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南極星空下的獨白
市長:ladyo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交換日記【南極星空下的獨白】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在澳洲觀察近日的臺灣政治
 瀏覽1,501|回應0推薦2

ladyo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B
ladyo

在四月三日,中國與澳洲簽署核能合作協議,建立長期和的資源合作關係。中國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日前在澳洲珀斯同澳洲總理霍華德會談。

溫家寶表示,中方能夠符合澳洲出售鈾礦的安全規則。中國計劃在未來20年,將興建40間核電廠 ,因此要向澳洲大量購買鈾礦以提煉核電廠的燃料。

我們同時也都知道鈾是製造核子彈的原料。

澳洲總理霍華德表示,他有信心澳洲向中國出售鈾礦時,可以落實所有的安全要求。他相信中國非常珍惜多年獲取的國際聲譽,不會違規。

違規的意有所指,就是中國利用鈾來製造核彈武器。

這次澳洲對中國售鈾極盡風光之能至,不但佔盡澳洲本地的媒體版面,並帶動股市資源股的狂飆,漲勢驚人。

這筆交易意味著澳每年可向中國出口1萬噸鈾﹐幾乎是現在澳每年出口數量的2倍。澳大利亞鈾礦儲備世界第一﹐產量目前僅次于加拿大。

澳洲與中國間的貿易發展速度驚人。在剛建交的時候,中澳之間貿易額只有1億美元,到80年代末達14億美元,到2001年近90億美元,2004年達204億美元,2005年達272億美元。

這不只是簡單的數字羅列,由此可以看得到中澳關係急速發展的軌跡。

只有身處澳洲當地才深切感受中國經貿外交之強勢與咄咄逼人,台灣社群活動空間日復一日被挾迫與窄縮。台灣社群的外交空間早已被邊緣化,政府各項活動和交流的推動大部份只得以民間社團名義低調進行,免得樹大招風引來中共的打壓。讓澳洲政府難以向「大老闆」交待。

中共的使館人員,非但身負外交使責,還得身兼密探,負責招安,大陸留澳學生領導們連以龍應臺的文章為課外讀物,也會被喚到使館吃飯閒聊摸摸頭以示「關心」,在下替臺灣政見發聲的文章,還勞此地各華人報社編輯頂去上邊壓力才得以偶見天日。

今天早晨在書報攤前買報,驚見墨爾本日報上頭版消息:

【澳台低調敲定售鈾協議,台灣搶先中國一步,最快明年取貨】

細看內容,原來澳洲兩間鈾礦公司低調地已經與台灣簽訂供鈾合約,此協議已獲聯邦政府批准,並符合核能防護協定。

 台灣駐坎培拉台北經貿文化辦事處新聞組發言人前日證實了該協議。他說「我們與澳洲沒有官式外交關係,因此我們需經由美國得鈾」。

意思是說,由於澳洲不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國家,因此澳洲必須把鈾轉經美國運到台灣。

澳洲供鈾公司的女發言人否認這項協議書是祕密達成的。僅承認他們沒有把是次協議簽訂向外公佈。(好佳在消息沒走漏,否則那買得成?)

在台灣的民眾恐怕很難體會在外交上中共如何打壓台灣,也很難了解第一線的外交工作是如何艱辛,許多壓力與苦處的不足於外人道。

前天晚上看扁馬會談後有許多感觸。

對於臺灣的人民而言,兩位主席的詳細論述使一般民眾對兩黨政策的主張有了更深入和詳盡的了解。

  就這層意義而言扁馬會就有十分正面的意義。

即使不少人認為這場扁馬會根本是「各自表述」。

但這些盼望長期以來就兩黨對立的兩位黨主席在第一次公開對話後就達成「共識」攜手同心,簡直就是腦筋不清楚的評論與解讀。

細究雙方交鋒的內容,其實是具體而微地呈現出這幾年來藍綠對陣的立場與盲點;在台灣主體性與兩岸和平的兩項價值間,沒有任何有志於總統大位的藍綠候選人,可以偏失於一隅。

相較於一九九八當年的扁馬肉搏,我不得不承認,經過六年國家元首歷練的陳水扁,以主持國政的實戰經驗,相較於馬英九滿懷著突破兩岸關係的憧憬,絲毫不令人陌生,因為他像極了二千年剛當選的陳水扁。

對岸這些年來的態度很一貫,除非接受一個中國,否則一切免談,前天馬英九勸告陳總統再試一次,其實,阿扁這些年來已經試過無數次,何差再一次?

馬英九的不信邪,完全可以理解,只是阿扁有機會比馬提前去實證,走過了許多冤枉路,得到了治國的「智慧」,這是馬主席目前所欠缺的。也是馬應該特別小心的。

陳總統要馬英九請連戰去向胡錦濤討個承諾,連戰昨天簡短表示「不予評論」。 我想他也十分心知肚明,這是個「不可能的任務」能迥避就迥避......根本接不下招來。

有人批評阿扁是過動兒。但在中國不斷擴張軍力,不斷壓縮臺灣的生存空間,事實上就是一直在進行片面改變臺海現狀的舉措。

媒體一面倒地指責政府,但我們又有何理由要台灣繼續這種自我麻醉的一廂情願,認為中國對臺灣懷抱善意?

扁馬相會,提供了政治也可理性思辨的寬廣空間,並且映照出兩黨根源性的不同,阿扁堅持主權是兩岸對話的基礎,馬英九則認為為了降低對峙,擱置主權無妨,追根究柢還是認同問題,一個台灣和一個中國的差異。

我多麼希望媒體記者在報導新聞前嘛先思考一下。

馬扁是臺灣兩大民主政黨的領導人,他們又不是擁有獨裁權力的專制領導人,很多糾纏的道理,彼此才有第一次比較坦白完整的陳述,才剛展開對話,就要一種「共識結論」,好奇怪?

民主重要的價值在於人民有「知」的權利,明白兩黨到底在為人民做些什麼?提供了什麼樣的願景。

在凝聚共識的過程中有機會、有權利充份地參與,在這過程中必須容忍別人的敘述,如果他也希望自己的敘述被容忍 。

這些磿合的過程讓各種價值標準取得平衡。沒有粗糙地完成共識,才 正是這一次扁馬會裡值得尊重的成功!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91&aid=16297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