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武林聖女
市長:武林女俠的腳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武林聖女】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飛雲仙女奇遇記
 瀏覽555|回應0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五毒門和唐家堡是武林中兩大有名的用毒害人的邪惡門派,兩派皆高手如雲,且皆無惡不作,天下無辜者遭此二門派毒害之人多不勝數,少林、武當、華山等名門正派皆曾派高手討伐這兩大惡毒門派,但皆不敵這兩派的奇毒和諸多武功高強的惡漢;這兩派施毒令人難以抵擋不說,單就這兩派的高手武功更勝於少林、武當、華山各門派高手,就已成為武林中的兩大魔魘;討伐五毒門和唐家堡的少林、武當、華山各門派高手,皆被這兩派殺得全軍覆沒!然而這時,武林中出現了一位極為奇特的女俠,雙姓皇甫,名靈兒,她練成自己的一套獨特輕功,見識過其輕功的人,都稱其輕功為飛雲神功,因為皇甫女俠的輕功不僅比別人的輕功躍得快又高,且她還能在空中隨意翱翔,所以又有人稱她為仙女,她也確像一位超凡脫俗的仙女,她這般輕功是別人練不到的;結果皇甫靈兒一人獨闖五毒門和唐家堡,竟將這兩大邪惡門派都殺得全軍覆沒,這兩派的奇毒、烈毒皆對她毫不生效,難道她真的是仙女有仙法護體?蠱害武林又無人能對付的五毒門和唐家堡,竟都被皇甫靈兒一人將這兩派全派滅門!皇甫靈兒之名遂震驚天下,天下之人皆因此稱她為無敵女俠皇甫靈兒,又因她的飛雲神功施展起來像仙女在空中飛舞,再加上她仙女般的樣貌,她又得到了飛雲仙女的稱號。

既成為威震武林的無敵女俠飛雲仙女,天下間尚有許多欺壓善良無惡不作的惡幫惡派,天下間人遂紛紛請求皇甫靈兒為他們除掉這些幫派,皇甫靈兒自己也主動發現了一些欺壓善良作惡的幫派,於是她又陸續除掉了許多危害良民的幫派;而她行蹤飄忽,每到一地幫那一地良民除去禍害後,即消逝無蹤往他處去,更像個來去無蹤的仙女!於是少林、武當、峨嵋、華山及其他武林名門正派皆一致要推舉皇甫靈兒為武林盟主,但皇甫靈兒喜愛浪跡天涯四方遨遊做個消遙自在的女遊俠,遂堅決婉辭了武林盟主之位,各大門派仍尊皇甫靈兒為武林聖女,她以後無論走訪哪一門派,都會像恭迎皇后般的恭迎聖女駕到,且無論哪一門派,她任何一句話,這些門派都會全派聽命於她;可是皇甫靈兒聲言,她以後若訪哪一門派,不管人家如何迎接她,她祇當自己是個普通訪客,不是什麼聖女,且她也不會對任何門派下任何命令。

在皇甫靈兒剷除的這些幫派中,勢力最強的就是鬼教,鬼教是戰國時代鬼谷子後世弟子暗中秘密傳授鬼谷子絕學的教團,但現在鬼教弟子卻無惡不作,不將鬼谷子絕學用於正途,反而行邪術迷惑人、詛咒人、陷害人,鬼教邪術遇上皇甫靈兒,亦和五毒門、唐家堡奇毒遇上皇甫靈兒一樣,完全不生效,看來皇甫靈兒還真是天上下凡的仙女,要不然怎麼會不怕毒和詛咒呢?鬼教教主見邪咒完全傷不了皇甫靈兒,祇好施展鬼谷劍法,也祇有以武功對付皇甫靈兒了,但皇甫靈兒是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鬼教教主武功明顯差皇甫靈兒一截,用鬼谷劍法也打不贏皇甫靈兒,鬼教教主被殺,鬼教其他弟子更不是皇甫靈兒對手,皇甫靈兒誅滅鬼教,但鬼教還有四位長老,號稱鬼門四怪,這四人卻逃脫不知去向。

皇甫靈兒又還真是一位慈悲柔和的仙女,她見許多困苦貧民,就去找那些為富不仁的員外們,請他們將放高利貸、收高佃租榨取他人血汗賺來的錢財,捐出來救濟貧民,這些員外們見是飛雲仙女皇甫靈兒請他們捐款,誰敢不捐?縱使有些員外出重金聘僱武林高手保護自己,但這些員外所聘的武林高手都沒一個是飛雲仙女的對手,因此仍沒一個員外敢得罪這位皇甫女俠,但其中有些員外所聘高手自己逞能,不聽員外制止要和皇甫靈兒比鬥,實在是不自量力,如果其武功真的有多高,又怎會賺這種奴才錢?既祇是賺奴才錢之輩,武功當然遠比不上皇甫靈兒,和皇甫靈兒比鬥祇有自找難堪的被皇甫靈兒打敗;受到這位仙女救助的貧民,莫不對她感激萬分,但她還是叫感激她的貧民們向捐款救濟他們的員外道謝,那些員外們既然是捐了款,她還是褒揚這些員外。

這時西域也出了一個武功極為奇異的高手,其名乃為胡名,名叫帖摩拉;他亦一人獨闖高手如雲的天山、崑崙等西域門派,天山、崑崙雖皆高手如雲,但也都全派竟無一人能對付帖摩拉,帖摩拉竟憑其一人的武功,將天山、崑崙數百高手殺得死傷遍地!在西域既已無敵手,帖摩拉遂在西域四處橫行作惡,令西域人個個對帖摩拉聞名喪膽;帖摩拉在西域遇不到敵手,開始想到中原來橫行,因此他又去闖地處西域與中原之間的崆峒派,崆峒派不僅亦高手如雲,且崆峒高手武功比諸天山、崑崙高手,還更勝天山、崑崙,但武功比天山、崑崙更高的諸崆峒高手,仍被帖摩拉殺得死傷遍地,崆峒全派還是無一人是帖摩拉的對手。

湖南常德又出了一個為非作歹的門派,就是仇家堡,仇家堡主仇鎮天武功雖平常,但仇家有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等武功高於仇鎮天的高手,其中狂野三狼為天狼、地狼、豺狼三者,奪命八仙亦七男一女,七男中也有一個是跛子,與真正八仙的何仙姑、李鐵拐相彷彿;這天仇鎮天領著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到常德另一門派范家莊,逼迫范家莊聽命仇家堡,由於范家莊遠比仇家堡弱小,連范家莊主范健雄武功都不如仇鎮天,那武功平常的仇鎮天都可以一人就踏平整個范家莊,更別說他還帶著武功更高的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因此祇經一場小小的打鬥,范家莊主范健雄就向仇鎮天屈服了。仇鎮天降服范家莊後,又再領著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到常德另一門派龍家莊去,龍家莊要比范家莊強些,龍家莊主龍勝威武功就比仇鎮天高,仇鎮天要對付龍家莊其他弟子、莊丁可以,但要對付莊主龍勝威,則非狂野三狼或奪命八仙不可;仇鎮天要龍家莊臣服於其仇家堡,莊主龍勝威不從,仇鎮天就出劍和龍勝威打鬥起來,龍勝威武功高於仇鎮天,仇鎮天敗陣立命狂野三狼上陣,龍勝威欲乘勝追擊一劍刺向仇鎮天,但狂野三狼三柄劍立即阻擋龍勝威攻勢,狂野三狼中無論天狼、地狼、豺狼任何一人都可單獨擊敗龍勝威,三人聯手龍勝威當然更不是對手,在狂野三狼攻擊龍勝威的同時,奪命八仙也攻擊龍家莊其他弟子、莊丁,但因仇鎮天事先有令不准殺人,因此龍勝威和龍家莊其他弟子、莊丁雖多受傷,但無人死亡,仇鎮天見龍勝威敗倒和龍家莊許多弟子、莊丁也都被打倒,就下令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收手,並得意的對龍勝威道:

「我並不想滅掉你龍家莊,祇要貴莊臣服於我仇家堡,三日後再來登門拜訪,希望到時貴莊願意向敝堡稱臣。」

言畢即率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離去,回到仇家堡後,仇鎮天又對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訓道:

「我並不想祇有我仇家堡一堡在常德唱獨腳戲稱霸常德,這樣並不足以顯現出我仇家堡的威風,要常德地區多幾個門派向我仇家堡稱臣,由我仇家堡帶領常德地區好幾個門派稱霸常德,這樣我仇家堡才夠威風!所以龍家莊未到完全無法降服前,祇能去向他們下馬威,不可鬧出人命,千萬不可降服未成反結仇。」

狂野三狼中的天狼聞後遂問道:

「堡主!龍家莊若老是硬不肯歸降,那我們要嚇他們幾次才滅他們?」

仇鎮天乃答道:

「三國時代諸葛亮不是七擒孟獲嗎?我們也學諸葛亮七擒龍勝威,到了第七次打敗他們,他們若還不降,那就將龍家莊全莊滅門!」

三日後,仇鎮天第二次登龍家莊,不僅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隨行,連已屈服的范家莊主范健雄都跟隨著仇鎮天;進了龍家莊見到了龍勝威後,仇鎮天一副高傲模樣問道:

「龍莊主,怎麼樣啊?」

龍勝威堅決回絕的答道:

「我龍某寧為玉碎不為瓦全,龍家莊威武不屈,絕不向任何惡勢力低頭!」

范家莊主范健雄遂幫仇鎮天的腔勸道:

「龍兄!識時務者為俊傑,我們范、龍兩莊都不是仇家堡的對手,與仇家堡作對祇有白白送死,還是歸順仇家堡方為明智之舉。」

龍勝威聞之,極為氣憤的斥問道:

「范兄!你竟向這可惡的惡霸屈服,甘心作這可惡的惡霸的走狗?」

這回換奪命八仙攻擊龍勝威,狂野三狼攻擊龍家莊其他弟子、莊丁,又將龍勝威和龍家弟子、莊丁打得一地傷,仇鎮天見龍家莊受傷人數太多,就言七日後再來,給龍家莊受傷的人七日時間養傷;此後,仇鎮天每次登龍家莊,都領著狂野三狼、奪命八仙和范家莊主范健雄,到第六次打敗龍家莊時,仇鎮天一副騎在龍勝威頭上的姿態威赫道:

「諸葛亮擒孟獲擒七次,孟獲都降了,你也算是被我擒了六次,你還剩一次機會,下次除非你武功突然高起來,將我的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都打敗,要不然你再敗就非降不可,下次你敗了若還不降,那就不饒你了!」

數日後,仇鎮天第七次登龍家莊,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又第七次打敗龍勝威和龍家莊弟子、莊丁,仇鎮天就命范家莊主范健雄勸降,范健雄遂勸道:

「龍兄!你再不降仇堡主不會再饒你了,仇堡主來之前就說過,這次他會下令屠莊,你忍心因為你個人倔強而任令龍家莊全莊滅門嗎?」

龍勝威即回應罵道:

「住口!無恥懦夫!我可不會像你這樣,不知羞恥的貪生怕死為虎作倀!」

於是仇鎮天就命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屠莊,但不知從哪裡飛來數十鐵珠,急速不斷的襲向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遂急忙頻頻揮劍將襲來鐵珠揮開,原來是飛雲仙女皇甫靈兒出現了!她擲完鐵珠就立即現身,並指著仇鎮天罵道:

「仇鎮天!你在常德惡名昭彰,本姑娘早有耳聞,今日親眼見你在此作惡,本姑娘要收拾你和你手下這些爪牙!」

仇鎮天見狀驚嚇叫道:

「嗄!是飛雲仙女皇甫靈兒!」

皇甫靈兒遂笑道:

「你的眼力不錯啊!第一次見到本姑娘就認出本姑娘是誰了。」

仇鎮天乃答道:

「妳的這般身手,除了飛雲仙女皇甫靈兒外,天下間沒有第二位女俠能夠如此。」

皇甫靈兒再出口道:

「既知本姑娘是誰,那你們都等著受死吧!」

言畢,皇甫靈兒立即出劍,仇鎮天嚇得急忙命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聯合圍攻皇甫靈兒,自己卻和范家莊主范健雄一起逃跑;龍勝威即帶領龍家莊弟子、莊丁追擊仇鎮天,一路追到仇家堡,仇鎮天又命仇家堡弟子、堡丁出來應戰,自己再逃跑;跟隨仇鎮天的范家莊主范健雄還猶豫考慮了一下,覺得現在不能見風轉舵,害怕龍勝威不饒他,更害怕皇甫靈兒不知會怎樣對他,結果還是跟著仇鎮天一起逃跑。皇甫靈兒將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全都殺了,龍勝威帶領的龍家莊弟子、莊丁也將仇家堡全堡的人都殺光了,祇有仇鎮天和范健雄逃得不知去向。

皇甫靈兒隨即也到仇家堡與龍勝威會合,見仇家堡全堡人都死光而仇鎮天逃跑得無影無蹤,就對龍勝威道:

「仇鎮天非找到他將他除掉不可,否則他會另請高手對你報復,並再在常德捲土重來。」

龍勝威聞之應道:

「仇鎮天當然要找到他、除掉他,這種惡人絕不可以放過!但他現在已完全失勢,單憑他一個破人,還有什麼本錢另請高手捲土重來?」

皇甫靈兒乃笑答道:

「龍莊主!你在常德常見到他,但卻沒有我這祇短短見他一次來得瞭解他,我祇見他一眼,就知道他武功雖不行,但他有辦法叫武功比他高的人聽命於他,現在武功比他高的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雖皆已死,但他還是有辦法再請到其他武功比他高的人聽命於他,他也不會離開常德,一定還要在常德捲土重來!」

