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文學小市民】網路活動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第三屆「2008文學小市民」網路活動
 瀏覽33,719|回應269推薦68

UNITAS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68)

UNITAS
苒 苒
隨手拍拍 (心存真.善.忍)男
Gary Y. C. LIN
張雅義(橘子)
鳶兒
Sam yeh

譚敬宇(胡椒)
尋陽

more...

第三屆「2008文學小市民」網路活動 

為鼓勵聯合文學城市的市民寫作,市民只要在下方的討論區以回應發表文章~不管是詩、散文小札心情筆記或者一個小故事也可以,文體不拘字數請不超過2000字為原則,就有機會獲得UNITAS市長的獎勵哦!

2008文學小市民」活動辦法:

1.期間:31日~420日止

2.文體與字數不拘,但嚴禁抄襲

3.參賽基本資格:須為聯合文學市民每篇文章至少須達10位推薦數3位回應量,始列入參賽資格

4.每人限投一篇文章,一次得獎機會

5.投稿須在本活動討論區下,以回應投稿始列入參賽資格討論區發言以UDN網路城邦發言守則與禮節為規範。

6.市長保留最後的裁判權,得獎稿件聯合文學城市享有刊載權

7.得獎公佈:510日。

8.請市民以回應本討論主題方式投稿

 

 

  :

市長特別獎(1)

聯合文學雜誌一年期、蔣勳孤獨六講(dvd)親筆簽名書一本(價值2510)

世界電影大文豪系列10(價值1999)

聯合文學會員卡(享半年期間聯合文學叢書65折購書優惠)

市長獎3名)

聯合文學雜誌半年期、 蔣勳孤獨六講(dvd)親筆簽名書一本(價值1430)

聯合文學會員卡(享半年期間聯合文學叢書75折購書優惠)

 

市長鼓勵獎10名)

聯合文學五月號雜誌一本。

以上贈品寄送限台彭金馬地區


文學是唯一的國語,字是冬雷震震夏雨雪,書連結心靈密碼,在無邊的國度,跨越界線,形成聯合的力量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745490
引用者清單(14)
2008/04/03 22:05 【☆在急診尋找天使腳印☆】 我的第一次
2008/03/31 23:47 【畢竟依/壞女孩菜菜的迷路館】 【散文】十二月
2008/03/31 22:36 【...☆..燕 の 巢..★...】 綿語碎語
2008/03/29 23:19 【bbbbbbbb31 的網誌】 白雪公主
2008/03/26 02:13 【片段心情習畫簿】 徵文活動
more...
 回應文章 頁/共2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寂寞房色
推薦5


力克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黃郁棋(灰狼)
白鶴靈芝
犀利
米珶
無己

 午間時分,來了一位新住的房客。

他拿了鑰匙開門,四周牆壁與天花板都粉刷成米白色,登門左手邊是一張整齊舖好冬天被單的雙人床,五個枕頭沒有秩序的擺放在床上。他微微一愣,便上前去,試著將枕頭擺好,他首先放成兩堆,然後又並排起來,不好看就是不好看,怎麼擺都與那雙人床有不協調感…。

剛入夜的房間非常寂靜,昏黃的燈光將整個房間填滿,他坐在桌子前,眼睛死死盯著讀了三分之一的「湖濱散記」,卻怎麼也沒有梭羅的閒睱。他感覺四周的空氣愈發沈重,一股鬱悶慢慢的沈進胸口,愈發加重,他不太舒服的抬起頭,一抹昏黃馬上染全了他的臉,他感到頭暈目眩,那慵懶的色彩令人忍不住要發難。

怎能在黃燈光下長時間閱讀?這便是擾亂他心神的主因。更令他煩悶的是,他得知除了這間房,整個屋子的所有燈光也都是黃色的。

他吐了吐幾口濁氣,隨即將床上四個枕頭、一件冬天用的厚重綿被收進佈滿灰塵的衣櫃。然後當機立斷出了大門,坐上機車,赤裸滿身大汗的上半身,到一間五金行買了白色燈炮,付了錢,「謝謝」,他對老板說。這是他今天講的第一句話,兩個字。

