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九章02:染血的回憶,拯救
 瀏覽512|回應0推薦0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喀──鏘!」

  殤吃痛地握不住槍,鮮血,從他的手背恣意流淌。

  黑澤影坐在銀色捷豹駕駛座內,舉槍冷酷地瞪視著殤:

  「去死。」

  獨特低沉地三拍引擎聲突兀地闖進現場,擋住黑澤影的射程範圍,一名身著黑色緊身皮衣的騎士,僅用雙腳控車瞬間雙手拔槍左右張開,朝黑澤影及樊時流各開了數槍。

  黑澤影立刻彎低身體,樊時流縮回汽車後面;騎士收回槍,單手油門一催,殤被騎士順勢拉到重機後座時,朝樊時流嗤笑了聲:

  「樊時流,給你一句忠告,太過自負的人特別容易摔死!」

  樊時流陰狠森冷地眸光注視著絕塵而去的哈雷重機背影,仰天狂笑了陣:「有趣!實在太有趣了!」接著,他回頭看向正在冒煙還不時傳出爆炸聲的倉儲,撥了通電話:

  「洛琳,立刻通知警消前來南倉儲,然後把這帶一路上的監視器畫面都調出來,複製完成後記得洗掉監視器主機從非實小朋友出現開始的所有畫面。還有,立刻追蹤一輛哈雷,車號是……」樊時流看著停在面前的銀色捷豹,開門上車。

  「這不是風鳴小朋友的車嗎……」

  黑澤影打了個檔,油門一踩:「有什麼辦法,他的車剛好停在倉儲總出入口,就地取材囉!」

  樊時流側頭望向駕駛座空空一片的車窗,再看向鑰匙孔上的鑰匙,樊時流嘴角微微抽搐。「風鳴小朋友會氣死……」

  「欸,緊急狀況下只能這麼做嘛~誰曉得砸破後才發現他根本沒鎖車也沒拔鑰匙……」黑澤影痞痞一笑,連閃了幾輛車後,終於看到那台哈雷。

  「這個騎士就是你之前追不到的那位吧?」

  「我不會栽在同個人手中第二次!」黑澤影一想到就恨得牙癢癢的。

  「哦?」樊時流好整以暇地調整坐姿,看著前方愈來愈擁塞的車陣。「你覺得他是故意騎這條路呢,還是連老天都站在他那邊?」

  彷彿在嘲笑黑澤影一般,哈雷重機輕鬆地左彎右拐穿繞過前方數台車後,消失在車陣裡。

  樊時流幸災樂禍地微微一嘆:「天意啊……」

  黑澤影不信邪地猛然切到路肩,忽然冒出的三角警示標誌讓他急踩煞車,地上劃出長長的胎痕,三角警示標誌慘遭碾過卡在車底,整台車倏地打滑,黑澤影極力穩住車身,最後撞上停在前方的道路救援車,瞬間爆出的安全氣囊撞得兩人頭昏眼花。

  黑澤影捂著痛到不行的鼻子,恨恨地吼了聲:「可惡!」

  

  #####

  

  「這、這個擺設……!」宇文非實一踏進倉儲,便被眼前這似曾相識的內部佈置,勾起了這一年來深埋在他內心裡的愧疚記憶。

  他怔忡地雙眸倒映著火紅光芒,彷彿再度看到了一隻手,正吃力地朝他揮舞著。

  ──救、救我……

  「好,賀大哥等我……」宇文非實毫不猶豫地朝記憶中的路線穿梭在火場裡,大喊:「賀大哥,我馬上就過去救你出來!」

  「轟──磅!」就像當年一樣的爆炸聲,又遠又近地傳來,震動的四周、不停掉落下來的鐵碎屑及發出火花的電線在半空中晃來晃去,宇文非實不自覺地加快腳步,就怕來不及。

  這一次,他絕不會逃走,那種悔恨,一次就夠了!

  「……咳咳咳……救命……咳……」

  終於,一陣虛弱地呼救聲傳進宇文非實的耳裡,他心中一跳,連忙朝著聲音來源衝去,果然在一台橫倒的機台後面,看到手腳被綑綁住的Sunny,正扭動著身體不停掙扎。

  「Sunny!」

  這、這個聲音是──?Sunny以為自己出現幻聽了,她期待地抬頭不停張望,視線可及之處卻是不停燃燒竄出濃煙的火光。

  不可能的……Sunny想起那天宇文非實冷酷的臉,她甩甩頭,覺得自己剛剛湧起的期待很可笑。

  宇文非實又大喊了聲:「Sunny!」

  不、不是幻聽?真的是他!Sunny喜出望外地扯著嘶啞的嗓音回應:「宇、宇文先生?你來救我了?你真的來了!」

  沒有回答,宇文非實眉頭深鎖地看著不停閃著火花的電線和橫倒的機台擋去救援動線,四周愈燒愈烈的火勢讓他很是著急,他要自己冷靜,仔細搜尋身旁有沒有可以利用的工具。

  「宇、宇文先生,我……我好怕……」Sunny忍不住啜泣著,努力豎起耳朵卻怎樣都聽不到宇文非實的回應,「宇、宇文先生,你還在嗎?」

  ──宇文非實丟下孟秦一個人逃了!他根本是個貪生怕死的膽小鬼!這個忘恩負義的偽君子,眼睜睜看著孟秦被活活燒死,一個人逃了!

  Sunny忍不住想到楊潔曾告訴她的話,她開始感到絕望地低泣,「宇文非實,你又逃跑了嗎?我真傻!我居然相信你這個膽小鬼!我居然──」

  爆炸再次引發震動,Sunny背後的機台重晃了晃,擱在上面的雜物往Sunny頭上砸落,Sunny連忙低頭閉上眼等著可能會有的疼痛,數秒鐘過去她只聽到一陣鏗鏘聲,抬頭臉卻直接貼到濕熱的胸膛,「你──」

  「抱、抱歉,讓妳、讓妳嚇到了吧?」宇文非實微喘著氣,溫柔地淺笑讓Sunny臉微微泛紅。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52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