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聯合文學
市長:UNITAS  副市長: Angelina Lee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現代文學【聯合文學】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母親節的玫瑰花   凌靖華
 瀏覽1,429|回應0推薦1

philling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陶愛ೀ希望每天幸福快樂ೀ

 今天是母親節,我捧著一大束白玫瑰在街上走。從前,我總是喜歡在母親節這一天送母親紅玫瑰,而非應景的康乃馨,因為我知道她喜歡。
 走到民權東路口的上海商銀大廈前等紅綠燈,我才忽然認真地想起:今天是母親節!可是躊躇滿懷,我卻沒有勇氣回家,因為記憶的路是如此漫長,而傷痛仍隱隱敲擊著心靈,特別是在這個母親過世後的第一個母親節……。
 在熙來攘往的人群中走著,日子似乎依然如往常。每天回到家,總習慣性地覺得打開門就可以向母親問好;午夜夢迴時,也常常會帶著母親穿梭在香港或上海的街道上,指著地鐵的標誌,告訴她怎麼走……。但是往往在哭著醒來後,才發現無論是在虛幻的夢境裏,還是實際的世界中,這些事都再也、再也不可能了。母親節的下午,我駐足在中山北路的商店櫥窗前,無力地數著街上急馳而過的車子,卻驚恐地回想起母親過世後的這段日子。原本以為自己遺忘了創傷,一瞬間猛然記起去年的母親節,益陽留學英國的前夕,我仍享受著為人子、為人夫的單純歲月,完全料想不到緊接而來的艱困歷程,啃噬掉我每一寸身心。如今才明白:平凡的生活就是最真實的幸福!
 母親走後,有相當長的一段時間,我處於焦慮與不安的狀況中,一些鬱結的情緒慢慢地擴張、滲透於交錯和緊繃的生活步調裏,覺得自己彷彿就要窒息了。哀痛的心情無處告解,終於在今年赴英探望益陽時爆發開來。我對他激烈地揮舞著狂亂的長鞭,像是要把所有的悲憤一洩而盡;累積許多異鄉苦楚的他,一旦被點燃了戰火,猛烈反擊的攻勢,也讓我難以招架。或許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吧?在一切負面的情緒釋放之後,我才慢慢回復到最初的原點,開始省視這段心路歷程。
 我知道:對於母親而言,我和益陽的同志伴侶生活一直衝擊著她的晚年生涯。雖然我也很努力讓母親習慣益陽的存在,但畢竟如此情形實在超乎她的接受程度。七年前,由於厭煩母親的長期懷疑而承認了自己是同志,一度覺得彷彿擺脫了束縛,然而與益陽結婚後,我才瞭解「出櫃」一事對他們兩個來說都不公平。母親被迫接受殘酷的事實,顛覆了一生的價值觀,使得她往後常常不安與惶恐;益陽則自始即必須承受母親異樣看待的宿命。
 回首以往,總有太多的懊悔。每天早晨醒來,看見窗臺外母親親手種的七盆玫瑰,搖曳生姿,彷彿母親在對我說話,眷顧著我,我知道她總是會擔心我。從前,我都以抗拒的態度相對,因為我不喜歡母親一直把我當成長不大的小孩子。如今,我真的長大、成熟了,可是我手中的玫瑰卻變成白色的了。憑空呼喊,我再也找不回曾享有的天倫,錐心之痛,猶如芒刺在背,這份成長的代價,實在是太沈重了。
 其實,我常常不明白生命來這一遭到底有何意義,人因為有情而有牽扯不完的業緣,或許一切正如佛家所言都是幻夢泡影。我不知道自己還能承受多少的人事變遷,只知道我不捨也難以放下。
 站在街角,我彷彿瞥見母親轉身離去的背影,想起自己過去的任性,終於瞭解這將是我至死都無法釋懷的痛。五月的風,總颳得我頭也抬不起,腦中卻閃過去年底回上海時,我站在黃浦江上的渡輪,面對外灘的風華,我無法自已。也想起曾經在香港的尖沙嘴、倫敦的泰晤士河畔,看著耀眼璀燦的夜,前塵似煙、往事如昨……。

初稿寫於民國九十一年(2002)五月十二日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78&aid=1407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