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二章03:愧疚
 瀏覽97|回應0推薦2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不理不理右衛門
玫瑰隨風搖曳

  宇文非實正在屏風後方換衣服,Sunny整理著相關衣飾配件。

  「所以妳真的誤會了!」路小昭接過Sunny遞來的戲服,再次解釋了遍。

  「噗!」看著路小昭認真的模樣,Sunny忍不住笑場。「好啦,我已經知道那都是跌倒造成的意外,你快把衣服拿去給宇文先生換吧!」

  路小昭還想再解釋什麼又作罷,他將戲服拿到屏風後交給宇文非實,又抱著宇文非實換下來的服裝走回來放到Sunny前面。「那個……衣服被非實弄壞了,這之後還要穿著連戲吧?」

  「嗯,我看一下能不能處理。」Sunny拿起來檢視了遍。

  手套已經整副磨破;皮背心磨損了幾個深淺大小不一的撕裂口;黑色上衣更是慘不忍睹,尤其是左手長袖部份,摸起來還有硬塊。

  Sunny疑惑地仔細看著硬塊,在上面灑了點礦泉水,輕搓了下,她的手指沾上淡淡的紅。

  這是……「血?」Sunny再拿起手套仔細一看,上面也有同樣的硬塊。

  「路先生。」Sunny力持平靜地問向路小昭:「宇文先生他……是不是受傷了?」

  路小昭點點頭。「對呀,非實的手指頭都是血。」

  Sunny聞言,站起來想衝去屏風處,才轉身,便撞進一個懷抱。

  「哇!」換好戲服的宇文非實一手戴著新的露指手套,嘴裡還叼著另一個,一手撐住Sunny。「要趕去其他地方忙了嗎?」

  沒有回答,Sunny想都沒想就抓過宇文非實的雙手一看,只見他的右手指關節處有道長長的傷口,切過四根手指;大姆指處的指尖部份有道裂口,雖然經過治療,卻因為沒有包紮,仍有淡淡的血水冒出。

  Sunny忍不住倒抽了口氣:「你……你的手很痛、很痛吧?」

  宇文非實輕輕抽回手,揚起招牌笑容:「不會啦!已經擦過藥了,只是等等還要拍戲,所以不能包紮。」

  都是我……都是我造成的……Sunny難過的垂下臉,很輕很輕地喃喃道:「對不起……」

  見Sunny一臉愧疚自責的模樣,宇文非實大手再覆上她的頭上。「又不是妳害的,幹嘛一臉內疚。工作難免會遇到這類的小意外,不管演戲或唱歌甚至是綜藝節目,只要有鏡頭在拍,身為藝人就必需盡力做到最好的表演,才不會對不起那些支持者。」

  宇文非實幽遠的目光透過Sunny,彷彿跌進時光隧道裡。「這是教會我演戲的賀孟秦大哥,最常叮嚀我的一句話。」他再看回Sunny,笑了笑:「所以不用擔心,我沒事。」

  Sunny不敢抬頭,淚水一滴一滴悄悄落下。

  這個人是這麼溫柔又體貼,這樣的人……這樣的人……

  我是不是誤會你了?宇文非實……

  「啊!時間差不多了,非實,該去片場囉!」路小昭推著宇文非實離開休息室,「抱歉Sunny,剩下的就麻煩妳了。」

  順勢抹去眼淚,Sunny擠出一絲微笑,「好的,接下來的拍攝請務必小心。」

 

  #####

 

  「……等等司徒夜走進命案現場,被殺的人會倒在這裡……」蔡權能拿著分鏡腳本,正和查基講解流程,旁邊等候的可兒拿著劇本,雙眼不時往休息室的方向望,一見到宇文非實踏進片場,她連忙放下手中背到一半的台詞,開心地跑到他身旁,緊緊抱住他的左手臂:

  「非實哥,人家看過開鏡畫面了,非實哥真的好帥喔!」

  宇文非實不著痕跡地抽開左手,動作輕柔地揉了下可兒的頭。「可兒拍得還順利嗎?聽說妳第一個鏡頭也是要從高處往下跳的畫面,一定很害怕吧?」

  可兒露出一抹甜笑:「我想著非實哥就全身勇氣滿滿喔!」她再度黏上宇文非實,換抱住右手臂,「我會努力演好小菲,當非實哥名正言順的最佳女主角!」

  「咳咳!」路小昭從後伸出手介入可兒與宇文非實的中間,趕蒼蠅似地朝可兒揮了揮:「可兒小姐,旁邊還一堆記者在閃鎂光燈呢!」

  「你──」

  見可兒氣鼓鼓地又要和路小昭槓上,宇文非實逃難似地退離兩人,湊到已經和蔡權能討論完的查基身旁,使勁一拍:「嗨!前輩!」

  「非……實,你還在記恨上次的事是嗎?下手這麼重……」查基直感肩膀一陣火辣辣,沒好氣地拉著他轉了圈。

  「前輩幹嘛?」宇文非實一臉莫名其妙。

  「很好,沒受傷。」查基滿意地笑了笑,「我有在現場看你拍開場鏡頭,那扇玻璃窗應該不是糖玻璃吧?」

  「呃?前輩你怎麼會知道……」宇文非實倒是很詫異。

  「我好歹是武打出身,都不知道撞破多少塊玻璃了,糖玻璃跟真正玻璃破碎的聲音還是聽得出來的。」查基接著低語了句:「何況樊先生特地交待過我要保護你,要是你受傷,我這次真的會被那個可怕的男人從十六樓扔下去……」

  「啊?」

  「非實到了嗎?」蔡權能的聲音透過大聲公打斷了兩人的交談。

  「沒事。」查基搖搖頭,拍拍宇文非實:「蔡導找你了,快過去吧!」

  「那我先過去了,前輩,等等的戲就請多多指教囉。」宇文非實朝查基抱拳行禮後,便跑到蔡權能身旁做最後確認。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208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