龍勝威不解的問道:

「皇甫女俠!妳是怎麼這麼會看人的?」

皇甫靈兒答道:

「這就是眼力呀!我在河南登封鬼谷山滅鬼教時,鬼教還有四位長老鬼門四怪逃跑了,不知到哪裡去了,但那四人一定會逃離登封遠避他處,幾年內都不敢回鬼谷山;這都是祇看他們一眼,就知道他們會想些什麼、做些什麼。」

仇鎮天果如皇甫靈兒所言,他不逃離常德,祇躲在市郊一處荒院內,他對跟著他一起逃來此地的范健雄道:

「真倒楣!竟殺出個皇甫靈兒,害我們一敗塗地!狂野三狼和奪命八仙都不可能是皇甫靈兒的對手,他們必都已死定了;我們必須再另請高手,殺了那龍勝威,我仇家堡一定要再稱霸常德!」

范健雄惶恐不安的道:

「可是有皇甫靈兒在,要請哪個高手可以打敗皇甫靈兒?天下間沒有可以打敗皇甫靈兒的高手呀!那我們豈不永遠要被困在這裡了?」

仇鎮天嘲諷范健雄答道:

「你這個『飯』莊主還真是個吃飯的莊主,一個皇甫靈兒就把你嚇成這樣!你不知道皇甫靈兒是個浪跡天涯四方遨遊一向都來去無蹤的嗎?她沒多久就會離開常德,我們祇要銷聲匿跡個幾天,等皇甫靈兒離開常德後,就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仇鎮天又接著道:

「誰說天下間沒有可以打敗皇甫靈兒的高手?在西域橫行,連破天山、崑崙,又闖中原大破崆峒的帖摩拉,皇甫靈兒就不見得能打得贏他;祇不過我們現在請不到帖摩拉,如果請得到帖摩拉的話,我一定叫帖摩拉殺了那皇甫靈兒!龍勝威都該殺,皇甫靈兒更該殺!假如我們真能請到帖摩拉,那何祇稱霸常德?更可以稱霸天下!」

然而,向來來去無蹤的飛雲仙女,這回卻要找到仇鎮天將他除掉才會離開常德,她陪著龍勝威回到龍家莊,在龍家莊裡,她對龍勝威道:

「龍莊主!我雖是個浪跡天涯四方遨遊的女遊俠,但這次一定要找到仇鎮天,將他除掉後,才會離開常德。」

龍勝威對應道:

「皇甫女俠!我希望妳就留在常德,跟我們住在一起,不要再浪跡天涯了;不過妳若為了要抓仇鎮天,那仇鎮天已孤伶伶的不足為患,他要再請高手幫他,現在他都躲躲藏藏的怕人發現他,這樣要怎麼出去請高手?」

皇甫靈兒答道:

「不可掉以輕心!他既有這個本事,還是要找到他將他除掉,方能為你和龍家莊乃至整個常德永除後患!」

龍勝威感謝皇甫靈兒並又說個玩笑話道:

「那我要為我、為龍家莊、為常德感謝妳皇甫女俠了,但妳既留在常德,那仇鎮天會請高手,除非他請到西域高手帖摩拉,才能對付妳這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

皇甫靈兒卻一本正經的回應道:

「是的!那仇鎮天一定會想請帖摩拉幫他,雖然帖摩拉現在還遠在甘肅、陜西,他未必等得到帖摩拉臨近常德,帖摩拉臨近常德,也未必就找得到帖摩拉,但這事還更不能掉以輕心!」

龍勝威則對仇鎮天不屑的質疑問道:

「那仇鎮天或許找得到帖摩拉,帖摩拉也或許會幫仇鎮天,但武功這麼高的帖摩拉會聽命於仇鎮天嗎?」

皇甫靈兒答道:

「你以為帖摩拉是多了得的人物?他武功雖高,但他們西域人心思最簡單了,仇鎮天那麼詐的人,他最會騙帖摩拉那種空腦袋,帖摩拉武功雖比仇鎮天高得多,但卻最容易受仇鎮天的騙。」

龍勝威終有所悟的道:

「嗯!這麼說,那還是儘早找到仇鎮天的好。」

皇甫靈兒贊同道:

「這樣就說對了!」

龍勝威不知該如何的問道:

「但仇鎮天他躲在什麼地方?要如何找到他呢?」

皇甫靈兒反問道:

「龍莊主!你住在常德,對常德的事物,你比我瞭解,你該想想,在常德有些什麼人,或有什麼可循蹤跡,可以將仇鎮天找出來?」

皇甫靈兒這一反問,龍勝威開了竅的驚呼道:

「啊!對了!范家莊!」

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一起前往范家莊,到了范家莊後,龍勝威就向莊裡弟子、莊丁問道:

「諸位!你們希不希望你們的莊主回莊啊?」

全莊弟子、莊丁同聲答道:

「希望!」

莊主范健雄的妻舅許庭財問道:

「皇甫女俠!龍莊主!你們有辦法找到我姊夫,請他回莊嗎?」

龍勝威答道:

「許兄!我跟你姊夫原來是稱兄道弟的,雖然他向惡霸仇鎮天屈服,我深為不恥,但他祇要肯回莊,他還是我的好兄弟,我不會追究他向仇鎮天低頭當仇鎮天幫兇的事的。」

皇甫靈兒亦答道:

「是的!祇要你們莊主回莊,他還是范家莊主,我們絕不傷他半點皮毛。」

許庭財就對范家莊的弟子、莊丁聲言道:

「諸位!那我們全莊都四出尋找莊主,並到處呼喊請莊主回莊!」

范家莊的弟子、莊丁都贊同許庭財說的話。

皇甫靈兒和龍勝威遂向范家莊的人告辭,從范家莊返回龍家莊,回龍家莊後,龍勝威對皇甫靈兒道:

「皇甫女俠!妳在常德的日子就住在敝莊吧!我就去命人為妳準備一間廂房。」

皇甫靈兒辭謝道:

「龍莊主!謝謝你的好意!但我留在常德也不會打擾貴莊,你就不必為我費心了。」

龍勝威不解的問道:

「皇甫女俠!妳在常德不住敝莊,那妳住哪裡?」

皇甫靈兒答道:

「龍莊主!這仇家堡的人都被殺光了,仇鎮天又躲起來不敢回仇家堡,現在仇家堡已是一個空堡了,那我住在仇家堡裡就行啦!」

范家莊的弟子、莊丁就依他們莊主的妻舅許庭財所言,四出尋找他們的莊主范健雄,到處呼喊請莊主回莊,呼喊聲漸漸傳到了仇鎮天和范健雄躲藏的荒院,於是仇鎮天就問范健雄道:

「范莊主啊!范家莊的人都請你這個莊主回莊,你要不要回去呀?」

會見風轉舵的范健雄聽說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不會追究他的過錯,既然如此,又何必跟這已經敗倒落難的仇鎮天一起受苦呢?范健雄一露猶疑眼神,仇鎮天就立出劍刺范健雄,范健雄亦拔劍抵擋;這回范健雄罵仇鎮天的話可難聽了,范健雄罵道:

「哼!既然你想殺我,那就沒什麼好客氣的啦!我根本是被你武力逼迫而跟隨你的,你這種惡人誰會心甘情願跟隨你?你根本就沒稱霸常德的斤兩,想稱霸常德根本就是找死!今天我若逃出這個荒院回到范家莊,一定會帶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來抓你的!」

仇鎮天亦回罵道:

「哼!我早就知道你早晚會背叛我的!若不殺你,你終究還是會將我藏身之處說出去的,現在你就祇有死!」

仇鎮天和范健雄就打鬥了起來,范健雄武功不及仇鎮天,但仇鎮天武功也沒比范健雄高多少,二人過招過了五十餘招,仇鎮天方一劍刺穿范健雄的腹部;向惡人低頭作惡人走狗的下場,就是死在惡人手裡,范健雄終為仇鎮天所殺!

仇鎮天請不到帖摩拉,卻將鬼教餘孽鬼門四怪請來了,四怪皆信誓旦旦要殺皇甫靈兒為鬼教報仇,但皇甫靈兒滅鬼教時,這四人臨陣脫逃,仇鎮天也是遇敵臨陣脫逃叫別人為自己送死,因此他懷疑鬼門四怪是不是和他自己一樣,遂問道:

「你們現在這麼咬牙切齒的要為鬼教報仇,那當時鬼教面臨危亡,你們為何逃命而不拼命呢?」

四怪中的頭怪答道:

「我等那也不是臨陣脫逃,而是為了替鬼教保留一點復仇和東山再起的本錢。」

四怪中的二怪接腔道:

「是呀!仇堡主,你在仇家堡危亡時逃離,不也是為了報仇和復堡嗎?你現在為仇家堡報仇和恢復仇家堡的用心,我們都很贊佩,所以樂意來幫你。」

二怪的意思當然是仇鎮天和他們四怪半斤八兩,彼此誰也別說誰,仇鎮天聽了心裡不高興,但臉上仍裝笑道:

「是!是!二位說的都對極了!眼前我們先為鬼教和仇家堡報仇而合作努力,將來各自還要復興鬼教和復興仇家堡。」

四怪中的頭怪稱讚道:

「嗯!說得好!說得好!現在雖然是各報各的仇,但彼此一定要合作,否則誰都報不了自己的仇。」

仇鎮天收起無用的空話,提出踏實的問題問道:

「你們四人要收拾龍勝威雖綽綽有餘,但要對付皇甫靈兒,四人聯手可以取勝嗎?」

頭怪答道:

「遇強敵不能力拼可以智取,我等有辦法,皇甫靈兒武功再高,她的武功對付不了我等妙計。」

仇鎮天聞之欣喜道:

「好!我也是這麼想,可是沒人幫我,有計也無法施展,現在有了你們,我們就用計玩死皇甫靈兒!」

鬼門四怪攻進了龍家莊,龍勝威和龍家弟子、莊丁皆不敵,情勢十分危急,龍勝威命人趕緊到仇家堡通知皇甫靈兒,鬼門四怪竟不阻攔,讓通風報信的龍家弟子往仇家堡去;住在仇家堡的皇甫靈兒,正在仇家堡大庭院內揮劍習武,一張仙女般美貌又帶著女俠威武神色的長相,身著藍襟白袖的上衣和白色的長褲,腳穿黑色長靴,手執長劍揮舞,其姿態既威又美,再施展起飛雲神功,還真像是天上仙女在舞劍;龍家莊弟子奔入仇家堡,見正在練武的皇甫靈兒,急忙通報龍家莊發生的事,皇甫靈兒聞訊立即收劍,緊急趕往龍家莊;到了龍家莊後,鬼門四怪早已離去,這四怪祇殺死兩名莊丁,其餘龍勝威和數十弟子、莊丁都祇受輕傷;這很明顯,四怪根本就不是真的要攻龍家莊,祇是藉此驚擾皇甫靈兒;皇甫靈兒見此狀,遂斥道:

「哼!打不贏本姑娘,就玩這種把戲捉弄本姑娘!」

龍勝威聞之不解的問道:

「皇甫女俠!妳說什麼?說的是怎麼回事?」

皇甫靈兒答道:

「龍莊主!以後你本人性命不會有危險,但你手下弟子、莊丁,每次難免要死一、兩個,一次也不會死太多,這種事還是會一次又一次的發生,鬼門四怪那四個糟老頭不是真的要攻擊你龍家莊,而是用此方法存心戲弄我。」

不久後,范家莊也遭鬼門四怪攻擊,許庭財和范家莊諸弟子、莊丁也都不是鬼門四怪的對手,三名范家弟子分別往仇家堡和龍家莊向皇甫靈兒和龍勝威求救,等皇甫靈兒和龍勝威趕到范家莊時,鬼門四怪又早已離去,范家莊也是祇有一人被殺,其餘包括許庭財在內數十人都祇受輕傷,蓄意捉弄皇甫靈兒的跡象更明顯,皇甫靈兒更生氣的道:

「好!跟本姑娘捉迷藏,武功比不上本姑娘,玩這下三濫的把戲就能玩倒本姑娘嗎?」

龍勝威遂對許庭財和范家莊的人高聲道:

「許兄!諸位!你們請你們自己莊主回莊,仇鎮天就殺了你們的莊主,怕你們莊主回莊說出他仇鎮天的藏身之處,你們要不要為自己的莊主報仇?」

許庭財也對全范家莊喊話道:

「對!我們要為莊主報仇!要殺仇鎮天!還要殺鬼門四怪!」

范家莊全莊都敵愾同仇的附和龍勝威和許庭財的話,誓為莊主范健雄報仇,都一致要殺仇鎮天、殺鬼門四怪!