回到房間,他隨意的大聲唱一段流行歌,手腳麻利地更換電燈炮,然後很滿意的將黃色燈炮收到空蕩的置物櫃裡。

他又坐到桌子前,思緒卻不配合梭羅的眼,想起了某次朋友說的一句話:人需要的不多,只是想要的太多。頓時,一種孤單的空氣將他淹沒。「不行」他說。他決定撥電話找人說話,電話號碼一行一行的被他眼球掃描過,掃描愈多,他愈是焦躁,他不知道打給誰好,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他放棄了,他想,或許去看電視。

但是,電視劇情中的愛恨情仇也好,娛樂搞笑也罷,都說不中他內心的獨白。他是個旁觀者。他緩緩的關掉電視,走回房間,白色燈炮竟然不亮了。他只好先換回黃色燈炮。打開播放機,聽著某首歌曲,不會與他對話的歌曲。他突然想起了 Tom Hanks的好友威爾森,心裡升起一個念頭,但很快打消這個主意,他不想發神經。於是,他決定到城市裡,查看繁華熱鬧的夜晚,有多少各式各樣的人群。

他走在霓紅交雜的大街上,有點失望。他原本以為窺視形形色色的人群能獲得些樂趣,但是並沒有。他並不想用金錢來交易店家給他幾句簡短的對話。他想欣賞美女,可當美女從身邊走過,他又只覺得人家美,與他何干?

心裡一陣冷清,在一間書店前,他蹲了下來,重綁一次鞋帶,起身,他決定走進書店逛逛。迎面來又是黃色的燈光,但是照明度足夠他看清楚地上的灰塵。他想,還是出去吧。於是又逃離了令他厭惡的顏色。

茫茫然地看著十字路口、對面大街、火車站,那些景像好似電影分鏡的處理效果,呈現在他的眼前。他仍是個旁觀者,興致索然地看著這一切。

夜幕披在他黯然的肩上,他跨上機車,夜歸。回到了房間,脫下外衣。出了房間,到了客廳。他又開起了電視。繼續扮演,沈默的旁觀者。

http://blog.udn.com/howard763092/1194901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5931
謝謝
    回應給: 星空之澄-時光(sky7422294) 推薦1


ls85230z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鳶兒

其實不知道,只是覺得有點難過:)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5318
視而不見
推薦2


九月鯨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無己
白鶴靈芝

 

是否妳能領略 擦肩而過的心酸

映襯起現今 視而不見的痛

回味著妳臨行的一瞥

也許最後的堅持 也留在那了

妳幸福的世界已容不下的足跡

浪跡天涯 成為多餘的良心

再也不會對眼看了 從今以後

即使距離存在於一髮之間 也無從察覺

曾經已被遺忘 將來終被藐視

路人般不曾逢緣 隔岸觀火的契機

擦肩過後 留下一地苦畏

心酸從此成為 視而不見的 里程碑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5172
思念著妳,無法停止的淚
推薦1


心之使徒(愛妳沒有如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白鶴靈芝

 

(咳咳咳,一邊吃藥,一邊寫文,還真難= =||||)

