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若雲域
市長:楠琣 羽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人文藝術繪本插圖【若雲域】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賊女奇遇戰
 瀏覽597|回應0推薦0

武林女俠的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飛熊堡和野狼堡是武林中兩大惡勢力,這兩大惡勢力爭著要統治武林;飛熊堡內有五大分壇,每一分壇又管轄八門,每一門又再管十二堂,每一堂丁卒八十餘人;如此,每一門丁卒九百六十餘人,再加上其他人員,共千餘人,每一分壇則有八千餘人,整個飛熊堡多達四萬餘人之眾!野狼堡內則分三大衛,每一大衛又分五中衛,每一中衛再分十個分衛,每一分衛管八個衛隊,每一衛隊丁卒四十餘人;如此,每一分衛丁卒三百二十餘人,加上其他人員,共三百五十餘人,每一中衛三千五百餘人,每一大衛一萬七千五百餘人,整個野狼堡更多達五萬之眾!兩堡之間,四萬與五萬的一萬之差亦相差無幾,因此兩堡人數仍勢均力敵。

飛熊堡內五大分壇為金壇、木壇、水壇、火壇、土壇,野狼堡內三大衛為龍大衛、虎大衛、燕大衛,由於飛熊堡和野狼堡是爭霸武林的全天下兩個最大門派,因此飛熊堡堡主慕容天龍、野狼堡堡主石泉清、飛熊堡五大分壇的五位壇主以及野狼堡三大衛的三個大衛主就成為全天下的武林十大頂尖人物;飛熊堡金壇壇主是個女子,名叫陶天鳳,她與火壇壇主敖劍雄彼此相戀;野狼堡的燕大衛主李鳳釵也是個女子,心中亦暗戀著飛熊堡火壇壇主敖劍雄;這天李鳳釵與敖劍雄拔劍對峙,敖劍雄先出招攻擊李鳳釵,李鳳釵揮劍抵擋時,竟從衣袖中射出毒針十餘支偷襲敖劍雄,敖劍雄眼明手快,用劍揮擋掉毒針,繼續攻擊李鳳釵,李鳳釵抽身後退,並再從衣襟裡面取出毒霧珠,將身體內力經手指使毒霧珠噴出毒霧,毒霧直撲敖劍雄而來,敖劍雄不停的急快揮劍,揮出強勁劍風,劍風吹開毒霧,毒霧飄不到敖劍雄身上,但敖劍雄左右兩旁四株大樹,祇一點霧煙飄到樹身,樹身裡面即冒出濃濃大煙,瞬間整株樹雖未著火,卻被大煙燒毀消失!李鳳釵的毒霧珠噴出的毒霧,就這樣銷毀了四株大樹,其珠內毒霧也噴完了,須再等半個時辰,毒霧珠裡才會自動再產生份量相同的毒霧。

李鳳釵對敖劍雄矯健敏捷的身手和犀利無比的劍法極為欣賞,於是就向敖劍雄拋出媚眼;但李鳳釵與陶天鳳相比,陶天鳳身材苗條勻稱,李鳳釵有些肥胖,陶天鳳雖不是什麼大美女,但其容貌仍比普通女子美很多,李鳳釵既肥胖,臉也當然是個肥胖臉,這付模樣來當陶天鳳的情敵,祇有吃敗仗的份;因此敖劍雄非但不會對李鳳釵動心而對陶天鳳變心,反而覺得李鳳釵噁心,敖劍雄毫不留情再朝李鳳釵出劍猛揮,揮劍中又再出一掌將李鳳釵打成重傷;李鳳釵負傷回野狼堡療傷,心中大恨,敖劍雄無情又重重的一掌,令她深深感覺她自己根本打動不了敖劍雄的心,於是她不但恨得要殺敖劍雄,且還恨得要殺陶天鳳。

之後不久,李鳳釵的弟弟李炎坤見飛熊堡金壇壇主陶天鳳與火壇壇主敖劍雄二人有說有笑的邊走邊親蜜,二人還帶領一群人跟隨其後,李炎坤就對陶天鳳動了淫念,偷偷跟隨在這群人後面,兩眼以淫穢的目光注視著陶天鳳;原來陶天鳳率其金壇二十餘高手,敖劍雄亦率其火壇二十餘高手,共五十餘人,要去侵襲麒麟堡;麒麟堡有千餘堡丁,其中兩百餘武功極高的長老、堂主等人,當然亦包括武功最高的堡主邵俊峰;陶天鳳和敖劍雄竟祇帶五十餘人,雖說是五十餘高手,真正要對付的其實祇有兩百餘人而非千人,但五十對兩百也是以寡擊眾,可是陶天鳳和敖劍雄二人武功就都比麒麟堡主邵俊峰高,其餘五十餘人中,武功比紹俊峰高的也有七個,麒麟堡的兩百餘高手,大部份武功都不及陶天鳳和敖劍雄帶來的這五十餘人;麒麟堡內遂展開一場慘烈的廝殺,戰鬥方始,麒麟堡丁就已百餘人被打倒;李鳳釵弟弟李炎坤也潛進麒麟堡,躲在牆後偷看陶天鳳,陶天鳳施展出極高的武功,凌厲的揮幾劍就十餘人被殺倒地,李炎坤不僅欣賞陶天鳳的美貌,見陶天鳳這般武功身手,美女舞劍出招,更令李炎坤著迷!其實敖劍雄武功更高,招式更凌厲,但李炎坤祇對陶天鳳感興趣;頃刻間,千餘之眾的麒麟堡全軍覆滅,堡主邵俊峰也為陶天鳳所殺,陶天鳳和敖劍雄歡喜的就在麒麟堡內親熱擁抱,還熱烈的相互親吻;一雙淫眸偷看陶天鳳的李炎坤,見敖劍雄和陶天鳳這般親熱,竟還會吃醋,對敖劍雄不高興。