數日後,鬼門四怪躲在一個山洞內設壇作法,龍勝威和龍家莊的人都中了邪咒,變成像是一群趕屍,中邪的龍家莊全員,行屍走肉般的進入仇家堡,眼明的皇甫靈兒見龍家莊的人神色舉止異常,就知道他們中了鬼門四怪的巫咒,龍勝威和龍家莊所有中邪的人一起拔劍朝皇甫靈兒瘋狂揮斬,皇甫靈兒祇能不停的閃躲,還不能還擊,最後祇得將中咒的龍家莊人一一點穴,令他們都僵住不動,再觀他們臉部血色變化,血色恢復正常即是施咒停止了,再將他們一一解開穴道;穴道解開後,龍勝威和龍家莊的人都吃驚自己怎麼到仇家堡來了,皇甫靈兒告訴他們是中了鬼門四怪的邪咒,皇甫靈兒再感嘆道:

「這四個糟老頭,武功沒我高,花招倒不少,一下攻擊龍家莊,一下攻擊范家莊,我一到就全都逃跑,現在又作邪法施巫術,驅使你們的身體攻擊我。」

幾日後,范家莊的人又都中了鬼門四怪的邪咒,全莊人都到龍家莊揮劍攻擊龍家莊,由於龍勝威和龍家莊的人才中過邪咒,所以都知道范家莊的人中咒了,龍勝威急命一弟子到仇家堡找皇甫靈兒,並命龍家莊弟子、莊丁祇能抵擋和閃躲,不可殺范家莊的人,龍勝威自己就不斷的閃躲許庭財的攻擊,不對許庭財作任何反擊;但中了邪的范家莊人,你不殺他他仍要殺你,龍勝威雖不反擊許庭財許庭財也殺不到龍勝威,可是龍家莊其他武功較差的弟子、莊丁就因為祇抵擋、閃躲而不還擊,結果慘遭殺害!有些弟子、莊丁見此情狀忍不住了,還是殺了范家莊中邪咒的弟子、莊丁;待皇甫靈兒趕來,鬼門四怪已停止施咒,范家莊的人驚醒過來,都訝異自己怎麼跑到龍家莊來,且又驚見地上龍、范兩莊躺下的死人;許庭財驚訝的問道:

「哎呀!這是怎麼回事?我們范家莊的人怎麼都跑到你們龍家莊來了?」

龍勝威答道:

「你們是中了鬼門四怪的邪法,上次我們龍家莊全莊也都中了邪法,還全莊一起到仇家堡圍殺皇甫女俠,這是皇甫女俠事後告訴我們的,我們自己根本不知道我們自己做過些什麼。」

皇甫靈兒為之氣憤不安的道:

「不行了!一定要將仇鎮天和鬼門四怪找出來,要不然不知道他們還要玩什麼把戲,又不知道還有誰會遭殃!」

皇甫靈兒獵到一隻禿鷹飼養,她從街上肉販那裡買生肉給禿鷹吃,並將自己體內真氣灌進禿鷹體內;不久後,龍家莊和范家莊的人都中了邪咒,兩莊人都跑到仇家堡前互相廝殺,皇甫靈兒見兩莊人如同兩隊趕屍,像是彼此有仇似的激烈拼鬥起來;鬼門四怪如此捉弄皇甫靈兒,存心給皇甫靈兒看他們作法演出來的這幕戲,皇甫靈兒見之嘀咕道:

「好!你們這回捉弄本姑娘是你們自己找死!」

言畢即抽劍將中了邪咒的龍勝威手臂上一劃,劍上沾了龍勝威的血,再將這血餵給她新飼養的禿鷹,禿鷹飲了血就飛出仇家堡,皇甫靈兒亦施展飛雲神功跟隨禿鷹一起飛,不久就飛到鬼門四怪作法的山洞;皇甫靈兒闖進山洞內,搗毀鬼門四怪作法的法壇,鬼門四怪皆驚嚇不已,皇甫靈兒乃喝道:

「好啊!本姑娘可算找到你們了!」

在仇家堡互相廝殺的龍、范兩莊人都因皇甫靈兒打斷鬼門四怪作法而驚醒,都訝異自己又中邪法了,也都很苦惱鬼門四怪老對他們施邪法,尤其地上又躺著十餘個龍、范兩莊的死人,但大家都到仇家堡來,怎麼不見皇甫靈兒呢?大家又為皇甫靈兒的「失蹤」而耽心。

皇甫靈兒闖進山洞,找到鬼門四怪,令鬼門四怪驚嚇,鬼門四怪的頭怪遂驚問道:

「妳是怎麼找到我們的?」

皇甫靈兒就將飛來的禿鷹招到手上,微笑的道:

「是牠找到你們的!牠喝了被你們施法的人的血,就飛到你們這裡來了。」

鬼門四怪的二怪不信的問道:

「怎麼可能?我們鬼教從鬼谷子祖師到現在一千多年,從未聽說禿鷹喝了被施法的人的血,就可以找到作法地點。」

皇甫靈兒笑答道:

「別人如果也抓一隻禿鷹,用同樣的方法,當然是沒有用,還是找不到的,但本姑娘還有別人不知道的獨門秘法;你們的邪咒可以驅使別人,但對本姑娘怎麼毫無效用呢?這就是本姑娘有別人不知道的獨門秘法。」

鬼門四怪的三怪挑戰的問道:

「那妳現在要怎樣?」

皇甫靈兒反問道:

「仇鎮天呢?叫他出來!」

頭怪答道:

「他不在這裡!」

二怪唬騙皇甫靈兒道:

「我們藏身的地方不祇一處。」

皇甫靈兒回道:

「不管你們藏身地方有幾處,現在本姑娘找到你們了,不久也會找到仇鎮天,他逃不了的。」

皇甫靈兒望了山洞裡一眼,有所發覺的問道:

「哦!是仇鎮天藏身的地方不適合你們作法,是不是?」

鬼門四怪的第四怪答道:

「依我們鬼谷子祖師傳授下來的,如果是作法救人,像醫病、為種田人家求雨,就要在陽光充足的地方作法,但要害人,就須在沒有陽光的陰暗地方作法。」

皇甫靈兒遂嘲諷道:

「你們這些盡做壞事的惡人,就是見不得陽光。」

言畢,四怪都出劍施展鬼谷劍法迎候皇甫靈兒,皇甫靈兒乃喝道:

「哼!看本姑娘收拾你們!」

一場拼鬥廝殺又展開了,鬼門四怪雖都不是皇甫靈兒的對手,但四人聯手,要收拾他們還是要費一番工夫,皇甫靈兒有如仙女飛舞一般,揮劍姿態既威武又美妙,四怪都沒看清她的招式,就一個一個的中劍而亡,沒多久鬼門四怪全都死了。

皇甫靈兒除掉鬼門四怪返回仇家堡,為皇甫靈兒「失蹤」而心憂的龍、范兩莊之人,喜見皇甫靈兒返回,莫不興奮歡呼,又聞鬼門四怪已除,大家就一起到一家客店,為皇甫靈兒慶功,客店掌櫃聽說皇甫靈兒除掉了鬼門四怪,都說要免費請客,皇甫靈兒雖言仍要付帳,但客店掌櫃堅持請客,為皇甫靈兒慶功,客店掌櫃命伙計將店中最好的酒菜端給皇甫靈兒、龍勝威、許庭財和龍、范兩莊席上之人;在宴席間,龍勝威邊吃邊請求皇甫靈兒永遠留住在常德,龍勝威道:

「皇甫女俠!妳就在常德住下來吧!現在整個常德被鬧成這個樣子,常德需要妳的保護。」

皇甫靈兒回覆道:

「這都是因為仇鎮天還在作怪呀!鬼門四怪也是仇鎮天請來的,這些日子都是仇鎮天請來的鬼門四怪在常德到處鬧事,祇要將仇鎮天除掉,常德就平靜了,到時候我還是會離開常德的。」

龍勝威稱讚皇甫靈兒並對之感謝道:

「之前妳說的果然對了!仇鎮天不除,他會再請高手大鬧常德,這鬼門四怪將整個常德鬧成這樣,就果如妳所料;妳要找到仇鎮天將他除掉後才離開常德,真是對極了!我要為整個常德感謝妳!」

皇甫靈兒辭謝道:

「既要行俠仗義,那危害的禍根當然要真正完全拔除,方能了事,否則禍根不除盡,一走了之,將陷受害者於更大的報復和殘害,甚至慘死,救人反而變害人,那怎麼行?所以我這樣是應該的,無須言謝。」

龍勝威又惶恐問道:

「如果我們找不到仇鎮天,那仇鎮天再下來會不會把帖摩拉給請來?」

皇甫靈兒答道:

「所以我們要趕快找到仇鎮天,且還要在他請到新高手前,將他找到除掉。」

龍勝威再問道:

「喂!聽說帖摩拉又去闖華山,整個華山派又被他殺得死傷慘重,是不是啊?」

皇甫靈兒答道:

「嗯!所以若不儘快找到仇鎮天,等帖摩拉到常德附近,又給仇鎮天請去了,那常德就要遭大殃了!」

帖摩拉闖華山,可非虛假傳說,而是真有其事,華山也是個高手雲集的名門大派,但百餘武功高強的華山長老、弟子,仍都被帖摩拉殺得死傷遍地!自西域天山、崑崙到甘肅崆峒,現在更進入中原陜西華山,一路上遇到的都是武功極強的高手,但卻沒有一個打得贏這四處橫行的帖摩拉!陜西華山已在中原內地,帖摩拉闖華山,將華山高手殺得死傷慘重,更震驚整個中原武林!

華山在陜西,離常德還是太遠了,仇鎮天仍無法去請帖摩拉,但他又請到另一位武功高強的淫魔,這淫魔名叫常天彪,他自號就是狼牙魔爪,毫不避諱自己就是淫狼之牙、淫魔之爪,遭他淫辱的女子竟都是武功高強的武林女俠,這些女俠自然都羞憤自盡了;他還一定要武功夠強的女俠,他才有興趣去淫辱,沒有武功的弱女子,長相再美,他都沒興趣;峨嵋派武功最強的十大女弟子,全都遭他淫辱而自盡,峨嵋眾師太和長老一起圍攻這個淫魔,要為她們受辱而死的弟子報仇,但狼牙魔爪常天彪的武功竟這麼高,全峨嵋派師太、長老聯手圍攻都打不贏他,全都死在他的狼牙棒下!當然,如果他的武功沒這麼高,又怎敢專去淫辱武功高強的女俠呢?峨嵋派武功排名第十一以後的女弟子,他竟嫌她們「武功太弱」,對她們沒興趣,這些女弟子方倖免遭其毒手,但其中也有不自量力的女弟子,常天彪不找她,她卻憤怒的去找常天彪,要為死去的師姊、師父、師太、長老報仇,對這些來送死的女弟子,常天彪還是沒興趣淫辱她們,但她們既來送死,所以常天彪還是用狼牙棒打死她們。

在荒院內,常天彪對仇鎮天獰笑道:

「嘻!嘻!嘻!……本人祇對武功高強的女俠有興趣,但天下武功高強的女俠不多,想要玩的本人都已玩過,天下間快要沒有本人想玩的女人了,這個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本人又豈能放過?」

仇鎮天道:

「不管你怎麼對皇甫靈兒,我就是要殺皇甫靈兒和龍勝威,重新恢復我仇家堡。」

常天彪又嘻皮笑臉道:

「嘻!嘻!嘻!……你放心!這皇甫靈兒一被我玩過,她一定也會羞憤自盡,祇要皇甫靈兒一死,那龍勝威又算什麼?仇堡主!你一定會重建仇家堡,再稱霸常德的。」

仇家堡的浴室有個很華麗的浴池,皇甫靈兒正全身赤裸的浸泡在浴池裡洗澡,狼牙魔爪常天彪找女人的本事還真厲害,就是會找對時間、找對地方,要找皇甫靈兒就會在皇甫靈兒洗澡時找到浴室裡;皇甫靈兒見陌生男子進入浴室,來不及穿衣,赤裸的身子躍出浴池,雙手出招攻向常天彪;皇甫靈兒赤裸的身軀,從頭到腳都是白皙嬌嫩,體型修長柔美,雙乳挺拔柔軟,極富美感,出招強勁的一雙手臂,竟是嬌嫩柔美的,腰部纖細柔嫩,屁股像兩團半球形的豆腐,白嫩柔軟,雙腿修長亦白嫩,但移步卻是快捷矯健,兩腳皆白嫩嫩的玉腳,各長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的趾甲,尤像兩指美麗白玉;常天彪邊招架一雙淫眸邊凝望著這聞名已久的飛雲仙女的裸體,飛雲仙女皇甫靈兒威名聽聞已久,今日不僅終於見著這位天下無敵的女俠,且還看見她一絲不掛的全身,真是大飽眼福!