凌晨時分,我突然從睡夢中,驚醒過來,

因為,我彷彿在睡夢中,看見了妳,

然而,夢中的妳,臉上面無表情地看著我,

突然,後面傳來:「出去吧!!這裡不是你該來的地方。」

一轉頭,沒有看到半個人影,回過頭來,發現妳不見了,

幾秒鐘後,妳又彷彿像風一般,出現在我的面前,

並對著我說:「羽,這裡已經是你不該來的地方了,你的時候未到,你先回去吧!!」

當我仍心存懷疑時,突然一陣狂風,吹向我,似乎要將我吹走,雖然,在狂風之中,我仍看得到妳,但卻無法說話,只見妳對著我笑,我便被這風,吹醒了。

當我醒過來之後,眼淚不由自主地,流了下來,

我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我很清楚,在夢境中的人,是妳,

於是,我擦乾了眼淚,拿起手邊的電話,播著手機號碼,打給妳的朋友。

嘟~嘟~嘟

電話通了,但是,在電話的另一頭,傳來了哭聲:「喂...請問你是誰??」

聽到了這聲音之後,我便回答:「喂,小艾嗎??我是小羽,綾還好嗎??」

雖然,回答我的聲音很微弱,但我仍然聽得見,電話的另一頭,細細地傳來哭聲說道:「羽....綾已經死了....」

我聽到以後,便問說:「怎麼會??」

小艾:「因為,本來我和綾走在路上,正要回去時,突然一輛車,超速衝出來,撞到了綾,當時,情況很危急,等到送到醫院,正要急救時,綾已經死了。」

聽到這些話,眼淚又流了下來。

我對著艾說:「......那綾的葬禮在哪裡舉行??」

艾:「在英國的泰晤士教堂前。」

我回答:「嗯...知道了...謝謝。」

艾:「羽,你別太難過,這件事,並不是你的錯。」

叩....我掛了電話。

獨自喃喃自語著:「綾...妳怎麼會突然地離開了我,我們不是說好了,等到妳留學回來之後,妳要嫁給我的,怎麼會這樣,上天,你真是不公平!!」

幾天之後,便到了冬季,

當天,我仍在凌晨時分,出現在教堂前,

獨自說道:「泰晤士教堂嗎??英國的泰晤士,嗯...的確蠻適合妳生前嚮往的情境。高貴又典雅的氣息。」

於是,我便在說完之後,放下一束白色玫瑰。

又說道:「綾,妳喜歡嗎??這是妳生前最喜歡的白色玫瑰。」

「對不起,我該走了,我會再回來看妳的,我向妳承諾。」

喀噠,喀噠,在於寧靜的夜裡,迴蕩著,清晰的腳步聲。

也清楚地,迴蕩著,心碎的聲音。

就在這寧靜的夜裡。

                                 -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4811
so sad...but funny
    回應給: 御手洗(nbc001) 推薦1


SpikeYeh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白鶴靈芝

有種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的悽涼

可能是最近重看了飛越杜鵑窩

才有此感觸吧(這也算是種巧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4502
春天其實是悲傷的季節
推薦3


ChantelR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珀林
白鶴靈芝
淘氣麗莎

20060417 星期一 天氣微冷



踩著荷葉上的露珠

前進

化身為蜻蜓的伴侶

繁花落葉凋零

翅膀重疊

飛翔

宛如鴛鴦交頸



最近總是在想愛情

沒有絕對

沒有對錯

有些不知所以

有些義無反顧

那淺捲纏綿

總令人憧憬

卻又擔憂

後來

有沒有可能像瓶中蝶一樣

原來,自由比愛情更令人陶醉

我的好友们:

別再爲了逝去的愛情哭泣

別再爲了愛情世界庸擾困惑

別再爲了早已不適合自己的愛情愁傷

別再不安。

唉!如此而已。

----------------------------------------------------







怎麼辦呢。



唸了信,我自己都失聲,心疼和生氣。



女孩,怎麼辦呢

我知道我不能夠哭

可是

怎麼辦呢



春天其實是悲傷的季節



如果是這樣

我開始討厭春天了

2006年我也爲了朋友寫下那樣的日記

為什麼2008年我還是這麼的心痛



為什麼要傷害我的女孩

是誰給你那樣的權利讓她哭泣?



為什麼要下雨呢?

為什麼要在悲傷的季節下雨呢?

是誰容許春天哭泣的?



撐著傘,是撐住了多少人的悲傷呢?



那些雨滴,都是從哪裡來的。



我可以不要知道嗎?

你可以不要告訴我嗎?



幸福是沉重的兩個字



快樂讓人更悲傷



沒有眼淚的笑容

讓我

說不出一句話安慰



說不出安慰



請你請你

別再傷害



我的女孩

不是要讓你讓她

失去快樂哭泣的幸福



不是要讓你給她笑容

不是要你給她好難過的笑話



我好生氣好生氣



怎麼辦呢



我可以不可以





求夏天快來



那春天會走

會帶走悲傷



然後我帶著我的女孩們

去找一個



一個看的到好多好多鏡子的地方

然後鏡子裡面

都是妳妳妳妳妳 還有我 的笑容



妳們說,

好不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4277
三年了,我仍然想念著妳。
推薦2


心之使徒(愛妳沒有如果。)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白鶴靈芝
淘氣麗莎

三年了,妳過得好嗎??

三年了,妳幸福嗎??

三年了,妳,平安嗎??

這些,從三年前,便一直存在於我的腦海中,

或許,以前的妳,過得並不好,

或許,以前的妳,並不感到幸福,

或許,以前的妳,並不感到安全,

或許,以前的我,只是個累贅,

但是,現在已在遠方的妳,

是否平安??