李炎坤回野狼堡,將這事告訴自己姊姊李鳳釵,還對李鳳釵說他想玩玩陶天鳳的身體,嚐一嚐陶天鳳身上的嫩肉;李鳳釵聞之大喜,就鼓勵李炎坤去淫辱陶天鳳,再將之甩棄,想要敖劍雄嚐一嚐自己心愛女子遭淫辱玷污的滋味;可是身為飛熊堡金壇壇主的陶天鳳,不僅武功高強,且還會玩蛇,她的金壇裡養著各種毒蛇,她能發出要蛇聽她命令的咒語;李炎坤遇上陶天鳳,二人揮劍互鬥一陣,李炎坤淫模淫樣的靠近陶天鳳,陶天鳳衣袖中竄出一條青竹絲蛇,這蛇一口咬在李炎坤的淫根上,李炎坤中毒身亡,飛熊堡金壇壇主陶天鳳真是個艷毒的魔女!李炎坤死後,陶天鳳還嘲諷道:

「哈!讓長得像男子淫根的東西咬掉淫賊的淫根,真是恰當極了!」

野狼堡燕大衛主李鳳釵得知自己弟弟李炎坤被陶天鳳殺死,心中更是恨到極點,這回她更要殺死飛熊堡金壇壇主陶天鳳和火壇壇主敖劍雄。飛熊堡主慕容天龍召集五大分壇壇主,除金壇壇主陶天鳳和火壇壇主敖劍雄外,還有木壇壇主高文德、水壇壇主于欣榮、土壇壇主張傑勳,慕容天龍令此五壇主各帶自己分壇人馬分別到五處地方逞凶作惡,陶天鳳和敖劍雄見了面又彼此擁抱互相親吻一番,就各帶自己分壇人馬到各自分派的地方去了;由於這五位壇主皆武功高強,再加上每位壇主手下又皆高手如雲,木壇壇主高文德、水壇壇主于欣榮、火壇壇主敖劍雄、土壇壇主張傑勳皆摧枯拉朽般的殲滅許多敵手,這四分壇分別在四處地方皆大獲全勝!金壇壇主陶天鳳因是女子,所以就帶著金壇人馬來找同是女子的野狼堡燕大衛主李鳳釵。

飛熊堡金壇遂與野狼堡燕大衛展開激烈廝殺,雙方皆出動四百餘高手,在一處空曠的沙地大戰,雙方人馬互有死傷,拚鬥的雙方,乃以飛熊堡金壇壇主陶天鳳和野狼堡燕大衛主李鳳釵二人武功最高,揮出的劍勢也最強猛,野狼堡燕大衛許多高手都死於陶天鳳劍下,飛熊堡金壇許多高手又都死於李鳳釵劍下;正當戰事愈趨激烈,李鳳釵忽念頭一轉,想要迅速贏得大勝,乃發射毒針,瞬間飛熊堡金壇除壇主陶天鳳外,其餘皆中毒針而亡,陶天鳳當然不能讓李鳳釵順心如意,就抖動著身體,從衣服裡面甩出許多毒蛇,野狼堡燕大衛也同樣瞬間除李鳳釵外,其餘皆被毒蛇咬死!現在就剩下陶天鳳與李鳳釵二女,毒蛇對毒針大戰鬥,李鳳釵對陶天鳳恨之入骨,非置陶天鳳於死地不可,陶天鳳見李鳳釵既肥又醜,是她情場手下敗將,非常驕傲的輕蔑李鳳釵;李鳳釵情場上雖敗給陶天鳳,但武功和用毒可不輸陶天鳳,陶天鳳的毒蛇竟都被李鳳釵的毒針給毒死!李鳳釵剩下的毒針全射向陶天鳳身上,陶天鳳急抽劍將李鳳釵的毒針全部揮開;李鳳釵毒針射完,再將毒霧珠取出,毒霧珠又向陶天鳳噴出毒霧,陶天鳳也不停的急揮劍,揮出劍風將毒霧吹開;李鳳釵見毒霧飄不到陶天鳳身上,竟用毒霧將飛熊堡金壇和野狼堡燕大衛所有躺在地上的死屍,還有從陶天鳳身上甩出的所有毒蛇,通通銷毀得屍骨無存,不見一點殘渣!

李鳳釵毒霧珠裡的毒霧也噴完了,遂亦抽劍與陶天鳳展開劍對劍廝殺,情場上敗給陶天鳳的李鳳釵,比劍竟戰勝了陶天鳳,陶天鳳手中劍被李鳳釵擊得撒手而出;李鳳釵劍尖抵著已空手的陶天鳳的脖子,李鳳釵現在可以殺死陶天鳳,但她卻又不想殺死陶天鳳了,她想羞辱陶天鳳,使陶天鳳出醜丟臉,飛熊堡火壇壇主敖劍雄也會跟著很難堪,於是就對陶天鳳喝令道:

「將身上衣服脫掉!」

陶天鳳祇脫掉上身的外衣和內衣,上身就祇剩胸罩遮掩胸乳;李鳳釵再喝令道:

「還有褲子和靴子也脫掉!」

陶天鳳聽命脫掉長褲和長靴後,整個人除胸罩和短褲外,白嫩嫩的全身都露出來了,一雙玉臂白皙柔嫩,腰部也纖細白嫩,一雙玉腿亦白嫩修長,還有一雙白嫩嫩的玉腳,每隻腳各長五根腳趾頭,兩腳大拇趾的腳趾甲更美得像兩指皎潔的白玉;李鳳釵見光溜身子的陶天鳳,就得意的嘲弄道:

「果真是個白嫩嫩的美女,怪不得敖劍雄會這麼喜歡妳;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中的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的金壇壇主光溜的身體都被我看到了,原來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中的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的金壇壇主陶天鳳的腳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

言畢,就一聲「滾!」,將陶天鳳趕走,祇穿胸罩和短褲遮三點的陶天鳳,就這樣離開又能到哪裡?她自己金壇死去的手下和李鳳釵燕大衛死去的手下都被李鳳釵的毒霧珠毀屍滅跡屍骨無存,連拿死人身上的衣物遮蔽身體都沒有,且她甩出去的蛇亦被毒霧珠毀屍滅跡,更連拿死蛇遮蔽身體也都沒有!如此光溜身體的狼狽相是沒有臉回飛熊堡的,縱使厚著臉皮回飛熊堡,也會被全堡上下笑罵為丟臉無恥,她心愛的敖劍雄也會因此而看不起她、厭惡她,尤其凶狠無情的堡主慕容天龍更會以她丟飛熊堡的臉將她處死!飛熊堡既回不去又該往何處呢?陶天鳳就去找她被揮落地上的劍,拿起劍光著身子再朝李鳳釵殺回去;李鳳釵正想將陶天鳳脫下的衣褲靴子包起來帶回野狼堡,向天下展示她這些戰利品,出陶天鳳的醜;陶天鳳殺回來,二女又互相揮劍廝殺,這回李鳳釵將陶天鳳手中劍奪過來,雙劍架在陶天鳳脖子上;倒楣!陶天鳳光著身子又落得雙手空空,更還落在李鳳釵雙劍之下,李鳳釵更得意,更要進一步出陶天鳳的醜,再以嘲笑的口吻喝令道:

「呵!再把胸罩和內褲也脫掉,全身通通脫光!」

陶天鳳聞之,感覺羞澀為難的「啊!……」了一聲,李鳳釵就大聲喝令道:

「脫!」

陶天鳳嚇得趕緊脫掉胸罩和短褲,胸乳和私處也都露出來了,整個人全裸,羞得低下頭臉發紅;全裸的陶天鳳,真像一塊秀色可餐的嫩肉,李鳳釵見之又嘲諷道:

「嗯!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中的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的金壇壇主陶天鳳全裸樣貌都被我看到了。」

李鳳釵邊說邊看著陶天鳳的雙乳和私處,陶天鳳全裸的身體,威武貌美的女劍客長相,現在雖羞赧的低頭,但仍是威武貌美的美女,苗條白嫩的身軀,白皙健美的一雙手臂,挺拔柔嫩的雙乳,纖細白嫩的腰,修長白嫩的雙腿,還有一雙白嫩嫩的玉腳,兩腳各長五根腳趾頭,兩腳大拇趾的腳趾甲猶似兩指皎潔的白玉,第二回再看陶天鳳的玉腳,乃發覺陶天鳳長相美雙腳亦美,既生得美麗的臉又生得美麗的腳,更還從頭美到腳,好個全身上下都美的大美女!李鳳釵心中亦不由得欣賞這美女白嫩的嬌軀,看著又喝令道:

「跪下!」

陶天鳳亦祇有聽命跪下,李鳳釵又再喝令道:

「給我磕五個頭,叫我五聲乾娘!」

陶天鳳仍祇能聽命的磕一個頭叫一聲乾娘,磕五個頭叫五聲乾娘的道:

「乾娘!……乾娘!……乾娘!……乾娘!……乾娘!」

陶天鳳磕完頭後,李鳳釵神氣的問道:

「龜孫女!妳以後還敢不敢再對乾娘無禮了?」

陶天鳳內心恐懼的答道:

「乾娘!孩兒以後不敢了,孩兒以後完全聽乾娘之命!」

李鳳釵聞之哈哈大笑道:

「哈!哈!哈!……想不到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中的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的金壇壇主竟成了我的乾女兒!」

接著又喝令道:

「龜孫女!坐在地上,兩腿伸直。」

陶天鳳再依然照李鳳釵的話兩腿伸直坐在地上,李鳳釵竟色瞇瞇的盯著陶天鳳的裸體蹲在陶天鳳身側,還伸出手來撫摸陶天鳳的雙乳;陶天鳳的身體從來都沒人看過,連敖劍雄都除了陶天鳳的頭和雙手掌外沒看過她身上其他地方任何一寸肌膚,當然更沒人摸過陶天鳳的身體,因此現在陶天鳳的雙乳是第一次被人摸,也就特別敏感,她竟感覺非常過癮,更想自己雙乳再被多摸幾下,她遂十分快慰的道:

「乾娘!原來妳也有斷袖之癖,想不到孩兒的身體第一次被人看到被人摸,竟是被個女的看到,被個女的摸。」

李鳳釵遂亦嘲問道:

「嗯!原來妳以為妳的身體會被敖劍雄看到,會被敖劍雄摸是不是?」

提到敖劍雄,陶天鳳心中起了羞愧和傷痛的回答並反問道:

「哎呀!別再提劍雄了,我已經沒臉再去見他了,等他知道我現在這個樣子,他一定會看不起我,他怎會跟一個丟了臉還厚著臉皮任人隨意踐踏的不知羞恥的女子作伴呢?」

李鳳釵又嘲諷陶天鳳的問道:

「哦!那妳說妳自己是個厚臉皮不知羞恥的女子啊?」

陶天鳳答道:

「乾娘!我現在祇能管自己以後要怎麼過了,哪還管得了丟臉不丟臉?活命最重要,臉可以丟,命絕對不能丟啊!」

李鳳釵見陶天鳳貪生怕死,要命不要臉,就繼續戲弄陶天鳳問道:

「呵!那妳打算以後要怎麼過呀?」

陶天鳳答道:

「乾娘!孩兒已經是您的孩兒了,以後孩兒會好好伺候乾娘、好好孝順乾娘的。」

李鳳釵的手繼續撫摸陶天鳳的雙乳,兩眼也繼續色瞇瞇的盯著陶天鳳的裸體訓令陶天鳳道:

「嗯!這麼白嫩嫩的一團嫩肉,妳要伺候乾娘,那乾娘以後要玩妳身體,妳就要把自己身體給乾娘玩。」

陶天鳳見李鳳釵真是個有斷袖之癖的母色狼,就想以自己的姿色去討好李鳳釵,遂對李鳳釵言謝的答應道:

「謝謝乾娘這麼欣賞孩兒,謝謝乾娘給孩兒的讚美!乾娘撫摸孩兒雙乳,孩兒感覺好過癮好快樂,乾娘要孩兒以後都這樣伺候乾娘,孩兒還更要謝謝乾娘以後要常給孩兒享受這種樂趣。」

陶天鳳竟謝謝李鳳釵,且還這麼樂意的答應了李鳳釵,令李鳳釵感覺很有趣的再嘲諷問道:

「哈!那妳也有斷袖之癖啊?」

陶天鳳答道:

「孩兒本來也不是斷袖之癖,可是乾娘給孩兒享受到這種樂趣,孩兒感覺斷袖之癖也有斷袖之癖的樂趣,所以現在孩兒願與乾娘一起共享斷袖之癖的樂趣。」

李鳳釵遂輕聲呵呵一笑,滿腦子鬼主意的陶天鳳又想到討好李鳳釵的話接著道:

「乾娘!以前我倆都為劍雄成了情敵,現在我已沒臉再去見劍雄了,劍雄也不可能會喜歡乾娘,乾娘以後也不必為劍雄心煩了;原來我倆就是一對斷袖之癖的伴侶,何必還為其他男子互為情敵呢?」

李鳳釵聽了極為開心的應聲道:

「說得真好!真是我的好乾女兒,乾娘真沒白收妳這個乾女兒;是啊!搞了半天,原來我倆才是一對相愛的伴侶,怎麼反而還為其他男子成為情敵呢?妳不僅是我的乾女兒,又還是我心愛的伴侶,有妳這麼一團白嫩嫩的嫩肉作我伴侶,真是乾娘天大的福氣啊!」

陶天鳳對李鳳釵說她是一團白嫩嫩的嫩肉竟感覺十分開心的謝道:

「謝謝乾娘的讚美!乾娘這麼欣賞孩兒的身體,孩兒真是高興極了!乾娘愈說孩兒是團白嫩嫩的嫩肉,孩兒愈要把自己這團白嫩嫩的嫩肉餵乾娘。」

陶天鳳一面感覺自己在享受樂趣也一面繼續說好聽的話討好李鳳釵,聽到陶天鳳這麼喜歡被逗弄,這麼喜歡把自己的身體給她玩,李鳳釵興奮得將手改摸陶天鳳的私處,並換用嘴去吮陶天鳳的雙乳;本來陶天鳳雙乳被摸都已經感覺很過癮了,這回她雙乳被舔私處被摸,感覺更過癮得兩手緊抱李鳳釵的後腦,快樂到極點的大呼道:

「哇!乾娘!乾娘我愛妳!乾娘舔孩兒雙乳舔得這麼起勁,這才真是給孩兒極大的讚美,乾娘現在正是讚美孩兒這團白嫩嫩的嫩肉又嫩又好吃,謝謝乾娘!孩兒更要把自己這團又嫩又好吃的白嫩嫩的嫩肉餵乾娘!」

陶天鳳是個很用心機的艷毒魔女,她說這話除了她真覺得很過癮很快樂外,還有欺騙謀害李鳳釵的用意,她嘴裡這麼說,心中卻另想道:

「哼!這麼過癮的樂趣當然要享受,我不但要享受這種樂趣,且還仍然要從妳手裡脫身,要戰勝妳、殺掉妳!鬼才做妳的乾女兒,想要我一輩子作妳伴侶,一輩子拿我的身體伺候妳,更是作夢!祇因為現在這種意想不到的樂趣實在太過癮了,才要假裝跟妳親熱,騙妳給我快樂,被妳白佔這麼大的便宜也沒關係,反正女人玩女人再怎麼玩也玩不掉一個女人的清白,被女淫賊淫辱是不會遭玷污,不會喪失清白的;可是我不要變成斷袖之癖,我現在享受到的樂趣,等將來跟劍雄成親,我要劍雄這樣玩我身體,我要劍雄給我這種樂趣,我仍然要作劍雄的伴侶,作妳這個醜女人的伴侶真噁心!我現在這狼狽模樣不會給劍雄知道,也沒任何人會知道,不會在劍雄面前丟臉,也不會在任何人面前丟臉,待會兒殺了妳再穿上衣服,仍然可以回飛熊堡,仍然可以跟劍雄在一塊;妳還以為我這一輩子就要這樣向妳低頭,這一輩子都要這樣受妳擺佈,其實妳馬上就要死在我手裡了,我現在這些全是為了要殺妳而騙妳;我當然還是飛熊堡金壇壇主,仍然跟妳同為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嘛!怎麼會淪落成妳這個野狼堡燕大衛大衛主下面的奴僕呢?更不是妳的什麼乾女兒!」

已落在李鳳釵手裡任由李鳳釵隨意擺佈的陶天鳳,心中仍然十分高傲的蔑視李鳳釵,仍然不把李鳳釵放在眼裡的想道:

「我全裸的身體第一次被人看到第一次被人玩,竟然是被個女的看到,是被個女的玩,且還是被我的情敵看到,被我的情敵玩,尤其還是被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看到,被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玩;哼!我的裸體再怎麼被妳這頭醜笨豬捏在手裡玩,妳這頭醜笨豬仍然還是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妳這頭醜笨豬仍然傻乎乎的由我隨意欺騙;我這聰明美女的裸體竟被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通通看光,竟被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捏在手裡玩,真是白白便宜了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可是我愈覺得白白便宜了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我的心裡還愈高興,愈更要白白便宜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我這聰明美女白白便宜了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還是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還是一頭醜笨豬,所以我這聰明美女就更要白白便宜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這頭醜笨豬;好吧!我這聰明美女就繼續享受我的裸體被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捏在手裡玩,享受我的裸體被醜笨豬捏在手裡玩的樂趣吧!」

接下來,李鳳釵兩手分別抓住陶天鳳私處旁的兩腿,彎下身低下頭去舔陶天鳳的私處,陶天鳳私處被舔,更感覺過癮極了,更是快樂得不得了的大呼道:

「哇!乾娘!孩兒更愛妳了!好過癮好快樂呀!謝謝乾娘給孩兒這麼大的樂趣,孩兒以後更要盡心竭力的好好侍奉乾娘!」

陶天鳳竟這麼高興自己私處被舔,李鳳釵就更有勁的猛舔陶天鳳的私處,李鳳釵舔陶天鳳的私處愈舔愈猛,陶天鳳被舔得感覺愈來愈過癮,就將自己私處往李鳳釵舌頭上擠,李鳳釵舔陶天鳳私處舔得愈猛,陶天鳳愈要將自己私處往李鳳釵舌頭上擠,愈想自己私處再被多舔幾下,陶天鳳甚覺快慰的道:

「乾娘!女人跟女人這就算交歡了,因為女人祇有舌頭,不像男人還有撫慰女人私處的東西,乾娘儘量的舔孩兒這裡,孩兒這裡愈被乾娘舔,孩兒愈想被乾娘舔得更猛,愈想再被乾娘多舔幾下。」