皇甫靈兒赤裸的白嫩嬌軀,出招卻是快急強猛,光溜著身子仍顯露出武林女俠威武英姿和仙女般的絕妙身法;常天彪本來也是空手對空手與皇甫靈兒過招,但皇甫靈兒攻勢強猛,常天彪竟敵不過這光著身子的女子,祇得將掛在腰際的狼牙棒抽出,但皇甫靈兒會攻擊也會閃躲,她閃過揮襲而來的狼牙棒,空手仍然擊到常天彪胸口,令常天彪連後退五步,皇甫靈兒這一掌並未用力,否則可以取常天彪性命;這時二人已從浴室打進了客房,常天彪既出狼牙棒,皇甫靈兒也就取下掛在客房壁上的一柄長劍,抽劍出鞘,劍與狼牙棒遂展開一陣激烈互擊,原本粗重的狼牙棒可以擊斷薄又長的劍,但現在持劍的是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皇甫靈兒,全裸身體用長劍依然將拿著粗重狼牙棒的常天彪打得節節後退,但敗退的常天彪依然可以欣賞這天下無敵飛雲仙女光溜嬌軀揮劍施展武功的英姿,繼續在飽享眼福。

常天彪被擊得再往後退三步,但皇甫靈兒並未再向前攻擊,反而將手中劍往地上一扔,全身赤裸的她竟微笑的問常天彪道:

「你就是淫辱過許多武功高強的女俠的狼牙魔爪常天彪?」

常天彪也因此將狼牙棒再掛回腰際,邊掛回狼牙棒邊嘻皮笑臉的答道:

「嘻!嘻!嘻!……不錯!祇要見本人這根狼牙棒就知道本人是誰了。」

皇甫靈兒再補充道:

「嗯!還有瞧你那色瞇瞇的雙眼,望著本姑娘赤裸的身體,還特別喜歡看本姑娘赤裸身體施展武功,再加上與你過招看你出招的招式,就更確定你是專喜歡淫辱武功高強女俠的常天彪了。」

常天彪接腔道:

「嘻!嘻!嘻!……說得好!本人就祇喜歡長相美麗武功又高強的女俠,本人久聞妳飛雲仙女的威名,今日不僅有幸見到妳這天下無敵的女俠,且一見妳就看到妳這威名赫赫飛雲仙女光溜白嫩的嬌軀,更還看到大名鼎鼎飛雲仙女光溜白嫩嬌軀施展天下無敵的武功,大飽眼福!真是大飽眼福!」

皇甫靈兒向常天彪挑戰道:

「你這專找武功高強女俠下手的淫魔,本姑娘倒要向你挑戰,本姑娘這光溜的身體就給你玩,就讓你白佔本姑娘的便宜,但你玩遍本姑娘全身,佔光本姑娘身上所有便宜,你也吃不掉本姑娘,最後本姑娘仍將是一個清白完璧之身殺了你這個淫魔!」

常天彪聞之樂不可支笑道:

「嘻!嘻!嘻!……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把自己光溜的身體給本人玩,給本人白佔便宜,就是天大的艷福了,但到嘴邊的嫩肉,舌頭都舔到了,竟還吃不到,那本人也想看看怎麼會吃不到。」

皇甫靈兒亦微笑道:

「好!那咱們再回浴室,你先用毛巾幫本姑娘擦乾身體。」

回浴室後,皇甫靈兒將浴池旁放衣物的桌枱上的一塊大毛巾扔給常天彪,並道:

「幫本姑娘擦乾身體!」

常天彪雙手接住毛巾,又是:

「嘻!嘻!嘻!……」

但沒說話,他拿著毛巾走到皇甫靈兒身前,用毛巾擦拭皇甫靈兒光溜的身體,擦過皇甫靈兒的雙乳,就立用嘴吮其中的一乳,皇甫靈兒見之微笑道:

「這麼猴急,現在就開始玩本姑娘的身體了。」

皇甫靈兒再接著道:

「好!隨你!現在就可以玩本姑娘的身體了。」

常天彪再吮皇甫靈兒的另一乳,雙乳都吮過後,就興奮的呼道:

「哇!本人舔到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仙女乳了!仙女乳又嫩又柔軟,真不是普通女子的乳。嘻!嘻!嘻!……」

皇甫靈兒也被常天彪的話逗得呵呵笑道:

「呵!呵!……謝謝你的贊美,你愈說本姑娘的兩乳是仙女乳,本姑娘還愈想自己的仙女乳再被你多舔幾下。」

常天彪奇怪的「哦?」了一聲,皇甫靈兒接著道:

「你愈玩本姑娘的身體,本姑娘愈更要把自己的身體給你玩,你愈佔本姑娘的便宜,本姑娘愈更要把自己身體的便宜全部給你佔光,但本姑娘就是不會被你吃掉。」

常天彪聽到這話,樂不可支的笑道:

「嘻!嘻!嘻!……不管妳會不會被本人吃掉,妳自己給本人白玩妳的身體,給本人白佔妳的便宜,就是天大的艷福,不過還是先把妳身體擦乾再說。」

皇甫靈兒應道:

「嗯!擦乾本姑娘的身體,將本姑娘抱到床上去跟你親熱。」

常天彪用毛巾繼續擦皇甫靈兒的身體,最後擦到皇甫靈兒的腳,每擦乾一隻腳,就睜大眼睛看一隻腳,兩腳都擦乾後,還要再將兩腳輪流拿在手上看,皇甫靈兒白嫩嫩的兩腳,每隻腳都長著五根腳趾頭,兩腳大姆趾如白玉般美麗的兩片腳趾甲,常天彪愈看愈想看,皇甫靈兒見之微笑道:

「你喜歡看本姑娘的腳,把本姑娘抱到床上去再看嘛!」

常天彪雙手將皇甫靈兒光溜的身體抱起,抱在懷中,皇甫靈兒雙手亦腕住常天彪的脖子,二人目光互相對望,彼此互相微笑,根本像是彼此親熱的愛侶,一點都不像是在比鬥爭勝負的敵對者;常天彪沒把皇甫靈兒抱到床上,而將她再抱回客房,將皇甫靈兒光溜的身體放在客房金黃色的地毯上,皇甫靈兒躺在地毯上問道:

「怎麼不把本姑娘抱到床上去呢?」

常天彪答道:

「嘻!嘻!嘻!……床太小了,這地毯那麼寬敞,玩起來才痛快!」

皇甫靈兒聞之贊同道:

「嗯!有道理!本姑娘現在是在向你挑戰,不是在跟你親熱,不必怕被別人看到,又何必躲在床上?在這裡還真的才玩得痛快。」

常天彪又是:

「嘻!嘻!嘻!……」

卻沒說話,開始吻皇甫靈兒的臉,再用舌頭舔皇甫靈兒的脖子,皇甫靈兒笑瞇瞇的任常天彪玩她的身體,常天彪再吮皇甫靈兒的雙乳,皇甫靈兒笑得更開心,歡喜的道:

「噢!本姑娘的仙女乳又被你舔了,這回本姑娘更高興自己的仙女乳被舔了,更要把自己的仙女乳再給你多舔幾下。」

常天彪繼續再舔皇甫靈兒的肚臍、私處;舔到皇甫靈兒的私處,皇甫靈兒更開心得不得了,更歡喜的道:

「哇!本姑娘最高興自己這裡被舔,更要把自己這裡再給你多舔幾下。」

常天彪舔過皇甫靈兒私處後,還再睜大眼看皇甫靈兒的私處,皇甫靈兒上半身坐起來,見常天彪看她自己的私處,就嘻笑道:

「嘻!嘻!嘻!……你一定最喜歡舔女子的這裡,又最喜歡看女子的這裡,本姑娘也不但很高興自己這裡被你舔了,又很高興自己這裡被你看了,還更要把自己這裡再給你舔,再給你看。」

常天彪亦嘻嘻樂道:

「嘻!嘻!嘻!……難得妳這麼喜歡本人白享妳的艷福,本人不但舔到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這裡,又還看到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這裡,能舔到仙女的這裡又看到仙女的這裡,更是特別難得,更是天大天大的艷福!」

皇甫靈兒更被逗得開心不已的笑道:

「哈!哈!哈!……謝謝你把本姑娘這裡說得這麼值錢,你愈說舔到仙女這裡、看到仙女這裡,本姑娘愈高興自己仙女這裡被你舔又被你看了,愈更要把自己仙女這裡再給你舔,再給你看。」

常天彪感覺很難得的道:

「嘻!嘻!嘻!……本人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喜歡自己身體被本人看、被本人玩的女子。」

皇甫靈兒回話道:

「是呀!你都侵犯人家、淫辱人家,人家當然要抵抗掙扎;本姑娘是真正武功高強的女俠,不怕被你吃掉,有把握不會被你吃掉,所以才敢這樣向你挑戰,你愈玩本姑娘的身體,本姑娘愈要把自己的身體給你玩,你愈佔本姑娘的便宜,本姑娘愈要把自己身體的便宜全部都給你佔光,你愈覺得是白享艷福,本姑娘愈要再給你白享更多的艷福,但最後你就是吃不掉本姑娘。」

常天彪應道:

「嘻!嘻!嘻!……本人最後吃不吃得掉妳先不管,反正本人就是佔到便宜享到艷福了,也就因為妳這樣的挑戰,省了本人對付妳抵抗掙扎的力氣。」

皇甫靈兒補充道:

「嗯!你還省了脫本姑娘衣服的事呢!」

常天彪感覺被提醒的道:

「啊!對!對!過去找那些女俠,先要擊敗她們,擊敗她們後,她們還要抵抗掙扎,一面要制服她們的抵抗掙扎,還要一面脫她們的衣服,很難把她們的衣服全脫光,大部份身上還有衣物就玩起她們來了,全身脫光的也不能像現在這樣,可以細細慢慢的撫弄欣賞;嘻!嘻!嘻!……今日一見到妳,妳就全身光溜溜的,不用脫衣服,妳還自動把身體給本人玩,妳非但不抵抗不掙扎,反而愈玩妳身體,妳愈要把自己身體給本人玩,非但省力省事,且還可以對妳細細的撫弄,慢慢的欣賞。」

皇甫靈兒遂糾正常天彪道:

「但那些費力費事又不能慢慢撫弄欣賞的,還是都被你吃掉啦!本姑娘這個省力省事又可以慢慢撫弄欣賞的,最後你非但吃不掉,且還會送命!」

常天彪應道:

「嘻!嘻!嘻!……所以現在咱倆是在進行一場很有樂趣的比武拼鬥,不是彼此相愛親熱,最後本人一定要鬥贏妳、吃掉妳!」

皇甫靈兒再應道:

「好!現在不知最後鹿死誰手,那咱倆就繼續一邊享受樂趣一邊比鬥吧!」

常天彪接下來就撫摸皇甫靈兒白嫩修長的雙腿,一邊撫摸也一邊用舌頭舔,又撫摸到了腳,他似乎特別喜歡看皇甫靈兒的腳,兩眼死盯著皇甫靈兒白嫩的雙腳,皇甫靈兒見之問道:

「本姑娘的腳這麼好看嗎?你怎麼看了又看?」

常天彪笑答反問道:

「嘻!嘻!嘻!……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仙女腳也被本人看到了,喂!飛雲仙女的仙女腳怎麼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怎麼也跟普通人的腳長得一樣?」

皇甫靈兒再被逗得咯笑不止的答道:

「哈!哈!哈!……你真會逗本姑娘開心!仙女腳如果不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樣子,這仙女腳豈不成了畸形腳?仙女的腳怎麼會畸形呢?所以就因為是仙女腳,更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仙女腳更與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本姑娘更高興自己的仙女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又更高興自己長著五根腳趾頭的仙女腳被你看到了,更要把自己長著五根腳趾頭的仙女腳給你看。」

常天彪再繼續望著皇甫靈兒的雙腳,一會兒後,他叫皇甫靈兒翻過身背朝上,趴在地毯上,皇甫靈兒就聽從常天彪的話,翻身趴在地毯上,皇甫靈兒背部,白嫩嫩的背、白嫩嫩的屁股、白嫩嫩的雙腿、白嫩嫩的兩腳腳底,看起來簡直就是一塊做成人形的白嫩嫩的豆腐;常天彪又一面撫摸皇甫靈兒的背一面舔皇甫靈兒的背,接下來是皇甫靈兒的屁股,兩個半球形如豆腐般白嫩的屁股,摸起來細嫩柔軟,常天彪的手撫摸著就輕輕捏了幾下,常天彪又用舌頭舔皇甫靈兒的屁股,舔著舔著就嘴巴去吮皇甫靈兒的屁股,皇甫靈兒又開心的微笑道:

「本姑娘也最喜歡自己的屁股被你看、被你摸、被你舔,更要把自己的屁股再給你看、再給你摸、再給你舔。」

常天彪也不亦樂乎的嘻笑道:

「嘻!嘻!嘻!……這是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仙女屁股,本人今日真是大享艷福,飛雲仙女光溜溜的仙女身體,每一處都可以看、都可以摸、都可以玩,現在要好好看一看這仙女屁股,好好摸一摸這仙女屁股,好好舔一舔這仙女屁股,這也是天大天大的艷福!」

皇甫靈兒聽後更是不停的大笑道:

「哈!哈!哈!……真是太好笑了!還仙女屁股,謝謝你把本姑娘身體說得這麼值錢,更謝謝你把本姑娘屁股說得這麼值錢;哈!哈!哈!……仙女屁股,本姑娘的屁股是非常值錢的仙女屁股!好!那本姑娘更要把自己的仙女屁股給你看、給你摸、給你舔。」

常天彪繼續對皇甫靈兒的屁股摸又捏、舔又吮,皇甫靈兒滿臉微笑的喃喃自道:

「嗯!本姑娘的仙女屁股被舔被摸,本姑娘更想自己的仙女屁股再被多舔幾下,再被多摸幾下。」

常天彪再撫摸皇甫靈兒雙腿,也一邊撫摸一邊舔,現在是摸皇甫靈兒雙腿的後面,皇甫靈兒雙腿前面和後面都一樣的白嫩柔美;再接下來就是皇甫靈兒兩腳的腳底,皇甫靈兒兩腳的腳底,一雙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都像五顆大小不一的美麗珍珠,常天彪又睜大眼盯著皇甫靈兒的腳底,隨口又道:

「嘻!嘻!嘻!……剛才看仙女腳的腳背,現在看仙女腳的腳底,這仙女腳的腳底還更白更嫩更美。」

皇甫靈兒又笑起來道:

「呵!呵!呵!……你這麼喜歡看本姑娘的腳,剛才看本姑娘的腳背看了又看,現在看本姑娘的腳底也看得目不轉睛,謝謝你這麼欣賞本姑娘的腳這麼贊美本姑娘的腳,本姑娘也很高興你這樣盯著本姑娘的腳底,更要把本姑娘的腳底給你看。」