是否幸福??

對於我,仍然是個謎,

但我仍然不斷地,

思念著妳,

思念妳的心情,

思念妳的思緒,

揮之不去,

在這揮之不去的心情之中,

唯有死亡,

才能停止,

那一份,

對妳的思緒,

以及,

對妳的想念。

      -羽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3896
山林 . 放逐
推薦5


sayuin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Shiny夏籬
蘇鐵
珀林
淘氣麗莎
鳶兒

忘了是哪年   初春   在極度的絕望下   我和我的天王星   漫無目的地四處遊蕩   

只想找個無人的地方   放逐自己

進了谷關後    心裡有點慌    試著打了一個不很熟的朋友 J 的電話    他沒有多問    只說句妳過來吧    遂沿著鋪地的落櫻    找到山腰上的小屋

中橫公路斷了以後    台 8 線寂寞了很多    J 在梨山工作    必須繞道14甲線才能回到位在天冷的家    簡直就是山長水遠    天可憐見   我到達時   他恰好休假在家    2 個平常話不多又不很熟的人    突然見了面   有點不知所措   

幸好  J 是個性情中人   開著他的悍馬車帶著心愛的大狼犬   陪我四處走走   也不多話   循一條水圳古道    翻過山頭   可以到達天輪電廠    再到他熟悉的鱒魚場熱情的招呼我    可惜偏偏我是個無法品嘗海鮮美味的人   這更徹底強化了我的失魂落魄    J 幾乎不敢多開口   生怕我淚一旦決堤   就會止不住

或許我故作平淡的僞裝並不成功   所以 J 想盡辦法要我留下   免得我像孤魂野鬼到處亂晃  

但終於還是拗不過我的要求    領我到通往大雪山的路口    殷殷叮嚀    如果改變心意   馬上回東勢他家    房間都已準備好了  

下午 3 點半到達入山檢查哨    執勤的警員勸我千萬這時不要上山    路途遠    天快黑了    山上起霧就無法走了   而我完全不能明白    離天黑還早呢    為什麼大家這麼緊張    都說不能上山呢    我還是固執的往山上開去

山區果真天黑得快   不到半山    雨霧紛飛    不見前路   我已置身在全然的漆黑中

夜色迅速籠罩   就算開亮遠燈也起不了作用   這時如果有霧燈該多好   我只能緊盯著時斷時續的路沿白線   緩緩向前   週遭是完全不透明的黝黑    離開車燈範圍就伸手不見五指了   收音機裡微弱不明的訊號是天地間唯一的聲音   也是唯一讓我知道我還活著的證明  

我一吋吋小心往前推進   好幾次在下車查看轉彎的方向時   才倒抽一口冷氣    因為如果再差半個輪胎就要掉到萬丈懸崖下了   這情景一次次上演   我忘了害怕    只想趕快脫離這段不知終點的連續彎路    只怪自己太任性   不聽勸告.....

晚間 7 點多終於抵達大雪山園區大門   這時有種重回人世的感覺   依然沒有見到一個人影    但霧中微弱的燈光像行船人極目尋找的燈塔   我的心稍為安了下來

8 點多抵達鞍馬山莊   矇矓的路燈如救命恩人   約略知道已到達一處停車場   但周遭仍如汪洋般墨黑漫無邊界    只有濃得化不開的雨霧    沒有人   沒有方向    只有如洪荒般的死寂兜頭罩來    此刻的大雪山如鬼域般杳無生息   

眼睛已經如爆漲的水庫    因為蓄積過多的洪水   瀕臨潰堤    我一腳高一腳低踩著顛簸的步伐    差點以為自己會在無法醒轉的噩夢中   就此消失

模糊的青石階梯盡頭    隱約閃著火光   漸漸傳來了人聲   我興奮的朝燈火通明的地方靠過去    推開門    頓時溫暖的空氣擁抱過來    我的淚瞬間傾洩下來    而原來說著話的聲音突然靜默打住    每個人張大嘴巴   驚訝的看著我   好像我是魑魅魍魎....

