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台灣原住民族聯邦民主共和國
市長:佩秦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台灣原住民族聯邦民主共和國】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评:吴祚来“我也觉得抗日战争主要是中国共产党在打”》
 瀏覽255|回應0推薦0

星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吴祚来:“我也觉得抗日战争主要是中国共产党在打。为什么?因为国军中那些英雄,都在死后被追认为中共党员了。这事你怎么知道?因为这事只能这样解释。不过也有人说,中共策反相当成功,国民党大量将军早已是中共党员,所以说,抗日战争主要是共产党打的,是相当成立的观点”。

  这种论述,似有讽刺和深层意义。但还有更为一般人所不知的最隐密残酷的蒙骗世人近一百年的卑恶事非在里边,不妨顺便在此揭露出来:

  一.共匪共产党,与孙匪(孙中山)所建立的国民党,实际上并没有质的区别,至多仅是量上的一百步与五十步的差异。在这里不好繁文累牍去精讨,而只最简明对比一下它们的总纲就行了:共匪的:“土地改革”对比孙匪的“平均地权”;共匪的“资本主义改造”对比孙匪的“节制资本”;共匪的“共产主义”对比孙匪的“世界大同”。至于孙匪的“联共”、“联俄”、“容共”政策,是共孙两匪合而为一的基础。至于蒋介石对共匪的“清党”“剿匪”“白色恐怖”,那是蒋介石个人的问题,也正如孙匪的婆娘宋庆龄所言是“蒋介石的叛变”。实际上蒋介石是个左右摇摆的人:一会为投靠共匪苏联而将自己的儿子蒋经国送苏联读书,一会又清党剿匪,一会又因西安事变而“联共抗日”,一会又大造对共匪斩尽杀绝的“白色恐怖”。在国民党内,不管怎样说,蒋介石是个“功过参半”的人;而国民党内的其他人就大不一样了:孙中山是个领头的亲共投共分子、宋庆龄是个十足的投匪媚匪的无耻匪徒、宋美龄是个暗中引匪护匪的蛊虫(西安事变就是由她造成,并且用她的“与共产党是兄弟之争”破坏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灭共原则)、这里边最为“脱匪少染的大英雄”当属被共国同骂的“大汉奸”汪精卫了。至于现今苟延残喘蛰伏在台湾的国民党,虽不敢说全都是共匪分子,但明着暗着的共奸共特要占大多数,并都多在高层!所以造成这种国共混淆不分的局面,这就要归功于或归罪于它的创始人“国父”孙匪了。另外说一下共产党和国民党的依存关系,可以毫不含糊的说:没有中国国民党,就没有中国共产党。中国共产党完全是在由孙匪为其铺好的容共国民党温床上:孳生、成长、壮大、不可一世的!当清楚了这些更深的基因后,就无所谓“抗日主要是谁打的”了,因为从孙匪建立国民党开始,就深深牢固的把共产党植根其中了!

  这一问题的最深根源的解读,让我们得到了一个更加严重的事非的澄清:把一个百年来的神像——国父孙中山,给打翻在地,揭露出中国人民近一百年来所遭受的无与伦比的惨害祸乱,孙匪它正是罪魁祸首!如果没有孙匪,至多我们今天仍生活在慈禧太后的“王道乐土”之中,或者是像其他一些象征性的日本天皇、英国女王、……之下的幸福生活,至少至少不会掉进人世间空前未有的大魔窟——人间地狱——人类之癌——怕是永无再过人世生活的共匪魔窟之中啊!!!

  孙匪之不可原谅,不是因它推翻满清政府,而是因它投靠收容超级大盗共匪。纯以“亘世未有、无与伦比”的“残杀”“抢劫”“奸盗”“诈骗”“谎言”“祸乱”“毁败”“集万恶之大全”“无恶不作”“是善末为”“禽兽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妖魔共匪”,其卑恶暴行,人人皆知,难道孙匪不知?如果孙匪不知,那表明孙匪是个痴呆废物,不知人也不知已的处事毫不负责的酒徒无赖,以此掌控亿万人众命运的大事,其罪责也难逃!因为对任何一个头脑清晰,处事认真负责,稍有人性的人是不会兼容更不会投靠共匪的。如果孙匪是明知故为,那就完完全全的证明了孙的毫无人性,从它的骨髓基因上就是与共匪一丘之貉。由于孙匪的容共投共,也说明它的推翻满清只是手段,而它的实现共匪人间地狱是它的目的。并且它自始至终(直到它死)是:引着、护着、养着共匪一路奔向“共产主义”“世界大同”的。并且从全部历史来看:要是没有孙匪,中共匪徒是不会如此方便的:成长、壮大、不可一世的(虽然后来蒋对孙的叛变,但也终未能挽救孙养起的共魔毁灭中华的大灾变)!!!

