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原住民族聯邦民主共和國
市長:佩秦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台灣原住民族聯邦民主共和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该不该庆贺“二战的胜利”和应做之事》
 瀏覽265|回應0推薦0

星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一.“二战的胜利”,实实在在的是共匪的胜利。是共匪本在死亡边沿即将澈底灭亡时刻,而不但转死为生得以庇护,且借势疯狂成长不可一世,以至今日的如毒瘤的最后夺取了不可遏制的最高制胜权,致整个人世间,只能等待如末期癌症必死的判决:全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的到来!这个“死灭的结局”就是“二战的胜利”!!!

二.请问善良明智,那怕还有点人性的人,这个“共匪由死转生,借势疯狂成长不可一世,至今如末期癌症无可制衡必致全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的到来的结局”该不该庆贺???

三.更荒诞可悲的是:由于这个“胜利”而使的全人类的:人性崩溃、智商扫地,森林法则掌控了一切,甚至禽兽不如,沦为癌瘤妖魔的世界:豺狼当道,群魔狂舞,伴随着一帮嘻嘻哈哈浑浑噩噩,掉了脑袋也不知是怎么掉的,捅你那最后一刀时还吃的很香呐的,蛆虫、猪猡、无价值人渣……。

四.这个“胜利”造成了善良好人只剩下不过十分之一。而其中能以认清世界头脑明智的人又不过百分之一(十分之一的百分之一,即不过全人类的千分之一)。而这其中能有所积极和敢干与共匪斗争行动的人又不过千分之一(千分之一的千分之一,即不过全人类的百万分之一)。而这最后一项“善良、明智、有为”的人,才是具有正向价值的人世资源,由于这个“胜利”已降至几乎为零的百万分之一。

五.“癌症”是为恶病之首,其可恶之处就是肌体对它几乎完全丧失了鉴别能力,直至整个肌体任其疯狂“杀、抢、盗、毁”而死亡。而马克思共产党正是“人类之癌”,同样与肌体之癌一样的让人类完全失去了对它的鉴别能力,而让其(甚至助纣为虐的协助其)对人类的更加疯狂(禽兽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的“杀、抢、盗、毁”而致全人类的毁灭和世界末日的到来!而其更加无比可怕之处,是让那些已被阉割灵魂行尸走肉者,嘻嘻哈哈浑浑噩噩,毫无觉察,就如屠宰机中的猪群,自觉地被其宰杀、走进自己筑成的坟墓!!!

六.二战原是澈底消灭共匪之战,而其突然的大转变,是由几个隐藏的共匪奸特和亲共媚共分子所造成。首屈一指最大的共匪奸特就是美国总统“罗斯福”。罗斯福,实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共匪分子。它的一切作为都与一个货真价实的共匪分子,毫无差别。首先令人惊讶的是,它的窃权盗位行为。它竟然能在严守宪政法制的美国,实施了它的破坏最高二届总统,而成为四届直至其死未换届的“终身独裁”总统。因为美国宪政的最高二届总统制,即便是民选也不能破坏,即任何人事都无权破坏的宪政制度。而整个美国立宪史,就罗斯福一人能以肆意猖狂的给破澈底坏了,这与美国另一仅次于罗斯福的第二大共匪奸特尼克松的水门事件如出一澈!世人皆知,共匪的最大特征之一,就是“竟权夺位”,这在全部共匪史上,都极其耀眼,遍布刀光血影的。也正因此,罗匪的破坏宪政,得以终生独裁的卑鄙作为,才使得其能在,正当东西共匪处于即将澈底灭亡的时刻,罗匪急不可待的,联合另一英国亲共分子丘吉尔首相,和中国由暗藏的共匪宋美龄勾引的共奸张学良制造的胁迫蒋介石西安事变,而实施了二战的大转变:“联共匪抗德日”的人神共泣大恶行(由于共匪、亲共分子和跟随者的颠倒宣教,而使二战后整个世间的昏暗无知,把罪恶当成功绩,把圣洁玷成污浊;至今无人能以认清,更无人敢干揭穿)。而罗匪与丘贼更在二战后,与匪首斯大林暗中签署了血醒出卖了呆子蒋介石、中国和整个亚洲善良人民的生命权益给共匪的以及重大危害全人类全世界的雅尔塔协议”。由此也澈底暴露了罗匪与丘贼的共匪奸特的血腥狰狞面目!!!更可怕更可悲的是,至今全世界的极端昏溃的民众对此惨重事件却一无所知,一无所悔!!!真正都成了一帮:掉了脑袋还不知是怎么掉的,到捅他那最后一刀时还吃的很香呐的,完全被子阉割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七.也许有“人”会说:“二战打败了纳粹和皇军,不是最大的胜利吗?”。如果说这话的是“共匪”,那是非常的正确。但说这话的如果是普通民众,尤其是“善良”人士,那就太幼稚,太遗憾了,甚至是太可恶,太可悲了!共匪地确是因二战胜利而得以起死回生且不可一世。而除共匪以外,试问谁因二战的胜利而得到了利益,那怕是一丁点的?是二战后苏俄的遭屠者?是中国二战后六十年的荒乱?是二战后共匪魔域内的地主、工商户、私房主、被强拆户的遭抢劫屠杀?是亚洲的大屠杀、大破坏、大荒乱?是欧美的受威胁,胆战心惊的搞冷战?……。而假如历史可以重演,如果没有罗匪丘贼和宋张匪变,那历史就完全不一样了,那可能有以下几种结局:

1.“共匪”与“德日”两败具伤,观战的大可坐收渔人之利,将此两恶可按需要而处置之。

2.与“德日”签定协约,帮助“德日”澈底消灭“共匪”。按协约分配天下。但协约需在有确实的实力基础下签定和实施,以防“德日”的失信毁约。

3.“德日”全胜,共匪全灭。原共匪魔域的民众将过上与今天“德日”样的生活,远比共匪魔域幸福美好百千万倍的生活。因为原德国和现今的德国,都是一样的自由民主宪政国家;同样原日本和现今的日本也都是天皇民治的社会;都比共匪的极端独裁愚民暴政直有天堂地狱之别!