常天彪看皇甫靈兒的腳底,看著看著又用舌頭舔皇甫靈兒的腳底,他感覺皇甫靈兒的腳底特別嫩,所以愈舔愈起勁;皇甫靈兒腳底被舔,面露開心的微笑,常天彪舔皇甫靈兒腳底愈舔愈起勁,皇甫靈兒也愈笑愈開心,常天彪享受著舔皇甫靈兒腳底的樂趣,皇甫靈兒也享受著自己腳底被舔的樂趣;常天彪舔皇甫靈兒腳底舔夠了,又再用手指摳皇甫靈兒腳底,給皇甫靈兒腳底搔癢,令皇甫靈兒癢得哈哈大笑,常天彪又調戲的笑道:

「嘻!嘻!嘻!……本人不但看到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仙女腳腳底,又舔到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仙女腳腳底,現在還能將天下無敵飛雲仙女的仙女腳腳底搔癢,天下無敵的女俠飛雲仙女竟也怕癢。」

被搔癢已癢得哈哈大笑的皇甫靈兒,聽了這話笑得更厲害,更開心的道:

「哈!哈!哈!……哎呀!今天真是快樂極了!不但享受全身被你撫弄的樂趣,你還不斷說笑話挑逗本姑娘,什麼仙女乳、仙女腳,還仙女屁股,哈!哈!哈!……現在都還覺得仙女屁股真好笑;現在腳底又被你搔癢,又再聽你說笑話被你取笑;剛才本姑娘不祇是癢得發笑,也是開心的笑,因為本姑娘也很喜歡被搔癢,覺得被搔癢很快樂。」

既說喜歡被搔癢,又說被搔癢很快樂,常天彪就繼續摳皇甫靈兒腳底給皇甫靈兒搔癢,皇甫靈兒也繼續癢得哈哈大笑,皇甫靈兒還真的喜歡被搔癢,如果怕癢,腳掌應該彎起來,且還會縮腿躲避搔癢,但皇甫靈兒仍兩腳腳背貼地,動也不動,且兩腳掌還更張開,好像覺得不夠癢,要張開腳掌增加癢的感覺,常天彪亦覺新奇的笑問道:

「嘻!嘻!嘻!……看來妳還真喜歡被搔癢,妳的腳底被搔癢,腳非但不彎縮,反而更將腳掌張開,妳是嫌本人搔妳癢還搔得不夠癢,還想再被搔得更癢些嗎?」

皇甫靈兒微笑答道:

「嗯!本姑娘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

常天彪手指摳皇甫靈兒腳底摳得更凶,皇甫靈兒也覺得更癢,笑得更大聲,心裡更開心,兩腳掌又張得更開;常天彪再用手指點皇甫靈兒腳底湧泉穴,皇甫靈兒竟笑道:

「沒有用的,以你的武功是點不住本姑娘穴道的,如果是那從西域橫行到中原的帖摩拉,那本姑娘的穴道就不能被他點中。」

常天彪笑問道:

「嘻!嘻!嘻!……那妳會讓帖摩拉這樣玩妳身體嗎?」

皇甫靈兒答道:

「本姑娘現在是說點穴,不是在說玩身體;帖摩拉也跟你不一樣,憑他的威名,有些不問是非黑白,祇想投靠個大爺,貪圖他的賞賜而侍奉他的女子,西域、中原到處都有。」

常天彪這回不笑了,面露一副很厭惡的表情應道:

「哼!那種不會武功想百依百順討好人的弱女子最討厭!本人就喜歡戰勝武功高強的女俠,再將她們吃掉。」

接著常天彪又開始嘻笑,繼續道:

「嘻!嘻!嘻!……現在妳看起來像是百依百順的跟本人親熱,其實妳在挑戰本人,咱倆正為本人能不能吃掉妳的事鬥輸贏,妳這種新鮮的挑戰,比那些被打敗還在作無用的抵抗掙扎的女俠更有趣。」

皇甫靈兒再翻回身來,雙腿伸直的坐在地毯上,常天彪一手撫摸著皇甫靈兒的雙乳,皇甫靈兒非常開心的呼道:

「哇!本姑娘真高興自己全身都被你玩遍了,現在還要把自己的身體再給你玩!」

常天彪嘻笑的猜想道:

「嘻!嘻!嘻!……妳這麼喜歡本人玩妳的身體,妳身體被玩心裡一定很快樂。」

皇甫靈兒答道:

「當然!真是快樂極了!」

常天彪有所不解,嘻笑問道:

「嘻!嘻!嘻!……看妳平日種種,應該過去從未做過這事,但妳今日的樣子,又像不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皇甫靈兒答道:

「本姑娘現在是在向你挑戰,不是在跟你荒淫親熱,本姑娘自信必定戰勝你,第一次也不會害羞!況且就因為是第一次,過去從未嘗過這種感覺,第一次嘗到這種滋味,所以才特別快樂。」

常天彪企圖誘騙的笑問道:

「嘻!嘻!嘻!……既然妳覺得這麼快樂,那妳還要挑戰本人還要殺本人嗎?」

皇甫靈兒斥之答道:

「哼!你以為本姑娘會樂昏頭糊裡糊塗的讓你給吃了嗎?本姑娘被你挑逗得再快樂,也不會忘記你是殘害過很多武林女俠的淫魔,不會忘記你所犯下的種種罪行,本姑娘還是清楚自己如果樂昏頭讓你把本姑娘吃掉了,那不必等明晨天亮,祇要待會兒你走出仇家堡,本姑娘就會悔恨自盡;別以為你將本姑娘逗弄得這麼快樂,本姑娘就會昏頭上你的當!」

常天彪再哄騙的嘻笑問道:

「嘻!嘻!嘻!……妳現在雖沒被本人吃掉,但妳全身都被本人玩遍了,身體的便宜都被本人佔光了,這有沒有被本人吃掉,還有什麼差別呢?」

皇甫靈兒再斥答道:

「沒有差別?差太多啦!祇要本姑娘沒被你吃掉,無論本姑娘身體怎麼被你玩,怎麼被你佔便宜,本姑娘都仍是清白完璧之身;本姑娘全身是被你玩遍了,但本姑娘的便宜還沒被你佔光,剩下一點便宜本姑娘也不保留,本姑娘還要再給你佔便宜,要自己身上的便宜全部都被你佔光,本姑娘才最快樂,但你還是休想將本姑娘吃掉。」

常天彪嘴裡莫名的朝皇甫靈兒臉部吹了一口氣,然後將手由皇甫靈兒雙乳漸漸下移,撫摸皇甫靈兒肚腹,再往下又撫摸到皇甫靈兒私處;皇甫靈兒眼望常天彪撫摸自己私處,又開心的微笑道:

「再繼續玩本姑娘身體,再繼續佔本姑娘便宜,本姑娘要自己身體的便宜全部都被你佔光!」

常天彪再用舌頭舔皇甫靈兒私處,皇甫靈兒看著自己私處被舔,更開心的微笑道:

「舔呀!盡情的舔呀!本姑娘最高興自己這裡被舔,本姑娘身上所有便宜都要被你佔光,你繼續儘量佔本姑娘的便宜吧!」

常天彪見皇甫靈兒特別喜歡自己私處被舔,就更盡情的舔皇甫靈兒私處,將皇甫靈兒舔得快樂得快要受不了了;常天彪見皇甫靈兒愈快樂愈要將自己私處給他舔,見皇甫靈兒的私處已興奮到了極點,於是就要解開自己的褲襠口,常天彪的手才碰自己的褲子,皇甫靈兒一腳就猛往常天彪褲襠踢去,常天彪亦急忙側身一閃,再急忙站起來往後退,皇甫靈兒也趕快爬起來,雙手連環迅猛攻向常天彪,皇甫靈兒再喝斥道:

「哼!本姑娘早料到,你想騙本姑娘樂昏頭,就把本姑娘給吃了,還有你對本姑娘施藥的技法也太笨了,朝本姑娘鼻子吹口氣,以為本姑娘不知道你吹什麼,想要本姑娘吸了你的藥氣,身體裡淫火中燒,就自己把身體送給你吃了,但你並沒想到,五毒門和唐家堡的奇毒、烈毒都對本姑娘毫無效用,你區區一點催情藥對本姑娘豈非更不管用?現在該知道了吧?本姑娘無論被你逗弄得多快樂,都不會樂昏頭,想用藥使本姑娘生淫火也沒用,你是騙不倒也迷不倒本姑娘的!」

常天彪再取出狼牙棒,皇甫靈兒也再拾起剛才扔在地上的劍,劍與狼牙棒再度激烈交錯,皇甫靈兒劍勢急勁犀利,令常天彪狼牙棒難以招架,二人還從屋內打到屋外大庭園中,皇甫靈兒光溜的身體在屋外,她繼續朝常天彪揮劍,還赤裸裸的施展飛雲神功,光溜白嫩的嬌軀在空中飛舞,竟也像個赤裸仙女漫遊空中,再飛上屋頂,全裸站在屋頂上,再從屋頂上飛下來,令常天彪難以捉摸她的身影;但皇甫靈兒並未真正攻擊常天彪,二人過了五百招仍繼續比鬥,常天彪雖招架不住,但仍有閒心欣賞皇甫靈兒光溜白嫩嬌軀揮劍展絕招和施展飛雲神功的姿態;二人再從屋外打回客房內後,皇甫靈兒微笑問道:

「常天彪!本姑娘還在給你佔便宜你知道嗎?」

常天彪仍然嘻笑答道:

「嘻!嘻!嘻!……當然知道,妳給本人欣賞妳光溜白嫩嬌軀舞劍出招和施展飛雲神功的英姿,美!美極了!」

皇甫靈兒遂道:

「哼!以你的武功,本姑娘祇須三十幾招就可收拾你,祇因為你喜歡淫辱武功高強的女俠,很想看武功高強的女俠全身赤裸施展武功,本姑娘就如你的願,飽你的眼福。」

常天彪還想皇甫靈兒再和他親熱,但皇甫靈兒又出劍攻擊他,這回皇甫靈兒可是真的攻擊了,果然祇出了三十餘招,就一劍刺穿常天彪胸口,常天彪趴倒在地,還要爬到皇甫靈兒腳前,看皇甫靈兒的腳,皇甫靈兒見之笑道:

「哈!這麼喜歡看本姑娘的腳,快要死了都還要將本姑娘的腳再看一下。」

死前的常天彪竟還笑得出來,嘻笑的留下「遺言」道:

「嘻!嘻!嘻!……仙女腳前死,作鬼也風流。」

皇甫靈兒聞之哈哈大笑,就將自己一雙赤腳定立在死前的常天彪眼前,讓常天彪看她的腳;死前的常天彪竟還想再看皇甫靈兒的腳底,皇甫靈兒就轉過身,背對著常天彪,高跪在地毯上,將自己一雙赤腳的腳底露在常天彪眼前;皇甫靈兒的飛雲神功既是絕頂輕功,打赤腳要腳底不踩髒也很容易,所以常天彪現在看到的皇甫靈兒的腳底,仍是一雙白嫩嫩沒有一絲髒污的腳底;常天彪看著皇甫靈兒腳底,竟還能用手指摳皇甫靈兒腳底,還令皇甫靈兒癢得哈哈大笑,皇甫靈兒覺得很有趣的笑道:

「哈!哈!哈!……被快死的人搔癢還挺有趣的。」

皇甫靈兒就給死前的常天彪佔她最後一點便宜,享她最後一點艷福,讓常天彪給她腳底搔癢,直到常天彪死去為止。皇甫靈兒果然是全身都被常天彪玩遍了,身上便宜也全都被常天彪佔了,但卻沒被常天彪吃掉,果真是以清白完璧之身殺了常天彪;現在常天彪已死,但常天彪死後,全身赤裸的皇甫靈兒仍是沒遭玷污的清白完璧之身。

飛雲仙女皇甫靈兒除掉狼牙魔爪常天彪的事,令天下人心大快,尤其令天下諸武林女俠大快,淫辱多少武功高強女俠的這個大淫魔,皇甫靈兒竟將他除掉了!對於皇甫靈兒全身赤裸向淫魔常天彪挑戰一事,有些人佩服皇甫靈兒的勇氣和膽識,但也有人覺得一個正派武林女俠在非親非故男子前裸露身軀,尤其在這等淫惡之人前裸露身軀,更還任這淫魔觸碰自己肌膚,實在嚴重違背一個女子行為的規範;皇甫靈兒究竟是女中豪傑,她認為自己仍是清白完璧之身,且為武林除了一害,對自己全裸挑戰常天彪的事,亦認為完全沒有羞恥之處;龍勝威也為這事問皇甫靈兒道:

「皇甫女俠!妳除掉常天彪那個大淫魔,全天下都稱讚妳,可是當時妳怎麼敢那樣挑戰常天彪呢?」

皇甫靈兒語氣嚴肅的答道:

「龍莊主!我現在還是清白完璧之身,這你可別忘了!當時我在洗澡,他跑進來,我是意外的被他撞見我光溜的身體,才會那樣向他挑戰,我不可能穿著衣服見到他,故意把衣服脫光向他挑戰。」

龍勝威帶些歉意的再問道:

「是!是!可是當時妳那樣被他意外撞見,心裡不覺羞澀嗎?」

皇甫靈兒答道:

「在他那種不知羞恥的淫魔面前害羞什麼?我是洗澡被他撞見,不是做見不得人的事被他撞見,洗澡是丟臉事嗎?他闖入人家浴室,是他擅闖民宅,他看到我狼狽模樣,是他不對,是他該死!」

龍勝威提醒道:

「下次還是小心點,浴室外要加緊防範,別再發生這種事。」

皇甫靈兒回話道:

「嗯!你說得對!我以後也不會再這樣挑戰人家了,這種事不能再做第二次,要不然一見到淫魔就脫光衣服挑戰淫魔,那就變成自己犯淫了。」

龍勝威另有所感道:

「這回仇鎮天請來的淫魔,除了害妳出了點醜外,什麼事端都沒弄出來。」

皇甫靈兒全不在乎的道:

「哼!他出我這點醜,我非但毫無損失,反而還給我在武林中又立一功!」

龍勝威大大稱讚道:

「是啊!除掉狼牙魔爪常天彪那個大淫魔,妳立的可是大功啊!並不比妳滅五毒門和唐家堡的功小啊!雖出點小醜,但妳飛雲仙女皇甫女俠的威名又大增了!」

皇甫靈兒轉換話題道:

「好了!現在該想想怎麼找到仇鎮天吧!」

龍勝威應聲道:

「嗯!是啊!再找不到仇鎮天,要是帖摩拉真來常德,又給仇鎮天請去,那可糟了!」

皇甫靈兒聞之道:

「帖摩拉又到河南嵩山闖少林寺去了。」

帖摩拉是真的在中原橫行了,連闖崆峒、華山,現在又來到河南嵩山,大闖少林寺,少林多少高僧、方丈,個個武功皆深不可測,帖摩拉竟又憑其一人武功,將少林百餘高僧、方丈殺得死傷遍地,少林一般弟子亦死傷上百,所幸帖摩拉不屑與這些小輩動手,否則死傷更多;再這樣下去,整個中原武林都要被帖摩拉踩在腳底下了!

