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甘願沉溺
市長:清傾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散文雜記【甘願沉溺】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陌生的往事
 瀏覽262|回應0推薦0

清傾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我有一個陌生的朋友。這個世界對他來說是陌生的,當然,他對這個世界也感到陌生。那是一個向往hero的child,他的敏感與天真讓他無法進入這個世界,所以他已經不存在于這個世界上了。或者用他的話說,世界于他已經不存在了。但我卻時常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讓我心神不寧。

  “人能感受到存在,這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情。”很久以前他捧著薩特的書這么說。很久以前,久到我還不知道五月天是什么的時候。那時我住在我家的書店里,每天放學后我都會買一個煎餅,一邊啃著手里的煎餅一邊翻著店里的漫畫書,偶爾抬頭看一看來來往往的顧客中是否有漂亮的女孩,她們一定是在青春文學那一欄徘徊。剛剛進入青春期的年齡,我便是這樣遠遠地懵懂地感覺到了異性的氣息。有時候我也會去旁邊的公園轉一轉,夏天的夜晚準有人在那里野合。兩段白花花的身體像蠕蟲再那里蠕動,給我幼小的心理留下了不少陰影,以至于以后在電視上看到蠕蟲我都會有莫名的沖動。話說如今已經很少見賣煎餅的了,實體書店好像也不怎么景氣,也沒人在公園的夜晚卿卿我我了,他們有了更好的去處。前幾天朋友對我說有些實體書店不錯,文藝女青年特別多,說不定還能約炮,我笑著說你們畢竟圖樣。

  我遇到過形形色色的顧客,每天晚上附近的中學放學后店里便會涌入一堆學生,那時候玄幻小說非常火,書店基本就靠出租這些書維持收入。大部分是盜版書,從網上復制下來的文章套一個“黃易著作”的封面,所以有時候書的內容是不能保證一定是玄幻類的。曾經有一個學生偷了一套《阿里布達年代記》,還有一個提出要高價購買《金麟豈是池中物》,等到許多年以后我才知道這些是什么書。有的時候同一條街上洗頭房的妹子也會來書店,她們打扮的花枝招展,對年幼的我簡直是摧殘。據我所知,我爸不止一次照顧過她們的生意,所以她們也來這邊逛一逛?不過現在想來,若一個洗頭妹在為你服務時能和你談文學,那真是一件浪漫的事情。色情類的書總是供不應求的,大部分成年男性都是沖著這個來的。隔壁是音像店,他們會猥瑣地問老板“有沒有那個?”,拿到那個后再來我們書店用同樣猥瑣的神情問“那個有沒有?”。不過倘若是我一個人在店里的話他們就只能失望而歸了,不是他們面對一個孩子不好意思問,而是我從沒在店里翻到過這些書。我曾經趁著店里沒人翻箱倒柜了很長時間,最后只翻出一本《九評共X黨》。現在沒人租書了,也沒什么音像店了,大家都知道什么是五月天還有草榴。額,現在五月天也沒了。真傷感。

  下面我要講那個朋友的故事。
  他出現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那晚我第一次遺精,所以記得特別清楚。當然,這兩件事情是沒什么必然聯系的。他借了一本講歷史的書,具體什么我忘了,不過我頓時覺得這個人真高端大氣上檔次。他經常來借書,時間久了我們便成為了朋友,陌生的朋友。他是個沉默寡言的人,我對他知之甚少。目測他是個高中生,精瘦,長頭發,秀氣,目光如炬.....“像個娘們。”這是我爸的話。從他來書店到書店關門的兩年內,他看遍了店內社科人文類的書,有時是借走看,有時是在店里看。看著看著他會突然說幾句話,比如“人能感受到存在,這是多么奇妙的一件事情”,比如“都怪蔣公當年剿匪不力”。

  書店在我初二那一年關門,我爸把店里的書當廢紙賣了。最后一天,他感到很遺憾,看著那些他曾經認真讀過的書,悲傷的神情在他臉上蔓延開來。臨走前看到我寫到一半的團員申請,他笑了笑說“何必給自己帶上枷鎖。”這個奇怪的人就這樣消失了。

  我開始看他看過的那些書,也開始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我就這樣感受到了他的存在。聽說那是個憂傷的人,以前有很多女生追他,因為他有才華。他留下了一本筆記本,上面寫著“這個年齡的愛情是最美好的,若有人因為物質以外的東西愛上我,我會感激她或他一輩子的。”

  聽著李志的信封,聽到那個朋友我便想到這些事情。其實過去的時間并不長,感覺是那么的陌生,但我卻能感覺到這個人的存在,即便大家都覺得這個人已經不存在了。

  我還想到一些有趣的細節,比如我家書店青春文學里從來沒有郭敬明的書,那些色情書籍都被我爸裝飾成了教輔資料。過去的事情對人產生的影響是很大的,到底什么是真的呢?到底什么是存在呢?這些事情真的發生過嗎?好像只有那一年對著毛片第一次擼的快感才是最真實的。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76&aid=4990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