然後李鳳釵要陶天鳳翻過身背朝上趴在地上,陶天鳳背朝上趴著,李鳳釵又再欣賞陶天鳳的後背;陶天鳳全裸的後背,一片雪白柔嫩的背部,皎白柔軟的屁股,雙腿後面亦白嫩修長,兩腳腳底亦一雙似雪般白嫩嫩的腳掌,每個腳掌上的五根腳趾頭皆如五顆大小不一的晶瑩珍珠;李鳳釵看到陶天鳳這麼白這麼嫩的背,又邊摸邊舔陶天鳳的背;再往下摸陶天鳳白嫩嫩的屁股,陶天鳳白嫩嫩的屁股摸起來既嫩又柔軟,就想要再舔這麼嫩這麼柔軟的屁股,這麼嫩這麼柔軟的屁股舔起來更是特別「可口」,於是舔陶天鳳的屁股就愈舔愈起勁,陶天鳳又感覺受到讚美,非常高興的謝道:

「乾娘!謝謝妳!孩兒的屁股妳也這麼喜歡,乾娘這樣舔孩兒的屁股是在讚美孩兒的屁股好白好嫩好好吃,謝謝乾娘!孩兒更要把自己好白好嫩好好吃的屁股餵乾娘。」

再接下來,李鳳釵拿起陶天鳳的兩腳,看陶天鳳的腳底,陶天鳳兩腳腳底又是這麼白這麼嫩,李鳳釵再看得色瞇瞇的盯著陶天鳳的腳底,陶天鳳身體趴著頭向後轉,看到李鳳釵色瞇瞇盯她腳底的樣子,心裡又非常高興得更要把自己腳底給李鳳釵看,李鳳釵遂開口讚美陶天鳳的腳底道:

「我的乾女兒這雙腳底真是白、真是嫩!除了海邊沙灘,很難得有像這地上的沙子這麼乾淨的,妳打赤腳踩這沙地,腳底都還這麼乾淨,踩不髒的;現在妳趴著,待會兒妳起來,妳的身體也一樣是潔白乾淨的。」

陶天鳳又歡喜的謝道:

「謝謝乾娘的讚美!乾娘這麼喜歡看孩兒的腳底,孩兒更要把自己腳底給乾娘看。」

李鳳釵看著陶天鳳的腳底遂再逗弄陶天鳳道:

「妳這威名赫赫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的腳原來也是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跟普通人的腳長得完全一樣,腳底也跟普通人的腳底完全一樣。」

陶天鳳被逗得哈哈大笑也謝謝李鳳釵的謝道:

「哈!哈!哈!……謝謝乾娘!乾娘這是很稀奇看到孩兒的腳,是在欣賞孩兒的腳,才這樣取笑孩兒,乾娘現在看到的是自己孩兒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看到的是自己孩兒長得跟普通人完全一樣的腳底;乾娘還是沒將孩兒當作普通人,還是將孩兒看得跟乾娘一樣同為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謝謝乾娘仍將孩兒看得這麼不尋常,您這不是普通人的孩兒更要把自己不是普通人長得跟普通人完全一樣的腳底給乾娘您看。」

李鳳釵感覺陶天鳳的話說得很妙的笑道:

「嘻!嘻!妳的話真是妙極了!好!那我就好好看看我這個不是普通人的乾女兒長得跟普通人完全一樣的白嫩嫩的腳底。」

李鳳釵乃更睜大眼看陶天鳳的腳底,愈看愈覺得陶天鳳的腳底白極了、嫩極了,就伸出舌頭舔這白極了、嫩極了的腳底,這白極了、嫩極了的腳底舔起來更是嫩得好吃極了!於是舔這腳底又愈舔愈起勁,陶天鳳腳底被舔都已經感覺很過癮很快樂了,還被舔得這麼猛,陶天鳳更是過癮到極點高興的謝道:

「謝謝乾娘!乾娘又在讚美孩兒的腳底好白好嫩好好吃,謝謝乾娘這麼欣賞孩兒的腳底,孩兒更要把自己好白好嫩好好吃的腳底餵乾娘,更要自己腳底再被乾娘多舔幾下。」

李鳳釵舔夠了陶天鳳的腳底,就用手指摳陶天鳳的腳底給陶天鳳搔癢,陶天鳳癢得哈哈大笑,陶天鳳竟連腳底被搔癢都要謝謝李鳳釵,她邊大笑邊謝道:

「哈!哈!哈!……謝謝乾娘!哈!哈!哈!……謝謝乾娘這樣……哈!哈!哈!……這樣逗弄孩兒,哈!哈!哈!……孩兒好喜歡……哈!哈!哈!……好喜歡被乾娘逗弄,哈!哈!哈!……請乾娘繼續……哈!哈!哈!……繼續給孩兒……哈!哈!哈!……給孩兒搔癢,哈!哈!哈!……繼續逗弄孩兒。哈!哈!哈!……」

陶天鳳竟這麼喜歡被搔癢,李鳳釵摳陶天鳳的腳底就摳得更凶,陶天鳳就感覺更癢,笑得更大聲,但陶天鳳腳底被搔癢,腳掌非但不彎起來,反而還張得更開,令李鳳釵感覺訝異的問道:

「咦?妳的腳底被搔癢,腳掌怎麼不彎起來,反而還張得更開?」

陶天鳳答道:

「孩兒喜歡被搔癢,癢得很過癮,癢得很開心呀!孩兒愈被搔癢愈更想被搔癢;謝謝乾娘逗弄孩兒,謝謝乾娘給孩兒腳底搔癢,請乾娘再給孩兒腳底搔癢,再將孩兒腳底搔得更癢一些。」

李鳳釵遂繼續再摳陶天鳳腳底並愈摳愈凶,陶天鳳也愈癢愈過癮,愈癢愈開心,愈笑愈大聲,一雙腳掌也愈張愈開。李鳳釵見陶天鳳笑得這麼開心,遂問道:

「瞧妳現在這麼開心這麼快樂的樣子,完全忘記自己是飛熊堡金壇壇主,忘記自己被我俘虜了?」

陶天鳳答道:

「乾娘!我現在已是您的乾女兒了,還把自己當作落入敵掌的俘虜,還在為自己兵敗被擄而氣惱,豈不是無謂的自尋煩惱、自討苦吃?」

陶天鳳乍看像是貪生怕死很容易變節投降要命不要臉的無恥女人,但她嘴裡這麼說,心裡卻仍高傲的輕蔑李鳳釵,且還對自己充滿自信又將李鳳釵當笨蛋的另外想著道:

哼!我現在被妳俘虜就不是飛熊堡金壇壇主啦?我仍然還是飛熊堡金壇壇主,仍然統管飛熊堡金壇八千餘手下!我祇是暫時被妳捉了,待會兒就要殺妳從妳手裡脫身,短暫的被擄根本影響不到我飛熊堡金壇壇主之位;所以妳這頭笨豬看到的還真不是普通人的腳,是看到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長著五根腳趾頭的普通腳,且妳的手指還摳到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長得跟普通人完全一樣的腳底,給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長得跟普通人完全一樣的腳底搔癢,玩到的也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全裸的身體,真的是白白又大大的便宜妳這頭笨豬啦!沒關係!妳這頭笨豬要死在我手裡已經死定了,我還更要白白大大的便宜妳這頭笨豬,感覺被妳這頭笨豬白白又大大的佔了我這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全身的便宜才正是享受最大的樂趣呢!我更要開開心心的享受白白又大大的便宜妳這頭笨豬的樂趣,騙妳這頭笨豬白白又大大的佔我這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全裸身體的便宜,以此製造我要殺妳的機會和掩飾我要殺妳的計謀。」

李鳳釵玩夠陶天鳳的身體後,竟然翻臉的道:

「妳滾吧!我不需要妳再伺候我了。」

陶天鳳驚訝的欲問道:

「乾娘!……」

李鳳釵卻打斷陶天鳳的話喝令道:

「滾!」

陶天鳳繼續搶問道:

「乾娘!為何不讓孩兒繼續伺候您了?」

李鳳釵答道:

「哼!妳真以為我把你當作我斷袖之癖的伴侶呀?妳再怎麼跟我親熱,我也忘不了妳是跟我搶奪敖劍雄的情敵,尤其忘不了妳是殺我弟弟的仇人!妳殺了我的弟弟,我豈會因為妳這身細皮嫩肉而忘了報殺弟之仇?我的斷袖之癖也祇是玩一玩白嫩嫩的美女,我真正要找的伴侶仍然還是男的!就像很多男人,其實真正喜歡的女子祇有一個,但有其他的美女也玩一玩一樣;我真正要找的伴侶既仍是男的,妳這團白嫩嫩的嫩肉我祇是玩一玩,現在玩夠了,所以妳就給我滾!」

陶天鳳祇有站起身來,但她怎麼能赤裸光溜著身子就離開呢?於是就再問道:

「乾娘!您就讓孩兒這樣赤裸裸的趕孩兒走嗎?」

李鳳釵亦站起身來答道:

「對!我就是要全天下的人都看到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陶天鳳全身赤裸到處亂跑的樣子,且還要將剛才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陶天鳳全身赤裸的被我摸雙乳、舔雙乳、摸私處、舔私處、摸屁股、舔屁股、舔腳底,以及腳底被我摳被我搔癢的事說給全天下的人聽!」

李鳳釵這麼說,陶天鳳又問道:

「乾娘!那您就為了給孩兒丟臉出醜,就用您的毒霧珠將孩兒死去的手下和您自己死去的手下全都毀屍滅跡,連孩兒甩出去的蛇也毀屍滅跡,就是為了不給孩兒任何衣物和任何其他東西遮蔽身體?」

李鳳釵遂笑答道:

「妳終於明白啦!乾娘當時就已打算剝光妳身上的衣服,所以就先銷毀一切妳可以遮蔽身體的東西。」

李鳳釵這意外的翻臉,陶天鳳欲殺李鳳釵的計謀不就落空了嗎?陶天鳳再嘗試作最後的乞求,手指著自己的私處央求道:

「乾娘!就請您再舔孩兒這裡舔最後一次,讓孩兒再享受最後一點樂趣吧!」

陶天鳳赤裸的全身,一團白嫩嫩的嫩肉,李鳳釵依然看得心動,乃笑道:

「嘻!乾娘玩妳身體是在佔妳便宜,妳竟覺得被乾娘佔便宜是種樂趣,是種享受;好吧!既然是妳自己想要,那乾娘就再佔一佔妳的便宜,再啃一啃妳這鮮嫩可口的嫩肉。」

陶天鳳還是高興的謝道:

「謝謝乾娘!孩兒真高興乾娘還是這麼欣賞孩兒,更高興聽到乾娘對孩兒的讚美,乾娘將孩兒當作鮮嫩可口的嫩肉,孩兒真是高興極了!」

陶天鳳愈被李鳳釵當成鮮嫩可口的嫩肉,還愈要將自己鮮嫩可口的嫩肉餵李鳳釵,陶天鳳這麼樂意將自己身體的便宜自動送給李鳳釵佔,李鳳釵玩陶天鳳身體的興致遂又起來了,又非常帶勁的蹲下身去舔陶天鳳的私處;可是這次竟是陶天鳳要殺李鳳釵的計謀,李鳳釵的舌頭一觸碰到陶天鳳的私處,陶天鳳私處裡面竟鑽出一條青竹絲毒蛇咬李鳳釵的舌頭!陶天鳳真是個毒魔女,她可怕的陰毒邪功,其私處內竟可以養蛇!她這樣當然是防遇到武功比她高的淫賊,可是她從未遭過男的淫賊侵犯,私處內的蛇從未咬過男人,她殺死李鳳釵的弟弟李炎坤所用的蛇當然不可能從她私處裡面鑽出,結果她私處裡面防淫賊的蛇沒有咬過男人,卻咬死了李鳳釵這個女人,而唯一剝光她全身侵犯她赤裸身體的淫賊竟然就是李鳳釵這個女人!