河南嵩山離湖南常德還是太遠,仇鎮天仍無法去請帖摩拉,但他又出重金僱請殺手,有個武功極高專靠受僱殺人營生,為全武林所公認的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楊鐵生,他還有五個徒弟:小王、小張、小劉、小吳、小魏,這五個徒弟的武功都和龍勝威差不多,如果都祇單獨和龍勝威比鬥,每個都能與龍勝威僵持不下,這五人若聯手,龍勝威必當然不敵。在荒院內,楊鐵生領著五個徒弟與仇鎮天談「生意」,仇鎮天拿出五百兩的銀票,楊鐵生遂道:

「你要殺的人,其中一個是皇甫靈兒,她的武功那麼高,你就祇給五百兩?」

仇鎮天故意貶損的問道:

「楊兄!難道你是被皇甫靈兒的武功和威名嚇怕了?」

楊鐵生怒斥道:

「你說這什麼話?你明知我楊某是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怎麼可能會有我楊某害怕的事?如果怕的話,就不接這生意了,可是你要殺的人武功愈高,那價錢當然也要愈高嘛!」

仇鎮天辯解道:

「你這麼說固然是對!但我出了高價,你能殺死皇甫靈兒嗎?你能殺得死她,我出高價才有用啊!」

楊鐵生極不高興的下保證答道:

「哼!大家稱我楊某是天下第一殺手,難道是瞎稱的?我楊某絕命飛龍的名號,江湖中從未有人懷疑過,幫別人殺人也從未失手,且都是武功極高的武林高手人家才會僱我去殺!因此祇要你肯出價,我楊某就一定能殺她,絕不會白拿你的銀子的!」

仇鎮天先恭敬一番,但仍不信的說出自己心中的顧慮道:

「我知道你是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就是因為人家專請你去殺武功極高的高手,而你又從未失手,所以才請你來殺皇甫靈兒,可是皇甫靈兒的武功實在太高了,你過去殺的雖都是武功極高的高手,但皇甫靈兒的武功又比那些高手高得太多,你現在要殺的可是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啊!所以我才這麼耽心。」

楊鐵生還是很不高興的答道:

「你耽心什麼?我知道皇甫靈兒是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我知道她的武功比過去死在我劍下的武林高手還要高得多,但我們殺手殺人,也不是就祇憑武功,遇到武功特別高的高手,也會再加上一點計謀。」

仇鎮天贊道:

「嗯!好!我就是想聽你這麼說,這五百兩銀票算是給你的訂金,請你再提出對付皇甫靈兒和龍勝威的計劃,如果我認為計畫可以成功,就再加你五百兩銀票,怎麼樣?」

由於僱殺手殺人一定要先付帳,不能等殺手殺完人再給錢銀,所以仇鎮天也祇能說看過楊鐵生的殺人計劃後,再決定要不要付餘款。楊鐵生在常德有個過世兄弟留下的空屋,楊鐵生命其五個徒弟輪流看守這棟空屋,仇鎮天也是先找到看守空屋的小吳,等空屋換小魏看守時,小吳回到其師父楊鐵生那裡,再將仇鎮天的「生意」告訴楊鐵生。楊鐵生與其五個徒弟從仇鎮天那裡回到空屋,楊鐵生與其五個徒弟開始討論殺皇甫靈兒和龍勝威的計劃,大徒弟小王道:

「那我們就先殺龍勝威,再想辦法殺皇甫靈兒。」

二徒弟小張道:

「對!殺了龍勝威後,我們就偷偷進仇家堡散發迷香,待皇甫靈兒昏迷後,就不難殺她了。」

三徒弟小劉道:

「不對!應該先到仇家堡散迷香殺皇甫靈兒,皇甫靈兒死了再殺龍勝威才容易,龍勝威先死,那皇甫靈兒會找我們算帳,到時恐怕想什麼辦法都行不通了。」

四徒弟小吳道:

「請恕小弟直言,三位師兄都是笨蛋,五毒門和唐家堡的各種奇毒,哪一個不是比迷香毒得多?那些奇毒都對皇甫靈兒完全無效,迷香又哪有什麼用?」

五徒弟小魏道:

「哎呀!我看我們乾脆綁架龍勝威,然後先約皇甫靈兒到這裡,再約皇甫靈兒到那裡,她要想救回龍勝威,我們約她到哪裡她就必須到哪裡,就挾著龍勝威將皇甫靈兒耍得團團轉!」

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又在上次為皇甫靈兒慶功的客店飲酒吃菜,絕命飛龍楊鐵生的兩個徒弟,小吳和小魏進客店撒野,小吳命客店伙計將店內客人全部趕走,伙計不敢趕客人,小吳就對店內客人咆哮道:

「你們通通滾出去!」

店內客人除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二人置之不理外,其餘都驚嚇呆望著小吳和小魏,小吳和小魏二人就一起推翻一張有四人正在用餐的餐桌,店內客人全都嚇跑,祇剩下皇甫靈兒和龍勝威繼續吃喝;小吳和小魏遂到皇甫靈兒和龍勝威桌旁,小吳吼道:

「喂!你們兩個怎麼還不快滾?」

皇甫靈兒迅即甩了小吳兩個巴掌,小吳和小魏就出手攻擊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但皇甫靈兒出手之快,小吳和小魏都還未看清楚皇甫靈兒的手腳,二人就都中了皇甫靈兒好幾掌,都疼痛得倒在地上;小魏遂心生疑懼的問小吳道:

「四師兄!我們是不是遇上皇甫靈兒了?」

皇甫靈兒聞之答道:

「你猜對了,正是本姑娘!」

小吳和小魏聽了都嚇得面無血色,皇甫靈兒遂喝道:

「你們兩個都滾出去!」

小吳和小魏都嚇得急忙往店外飛竄,皇甫靈兒即對龍勝威道:

「我們跟蹤他們兩個。」

龍勝威不解的「哦?」了一聲,皇甫靈兒用急速的語氣解說道:

「說不定仇鎮天又請了什麼人來,快走!」

小吳和小魏在常德街上奔跑,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在離他倆百餘步後暗中跟隨,遠離客店後,小吳和小魏逐漸放慢腳步,遂變成在常德市中逛街,皇甫靈兒和龍勝威繼續跟蹤;結果小吳和小魏竟進入名叫春花園的青樓裡,身為女子的皇甫靈兒哪適合進青樓裡?人品端正的龍勝威亦恥於踏入這淫穢之地,二人遂在春花園外苦無計策,龍勝威鄙視小吳、小魏的道:

「哼!這兩個傢伙,剛才被妳打成那樣,現在竟還有心情進這裡面消遙。」

皇甫靈兒則無奈的道:

「這兩人這一進去,不知何時才出來,我們不可能在這裡一直等下去。」

龍勝威亦祇得找理由認為沒有問題的道:

「他們兩個雖都是外地來的,但武功都那麼差,仇鎮天怎麼可能請他們這樣的貨色?」

皇甫靈兒答道:

「剛才他們其中一個稱另一個為四師兄,那他們一定還有三位師兄,他們的師父不知是誰,也許仇鎮天是請他們的師父,他們兩個祇是隨師父而來,說不定連他們另外三位師兄也都來了。」

龍勝威有些不太贊同的道:

「哎呀!妳這樣瞎猜變成胡思亂想了。」

皇甫靈兒遂懶得再費勁的道:

「哎!算了!不管他們了!但願他倆與仇鎮天無關,不過下次再見到他們兩個,還是好好盯著。」

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就從春花園外離開,龍勝威回龍家莊,皇甫靈兒亦隨龍勝威往龍家莊去。

數日後,楊鐵生的五個徒弟一起來攻龍家莊,由於龍勝威在客店見過小吳和小魏,因此今日見到這五人,龍勝威就向小吳和小魏問道:

「你們兩個果然還有三位師兄,一定還有師父,你們師父是誰?是不是仇鎮天請你們師父來對付皇甫女俠跟我?」

小吳答道:

「那個臭丫頭是皇甫靈兒,你果然就是龍勝威;你猜對了,我們師父是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楊鐵生,就是仇鎮天請我們師父殺你和那臭丫頭的!」

龍勝威聞之心中暗驚道:

「哦!你們師父確是天下第一殺手,他拿人錢財幫別人殺人,還從未失手過,且殺的還儘是武功極高的武林高手。」

龍勝威再接著問道:

「既然如此,那你們師父自己怎麼不來?」

小魏答道:

「不知死活的東西!你自己都說我們師父殺人從未失手,如果我們師父來了,你準沒命!」

三師兄小劉亦輕蔑的辱罵道:

「哼!你們這群廢物,連你這個莊主也是廢物,哪需要我們天下第一殺手的師父親自動手?剛才你自己還說,我們師父殺的都是武功極高的武林高手,對付你們這群廢物,我們這群徒弟就足夠了!」

大師兄小王喝令道:

「別再廢話了,動手!」

於是,大師兄小王、二師兄小張、三師兄小劉三人聯手攻擊龍勝威,四師弟小吳、五師弟小魏對付龍家莊其餘弟子、莊丁,一名龍家莊弟子趕緊奔往仇家堡告知皇甫靈兒;由於這五人每一個的武功皆與龍勝威相若,任何一人單獨與龍勝威比鬥,都能與龍勝威僵持不下,那三人聯手,龍勝威自然不敵,龍家莊其餘弟子、莊丁,小吳和小魏足以對付他們全部,經過一番打鬥,龍勝威被小王、小張、小劉三人擒住,押出龍家莊,小吳和小魏也隨之抽身撤離龍家莊;退出龍家莊後,小吳回頭對龍家莊弟子、莊丁喊道:

「告訴皇甫靈兒,要救你們莊主龍勝威,她自己一人到七姑山去,你們不准跟著去,不照著我的話做,你們莊主就沒命!」

皇甫靈兒趕到龍家莊時,楊鐵生的五個徒弟早已押著龍勝威走得無影無蹤,龍家莊的弟子、莊丁告訴皇甫靈兒,是楊鐵生的五個徒弟擄走了他們的莊主龍勝威,還將小吳對他們說的話說給皇甫靈兒聽,皇甫靈兒瞭解這一切後,氣憤的道:

「哼!赫赫有名殺過許多武林高手的天下第一殺手,堂堂絕命飛龍,竟使這種卑劣手段!仇鎮天既僱他來殺本姑娘,他就應該光明正大找本姑娘比鬥啊!用這種鼠輩懦夫的手段,也不怕損他絕命飛龍的威名!」

七姑山在常德城北,離常德約百里,皇甫靈兒到了七姑山,又見到小吳和小魏,皇甫靈兒見之即道:

「又是你們兩個!你們兩個果然是仇鎮天請來的!」

小吳應道:

「仇鎮天請的是我們師父絕命飛龍楊鐵生!」

皇甫靈兒回應道:

「這個本姑娘已經知道了!」

皇甫靈兒接著再問道:

「龍莊主呢?你們把龍莊主捉到哪裡去了?」

小吳答道:

「哼!龍莊主!妳想救妳的龍莊主,就到目平湖去!」

皇甫靈兒不高興的道:

「哼!本姑娘就知道你們在玩這種把戲!」

小魏蓄意挑釁道:

「不高興啊!妳若不怕妳要救的龍莊主被殺,就再來打我們啊!」

小吳接著挑釁道:

「對呀!打了我們,妳的那個龍莊主他就沒命了!妳這個臭丫頭!妳是隻小母狗!妳是個十三點!聽了不高興就打我們啊!妳現在敢打嗎?」

小魏再度挑釁道:

「對呀!對呀!妳就是臭丫頭!妳就是小母狗!妳就是十三點!來打呀!來打呀!」

遭受辱罵的皇甫靈兒竟反而微笑道:

「本姑娘不會跟三歲小孩嘔氣的。」

皇甫靈兒轉身欲離去,小魏又從地上撿顆石頭朝皇甫靈兒頭部一扔,身手矯健的皇甫靈兒立即用手接住了扔來的石頭,小魏繼續挑釁道:

「妳若不怕妳說的龍莊主沒命,妳就再將石頭扔回來砸我呀!」

皇甫靈兒不屑又不耐的道:

「本姑娘沒時間跟三歲小孩玩耍!」

言畢,即將手中石頭往地上一扔,轉身往目平湖奔去。

目平湖在常德城東,離常德近兩百里,從七姑山到目平湖,亦兩百里,楊鐵生師徒挾著龍勝威,迫使皇甫靈兒東奔西跑,所幸皇甫靈兒的飛雲神功,百里如同十里,飛得比騎馬和馬車還快,哪個輕功好手能在百里長程施展輕功快過騎馬和馬車?到了目平湖畔,又是小張和小劉在此等候,小張見到皇甫靈兒,即上前問道:

「閣下可是威名赫赫的飛雲仙女皇甫靈兒?」

皇甫靈兒不客氣的反問道:

「你就是絕命飛龍楊鐵生的徒弟?」

小張故作客氣的答道:

「不錯!在下是師父的二弟子小張。」

小劉亦緊接著答道:

「在下是師父的三弟子小劉。」

皇甫靈兒不多廢話,直截了當問道:

「龍莊主呢?請你們將他放了!」

小張又故作恭敬的答道:

「皇甫女俠!妳想見到妳說的龍莊主,請到金子山去。」

皇甫靈兒又很不高興的道:

「哼!本姑娘早就知道你們會這麼說!到了金子山又不知道要本姑娘再去哪兒?」

小劉也故作恭敬心存嘲弄的答道:

「那就請皇甫女俠先到金子山再說嘛!」

皇甫靈兒憋著一肚子氣的離了目平湖,往金子山去。

金子山又在常德城西,離常德亦兩百里之遙,從目平湖到金子山,更長達四百里之遠!皇甫靈兒祇得再施展飛雲神功,到了金子山,等著皇甫靈兒的是楊鐵生的大弟子小王,皇甫靈兒眼力好,一見到小王就不客氣的問道:

「喂!你是楊鐵生的徒弟嗎?」

小王亦不客氣的反問道:

「那妳就是皇甫靈兒嗎?」

皇甫靈兒答道:

「正是本姑娘!」

小王不高興的罵道:

「本姑娘?妳根本就是個野丫頭!」

皇甫靈兒又直截了當的問正事道:

「龍莊主呢?快將他放了!」

小王不客氣的答道:

「妳想見龍勝威,先回仇家堡,七日後再告訴妳到哪裡見他。」

皇甫靈兒氣極了,厲聲吼道:

「少拿這套來耍本姑娘!」

小王戲弄的威脅道:

「嘿!別發火!妳不照我們的話去做,龍勝威會沒命的!」

皇甫靈兒更加憤怒,抽劍狠擊小王,小王亦出劍迎擊,打鬥中小王亦道:

「妳是不想要龍勝威活命啦?」

皇甫靈兒不理小王,繼續劍攻小王,以小王的武功,皇甫靈兒兩三招就可擊敗小王;瞬間,小王的劍撒手落地,小王被皇甫靈兒擒住了,皇甫靈兒一手掐住小王的肩,一手持劍抵住小王的脖子,小王還要威脅皇甫靈兒,他道:

「妳這樣龍勝威會被殺的。」

皇甫靈兒斥道:

「哼!你們抓龍莊主當人質,本姑娘就抓你當人質!你的那夥狗黨要是敢殺龍莊主,本姑娘就削掉你的腦袋!」

小王嚇得語氣轉變求饒道:

「皇甫女俠!我請師父不要殺龍勝威,將龍勝威放了,妳也把我放了,好嗎?」

皇甫靈兒微笑答道:

「本姑娘的意思就是拿你來交換龍莊主!」

小王畏懼的期盼道:

「好!好!希望龍勝威平安的給妳救走,我也平安的回我師父那裡。」

皇甫靈兒遂令道:

「那你就帶本姑娘去見仇鎮天和你師父!」

小王回覆並問道:

「仇鎮天和我師父不在同一個地方,妳是要找仇鎮天還是我師父?」

皇甫靈兒問道:

「龍莊主是在仇鎮天那裡還是你師父那裡?」

小王答道:

「在我師父那裡。」

皇甫靈兒就令道:

「那你就帶本姑娘去找你師父!」

皇甫靈兒押著小王,施展飛雲神功,並令小王告訴她往楊鐵生落腳處的行進方向;楊鐵生在其亡弟遺留的空屋內,其餘四名徒弟亦隨伴楊鐵生,皇甫靈兒押著小王到此,見到楊鐵生,皇甫靈兒立即喝道:

「趕快釋放龍莊主!否則本姑娘殺了你的大徒弟!」

狡猾的楊鐵生竟還撒謊道:

「龍勝威不在這裡。」

聰明伶俐的皇甫靈兒絕不會受這種騙,她再喝道:

「不在這裡你的大徒弟就立即沒命!」

楊鐵生仍不肯說實話道:

「他真的不在這裡呀!」

皇甫靈兒就將劍在小王脖子上微微一劃,小王脖子流出血來,小王害怕的叫道:

「師父!……」

楊鐵生竟罵道:

「住口!你這無情無義的懦夫!被敵人捉了就向敵人屈服,連你師父寄住地方都告訴敵人,我沒你這種變節降敵的徒弟,你死掉算啦!」

皇甫靈兒聞之更厲聲的喝道:

「那本姑娘就真的將他殺了!」

楊鐵生竟揮揮手道:

「殺吧!殺吧!」

皇甫靈兒氣憤的抽劍將小王脖子用力一劃,小王脖子上的血洶湧噴出,皇甫靈兒再氣憤的將小王身體用力一甩,小王倒地而亡,楊鐵生這才吃驚的睜大眼叫道:

「嗄!妳真的殺了我的大徒弟?」

身手快捷的皇甫靈兒立伸手入衣襟內,從衣襟內抓出一把鐵珠,往前用力一擲,楊鐵生其餘四名徒弟皆閃避不及,每人身上都中三、四顆鐵珠,全倒地而亡;楊鐵生畢竟是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武功極高,幾顆鐵珠怎可能打得到他?他身體非但能急速閃避,且雙手還能接擋鐵珠,每隻手都接住四、五顆鐵珠,兩手共接住近十顆鐵珠;楊鐵生將雙手接住的鐵珠再朝皇甫靈兒擲回去;楊鐵生都能接住皇甫靈兒擲來的鐵珠,那皇甫靈兒當然更能接住楊鐵生擲回來的鐵珠,皇甫靈兒閃都不閃,身體屹然不動,雙手輕鬆接住楊鐵生擲回來的所有鐵珠;楊鐵生憤怒吼道:

「可惡的皇甫靈兒!妳把我五個徒弟都殺了,我要妳的命!」

皇甫靈兒反駁道:

「哼!你自己狡詐成性,還要使詐騙人,硬不肯放出龍莊主,是你自己的奸計害死你自己的徒弟,要命你自己要你自己的命吧!」

楊鐵生更憤怒的吼道:

「強詞奪理!可惡極了!」

楊鐵生憤怒拔劍,皇甫靈兒也再抽劍出鞘,二人遂展開一場激烈廝殺,過去殺人從未失手的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楊鐵生,武功當然是極高的,面對天下無敵的飛雲仙女皇甫靈兒,雖然祇有招架的份,但其防守卻有如銅牆鐵壁,令皇甫靈兒難以攻破,竟擋了皇甫靈兒七十餘招,皇甫靈兒畢竟攻勢凌厲,且又極速閃動的變換攻擊部位,楊鐵生久守必失,愈來愈難捉摸皇甫靈兒的攻勢,天下無敵武功超強的皇甫靈兒都費了七十餘招,方殺死楊鐵生。楊鐵生死後,皇甫靈兒在屋內逐間房尋找龍勝威,邊找邊大喊道:

「龍莊主!龍莊主!……」

當她喊最後一聲「龍莊主!」時,不知哪間房傳來龍勝威的回音問道:

「是皇甫女俠嗎?」

皇甫靈兒答道:

「我是皇甫靈兒!我來救你啦!」

龍勝威告訴皇甫靈兒道:

「我在這裡!」

皇甫靈兒請求龍勝威道:

「那你就不斷的喊『我在這裡!』,讓我能聽你聲音找到你!」

龍勝威就依皇甫靈兒所言,不斷的喊道:

「我在這裡!我在這裡!……」

皇甫靈兒終在一間小臥房內,找到雙手反綁在背後,雙足亦被捆綁的龍勝威,皇甫靈兒解了捆綁龍勝威的繩索,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一起離開這棟屋子。

殺人從未失手的天下第一殺手絕命飛龍楊鐵生被皇甫靈兒殺死,又震驚整個武林,五毒門和唐家堡的滅門,是皇甫靈兒除掉別人除不掉的惡勢力,常天彪和楊鐵生的死亡,是皇甫靈兒除掉別人除不掉的惡徒;皇甫靈兒的飛雲仙女威名又更增加,大家又更尊崇這天下無敵的皇甫女俠,沒人再議論皇甫靈兒全身赤裸挑戰常天彪的事,畢竟皇甫靈兒仍是清白完璧之身,且除了全身赤裸挑戰常天彪外,其餘一切言行都謹守貞節,又處處行俠仗義除惡助善,包括全身赤裸挑戰常天彪,也是為天下除害,而非犯淫,其實這事還更顯其堅守貞節,否則在淫魔面前全身赤裸,又允淫魔觸其肌膚,怎還會是清白完璧之身?因此全天下對皇甫靈兒又更尊崇贊佩,無人再斥責她。

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在常德郊野搜尋仇鎮天藏身之處,在一條溪邊看見一棟小木屋,進了屋內,並無有人藏匿跡象,皇甫靈兒遂提出一個問題問道:

「仇鎮天躲藏了這麼多天,他身上帶多少銀子?請絕命飛龍楊鐵生武功這麼高的天下第一殺手要花多少銀子?難道當時你和你龍家莊的人殺進仇家堡,他倉促之間真能帶一大筆銀子逃跑嗎?」

龍勝威亦提出另一個問題問道:

「是啊!仇鎮天他躲著,他吃什麼?龍家莊和范家莊這麼多人盯著常德市街,他若偷跑出來買東西,又怎沒人發現?」

皇甫靈兒道:

「他若上街買東西,一定會喬裝改扮的。」

龍勝威駁道:

「那麼多天啦!喬裝改扮要騙那麼多人,又能騙幾次?」

二人離了那小木屋,在溪邊慢慢散步著,龍勝威想將皇甫靈兒永留在常德,遂問道:

「皇甫女俠!如果將仇鎮天找到了,除掉了,妳真的就要離開常德了嗎?」

皇甫靈兒反問道:

「現在仇鎮天都還沒找到,不知何時他又請來些什麼高手作怪鬧事,你還有閒心想找到仇鎮天除掉仇鎮天以後的事啊?」

龍勝威答道:

「我祇是希望妳永遠留在常德跟我們住在一起嘛!」

皇甫靈感兒語帶明示的對應道:

「龍莊主!我是個浪跡天涯四方遨遊的女遊俠,將來也祇有跟我武功差不多,同樣也是浪跡天涯四方遨遊的俠客,方能與我結伴同遊天下。」

龍勝威是個很俐落識趣的人,聽了皇甫靈兒這番話即道:

「好!這樣我已知道妳喜歡跟什麼人作伴,我就不會再強求妳了。」

皇甫靈兒再道:

「在沒將仇鎮天找到除掉前,說這些都是閒事,等將仇鎮天找到除掉後,你就可以安安心心痛痛快快的談這些事啦!」

龍勝威贊同道:

「嗯!妳說得對!」

龍勝威接著又頗為愁煩的道:

「哎!帖摩拉都已經到江南了,又跟丐幫的人打起來了,再找不到仇鎮天,若帖摩拉入常德,可就非常不妙了!」

丐幫幫主領著丐幫總舵百餘長老巡察天下各地丐幫情況,他認為皇帝要巡幸天下,視察天下各地政情民情,身為丐幫幫主也該瞭解天下各地丐幫情況;丐幫幫主偕丐幫總舵百餘長老來到了江西南昌,在南昌的丐幫江西分舵舵主和數十江西分舵長老一起出來迎接他們的幫主;帖摩拉知道丐幫幫主和丐幫總舵百餘長老來到了南昌,於是就殺進丐幫江西分舵;其實丐幫江西分舵舵主和江西分舵眾長老的武功就已非常高了,丐幫總舵諸長老武功更是高得不得了,丐幫幫主武功就更高得不可測了;但這麼多武功極高的丐幫高手,竟全都敵不過一個帖摩拉,全都死在帖摩拉一人劍下!

