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小市民】網路活動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2010文學小市民得獎作品(市長特別獎和市長獎)
 瀏覽1,357|回應1推薦9

queen780318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9)

雁雁兒
ian≈ 這就是我們的生活 ≈
喆林
成碧
^^亞莎崎|旅遊作家、專題講師
魯夫 :)
「susu」
嵩麟淵明
浣心

2010文學小市民得獎作品

市長特別獎(1名):

 

公眾病態
啾啾啾

一、剪紙表演

像這樣,你說
指尖如舞動的蛇
白紙甜言蜜語吞吐舌信
掠過真相再
一路駛過日子與樹林
於是剪影

我們忙著安慰或鼓掌
如果誰看見窗影
或一座嗜血的樹林
有些



二、誤會

釣線將斷裂
魚未上勾已等不及殘暴的水位
湖心狠狠皺眉
妳起身而什麼出嘴
這句 卻
翻騰
向更漆黑的霧/誤夜

我們務必開往邊界
在芒草叢終於破碎的擁抱
縫合眼淚


三、SOCIAL

小洋裝
唇微張
她說的是寓言或詩
舌尖的馬丁尼
一切模糊
人們走著笑著
禮儀翹著腳翹著高鼻子
於這華麗的廢墟
有水泥與許願池棲息

池水清澈
而混濁如上帝的鼻涕

市長獎(3名):

 

驚夢
openothers

故事場景設定在一個快要下雨的午後,其實你已經無法確定有沒有下過雨。從退伍之後就持續失業到現在已經大半年的時間過去,鎮日背著一只舊背包遊走街上,裡頭塞著幾本沒看完的小說和一張皺的可以的履歷表。目前履歷表是唯一還能夠提醒那些你曾努力的無用興趣們遊戲人間下場是如何悲慘。在包包的更裡層還放著幾日前剛配好的新眼鏡,你無論如何也不肯願在人前戴上他。
你已經習慣舊世界的事物,早已想不起距離上一次清楚看見世界是什麼時候。上一副眼鏡陪了你快六年,鏡架四處掉漆,得了白瘢病般東禿一塊,西禿一塊的,上頭的鏡片也脫模的一蹋糊塗。大學四年再加上莽莽撞撞的當兵時期,伴隨成長交錯的磨痕讓你越來越無法理解你所見的事物真偽;是該繼續眼見為憑,還是都該暗自吞入肚子塞回眼眶不該相信。
模糊陰天,這就是你的新世界。他們說沒有神,只有神經病的存在,看清楚,你就是逐漸成為那個樣子的人。有人站在前頭指著你的鼻子說道。你片刻間無法立即理會他話中的涵義為何,甚至認為那個人所指著的不是自己,對,不是自己,我怎麼可能會是神經病,不可能嘛。這是場醒不過來的幻覺,你邊想通邊雀躍的搗著頭。
回想這陣子迎面接受的冷言冷語冷春風,張開剪刀沿著臉皮細細鉸開你不想被人碰觸的不堪,看著他們說話的方式讓你想起池裡搶著被餵食的鯉魚們,你抓著口袋皺著眉頭拿不出他們想要的飼料,臉上羞愧的泛紅。讓你開始拒絕與身邊友人連繫。
