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三章03:紀風鳴,你的名字叫衰神! (3)
 瀏覽161|回應0推薦3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3)

幽筠
辰云
冷月幽

  「你窩在這裡幹嘛?」一道男音涼涼地從宇文非實頭上飄來,「莫非你是因為避免在等戲的空檔被暗算設計,所以乾脆躲在洞裡?」

  「……」宇文非實恨恨地瞪向紀風鳴,雙眼裡滿是怨懟。

  「原來你這幾天都住在這個洞裡呀……」紀風鳴嘴角揚起一抹嘲諷,看得宇文非實更是氣悶。

  「你今天有這麼閒嗎?」

  「剛拍完代言。」紀風鳴蹲在洞口,朝宇文非實伸出手。「沒想到會看到一個笨蛋摔進洞裡的畫面,突然讓我想起當初某人跌個狗吃屎又撞電線桿的往事。」

  「……你覺得這一切都是誰害的?」宇文非實咬了咬牙,用力抓住紀風鳴的手爬出洞口。

  紀風鳴不動聲色地看了眼宇文非實的左手臂。「一切都順利嗎?」

  「廢話,我可是個專業的演員耶!」宇文非實臭屁地朝紀風鳴仰頭一笑,拍拍身上的灰塵逕自往廁所走去。「你沒事的話就去趕你的通告吧!別留下來防礙我們劇組的進度。」

  「去哪?」

  「尿尿!」

  又是廁所?紀風鳴腦海閃過殤那張嗜血的笑容,他眉頭微蹙,不語地尾隨宇文非實,一踏進廁所,便一把拉住宇文非實。

  「幹、幹嘛?」

  紀風鳴將裡面所有隔間的門通通打開,確認沒有半個人後,又走到大門處把門鎖上,這才轉頭看向滿臉問號的宇文非實,面無表情地比了個請:「你可以尿了。」

  「你這是在做什麼?」宇文非實嚴重懷疑是不是上次自己在繹對紀風鳴下手太重,把他揍到腦袋秀逗了?

  可是不對呀,他那天明明踢中的是腰呀!

  「……」一眼就看出宇文非實正在胡思亂想,紀風鳴乾脆從口袋拿出面具碎片扔給他。

  宇文非實接過面具碎片一看,「這個……」

  他想起上午失去意識前,在這個廁所遇到那個變態面具男的事。

  「這哪兒來的?」宇文非實驚訝地拿著面具問向紀風鳴,這才看到紀風鳴臉上貼了塊肉色O.K.繃,他急忙撕下O.K.繃,一道細長的傷口顯露出來。「你和他交過手?」

  「你先回答我的問題。」紀風鳴雙手環胸地背靠著大門,「你左手臂的傷是怎麼弄的?」

  宇文非實露出「果然如此」的表情,「你上午果然來過,我就想小昭那麼怕血,不可能幫我處理傷口,一定會直接把我送到醫院去,再說……」他舉起左手,露出一截白色繃帶,「這個世界也只有你敢動這隻手。」

  「不是我敢,是只有我能。」紀風鳴抓住宇文非實的左手,拉起衣袖,一見到白色繃帶染紅了一片,眉頭緊皺:「傷口果然裂開了。」

  宇文非實抽回手。「就算我叫你不要管,你也非要插手對吧?」

  紀風鳴毫不遲疑地點點頭。

  宇文非實嘆了口氣。「大哥懷疑有人利用賀孟秦的事報復我,並且藉此攻擊P.D.和叛道。對方明擺著會在這部電影拍攝過程動手腳,我想將計就計的當餌釣出幕後主使者。」

  「既然如此,讓我幫忙不是更有效率?」

  「小昭和Sunny因為我,差點賠上一條命。」宇文非實看了眼紀風鳴,「對方連無辜的人都不放過,誰曉得他們之後還會用怎樣的手段對付我。」

  紀風鳴挑了挑眉,「所以你覺得我能力弱小到會受傷,才把我排除在外?」

  宇文非實揮了揮手上的面具碎片:「這個人很強,很陰險,很狠,對上他,我沒把握全身而退。」

  「我知道他很強。」紀風鳴指腹輕輕刮過臉上的刀傷,態度堅決地看著宇文非實:「所以我更不會讓你一個人對上他。」

  「是是是,紀大難纏你的決心我已經清楚體會到了。」宇文非實聞言不禁翻了個白眼。「尿個尿搞成這樣,解放的情緒都沒了。」

  無視宇文非實的抗議,紀風鳴繼續問道:「對你下藥的也是這傢伙?」

  宇文非實搖頭。「龜毛昭從不讓我在通告的時候亂吃東西,所有飲食都是他親自準備處理的……」彷彿想到什麼般地,宇文非實倏地消音。

  等等,保溫瓶!他記得小昭拿給他裝有咖啡的保溫瓶是蓋上的,可是他明明換衣服前就有打開來喝過而且沒有蓋上……難道是──?

  不可能,她那天也被困在儲藏室,可是……

  「可是只有她有機會。」宇文非實喃喃道。

  紀風鳴沒聽清楚,他連忙搖了搖宇文非實。「想到什麼了嗎?」

  「有可能是……」宇文非實才開口,腦袋一閃而逝Sunny哭泣的臉讓他再度消音。

  宇文非實張著嘴看向紀風鳴,然後移開視線。「……有可能是誰在我會碰到的東西上動手腳,這麼多個有得查了。」

  紀風鳴靜靜地看著宇文非實。「非實,我視力很好。」剛說完,便對這句話感到似曾聽過的疑惑。

  ──剡,我視力很好。

  樊時流輕浮的語調讓紀風鳴鮮有表情的臉上爆出晴天霹靂的打擊。

  宇文非實奇怪地看了眼紀風鳴,然後揚起笑容。「我倒希望你的幸運指數有視力一半好。」

  ──等你的個性有視力一半好再向我炫耀吧!

  就連非實的回答都和龍哥的如出一轍……

  紀風鳴沮喪地支手撐牆,一打黑線從他頭上灌頂而入。

  宇文非實滿臉問號地拍拍紀風鳴的肩膀:「你幹嘛一副大受打擊的樣子?難道你很享受衰神體質?」

  「不要管我……」

  「啊?可是你──」一陣拍門聲,打斷了宇文非實未盡的話。

  「非實,你怎麼在廁所窩這麼久?不會又拉肚子拉到睡著了吧!」

  宇文非實沒好氣的開門:「換便秘行不行。」

  「楊姊叫大家集合到攝影棚門口拜拜喔~」路小昭探頭往廁所看了下,「紀風鳴?怎麼每次你來找非實都一起拉肚子啊?」

  「……」宇文非實和紀風鳴一臉無言地同時瞪著路小昭,宇文非實不想讓嚴重劃錯重點的路小昭繼續歪下去,乾脆一把拎起路小昭走出廁所:

  「走,去拜拜。」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240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