好一會ㄦ我才看清楚   這ㄦ應該是個餐廳    坐著稀落的3.4個人   上年紀的 3 位應是山莊的工作人員    與一位年輕男子   正在餐後閒聊    伯伯熱心的先遞上一杯熱茶   用充滿不可思議的語氣問 :  妳一個人來 ? 還沒吃飯吧 ?   然後   我得到一份足以令身心安頓的晚餐(雖然只是打烊時剩下的菜飯)   但我可是含著淚    哽咽著扒光光  

因為我的突然出現    令他們驚詫不已    後來才明白   鞍馬山莊自開莊以來我是第一個在晚上單獨造訪的女人    而且是在伸手難見五指的濃霧之夜.... 

儘管是臨時到訪    還是受到這群老榮民熱情的歡迎    親自打著手電筒   引領我到一棟有女性投宿的小木屋    我突然有種時空錯亂的感覺    彷彿雪夜走在老殘遊記的場景 ...... 晚間山中的溫度實在太低了    我裹在厚厚的棉被中    回想這一路情景    突然笑了起來    慶幸自己運氣真好   而這幾位榮民伯伯的關懷   燙平了我倉惶的心

晨光方曦    就被一山的鳥囀給喚醒了   我記著昨夜榮民伯伯的請託    敲了隔房的門    應門的是一位與我年紀相仿的年輕女子   靦腆地邀她一起共進早餐   

當我們抵達餐廳時    可以感受到每個人的笑容中有種如釋重負的放心   我把伯伯們的擔心告訴她    她淡淡的笑了   大方的起身與每個工作人員道謝   自她入住山莊三.四天來   再也沒有人看過她---沒有外出    沒有用餐   沒有任何要求   大家生怕她出了什麼意外    一群大男人雖然狐疑又擔心   可也不敢造次   只能藉機安排我住在隔壁    一來有伴    二來可以互相關照... 我沒有多問她    她也沒有問我為何半夜來此    同是天涯淪落人吧....

早餐後坐上我的天王星    這時才看清楚昨晚我真的摸黑把車開進停車場    而且擺得四平八穩    不禁佩服起自己來    山路上昨夜餐廳見到的年輕男子已晨起跑步    我們大聲的寒喧了一番    許是因為偌大的高山上只有我們兩個遊人吧    有如見到親人般的熟悉    婉謝了我的便車之邀    他打算慢跑到天池           

往天池方向緩緩前進    半路看到瞭望台的指示    停好車    開始順著碎石陡坡爬去    我連水都沒帶    慢慢地在林間亂走    也不知前路有多遠    山中只有我獨然一身    藍天上有一隻孤獨的老鷹陪著我   越發覺得洪荒大地上自己真的 " 如遨翔之鷹   卻尋不著可棲之樹    如飄零的落葉   卻尋不著可歸之土 " 般壯志未酬  

登上山路盡頭的瞭望台    山風呼嘯著從宇宙的那一頭迢迢吹過來   再把我的喟歎輕愁靜靜帶到更遠的地方    不留一絲痕跡    俯瞰腳下壯闊的層巒疊嶂    開始用力審視自己    我終於明白 " 騁目方知南天遠   回頭猶見北山低 " 的胸懷是怎麼來的   突然間    鬱積多時的憂懷隨風而逝   心中豁然開朗

回到停車處    天王星罷工了   我苦惱的坐著發愁    慶幸昨晚它始終盡忠職守沒發脾氣    不然我的悲苦流浪記可就要更添一頁了   過了好一會ㄦ路過 2 位工人打扮的年輕原住民    問明是手排車    2人就把車往下坡處推了一段    並同時試著發動    果然引擎又活了回來    我們三人歡呼起來   只差沒有挽起手跳豐年舞    他們囑咐我在高山停車時不要馬上熄火    不然車子會感冒   假若我開的是自排車大概救不了我    再三道了謝    我繼續往天池開去   

坐在天池畔    初春的新綠正在枝枒間戲耍    雲瀑瞬間來去   我也與背景中的山與樹溶成一體    任雲霧將我時隱時現    我靜靜品嚐著大地豐富的賜與   直到手腳冰冷了   才往神木區緩緩走去以暖和暖和身體   

途中又遇到那名年輕男子   遂結伴同行   他特地放慢腳步   不時停下來等我跟上   而幾乎停電的我    舉步維艱臉色慘白    他認真的教我如何呼吸    如何抬腿   才能在高山上輕盈如蝶    是個任職銀行的白領上班族    每當生命感覺快沒電時   就會到山上來沉思充電    當再度下山回轉紅塵時    又是充盈飽滿

回程時    他開著我的車    一路上仍不忘教我ㄧ些高山開車的技巧---停車時不可以馬上熄火    下坡時要打 1 或 2 檔    不可以一直踩煞車....