以上3种可能,不论哪种,也皆比这70年的红魔、赤癌遍侵人间的血腥世界要幸福美好百千万亿倍!!!对于二战所谓的“胜利”——这样的卑恶惨境,有何值得欢呼庆贺的呢???

八.运用数理深层分析法,人间卑恶可以按其恶度分析如下:

1。人间卑恶按轻重次序排列如下:野、暴、恐;卑、恶、匪;癌、魔、共。

后者包括前者所有之恶,比如:“恐”之恶包括“野”与“暴”,且更甚于“野暴”;“匪”之恶包括“野、暴、恐、卑、恶”,且更甚于“野暴恐卑恶”;“共”之恶包括“野、暴、恐、卑、恶、癌、魔”,且更甚于“野暴恐卑恶匪癌魔”。因此“共”乃人世间空前绝后的大奇恶,是为万恶之首,集万恶之大全,无恶不作、是善莫为。

2.给恶标度,则顺次为:“野”为1度之恶,“暴”为2度之恶,……,“匪”为6度之恶,……,“癌”为7度之恶,“魔”为8度之恶,“共”为登峰造极的9度之恶。

3.与“卑恶”相反的是为“善良”,善良之度可简单的由反卑恶而定之。例如:消“野”者定为1度之善,……,剿“匪”者定为6度之善,……,灭“共”者定为9度之善。

4.“德日”之恶为“野暴恐”,是为3度之恶。而“共匪”之恶为“野暴恐卑恶匪癌魔共”,是为9度之恶。“德日”灭“共匪”是为9度之善,减去其本身的3度之恶,因此“德日”实为6度之善行者。也即其善远大于其恶。

5.罗斯福、丘吉尔、宋美龄张学良(胁迫执行者蒋介石)的“联共匪抗德日”,为9度之恶减去3度之善,实为6度之恶行。

九.由于“共匪”、“亲共媚共分子”、“被共亲阉割洗脑者”、……所谓整个“正统”权势者们的,铺天盖地的强力宣教而致今日的完全是非善恶颠倒,它们清一色的与共匪完全一个声调地把造成人间最大灾祸的顶级“恶魔”“罗丘宋张”捧为“圣人”(在台湾还专为张匪修建了“张学良纪念堂”,现被大陆的共匪进一步资助扩大),而把至今为止唯一的能以、敢干和实施行动的灭共英杰“德日”宣布为人间最大的“恶魔”。这也是“罗丘宋张”深怕世人的反帐将其清算。但由于其造成的灾害胜过全人类全世界,由古至今的所有灾害,这笔账怎能永远的被这帮恶魔所掩盖和消毁的了呢?并且将越来越要在全世界人间掀大反账、大清查。所有善良明智的人士,尤其是那些深受二战“胜利”和“共匪”残害的苦难众生们,是你们清醒、反账、清查祸源的时候了!联合所有要澄清历史、把恶徒颠倒了的是非善恶再扶正过来、荡涤卑恶、消灭共匪、救援灾民、防止共匪赤癌血红一统天下,和毁灭全人类、世界末日倒来的顶点灾难,尽出最大能力,来投入到这一反账清查的工作中来吧!!!

十.由于二战的“胜利”,已造成全世界整个人类的大污染、大异变。按旅德华人仲维光先生所说“反共是做人的底线”的标尺来衡量,当今能称的上是人的,为数已经很少,并且超加速的越来越少。即使是在自由民主国家,也被处于人兽边沿低级进化纯森林法则的人形兽类所充斥。甚至尤其是在共匪魔域里,更多的是禽兽不如只能以妖魔相称的青面獠牙的恶魔在狂舞。这点由共匪习近平的“反贪”所揭露出的整个共匪高官形像所证实。虽然习匪在“反贪”,并不标明习就是正人君子。恰恰相反,从共匪的诞生开始就是在台上的绝对都是“伟光正”,同一尊妖魔一旦沦为阶下囚,就立刻变成“臭黑歪”。实际共匪都是一帮“臭黑歪”,只是在不在台上、戴不戴画皮面具而已。由于二战的“胜利”所造成的人世的极端严重的恶化,善良明智的人士,我们不得不采取挽救地球、挽救我们的生路大行动。这里仅提出几点可行措施如下:

1.在正人君子、未被污染的高尚人类还可控制的地区,立即实施严厉的清共灭污行动。把一切:共匪、亲共、媚共、依共、……所有“不反共”的分子,清除出去。就像清除癌细胞、消灭超级病毒一样,绝对不能遗漏一个。能驱逐隔离的驱逐隔离,不能驱逐隔离的格杀无论(给它生路它不走,那你不杀它,它就要吃你,这是不共戴天的战斗)。

2.在已被共匪恶魔控制的地区,有灭共除魔能力的,就灭共除魔。没有灭共除魔能力的,就先隐蔽或逃离。然后在与共魔完全隔绝的高清环境下,高速完善发展自己。至少得以:避免匪魔的残害、污染、和人类毁灭和末日的到来。在力所能及时可移至外星,从新开发一处属于高端人性的“真善美恒、极乐永生”的人间天堂。

 

联系:xgslrl@gmail.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37&aid=5358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