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二章04:最後,你也……
 瀏覽131|回應0推薦2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水波雲影
不理不理右衛門

  Sunny抱著一件破損嚴重的黑色衣服,站在片場外,神情複雜地看著正神采飛揚地和蔡權能討論腳本的宇文非實。「即使身入險境,你還是堅持的把開場鏡頭拍完……」

  她將臉埋近黑色衣服裡,「手臂的傷一定很痛吧?為什麼你還能笑得這麼自然?」

  「哼,妳哥沒教過妳,不能相信演員嗎?」傅儔捧著一個包裝精美的盒子,走到Sunny旁邊。「拿去。」

  Sunny一臉疑問地接過盒子,正想搖搖看,傅儔伸手制止。

  「妳想死的話,等我走再搖。」

  「這裡面是什麼?」

  「絕對會讓宇文非實見閻王的東西。」傅儔陰冷地笑了聲,「只是死狀不太好看就是。」

  Sunny恍然大悟地瞠目道:「這個是──」

  傅儔連忙伸手捂住Sunny的嘴。「妳想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嗎?」

  他伸手從口袋拿出幾顆螺絲斷尾,看向片場:「我已經做好萬全準備了,要是這次又被宇文非實逃過,那個盒子就是保險。」接著嫌惡地瞪了眼Sunny。「妳只要藉口拿戲服,再把這盒子放進宇文非實的休息室裡就好。」

  「我、我辦不到……」Sunny驚慌地看向傅儔:「我可以取消委託吧?這件事到此為止,我──」

  「取消委託?可以。」傅儔冷哼了聲,「用妳的命來交換宇文非實的,這樣就算委託完成。」

  Sunny聞言,臉色倏地刷白。

  傅儔轉身離開前,警告了句:「如果這次妳再像上午那樣搞砸,就別怪我們不客氣。」

  Sunny抱著盒子,害怕地身體不受控制顫抖了起來。

  剛和蔡權能討論完的宇文非實,甫轉身,便看到Sunny蹲在地上發抖著,他急忙跑到她的身邊,伸手輕拍她的肩膀:「妳哪裡不舒服嗎?」

  Sunny猛地抬頭,看到是宇文非實,忘情地抱住他。「宇文先生!」

  宇文非實瞠大雙眼,雙手高舉地僵在原地。「SunSunny?」

  低泣聲從漸漸溼漉的胸膛傳來,宇文非實聞聲,原本僵在半空中的雙手緩緩搭住Sunny的肩膀,動作輕柔地拉開點距離,低頭看她。

  「發生什麼事了?」宇文非實伸手輕柔地抹去Sunny臉上的淚水。

  「我……」Sunny哭個淚人兒似地欲言又止。她該怎麼說?她能告訴宇文非實她就是這一切意外的幕後主使嗎?

  她能告訴宇文非實,她根本不是他的鐵粉,加入劇組是為了親手制裁他、制裁害死賀孟秦的兇手?

  ……兇手……Sunny淚眼婆娑地用力抓著宇文非實的左手,感覺到他頓了下,這才想起他的手受傷,連忙放開。「對、對不起!」

  宇文非實揚起溫柔的淺笑,再度伸手抹去Sunny的眼淚:「沒事的,妳好點了嗎?」

  喀嚓!

  一道閃光讓宇文非實反射性地將Sunny護在懷裡。

  「宇文先生?」

  「噓,別抬頭。」宇文非實歉然地小小聲地說道:「抱歉,可能會讓妳感到不舒服,我都忘了今天有記者到場,等我的暗號妳再偷偷離開好嗎?」

  Sunny整張臉被迫埋在宇文非實的胸膛,聽著他平穩的心跳聲,平息了她原本慌亂不安的情緒,呼吸著熟悉的獨特清爽香味,Sunny忽然憶起這不是第一次被宇文非實擁在懷裡。

  「我…我對你來說……是特別的嗎?」她緊貼著宇文非實的心跳,小小聲地問著。

  宇文非實聽到了,眉頭微皺了下,嘴巴微啟想要回應又作罷,抬頭一看見正朝他們不停猛按快門的記者B,宇文非實立刻轉個身將Sunny藏到身後。

  記者B邊拍照邊訪問:「這位小姐才是宇文非實的真命天女嗎?這麼說長久以來和可兒的緋聞只是炒作囉?」

  「這位大哥,」宇文非實鎮定地朝記者B燦爛一笑。「難道你看到有美女在傷心落淚都不會想關心一下嗎?」

  「呃……所以你是看到這位小姐傷心,才特地過來關心的?可以說明一下你們是什麼可以擁抱的關係嗎?」

  「當然是劇組夥伴的關係囉!」宇文非實再度揚起太陽般的燦笑:「每一個和這部電影有關係的工作人員都是我的好夥伴,就像如果現在哭的人是大哥你,我也一定會給你個充滿關心的擁抱喔!」宇文非實說做就做的上前用力抱住記者B,順便轉了個方向,並朝Sunny比了個快離開的手勢,後者連忙撿起盒子,紅著臉逃離現場。

  「好了!大家準備準備,我們排一次!」蔡權能的聲音透過大聲公傳遍整個片場。

  宇文非實放開記者B,不好意思地笑道:「啊,我得去排戲了。」他走沒幾步又回頭看向記者B

  「這麼熱的天氣您還要窩在這裡取材,真是辛苦您了,要多補充水份,別中暑囉!」

  記者B點點頭感動地朝宇文非實揮揮手。「真是個好孩子──嚇!」他擦著眼淚轉過身,赫然發現有數雙同情目光朝自己貼近。

  「你、你們這是……」記者B看著數個同行擠黏成一排,瞠大著雙眼,同情地注視著自己。

  記者C上前拍了拍記者B的肩膀:「最後,你也上當了。」

  「啊?」

  記者D上前拍了拍記者B的肩膀:「最後,你也被騙了。」

  「啊?」

  記者E上前拍了拍記者B的肩膀:「最後,你也落淚了。」

  「啊?」

  記者群齊聲嘆氣:「別太難過,我們都被那張純真的笑容感動融化過。」他們彷彿想起什麼難以回首的過去,個個表情五味雜陳。「宇文非實根本就是天生帶著天使翅膀的惡魔。」

  「你……你們到底在說什麼?」記者B滿臉問號地看著同行們。

  記者群食指群指記者B雙手捧著的相機,記者B順著看去,相機裝置記憶卡的蓋子被打開、記憶卡不翼而飛……

  「我!我的獨家啊~~~~!」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21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