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月刊選文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李瑞騰◎新世紀‧新世代‧新鄉土
 瀏覽2,450|回應0推薦0

rainstream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專輯‧十年回顧‧小說】聯合文學2009年9月號

新世紀‧新世代‧新鄉土
◎李瑞騰


1
一九九七年十二月,我在聯副舉辦「台灣現代小說史研討會」中發表〈九○年代崛起的新生代小說家〉,清理討論的對象是一九六五年(含)以後出生者,一九七○年代前面幾年出生的陳雪(1970-)、林明謙(1970-)、吳菀菱(1970-)、張惠菁(1971-)、洪凌(1971-)、陳豐偉(1971-)、吳明益(1971-)、黃國峻(1971-2003)、林志豪(1972-)、紀大偉(1972-)、郭映君(1972-)等,都已在我調查的範圍。
在「他們都寫了些什麼?」一節中,我特引彭小妍教授所說的「百無禁忌」來看這崛起於一九九○年代新生代小說作家的寫作狀態,彭談的是解嚴以來,我所調查和她所論述時間上有一些交集,情況差不多,他們普遍不太寫政治議題,有時觸及,常是背景式的,或者有些嘲諷;他們特關心青少年的次文化,涉及同性戀、性解放,偶有暴力傾向,這可在陳雪、吳菀菱、洪凌、紀大偉的小說中看得出來。但像吳明益,以及我沒提到的胡長松(1973-),前者以城市為鄉,寫生存空間的大變動及其成長;後者仍走前輩鄉土小說那種批判的寫實路線,教育、人的尊嚴等問題是他所關注,其後轉向台語小說,也是一種深耕本土的現象。


2
和他們年齡相近,稍後出現文壇而在跨世紀以來成為媒體與批評家關注焦點的,則非甘耀明(1972-)、王聰威(1972-)、高翊峰(1973-)、許榮哲(1974-)、伊格言(1977-)等人莫屬了。他們一開始以集團性(所謂「小說家讀者8P」)的姿態出現,相互支援,極具策略的勇闖文壇;近幾年來則各自發展,努力在形塑自家風格。
先說甘耀明。他在今年七月間出版三十萬字的長篇《殺鬼》,出版社請了文學主編、前輩作家、和名教授及書店通路代表總計三十餘位來掛名推薦,陣仗之大,非常罕見。媒體也大篇幅報導,對於他寫作的一些設想:包括理念、時空背景以及與「鄉野傳奇」、「魔幻書寫」有關的部分,都有所報導。我們在藉此回望他先前的《水鬼學校和失去媽媽的水獺》(2005)、《神祕列車》(2003),更坐實李奭學給他「千面寫手」的評價。大體來說,他在生長的土地上,把聽來的故事經過想像、挪移、轉化、組合,成了獨特的鄉野傳奇。
王聰威今年接下了《聯合文學》總編輯一職,以他的哲學和藝術史訓練、特重「技術」(其實是「藝術」)的小說寫作觀,在編務上之於文學的推展,應能有所深化。從他的小說寫作史來看,二○○八年出版的《複島》、《濱線女兒》,一寫父親的故鄉旗後,一寫母親的故鄉哈瑪星;前者是四個短、中篇組成,後者則是長篇,都寫「地誌風土」,但實是家族書寫,王聰威作了許多訪問調查,下筆舉重若輕,由此回望他第一本小說集《稍縱即逝的印象》(2005)之偏好「技術」之自我訓練,似乎那些基本功都是為了寫家族與鄉土。
高翊峰暫居北京工作,正準備調整距離遙望台北,重新書寫台北這個城市。我看他從《家,這個牢籠》(2002)採取中文敘述、客語對話的方式寫家鄉苗栗鄉間人事之滄桑變化,接著將筆尖觸及城市各角落,著墨最多的是女性,時尚圈的、八大行業的、市井之間討生活的,他掀開她們的衣裙,特寫她們身上的「傷疤」,堪稱當代女性的傷痕文學。《肉身蛾》(2004)、《傷疤引子》(2005)、《奔馳在美麗的光裡》(2006),通過情慾戲耍與掙扎,鋪陳了城市生存的困局。
許榮哲幾年來以耕莘青年寫作會為工作場,致力於體制外的文學教育,除了熱情以外,很難找到更具正當性的解釋。一位水土保持學系的高材生,農業工程學的碩士,竟然到台視文化編劇班學編劇,到耕莘青年寫作會學寫小說,甚至於去花蓮讀東華大學創英所,拿了第二個碩士學位,《迷藏》(2002)中的諸短篇,以及以美濃為背景、被李永平界定為「浪遊小說」的《寓言》(2004),是這樣幾年自我訓練的成績單,進一步就是被稱為「台灣第一部描寫921大地震的長篇小說」的《漂泊的湖》(2008)了。事實上,許榮哲的小說是有發展性的,《迷藏》中的〈那年夏天〉的時空背景是美濃研議要建水庫的抗爭,〈逃啊!趙甲〉寫的正是九二一大地震倖存者趙甲之精神錯亂及其悲哀,把〈迷藏〉之寫台東太麻里,連結到《漂泊的湖》的湖之漂泊,以及那湖於地震之後之「掉到山谷裡」,這其中多少有其專業帶來的對於自然變異的回應。