這些年來    我忘了神木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但是    我始終記得一個陌生男子溫暖的鼓勵    始終懸念著那群素昧平生的陌生人   封山的那幾年    我也一直為山上的伯伯們祈禱.... 大雪山   是否依然如昔???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2164
推薦4


霧的多情書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犀利
米珶
鳶兒
淘氣麗莎

 

妳說,妳待過的那一個城市終年都被濃霧覆蓋著,但是那裡的霧妳並不喜歡。當妳暫別那個城市後遇見的我,縱然是白色而無害,卻多了無法窺視的濃厚而沈重。

「嘿!霧!你把自已形容的太有想像空間囉,雲和霧其實沒有什麼不同,都只是水氣。」妳笑著說

是啊?原來霧是一種墮落與不合群的飛翔。
無法映襯著藍天,便不被稱為雲。
無法凝結成水珠,便不被稱為雨。
幸好我是霧,才能環繞在妳身旁,不是嗎?妳笑了...

那時候,我總在接近黎明的那一刻緩緩的飄落,離開那些等著金色陽光為它們換裝的同伴們;如同它們等待日出的心情,等待著---等待著妳的到來。然後,我會變成如妳口中的水氣,微微沾濕妳的圍巾與毛衣、附著妳的睫毛與髮絲、潤澤妳的臉頰與雙唇,輕柔的將妳喚醒。

那一個滿月的海,浪離沙灘更近了,夜開始散布著沈睡的氣息、浪潮也逐漸消音。妳卻依然輕柔地挽住我的手,用力的踏在那片濕軟的泥濘,企圖用腳印為它們畫下一個界限。

我說「海與岸的邊界不是妳可以決定的」

我想妳知道的,浪潮就有如時間、腳印就如記憶的痕跡,走得遠了也就愈模糊了。妳永遠不會知道那些深淺不一的記憶,是被帶走而遺忘、或是被一層層的覆蓋而隱藏。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它曾經真實的存在過,就如同妳留下的那些漸層消逝的腳印一般。

我說「海與岸是沒有邊界的,所以人們也永遠無法與曾經有的過去畫下界限。」

「所以,在這個模糊的地帶走著,比較不怕被灼傷」
而妳依然笑著。

夜深了,騎士最終的任務就是保護疲累的公主回到城堡裡,讓她睡在那張灑滿玫瑰花瓣的床。記得,那一個夜並沒有雨,卻有淚濕了我的肩膀。那片飄浮在地面上冀望著天堂的霧,怎麼看都不合群;只因為我必需附耳傾聽,才能明白妳在夢中的低呢。而霧不知會在何時淡去。或許,很快,在妳眼裡那抹深藍會隨著昨夜的浪潮而去,而這只是我的獨白。

陽光漸層的穿透那一團聚積的白雲,我依然等在那個唯一的出口,沾濕妳的圍巾與毛衣、附著妳的睫毛與髮絲、潤澤妳的臉頰與雙唇,等待妳的甦醒。

而踏散我的---是妳離去的步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1791
三年
推薦4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Shiny夏籬
落伍者
劉欷☆皛顏

 

你們過的好嗎?  已經過了三年了  不知不覺時間一分一秒走過

我總覺得在這三年期間    我拿到好多屬於我和你們的回憶

打開起相本看見你們的笑容   讓我發覺原來三年我和你們

曾經度過這麼快樂的時光   我在想如果時光可以到流

那該不會有多好  我認識你們   你們並不是很單純的人物

但我知道你們並不壞  你們只是比較講義氣   有福同享 有難同當

你們讓我留下美好的回憶    有時後浮現的畫面是你們

現在想起真的很想哭 也莫名的感動   那種感覺你們一定無法體會

但那種感覺已經很深遠了   我還會記得你們嗎? 記得

但你們會記得我嗎?也許吧!記得 不記得

三年了你們過的好嗎?   這三年感謝你們和我度過快樂時光

有人說你們很壞   但我並不這麼認為

三年有特別的意義   也有特別的回憶      三年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2811188
頁/共27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