來,來吧,讓我繼續聽你說。有熟悉聲音響起,但你想不起那身影像誰後逐漸淡去。
能說話傾心的對象日漸縮減為需要加以列管的保育類動物,你不忍獵殺他們卻一一反撲於你;逐漸不說話的時陣跟夏日午後雷雨一樣頻繁,縱然有也是幾句必須滴滴答答地社交性問答。
「排骨便當一個不要加飯不要辣不要切,滴滴答答。謝謝。」
站在遮雨棚外撐起雨傘,低頭拿出零錢接過便當和最長的滴滴答答沉默以對。
你在路旁與便當互相分享著體溫,收起雨傘,突然覺得有點冷。走過玻璃櫥窗看見臉頰被凍的有些紅,一只未熟透果子,卻已經提早發出腐爛的香氣。
你看著陰陰天空不知道還不會下雨,不知怎地接著想起過往曾經一起撐過傘的那些人。各自找到庇護之後就很有默契地原地鳥獸散開,不見蹤影。你需要一個可以遮蔽容納自己的一方天地,你心底暗自安慰著自己這些無法與他人分享的陰鬱情結很快會有出口。
為迎合社會性,你逐漸習慣性地躲避白天的樣貌,窩在全天營業的小店,享受與被閱讀者的背景巧妙地融合在一起。眼睛假裝盯著書,餘光卻四處掃射,只求不要被人發現你尷尬的卡在某個角落不得動彈,或是早在被熟識的朋友發現前,及早爭取摀臉逃離羞愧現場的片刻時間。
揉著眼,一貫保持剛睡醒的狀態。抬頭看見天空又開始下雨了,睜眼看著雨水沿著屋簷滴滴答答滲入地表,又完美的達成一次水的輪迴,眼下的你卻無處可走,不知下一步該向左向又或者乾脆學著倒退嚕步伐搖搖晃晃前進,是矛盾與自我掙扎的輪迴。想愛上層樓的人便隨他更上層樓,反正摔下又是另一番風景。
掩著傷口,你早已習慣那樣無可言喻的痛楚,藏在層層包裹的衣服底下,每人都有一道瘡口等著動物性的自我痊癒。
路旁木棉悄然開放,行人經過原是沒什麼注意的,誰也沒時間多看天空一眼,直到落了一地才肯抬頭看著上頭發生究竟發生何事。你揀起一朵肥厚卻被車輾去半邊的殘花,靜靜放在停靠在一旁的車上。
不遠處人潮洶湧,你只想擠到前頭看個究竟,一手護著包包像尾魚似的游過人潮,異鄉的神衹在此大規模地落地生根,幾百年來已繁衍無數魂靈。大規模的鼓車隊、繡旗、神偶,紛紛從你面前而過,你注視著下方的孔洞裡頭的人是如何面無表情,衣著華美神偶晃擺的雙手彷彿是他延展的上肢,想抓住什麼卻什麼都抓不著,徒留兩道水袖在那晃啊晃。
雨水順著祂的臉頰落下,啊,他哭了。你想。原來神也是會哭泣的。你把所有的眼淚都交付予祂。乖哦,不哭,你在心底說著。雨卻的越下越大。
前頭的執事人員突然大聲嚷著,鑽轎底的人趕快排成一路,你頓了頓才回神過來,民眾聞聲早已爭先恐後的搶成一列,你順從的跪倒在地,俯首稱臣。當黑影上將壟罩在你頭上時,眼皮卻突然沉重起來,你微微抬頭看著眼前的人們此時都安靜的如溪流一般,動也不動的蜿蜒著,彷彿都將沉入安靜的海潮。你此刻相信有神的存在,我們都是祂的河海流域,轎身一過便安瀾鎮濤,你想就此安心睡去,這都是夢,不被打擾。
陣陣鞭炮聲卻在耳旁炸起。