李鳳釵舌頭被蛇咬,立雙手攻擊陶天鳳,陶天鳳亦雙手抵擋並同時身往後退,李鳳釵又急出劍朝陶天鳳揮去,陶天鳳身再急往後一退,李鳳釵一劍揮空,想再揮劍攻擊陶天鳳,但舌頭的蛇毒已發作,隨即倒地身亡。

李鳳釵既死,全身赤裸的陶天鳳就到李鳳釵屍前,望著李鳳釵的死屍,一邊吐洩剛才拜李鳳釵為乾娘的窩囊氣一邊又開心得意更加輕蔑李鳳釵的嘲諷道:

「呸!乾娘!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竟下跪磕頭拜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且又還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為乾娘,真是窩囊!不過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被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剝光衣服,被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剝光衣服,赤裸的全身被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通通看光,被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通通看光,赤裸的全身還被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捏在手裡玩,被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捏在手裡玩,卻是非常過癮的樂趣!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被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剝光衣服全身赤裸的捏在手裡玩,被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剝光衣服全身赤裸的捏在手裡玩,還是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剝光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身上的衣服將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赤裸的全身通通看光又捏在手裡玩,還是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情場上的手下敗將;會被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隨意耍騙的笨母豬剝光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身上衣服將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赤裸的全身通通看光又捏在手裡玩,還是會被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隨意耍騙的笨母豬,真是有趣極了!所以我這個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竟很高興被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剝光衣服,很高興自己赤裸全身被自己情場上的手下敗將通通看光又捏在手裡玩;也很高興被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剝光衣服,很高興自己赤裸全身被會受自己耍騙的笨母豬通通看光又捏在手裡玩;妳這個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情場上的手下敗將,會被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隨意耍騙的笨母豬,竟能剝光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身上衣服,將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赤裸全身通通看光,還將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赤裸全身捏在手裡玩,真是妳這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和會被堂堂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的飛熊堡金壇壇主隨意耍騙的笨母豬天大的福氣呀!」

陶天鳳剛才被李鳳釵逼迫脫光衣服時,感覺非常羞赧,內心暗暗極為氣憤李鳳釵如此下流狠毒的羞辱自己,可是李鳳釵玩她身體令她感覺過癮快樂後,現在竟覺得剛才被李鳳釵逼迫脫光衣服也是一種樂趣,變得非常高興自己剛才被李鳳釵剝光衣服當時的羞憤惱怒之心豁然全消,遂又極為開心的再接著道

「當妳第一次舔我私處時,就該叫這條蛇咬妳舌頭,但就是因為太過癮太快樂了,還不知足,還要再貪享我的屁股被妳摸、被妳舔,我的腳底被妳舔、被妳摳、被妳搔癢的樂趣,為了再貪享更多樂趣而放棄一次殺妳的機會,差點使殺妳的計謀落空;還好妳也同樣貪享再啃我這團鮮嫩可口白嫩嫩的嫩肉的樂趣,我才又騙到一次殺妳的機會將妳殺掉!」

說了這些,陶天鳳還嫌不夠,還要再嘲諷李鳳釵道:

「嘿!妳真正的伴侶還是要男的,妳喜歡吃白嫩嫩美女身上的嫩肉,包括舔白嫩嫩美女的私穴;我很高興我的嫩肉被妳吃,自己身上的肉被吃是很過癮的樂趣,妳喜歡吃我的嫩肉可見我是白嫩嫩的美女;可是妳自己的私穴還是想要給男的鑽,所以妳還是要男的伴侶,但妳這付鬼相,哪個男子要鑽妳的私穴?看到妳這樣子他們的淫根就沒勁了!妳當然會是我情場上的手下敗將,妳根本不配做我情敵,更配不上劍雄;跟我爭劍雄,妳想要劍雄鑽妳私穴啊?哈!哈!哈!……十三點!妳那個臭洞穴可別弄髒了劍雄可愛的寶貝,劍雄鑽妳私穴是妳玷污劍雄,不是劍雄玷污妳;妳舔我的私穴,我回去都要趕快用水洗,還好還沒跟劍雄成親,沒到跟劍雄同享閨房樂趣的時候,要不然跟劍雄成了親,我的私穴被妳舔,不趕快用水洗乾淨,妳留在我私穴上的口水可要玷污了劍雄可愛的寶貝。」

話一說完,陶天鳳趕緊將自己被迫脫掉的胸罩、短褲、內衣、外衣、長褲、長靴再穿回身上。陶天鳳剛才全身赤裸的被李鳳釵擺佈捏弄時就很自信的認為自己短暫的被擄,馬上就要殺了李鳳釵脫身,所以自己仍然還是武林十大頂尖人物之一,也仍然還是飛熊堡統管金壇八千手下的金壇壇主;陶天鳳本來就是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統管八千下屬的金壇壇主,剛才被迫脫光衣服全身赤裸還是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統管八千下屬的金壇壇主,全身赤裸跪下磕頭拜李鳳釵為乾娘時仍是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統管八千下屬的金壇壇主,全身赤裸的被李鳳釵摸雙乳、舔雙乳、摸私處、舔私處、摸屁股、舔屁股、舔腳底、摳腳底搔癢時依然是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統管八千下屬的金壇壇主,現在已將剛才被迫脫去的衣物全都穿回身上,當然就更仍然是飛熊堡五大分壇之一統管八千下屬的金壇壇主!果然是短暫的被擄馬上脫身,其飛熊堡金壇壇主寶座絲毫都沒受驚動,因此陶天鳳自其登上飛熊堡金壇壇主之位開始至現在,其飛熊堡金壇壇主身份始終未變,其統管八千下屬的權力也始終未喪失。

陶天鳳全身衣物都穿好了,她心愛的敖劍雄也帶著火壇兩百餘高手來了,敖劍雄見陶天鳳就呼喚道:

「天鳳!」

陶天鳳轉首望著敖劍雄,亦回應道:

「劍雄!」

隨之,陶天鳳就緊緊擁抱敖劍雄,開心快樂到極點的和敖劍雄互相親吻,一邊和敖劍雄親熱擁吻一邊還想剛才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好希望趕快跟敖劍雄成親,好希望自己能趕快全身赤裸被敖劍雄捏在手裡玩;二人擁吻完後,敖劍雄見地上散落一片被毒霧珠毀屍滅跡分不出是飛熊堡金壇還是野狼堡燕大衛死屍的屍灰,祇有野狼堡燕大衛主李鳳釵一具全屍,遂有感而道:

「天鳳,妳這些手下雖全都犧牲了,且都屍骨無存,犧牲得這麼慘,但他們都犧牲得很值得!今日我們五大分壇,數妳的金壇立功最大,我們四個分壇打的都是不重要的仗,贏的都是些不重要的人物,但妳把飛熊堡最大勁敵野狼堡三大衛中的燕大衛主李鳳釵除掉了,這才是極大的大功啊!他們的犧牲換得這麼一件大功,性命沒有白送,死也死得欣慰;妳的金壇犧牲最大,但妳立的功也最大!」