在仇家堡裡,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在討論找仇鎮天的事,皇甫靈兒道:

「我懷疑仇家堡裡有密道,這些日子仇鎮天可能潛回密道好幾次,拿銀子或拿什麼再跑出去。」

龍勝威贊同並問道:

「嗯!有可能!他會不會一直都躲在密道裡?」

皇甫靈兒答道:

「可是他還去請鬼門四怪、請常天彪、請楊鐵生,他一直躲在密道裡,他怎會讓那些請來的陌生人知道他的密道?」

龍勝威再問道:

「那妳一直都找不到這條密道?」

皇甫靈兒答道:

「嗯!其實我早就懷疑仇家堡有密道,當時你要將龍家莊一間廂房給我住,我不要,要住在仇家堡,其實也是為了找密道。」

龍勝威又再問道:

「那妳一直都找不到嗎?」

皇甫靈兒再答道:

「是啊!不知密道在哪裡,又不知該如何打開密道入口。」

龍勝威猜想的自問道:

「是不是這密道也有三個機關,藏在三間不同房間裡,密道入口又在第四間房裡?」

龍勝威再接著道:

「我們龍家莊也有個密道,要打開密道入口,就是要這樣打開的。」

皇甫靈兒聞之問道:

「那你能不能依你龍家莊密道設置方式找出這仇家堡的密道來?」

龍勝威答道:

「那我試試看!」

龍勝威就邊想著自己龍家莊的密道機關邊找仇家堡這裡的密道機關,結果在一間房柱子上有四個掛燈,其中一個掛燈可以往外拉出一寸;另一間房牆壁上都是壁雕,壁雕上有一條龍,龍眼可以轉動;又另一間房,有一個落地花瓶,瓶口到人的胸部那麼高,這花瓶拿不起來,不能搬動,祇能原地轉動;如此,拉一間房柱上掛燈,轉一間房壁雕龍眼,再轉一間房的落地花瓶,果然聽到這三間房以外的不知哪間房的牆壁發出響聲,經過一番尋找,最後在感覺是聲音發出的房間,將掛在牆上的一幅畫掀開,終於發現了密道入口!

密道入口內,是一條往下走的階梯,下了階梯,赫然發現有三間寬敞的地窖,一間裡面都是金銀珠寶和銀票,一間裡面裝滿了酒桶,一間裡面都是刀劍兵器,裝兵器的地窖有面牆上有個門,門外應該就是通往外面的密道了;皇甫靈兒和龍勝威正愁找不到打開這扇門的機關,這扇門竟自己開了,門外有五個陌生漢子進門裡面來,這五人見到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就一起出劍攻擊皇甫靈兒和龍勝威,皇甫靈兒很輕鬆的殺了其中四個,活捉了一個;原來仇鎮天不是一個人躲在外面,還有這五個堡丁侍候他;皇甫靈兒令被活捉的堡丁告訴她,門裡和門外開門的機關後,就和龍勝威將這堡丁押出門外,走在通往外面的密道上;一邊走著龍勝威一邊道:

「我們都一直以為仇鎮天是一個人躲在外面,原來他還有這麼多人侍候他。」

皇甫靈兒接腔道:

「嗯!怪不得怎麼都沒發現仇鎮天上街,原來有這麼多我們不知道的人幫仇鎮天上街。」

走了近兩個時辰,密道出口是一口廢井,井外是一棟破舊的空屋,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以為這空屋就是仇鎮天躲藏的地方,但被捉的堡丁指著約兩百步遠的地方的一座荒院,那才是仇鎮天的藏身之處;皇甫靈兒和龍勝威再押著這堡丁往荒院走,走進了荒院,終於找到仇鎮天了!

仇鎮天雖找到了,但仇鎮天也將帖摩拉給請來了,皇甫靈兒和龍勝威進入荒院內,看到仇鎮天和帖摩拉正在談話,皇甫靈兒對仇鎮天道:

「喝!仇鎮天,你終於還是被我們找到了!」

仇鎮天轉頭見皇甫靈兒和龍勝威押著他的一個堡丁到此,他暗暗的瞪了那個被捉的堡丁一眼,即回皇甫靈兒的話道:

「好啊!你們兩個來得正好!我正在跟帖摩拉談論要怎樣殺你們兩個,想不到你們兩個就自己跑來送死!」

龍勝威聞之吃驚的道:

「嗄!這個人就是帖摩拉?」

仇鎮天得意的答道:

「正是!」

皇甫靈兒帶著戰意道:

「哼!四處橫行惡名昭彰的帖摩拉,本姑娘早就想去找他,今日不僅找到了你仇鎮天,又還見到了這帖摩拉,真是太好了!」

帖摩拉亦轉過身來,望著皇甫靈兒和龍勝威,他指著皇甫靈兒,以西域口音的漢語問道:

「妳就是大家稱為飛雲仙女的皇甫靈兒?」

皇甫靈兒答道:

「正是本姑娘!」

帖摩拉挑戰的語氣道:

「好!老子從西域打到中原,那麼多武功極高的高手都敗在老子手下,聽說妳的武功也很高,妳的武功也高過那些被老子打敗的武林高手,老子能打敗的人,妳也都能打敗,那老子就要看看我們兩個到底誰的武功高了。」

皇甫靈兒亦挑戰道:

「哼!本姑娘也聽說,你從西域殺到中原,那麼多名門大派,那麼多武林高手,竟無人贏得了你,本姑娘也早就想向你討教,看你武功究竟有多高,現在既然見了面,那就好好比試比試!」

言畢,帖摩拉抽劍而出,皇甫靈兒亦將押在手裡的堡丁撒手甩開,劍尖指向帖摩拉,全天下武功最高的兩大高手遂展開一場激烈的廝殺!龍勝威亦不放過仇鎮天,出劍攻擊仇鎮天,於是皇甫靈兒和帖摩拉廝殺,龍勝威亦與仇鎮天激戰;皇甫靈兒和帖摩拉劍勢皆極凌厲,兩劍極快的激烈交錯,雙方的劍都急速跳躍閃動的攻擊對方,但誰都攻不到對方,果真是全天下武功最強的兩大高手的決戰!龍勝威和仇鎮天的打鬥,龍勝威武功高於仇鎮天,仇鎮天節節敗退,龍勝威步步進逼,仇鎮天的那位被活捉又被甩開的堡丁,想從龍勝威背後偷襲龍勝威,但龍勝威一轉身就將他殺死,仇鎮天趁龍勝威轉身殺那堡丁之機,揮劍攻擊龍勝威,但龍勝威迅即轉回身來,不但擊退仇鎮天攻勢,且還一劍反傷仇鎮天,這都是因為仇鎮天攻擊龍勝威,身體靠龍勝威太近,所以龍勝威擊退其攻勢又可再傷他一劍;皇甫靈兒和帖摩拉彼此都攻不到對方,二人都為節省體力,雙方攻勢都放慢下來,這場全天下武功最強的兩大高手的決戰遂陷入僵局;龍勝威殺死仇鎮天,欲前來幫皇甫靈兒助戰,但他向帖摩拉揮劍,帖摩拉非但輕易撥開他的劍,且還在他胸前衣服上劃開一條大縫,若非他急速後退閃躲得快,帖摩拉這一劍就會劃破他的胸腔要他的命!他能閃過帖摩拉這一劍,還是因為帖摩拉八分心神都注意著皇甫靈兒,若他與帖摩拉單打獨鬥,這一劍他根本閃不過,定必死無疑!因此皇甫靈兒制止他道:

「龍莊主!你別出手,別分了我的心!」

龍勝威也自覺,他出手助戰,皇甫靈兒非但不是多一個人多一分勝算,反而還害皇甫靈兒為他分心,變成增加皇甫靈兒敗陣的風險,因此他也祇好袖手旁觀;皇甫靈兒與帖摩拉兩人武功勢均力敵,雙方都遲遲不能取勝,皇甫靈兒遂展出飛雲神功,欲在空中飛來飛去,令帖摩拉捉摸不住其身影,豈知帖摩拉亦展出輕功,皇甫靈兒飛到哪裡,帖摩拉亦飛到哪裡,不僅在空中緊貼著皇甫靈兒飛翔,且還不停的出劍猛攻皇甫靈兒,二人又在空中展開激戰,待二人落回地面後,帖摩拉道:

「久聞妳皇甫靈兒的飛雲神功是如何了得的絕頂輕功,妳的飛雲仙女稱號也是因妳絕世的飛雲神功施展起來有如天上仙女飛舞一般,今日終於見識到了,剛才妳還真像是天上飛舞的仙女,不過老子的輕功也並不輸妳。」

皇甫靈兒回應道:

「嗯!帖摩拉的武功真不愧是蓋世無敵,想不到你的輕功竟也能與本姑娘的飛雲神功難分高下,看來全天下不僅武功最高的是咱倆,輕功最絕頂的也是咱倆。」

連飛雲神功都突破不了僵局,戰況愈來愈僵持,歷三個時辰,招過千餘,依然勝負難分;既陷入僵局,雙方就愈需要節省體力,愈節省體力,出招就愈緩慢,出招愈緩慢,時間就拖得愈長,時間拖得愈長,雙方就愈沒體力,愈要節省體力,戰況也就愈陷入僵局;皇甫靈兒和帖摩拉既是全天下武功最強的兩大高手,二人體力無疑都是極為充沛的,但這樣的兩大高手彼此互鬥,雙方又都極耗體力,因此體力極為充沛的二人互拼,二人充沛的體力都消耗掉了;其實雖說二人體力都消耗掉了,但二人體力還是強過很多非常強壯的人,皇甫靈兒和帖摩拉揮劍出招依然強猛犀利,當戰局僵持不下時,袖手旁觀已久的龍勝威,趁帖摩拉全副心力都注視著皇甫靈兒,從帖摩拉背後暗射一把飛刀,但帖摩拉武功既如此高強,亦必非常機敏,他急一轉身將射來的飛刀撥掉,皇甫靈兒趁帖摩拉轉身撥飛刀,就急快的一劍刺向帖摩拉,帖摩拉畢竟是全天下武功最強的兩大高手之一,他亦迅即轉回身來反刺皇甫靈兒,現在也是皇甫靈兒攻擊帖摩拉,身體靠帖摩拉太近了,當皇甫靈兒一劍刺穿帖摩拉胸口時,帖摩拉反刺的一劍也刺到了皇甫靈兒,所幸皇甫靈兒十分敏捷的側身一閃,帖摩拉的劍祇劃破了皇甫靈兒的衣服,沒有刺傷皇甫靈兒;帖摩拉被皇甫靈兒一劍刺穿胸口而亡,這還是龍勝威幫的忙,要不然皇甫靈兒可以閃過帖摩拉的一劍,帖摩拉怎麼閃不過皇甫靈兒的一劍?若非龍勝威的飛刀迫使帖摩拉轉身過去又轉身回來分了心,那皇甫靈兒的一劍,帖摩拉同樣可以側身一閃,最多也祇是衣服被劃破,和皇甫靈兒一樣不會受傷;龍勝威這個武功平常的人,竟也使比鬥分不出勝負的全天下武功最強的兩大高手分出了勝負!

帖摩拉和仇鎮天都已死,皇甫靈兒遂向龍勝威告辭道:

「龍莊主!現在是我離開常德的時候了。」

龍勝威挽留道:

「皇甫女俠!別急著走,仇鎮天和帖摩拉都除掉了,我們應該好好慶功一番!」

皇甫靈兒回應道:

「不必為這事舖張,心裡欣喜歡慶就是慶功了。告辭!」

言畢,立一展飛雲神功,瞬間消逝無蹤。

皇甫靈兒除掉帖摩拉,更是驚天動地的大事!這回皇甫靈兒在武林中更建了天大的奇功,飛雲仙女皇甫靈兒的威名更響亮不已!天下人都稱道,皇甫女俠滅五毒門和唐家堡後,天下各地四處遨遊,在各地行俠仗義,而在常德功績最顯耀!原本祇為找到仇鎮天,為常德永除後患,卻意外的除掉了淫辱許多武功高強女俠的淫魔常天彪,又除掉拿人錢財幫別人殺人殺害許多武林高手從未失手的天下第一殺手楊鐵生,更除掉了從西域橫行到中原無人能抵擋就快要征服中原武林的帖摩拉,在常德連建三功,都是除掉別人除不掉的禍害,除掉帖摩拉更驚天動地令其威名大增!天下人遂謂皇甫靈兒有三大奇功,一說這三大奇功是滅五毒門、滅唐家堡和除掉帖摩拉,另一說這三大奇功是滅五毒門、滅唐家堡和常德除三害,無論哪一說,都認為皇甫靈兒在常德功績最顯耀,其滅五毒門、滅唐家堡和常德除三害遂成為天下流傳人人津津樂道的三大精彩故事!

遭受帖摩拉侵襲毀壞的崆峒、華山、少林、丐幫等中原武林門派和幸運未遭帖摩拉蹂躪的武當、峨嵋等所有中原武林門派,也因他們所尊奉的這位聖女常德除三害,特別是除掉帖摩拉,而欲共邀他們的這位聖女來為她慶功,可是皇甫靈兒並不認為自己有何功可慶,且她又行蹤飄忽,很難找得到她,大家欲邀她卻邀不到,這些門派聚集起來祇得在他們這位聖女缺席下,為他們這位聖女慶功。

常德除三害後的皇甫靈兒,尤其是除掉帖摩拉後的皇甫靈兒,已成為全天下武功獨高威名獨響可以天下獨尊的女俠,但她並不獨霸天下,也不把自己當作什麼武林聖女,依然浪跡天涯四方遨遊,在各地行俠仗義除惡助善;離開常德後消失無蹤的皇甫靈兒,原來又到了山東濟南,有個無惡不作的紅鷹幫,在濟南成立濟南商會,強迫濟南各店家加入濟南商會,並向各店家強收會費,凡欠繳會費的店家,紅鷹幫的惡漢就衝入其店內砸店,甚至殺人,濟南城內,無論飯店、客棧、布莊、藥舖、賣家具、賣鐵器,凡做生意的都必須加入濟南商會,且還要繳會費,就連路邊菜販、肉販都不可以例外;皇甫靈兒進入濟南知道此事後,就一人獨闖濟南商會,殺光裡面所有紅鷹幫走狗,再闖紅鷹幫,誅滅整個紅鷹幫,之後又離開濟南再往他處,繼續其四方遨遊浪跡天涯的遊俠生活。



本文於 修改第 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8031&aid=5203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