 

一天
N

他看到一隻鳥,倒在上山的路上,突然的從空中筆直摔落,頭朝地脖子像被折斷般的歪向一旁,大概剛死不久,羽毛光鮮亮麗,還閃著光澤,翠綠色和青藍色,大大的羽翼展開撲在路面,身體圓滾滾的,就像還有生命那樣鼓脹著胸膛。可是他的眼睛,他的眼睛說明他已經死了,與身體相比小小的頭鑲在頸上歪向一邊,只看的到側臉,圓圓的眼睛沒有眼白,全是黑和灰,像顆玻璃球把整個宇宙裝在裡面,就是無盡的深和黑,大概最後一點生命也驚恐的縮到最深處不見了,空洞洞的朝天空望,也沒有看什麼,看不見了,只是最後是朝著那個方向所以看其來是朝天空望的。黑色眼珠旁邊是一圈灰,宇宙就嵌在裡面,小小的無限深邃。如果那是一個人,可以這樣視而不見的騎過去嗎?在騎一段,前面是進行很久的路面和電塔整修,一隻舊布手套掉在地上,這是預兆吧?再也沒藉口就這樣過去了,撿起地上的手套,他是遺落在那很久的,在路面鋪上柏油未壓平之前,輾壓機走過了,留下一個手印。上面滿是灰塵,拿起來打打,還是很完好的。騎回剛剛的地方,小鳥仍躺在那裡,撿了幾片草叢裡枯黃硬脆的落葉,走向他,看著他的眼睛實在太令人害怕,想起昨天還以有趣的心態跟蹤一隻鴿子,一對夫婦騎野狼從旁經過,大概是剛工作完吧,太太還帶著斗笠與包巾,她說了句:「是什麼東西掉了?」後近一看,就唉的叫一聲迅速騎走,一個清湯掛麵的大學生在一隻鳥的屍體旁手帶著工用麻布手套,畫面大概很是嚇人的吧。只敢拿了片葉子蓋在他的頭上,他的身體還是柔軟的。轉身走回機車,又好幾輛摩托車飛馳而過,他又驚恐的望著天了。旁邊全是芒果樹,在前面一點是整修工程,後面是一座橋架在河上,他就這樣尷尬的倒在中間。自認無力了,往回騎向派出所,山下兩旁都是稻田,種著一排櫻花樹正盛開,有三兩個農夫農婦在田裡忙著,一直想起時時刻刻裡那隻死去的小鳥,維吉尼亞‧吳爾芙說:「生命死掉的時候看起來都會比較小。」,可是他躺在那裡看起來那麼巨大。他並非善類,仍然吃肉喝血,在這裡是以善人的道德姿態來自我取悅?一篇報導:『韓裔日本導演崔洋一近期電影《忍者戰場》(宮藤官九郎編劇)從射鹿、砍馬腿,把魚攔腰斬到屠鯊,令人不忍卒睹,往昔還假惺惺拍攝《再見了,可魯》』。那麼是同樣的吧?原來死是這樣,記得那時候看見阿嬤臥病在床,她去世的時候也顯得好小,婆婆也是。可是他那麼巨大又驚恐。這就是死阿,活生生的死亡,我們有一天都會死的阿,那麼,在這裡幹麻呢?在路上又看到已經碾碎的小鳥,咖啡色的,大概是麻雀吧,只剩翅膀依稀可辨了。Roman Opalka1965開始在畫布上從1開始不斷寫下數字,並在間隔中拍攝自己的大頭照及錄下讀出數字的聲音。日復一日,他說:「All my work is a single thing, the description from number one to infinity. A single thing, a single life」,是不是純粹到最後什麼都沒有了?那有意義嗎?如果生為一個物種,屬於一個類別就已經不是那麼純然的屬於於生命或時間了。他的生命對什麼有貢獻嗎?他能做什麼呢?來到派出所前面了,切入對向車道,一個同學剛好經過,我慌忙的往前又騎了一段,這時候仍然是這樣子啊?歪歪斜斜的又掉頭回來,還沒進到派出所,警員就快速的走到門口:「有什事嗎?」,他描述有一隻小鳥的屍體在路中,他說:「我聯絡派清潔隊員去」,問:「請問會怎麼處理他?」「要看清潔隊,應該會燒掉吧」他說,就這樣離開警局了,走進旁邊的廟宇希望他們能夠好走,他所知道能做的只有這樣吧?這麼儀式性,這麼制式,突然開始下雨了,不大的雨,這樣也好,是沐浴的意思吧?他們可以洗滌嗎?騎回學校,仍然像日常一樣,五點了,走進展場將作品罩好,外面的幾隻狗在走進時突然開始猛烈的搖尾巴,從來沒看過狗這樣的扭動屁股,其中一隻開始嗚嗚低鳴,過了一陣,大概是飼養他們的人拿著食物來了,他們高興的湊上去,然後他走回車上,這一天跟平常一樣。

 

Web2.0》并序
esppresso

過度理想化的長尾理論,將扼殺專業主流媒體的存在意義。真相成了一種可以買賣、包裝、編造的商品。這到底是好還是壞?

創意擴散染上竊盜癖的毒癮
含著知識經濟的美沙冬販賣,給
虛無者次級消費無授權的個人主義
覬覦理想國共享的烏托邦

鄉民的部落格不再播種
白玉苦瓜、翠玉白菜,刪除
資源回收桶裡的道德,只能暫存
點閱率掛帥的預設值
交叉連結,廣告跟著無聊漫遊

複製文學的原始碼,剪下
淤積讀者文本理論的清楚
閱聽眾成為黑膠唱片的留聲機
維基百科壓垮專業不動產

奇摩知識家,生活的好幫手
Google
大神的告解也可以匿名公開
關鍵字搜尋「陌生的愛」
eBay
也賣「什麼都有,什麼都不奇怪」

轉貼出處秀出個人的時代
建立自我納瑟西斯的品牌
突破千萬畫素的存在感
輿論導航系統幫你定位

光纖寬頻了智慧財產,自製
音樂、電視網,YouTube限制快顯
外洩偷拍的宅就是電影院
線上遊戲虛擬人生的不如意
流量填補我格式化後的空虛

專業口水之後,包檯
玩票的鍵盤隨插即用
一窩蜂推文乃「公道自在人心」
惡搞流行共筆現代國風
除了守夜人,誰還掛在線上
以下開放加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4043324
 回應文章
我喜歡市三獎的作品
    回應給: 蔡貝琪(queen780318) 推薦0


「susu」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驚夢》和《一天》,雖然瑣碎的陳述著荒涼,

卻細緻得讓我感到心碎。

那種心碎,大約是因為年輕蓄勢待發的嫩苗得不到滋潤,

而在真切的現實裡逐漸萎縮,鳥兒死亡之前深沉的驚兀,

遂眼眸忘不見未來的比喻方式,....唉!加油!台灣!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4049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