3
接著我想談談出生於一九七七年的「二格」:伊格言和童偉格。
伊格言後來宣布退出8P,但退不退出其實影響不大,小說社群畢竟與詩社不同,重要的是創作主體如何經營小說這個文類。這裡所謂「經營」,除指寫作一事,還有如何行銷「小說家」這個生產者以及「小說」這個產品,這可以是出版社的事,也可以是小說家個人的事。伊格言在《甕中人》(2003)備受好評之後,與他人合作英譯其作品,《流光》於二○○七年入圍曼氏亞洲文學獎,他個人且獲選為台灣十大潛力人物,並以《甕中人》入圍歐康納國際短篇小說獎,堪稱新世代小說家中最具國際聲望者,惜乎其後尚未有新著問世。
伊格言大學讀了兩個系(台大心理系、北醫醫學系),沒有畢業,以同等學歷考上並且拿到淡江中文系碩士學位,《甕中人》從台北市吳興街寫到淡水,小說空間涵蓋他的出生地台南新營,以及虛擬的「島國北端一片臨海的丘陵」、「依臨海岸的小庄頭」,「甕底溪下游,聚落著十戶厝家的村地」等,主題是無力的愛與強烈的孤獨。
童偉格《王考》(2002)中的每個短篇都很精彩,駱以軍說,〈假日〉、〈暗影〉、〈離〉、〈我〉諸篇,比〈王考〉還要好;提到〈王考〉和〈驩虞〉的文體之特別,有考據及田野紀錄。我自己對《王考》也有一些討論,基本上我認為:童偉格是以他的家鄉(台北縣萬里鄉)那個出生地為主要寫作背景,村落、家族與自我組成了他的小說世界,小說中有揮之不去的喪父陰影及其成長的記憶,山村傳說與現實之間存在著衝突與激盪。(〈村落、家族與自我──童偉格小說《王考》略篇〉,《幼獅文藝》644期,2007年8月)
二○○五年,童偉格出版了他第一部長篇小說《無傷時代》,場景仍是濱海的山村,主角是江和他的母親,旁及其他親人和村人。所謂「無傷」,是「不必悲傷」、「無法悲傷」,江在三十歲左右回到山村,「日日坐著不動」,「日日回去父親留下的屋裡,去探視他的母親」,他以言語和行動說服母親,「請她將他當成一個無傷的廢人」。楊照曾比較童偉格以鄉土人物為寫作對象的小說和前輩鄉土文學的差異,特別是所謂的「廢人化」,認為童偉格「最終卻賦予了這些荒村鄉人們,一種史無前例的自由」。
據說童偉格的第二部長篇即將出版,第三部也已著手,值得期待。


4
其實還可以介紹同樣被文壇看好的張耀升(1975-)、張耀仁(1975-)、許正平(1975-)、陳思宏(1976-),甚至曾參與張曼娟紫石作坊的張維中(1976-)、孫梓評(1976-)以及崛起於網路,在通俗小說市場爆紅的藤井樹(1976-)、九把刀(1978-)等,篇幅和時間有限,暫不論列。
至於新世代女性小說作家,像三十餘歲才出版第一本作品集《哀豔是童年》的胡淑雯(1970-);致力寫長篇小說的黃小貓(1973-);原以發條女筆名寫大眾愛情小說,後來轉向,探討原住民文化、鄉土風情的李儀婷(1975-);擔任記者,以市井小民為關懷對象的楊美紅(1976-),特別關心流浪漢的李佳穎(1977-);關切都會男女愛情的周丹穎(1979-);以極短篇小說聞名的九九(1979-)等。多音交響,各有特色。亦暫不論別。
總的來說,崛起於新世紀第一個十年的小說作家,幾乎都是大大小小文學獎的常勝軍,在平面傳媒式微、紙本出版艱困的情況下,文學獎成了新世代小說家最重要的活動場,加上幾家人文性格特強的出版社,如聯合文學、印刻、寶瓶、木馬文化等,願意支持這些極具發展潛力的最新世代,小說香火得免不熄。
近二十年來的本土浪潮,致使新世代逼視自己所生所長的鄉土,產生了新的鄉土文學,而新一代的遊戲性使得原本批判寫實的鄉土文學產生了質變,虛實相映,堪稱嚴肅的遊戲。這樣的小說新品種,可說是跨世紀以來台灣文學的一項重要的成就,值得持續觀察。


◎作者簡介
李瑞騰
一九五二年生於台灣南投,中國文化大學中文研究所博士。曾任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兼主任、圖書館館長,現任中央大學中文系教授兼文學院院長。著有詩集《在中央》,散文集《有風就要停》、《你逐漸向我靠近》,論著《晚清文學思想論》、《台灣文學風貌》、《文學關懷》、《文學尖端對話》、《文學的出路》、《老殘夢與愛》、《新詩學》等,並編有二十餘種文學書。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3606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