  二.还有一个超级大问题,世人们一直被国共两匪有形无形给洗了脑和世界马共的猖獗所造成的颠倒混淆。现举一个突出的例子,来引出这个惊天大是非来,那就是:“国共(蒋毛)的抗日”与“末代皇帝溥仪和汪精卫的投日”,一个是“抗日”,一个是“投日”,究竟“谁是谁非,孰善孰恶”的问题。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澈底的摆脱大半生来的愚民梏桎、要有广泛的历史参左,还要具备很强的智慧分析能力,才能得出没有矛盾,万世不灭的真理。这里直接的来说:

  1.当今人类社会的两大顶级灾害:一个是肌体的“癌症”,另个是社会的“马共”(马克思共产党——人类之癌)。“癌症”是肌体的死刑判决,“马共”是人类的毁灭世界末日到来的判决。

  2.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极大决策错误是:亲共分子美国总统罗斯福,罪大恶极的实施了“联共产抗纳粹”的决策。因此:不但挽救了垂死的共匪,让它们得以:借机养息、壮大、反扑、不可一世、……、极大可能的必将毁灭人类、直至世界末日的到来!

  3.如果不是罗斯福的错误决策“联共产抗纳粹”和宋美龄引奸(张学良)护共(“和共产党只是兄弟之争”)破坏了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剿匪决策,全世界的共祸早已清除。或者可有以下结局:静待共匪与纳粹二魔拼斗,坐收渔人之利;如共匪胜,那时它也残伤乏力,至少要较前衰败甚多,较易遏制铲除;如果纳粹胜,不论是德国或日本,他们虽为“暴兽”或“森林法则执行者”或“达尔文社会主义狂”,但仍在理性的阳世人间。其危害也是局限的,远比禽兽不如只能以妖魔相比,人间全面毁灭的共匪要强的多多。至少说投放“原子弹”也应该在共匪被纳粹消除后,再投放才是,而绝不应该把一帮真正强大有力的共匪克星先给毁掉,以致失去(甚至是永远失去)克制铲除共魔的工具强敌,而致人类、世界丧失了可救的能力!!!

  因此总的来说:在还有人间顶级恶魔——人类之癌——共匪没被澈底铲除之前,“抗日”“抗纳粹”都是极大的错误决策,甚至可说是罪恶的行为。至少说,利用强大的日军和德国纳粹力量先消灭了共魔后,再作其他打算才是最佳决策最善之为。这样最差的结局与日本天皇或德国希特勒相处,也远远比遭共匪全部的:从肉体、到精神、从物质、到居所、……人间一切的毁灭摧残,要好的多多吧!!!

  总上论述,让我们像恶梦惊醒样的,澄清了近百年来两大错误、荒谬、甚至可说是罪恶的认识:一是错把导致全中华民族毁灭性灾难惨害的罪魁祸首的孙中山当成救世主——国父;再是错把本可助我遏制甚或消灭共魔的德日,当成大敌抗杀。其结果是使我中华甚至全世界陷于不可挽救的无底深渊,永难再见天日的赤魔淹没之中(因为共匪是“人类之癌”,癌症用一般的良性药方是无效的,只有使用超强毒烈的日寇纳粹才能毒对毒起到特效。而这一天赐的良药却被罗斯福和宋美龄给断送了)!!!最后也就回答了“国共(蒋毛)的抗日”与“末代皇帝溥仪和汪精卫的投日”,一个是“抗日”,一个是“投日”,究竟“谁是谁非,孰善孰恶”的问题:前者国共的“抗日”是绝对错误甚至是罪恶的,而后者溥仪汪精卫的“投日”是绝对正确的甚至可说是救世主大英雄!!!

  联系:xgslrl@gmail.co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37&aid=51870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