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八章03:倉儲之約
 瀏覽511|回應0推薦0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紀風鳴揹著槍袋衝進宇文非實的病房,「非實!」

  病房內一片狼藉,地上還有幾處血漬,最大片的,莫過於窗戶下的牆面和地板。

  紀風鳴察看了會兒,發現在窗戶牆面那片血漬前的地板,也有一小灘血漬,「如果牆面那裡是楊潔的血,那麼這一塊就是非實的……難道非實又中槍了?」紀風鳴不安地沿著血滴印子一路走進個人衛浴,一大團被血浸濕的廁紙被扔在地上。「非實曾抱著楊潔進來這裡……」

  地上積了一灘血,上頭有被踩過的鞋印,他再沿著血鞋印一路走到病床前,發現床上躺了具連頭到腳被被子蓋住透出的人形,紀風鳴僅是輕輕一瞥後轉身。「非實,你到底跑去哪兒了?」

  忽地,紀風鳴又轉回看向病床,潔白的側床單上有著凌亂的、大大的用血寫的兩個字:倉儲。

  紀風鳴揹著槍袋衝出病房,他按著耳麥,焦急地喊道:「非實現在到倉儲去了,直覺告訴我,沒臉男也在那裡!」

  『知道了!』

  

  #####

  

  潮灣市‧倉儲區

 

  刺耳的剎車聲響起,一台黑色賓士在一陣甩尾後停在倉儲總出入口。

  宇文非實拿著手機走下車。「該死的,忘了問那個變態是北倉儲還是南倉儲……」他東張西望了會兒,抹去臉上頻頻冒出的冷汗,下了一個決定:「沒時間了,試試南倉儲吧!」

  宇文非實藉著停放在河堤上的車輛做掩護,趁著各倉儲入口值班保全不注意時溜進去搜尋了遍又撲空而出,就這樣一路往南倉儲盡頭尋去,始終毫無斬獲。

  宇文非實苦著臉坐在一輛停在尾端的貨櫃車頭頂,「欸~難道是在北倉儲嗎?都怪那個死變態不把話說清楚,倉儲這麼大,他要是將目標放在某倉儲的某間廁所,那我不是要找到天亮還不一定找得出來!」

  手機鈴聲響起,宇文非實立刻接起:「你──」

  「原來親愛的非實喜歡在廁所約會喔,嗯哼哼哼,想起來我們第一次見面的地方也是廁所呢!真是讓人充滿愉悅回憶的場所,我會把這點記到你的喜好約會景點清單裡……」

  宇文非實起身,瞇著眼看向四周:「你在哪裡!」

  「哎呀,雖然是老掉牙的台詞,不過我覺得超級貼切,我在哪裡?我在你心裡啊~親愛的非實。」

  宇文非實深呼吸了口:「你──」

  「親愛的非實,你是依據什麼選擇方向呢?如果是直覺的話,那的確證明我們真的是心有靈犀呢!我的確是在南倉儲區,好期待你快點找到我喔~」

  確定結束通話後,宇文非實將手機收好,「南倉儲區,就剩這裡還沒找了。」他稍微目測進入倉儲的路線後,這才躡手躡腳地從貨櫃車頭頂跳到圍牆上,沿著圍牆走到一個死角翻下,再趁無人之際攀到貨櫃上,然後邊踩著一個又一個的貨櫃,邊留意倉儲內的狀況,突然一串的對話聲讓他連忙躲進貨櫃裡,屏氣凝神地貼住鐵皮,好聽清楚外頭的談話內容。

  「方碩文,很不錯嘛,你果然乖乖的依約單獨前來。」太監般地笑聲,陰陽怪氣的讓宇文非實抖了一下。

  阿勒,雖然他也曾接過古裝戲劇拍攝,但是裡面飾演公公的前輩們可就沒外面講話的這傢伙來得噁心,還是說……是外面那傢伙的嗓子破了?

  不過……那個變態男說是倉儲,這個講話會岔高音的太監明顯不是變態男的聲音,難道是共犯?可是聽起來又不像。

  宇文非實突然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我不是來跟你敘舊的,你快把你的條件開──」

  叮叮咚咚──叮咚咚──

  突兀地手機鈴聲打斷了外面倆人的對話,也讓宇文非實臉色瞬間鐵青,他火速接起電話卻不敢出聲,話筒那端傳來一陣咯咯咯地笑聲:

  「欸~我忘了告訴你,我不在你現在待的那間啦!不過好像來不及了……」男音幸災樂禍的口吻讓宇文非實火氣整個瞬間飆高,「算了算了,我想憑你的能力,要離開那裡應該不是問題,對吧?親愛的非實。」男音頓了頓,「咦?你怎麼都不回答我呢?喔!對喔!你已經打斷了別人的幽會,要是再跟我熱線,那已經不是不禮貌而是白目了……親愛的非實,你只有十五分鐘的時間喔,快點脫困吧~」

  默默收起手機,宇文非實果不其然地聽到外頭爆出一聲怒吼:

  「方碩文,你居然敢破壞約定!」

  「我、我沒有!」被稱為方碩文的男音有些慌了。

  「有沒有等我確定了就知道!」

  該死的變態男絕對是故意設計他的!嘆了口氣,宇文非實聽著腳步聲由遠而近,知道是岔高音的太監過來找人了。他想自己躲的貨櫃還挺中間的,就算岔高音的太監要一個一個翻,也不會有那個耐心翻到他這裡,問題是他可沒那個美國時間待著,現在應該要怎麼偷溜出去才好呢……

  喀地一聲,不算亮的光線把漆黑的貨櫃內部照得無所遁形,還在想方設法的宇文非實一臉尷尬地朝長相有些抱歉的岔高音太監揮了揮手:「嗨!我散步路過這裡時看到好多貨櫃,聽說現在貨櫃屋很夯,所以我就想進來裡面看看,沒想到進來後就出不去了。謝謝大叔!你真是我的救命恩人,沒有你我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出去耶!你──」

  岔高音太監可沒那個興致聽宇文非實的廢話,更無視宇文非實那總能成功打動眾人惻隱之心的無辜表情,他大手一伸,直接將宇文非實拖出貨櫃。「方碩文,你怎麼說!」

  「怎、怎麼會……我不認識這個少年!真的!我可以發誓!」方碩文原來是名中年大叔,看他驚慌失措地急忙撇清,就知道他有多重視和這個岔高音太監的約會。

  「我可以做證!我們真的不認識!」宇文非實用最誠懇的態度保證道。

  「哼!方碩文,今天的談判算是破裂!你等著瞧!」岔高音太監撂下狠話後便揚長而去,留下一臉錯愕的中年大叔。

  呃……事情好像往最糟糕的方向發展了,可是他又不能一直耗在這裡……宇文非實有些苦惱地抓著頭髮。

  「那個……這位大叔……我很抱歉破壞你們的約會,真的……」宇文非實開始翻著身上所有口袋,「我願意負起所有責任!」

  「負起所有責任?就憑你?」中年大叔雙眼憤恨地注視著宇文非實,咆哮:「我現在可能失去的寶貝可不是你這種毛沒長齊的小鬼所能承擔得起的!」

  翻找了半天,宇文非實終於找到他要的東西,「可以的!我保證!不過大叔,我現在有急事得先走了,這張名片給你!」宇文非實飛快地將名片塞進中年大叔的手裡後,又身手矯健地攀上貨櫃,沿著來時的路離開。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49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