已經開心快樂到極點的陶天鳳,聽到敖劍雄說今日飛熊堡五大分壇以她的金壇立功最大,心中又更加欣喜的笑道:

「劍雄!你這話說得真好!嗯!野狼堡三大衛中的燕大衛主李鳳釵被我殺死,還真的是大功一件,野狼堡的三大支柱現在倒掉一根,野狼堡勢力將大為減弱,想不到我竟立了這麼大的功;我剛才都已經開心得不得了了,現在你這麼一說,哇!我自己都覺得自己好棒啊!但更要感謝我手下這麼多犧牲性命的弟兄,是他們的犧牲,我才能有此榮幸立這一大功,現在他們全都屍骨無存,犧牲這麼慘烈,我一定要請堡主為他們舉行隆重祭典,他們死後都還要再厚賞他們。」

說完她又想知道敖劍雄那邊戰事的經過,遂問道:

「劍雄!你今天的戰果如何?」

敖劍雄輕描淡寫答道:

「輕鬆大勝!」

敖劍雄再接著道:

「哎呀!戰些微不足道的鼠輩,再怎麼大勝也勝得沒多大用處,比起妳除掉野狼堡三大衛中的燕大衛主李鳳釵,我這邊的戰事根本不足掛齒。」

陶天鳳稱讚敖劍雄道:

「劍雄你謙虛了,能戰勝就是立功,今日你我兩人都立了功,火壇、金壇都打了勝仗。」

敖劍雄再問陶天鳳道:

「天鳳,說說看妳是怎麼除掉李鳳釵的?」

陶天鳳當然不能說自己被李鳳釵逼迫脫光衣服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的事,前面李鳳釵射毒針殺死她自己手下,她也甩毒蛇咬死李鳳釵手下,李鳳釵再用毒霧珠噴毒霧,毒霧噴不到陶天鳳,就用毒霧將飛熊堡金壇和野狼堡燕大衛所有死屍銷毀得屍骨無存,這些都還照實說,但之後她還是很輕蔑李鳳釵的編出一個笑話嘲諷李鳳釵的答道:

「她真是個傻瓜,我問她敢不敢把舌頭伸出來,她就傻乎乎的伸出舌頭向我挑戰,我就將暗藏在衣服裡最後一條青竹絲甩到她舌頭上,竟然還有死都死得這麼笨的人。」

陶天鳳編的這個笑話,敖劍雄聽了也微微一笑,二人及敖劍雄火壇兩百手下就一起回飛熊堡去了。

飛熊堡五大分壇分別在五處地方大獲全勝,堡主慕容天龍大為欣喜,就召集這五位壇主向全堡表揚他們的戰功,慕容天龍也說金壇壇主陶天鳳立功最大,給她特別獎賞,慕容天龍說金壇是五大分壇中犧牲最慘烈立功也最大的,要立大功就須付大代價,小功易立,大功不付大代價沒那麼容易立,金壇這次立了這麼大的功,卻犧牲這麼慘烈,因此慕容天龍不僅要厚賞陶天鳳,還要厚賞整個金壇,並且要為金壇犧牲的四百餘高手舉行隆重祭典,他們屍骨無存也要為他們造墳,將他們的遺物入墳厚葬。

受到堡主慕容天龍獎賞和全堡喝采的陶天鳳,回想自己當時被迫脫光衣服全身赤裸,還下跪磕頭拜李鳳釵為乾娘的狼狽醜事,尤其是自己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心中非但不羞憤,反而還覺得很有趣,更還特別喜歡回想自己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覺得自己當時享受著非常過癮的樂趣;慕容天龍說立大功要付大代價,她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享受過癮的樂趣就是她付的代價,所以她立了這麼個大功,且她還真的因為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才能除掉李鳳釵,因此她覺得自己付這麼奇特的代價而立這樣的大功真是好玩極了!她是五大分壇五位壇主中唯一被迫脫光衣服全身赤裸,唯一全身赤裸向敵人下跪磕頭拜敵人為乾娘,唯一全身赤裸被敵人玩身體的,但也是五位壇主中立功最大的,想到這些,她更覺得自己有趣極了,於是內心就開心得暗笑,外表亦露出喜悅表情;慕容天龍還為五大分壇五處勝利開慶功宴,全堡上下皆熱烈歡騰的慶功,由於陶天鳳是五大分壇中立功最大的,這場慶功宴好像變成為陶天鳳一人慶功,席間眾人都要求陶天鳳和她最心愛的敖劍雄擁抱親吻,陶天鳳和敖劍雄早就多次毫不避諱的當眾擁抱親吻,因此二人都很大膽樂意答允眾人要求,陶天鳳一臉開心微笑,投進敖劍雄懷中,緊緊抱住敖劍雄,笑得更開心,跟敖劍雄親吻更特別熱烈,心中更將自己全身赤裸被李鳳釵捏在手裡玩想成將來跟敖劍雄成親全身赤裸被敖劍雄捏在手裡玩,還特別急切的希望自己全身赤裸被敖劍雄捏在手裡玩的日子快快來到。

野狼堡折損了一位大衛主,李鳳釵死,燕大衛群龍無首,野狼堡勢力削弱,飛熊堡乘勝追擊,侵襲野狼堡;但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天威大俠龐雲飛率百餘武林俠客,欲除掉飛熊堡和野狼堡兩大惡勢力,現在機會來了,就等飛熊堡和野狼堡戰得兩敗俱傷,龐雲飛所率群俠,將此兩大惡勢力一併收拾!飛熊堡大舉殺入野狼堡,兩堡展開慘烈激戰,飛熊堡主慕容天龍對上野狼堡主石泉清,二人武功在伯仲之間,彼此僵持不下,殺得難解難分,龐雲飛抓準時機突然殺出,同時解決掉這兩個惡霸;兩堡堡主都被殺死,兩堡皆陷於群龍無首,兩堡也就都陣腳大亂,龐雲飛所率眾俠士趁機殺入,最後包括陶天鳳和敖劍雄兩堡所有惡徒,或彼此互相殘殺而亡,或為龐雲飛等眾俠士所殺,兩堡之人全都消滅!



本文於 修改第 16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926&aid=7060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