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我愛寶島
市長:琁 姨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其他【我愛寶島】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聯合報社論/悲劇堆疊出的口號 能防止下一個悲劇嗎?
 瀏覽137|回應0推薦1

琁 姨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琁 姨

聯合報社論/悲劇堆疊出的口號 能防止下一個悲劇嗎?

2021-10-17 00:51 

說來悲哀,台灣社會的進步,幾乎是由一件件悲劇堆疊出來的。因彭婉如及白曉燕命案有了《性侵害犯罪防治法》,鄧如雯殺夫案催生《家庭暴力防治法》;近日高雄城中城惡夜大火,也喚醒立委呼籲翻修《消防法》、《公寓大廈管理條例》等。但更可悲的是,連悲劇也撼動不了的政治醬缸,卻讓「社會安全網」的破洞補漏難期。

五年前的小燈泡斷頭事件,蔡英文總統喊出「社會安全網」的承諾,解決精神病患社區處遇的安全問題。但總統都當到第二任了,從鐵路警察遭精障者殺死,到屏東超商女店員被挖眼,為何破洞還是這麼大?

輿論壓力之下,畸型的「心理口腔司」終於決定「心口分家」。雖然「心理司」成立尚未有期,政府該看清,人民因為國家長期漠視精神健康問題,而付出了多少慘痛代價。更重要的課題則是:如何防止下一個悲劇?

以挖眼案為例,施暴者是衛生局列管的精神病患,屏東縣長潘孟安說,「已要求醫院務必審慎評估,朝向長期收治來處理」。縣長竟然建議起醫囑,是撈過了界。關了這人,還有其他病患,這是中央該負的責任。

總統承諾的「社會安全網」是每次精障傷人案發生,政府拿出來回應輿論的標準答案。但這似乎是個誤會—社安網是個包山包海的計畫,舉凡家暴、性侵、兒虐、自殺、貧窮、藥酒癮者等,都在網中;並不是針對精障者與社區安全共存的特效解方。

在行政院剛核定的「社安網2.0」厚達兩百多頁的計畫書中,精障者處遇及家庭、社區支持,只占了其中一小塊。也就是說,每當精障者出事,政府就說「已布建社安網」,但它不是精障者與社區安全的真正解答!

即使拿這占比極少的精障內容來看,社安網是個漏洞百出的網子,罩不住被醫療、社福、社區漏接的高風險精障者。人力不足、專業不足、橫向連繫及資源不足,通報了也無處可去。

舉例來說,計畫書自我檢討,社區追蹤精神病人的訪視人力嚴重不足。英、美及荷蘭的個案服務案量比為一比十五至廿九之間。但台灣關懷訪視員案量比約是一比三二三,差距之大讓人倒吸一口氣。難怪結論會是「訪員於案量負荷沉重之狀況下,尚難提供被訪視者及其家庭完善且深化之服務」。高薪聘來的三百多位心衛社工流動率高,七到十個月就走人,何以致之?

結果當然是,家屬無援、社區無感、無病識感的病患拒醫抗藥趴趴走。當幻覺、幻聽出現,也無人、無法令可以緊急監控。照顧壓力之下,台南年邁母親持刀砍死思覺失調的女兒。

此外,挖眼案發生後,鄰里連署要求逐出社區,「最好是關起來,關醫院、關監獄」都好。可以想像村民長年擔驚受怕,但家屬何嘗不是?照護之外,更背負對鄰里的虧欠。社區不想要危險人物,解方應是如何讓他不危險,要求政府拿出有效的辦法;而不是「統統關起來」或除之而後快。

但自二○一八年起推出的社安網,三年投入七十億元;2.0版從今年到二○二五年,五年投入四百零七億元,並擴編約一萬名人力。這樣的大手筆,究竟如何運用,有多少會用來照顧社區精障者?

更重要的問題是,衛政與司法的「精神衛生法」等修法、「司法精神病院」的權責畫分若搞不定,甚至司法院和法務部繼續為精障犯罪修法互推責任、互批違憲,政府光撒錢真的能夠補破洞嗎?政府必須解決結構性問題,不能讓人民在社安網破洞下惶惶殘喘,甚至弱弱相殘。

聯合報社論/悲劇堆疊出的口號 能防止下一個悲劇嗎? | 社論 | 評論 | 聯合新聞網 (udn.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