準不一。一碗魯肉飯,是我還摸不到餐桌,要顛起腳尖才勾的上椅腳的時光,對我是每餐飯的最期待,卻不知這是父母省錢祕方,簡單的食材稍微的調味,不需花大錢,一鍋燉著嚐得到肉香也食到肉味,隨興丟下水煮蛋海帶豆腐,又是小孩最下飯的配菜,媽媽佝著背坐著簡單手工的年代,那碗魯肉飯對我卻一點都不簡單。

「一碗魯肉飯!」桌邊送來的魯肉飯就這樣送上我面前。在繁鬧的台北市,父母佝僂的身驅開始因為淚水在我眼前模糊,以為不去觸動對魯肉飯的味覺就不會忘記,其實只是怕物質逐漸豐足的我,會忘記那擴散在嘴巴裡鹹味所慢慢蕩漾出的笑容,最美的弧線只因為這最簡單的美味--魯肉飯。


那-幸福的魯肉飯
◎迷糊女孩

高職畢業前,因為那一年的成績不理想,很認命的知道自己可能沒有升學的機會
了,所以在畢業前有些公司來學校找作業員的時侯,想要提早找到工作的機會於是前去報名,沒想到兩家都上了,很高興的跟媽媽說我找到工作了,但是要去新竹工作,沒想到媽媽卻對我說:「女兒啊!雖然我們家的經濟不是很好,可是妳是念書的料子,雖然這一次的成績不是很理想,但是我希望妳能夠再升學,這樣以後出社會也比較好找到工作,不用再和我一樣賺這個辛苦錢了。」
      
我的媽媽是一個中度肢障的人,所以能做的工作有限,但是她卻一個人獨自養大我和弟弟兩個人還擔起一家子的生活,真的很偉大,因此身為長女的我,在那一年得知成績不理想時無法念國立大學時就下定決心找一份工作,好減輕媽媽的負擔時,沒想到我的媽媽卻鼓勵我升學。
      
媽媽都是去找臨時工等的工作來做,所以我們在做完作業後總是會幫媽媽的忙,有時一幫忙都是到半夜了,但是我們卻不覺得累,畢竟這個家是大家的,就該一起賺錢,不該讓媽媽一個人那麼辛苦,所以我很努力的念書,希望將來可以給媽媽好日子過。因為工作的關係,媽媽無法煮三餐給我們吃,但是她都會魯一鍋肉燥在電鍋裡讓我們下課後回來有食物吃,不用說看著其他小孩在放學時有零用錢可以買點心吃,我們卻只是乾瞪眼的份,因為家裡有一鍋媽媽很用心魯的肉燥在等在我們。
      
在放學後吃上一碗小小的魯肉飯讓我們總是無時無刻可以吃到有媽媽味道的一道簡單的料理,但是現在卻無法再嚐到了,因為我的媽媽在二年前因為心肌梗塞過世了無法再吃到那幸福的魯肉飯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4265265
 回應文章
不好意思,真的貼錯了
    回應給: 閻之(suzy0923) 推薦1


rainstrea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摩登莎拉

Dear 閻之

你是第三名沒錯

是我這邊貼錯文章了

剛已更正囉

謝謝你來跟我們說喔

聯合文學 敬上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4266971
請問
    回應給: rainstream(rainstream) 推薦0


suzy0923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不好意思 我是閻之 在得獎名單那裡看到我的名字 不過卻沒看到"像家人一樣陪伴我的魯肉飯"在這裡 不知道三獎是否誤植還是這裡陳列的文章漏了?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