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二章02:夢非夢
 瀏覽205|回應0推薦4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幽筠
辰云
冷月幽
玫瑰隨風搖曳

  ──踩著我的屍體享受當影帝的感覺很爽吧?

 

  「你……」宇文非實猛地雙手成拳從中架開,再重拳揮向半掛著賀孟秦面皮的男子:「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裝成賀大哥的樣子?」

  「我?」男子倏地消失在原地,又忽然出現在宇文非實身後遮住他的雙眼,貼近他的耳邊,「我是死神……」嘴唇輕輕從耳垂滑過僵住的宇文非實臉頰,他咯咯咯地笑著慢慢放開手。「專門帶走你身邊的每一個人。」

  隨著覆蓋住雙眼的手慢慢移開,再度映入宇文非實眼簾的是倒臥在血泊中的紀風鳴。

  宇文非實愣住:「風……?!

  紀風鳴氣若游絲地喊著:「快…快走…非實……」

  「該死的……」宇文非實憤怒地轉身揪住男子的衣領,「該死的你對風鳴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呵呵……你還看不出來?」男子輕輕撥開宇文非實的手,慢慢走向紀風鳴。

  「風鳴……風的哀鳴嗎?讓我好好聽聽你這個風是如何哀鳴,一定很美妙啊!」他詭笑著回望宇文非實:「你也很期待吧?」

  「期待你個頭!」宇文非實握緊了拳頭狠狠揍向男子,卻撲了個空。

  紀風鳴見男子忽地消失在原地,又從宇文非實後方出現,他急忙喊道:「後面!」

  宇文非實才想動作,男子立刻從後方箝制並將他壓趴在地,跟著從地上拉出一條鎖鏈綁住宇文非實的雙手。

  「乖,待在這裡好好欣賞欣賞~」男子柔聲安撫的同時拿出手槍,朝宇文非實邪魅一笑:

  「我是怎麼帶走你身邊每一個重視的人。」

  「放開我!」宇文非實看著男子緩緩走近紀風鳴,他邊用力掙扎邊大吼:「王八蛋,有種你針對我!」

  「那樣,」男子手拉了下滑套,打開槍的保險,「就沒意思了。」他冷不防就往紀風鳴身上開兩槍。  

  紀風鳴只是悶哼了聲,神情依舊倔傲冷睇著男子。

  「你這表情很礙眼。」男子不悅地一腳踩住紀風鳴身上的槍傷,見紀風鳴連眉頭皺都沒皺,他加重腳尖力道使勁地轉了轉。

  「你這混蛋──!」宇文非實看著幾乎快暈厥過去的紀風鳴,掙扎得愈來愈激烈。

  彷彿是折磨夠了,男子彎身一把扯住紀風鳴的頭髮,迫他抬頭看著自己:「咯咯咯咯……很痛吧?很痛就哭著向我求饒啊,我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紀風鳴啐了口血水,「我紀風鳴這條命,早就不想……」

  「不想怎樣?」宇文非實垂眼,冷冷打斷。

  「……」紀風鳴聽出宇文非實聲調裡的情緒變化,心裡一震,咬緊下唇不再說話。

  男子放開紀風鳴,笑呵呵地把話接著說完:「當然是不想活囉~既然這樣……」他語氣倏地一冷,「我成全你。」舉槍對準紀風鳴,扣下板機:

  「死吧!」

  「你休想!」說時遲、哪時快,宇文非實猛地掙脫鎖鏈,迅雷不及掩耳之速閃到紀風鳴的身前奪走男子手上的槍,同時抬腳往男子腹部重重一踹──

  「哎唷我的媽呀!」

  宇文非實倏地睜開雙眼,眼前出現休息室的天花板,他眨了眨眼,緩緩放下高舉的腳,再緩緩坐起身。「夢?」

  ──我是死神,專門帶走你身邊的每一個人。

  男子陰冷的聲音仍在耳邊迴繞,宇文非實用力晃了一下腦袋。「真是,什麼不好夢,居然夢到那個廁所變態……還有,那個混蛋風鳴……」一想到紀風鳴倒臥在血泊中的畫面,宇文非實再度感到氣憤地握緊拳頭,這才發現雙手纏繞了繃帶。

  手上的傷口被包紮了……是小昭嗎?……等等,難道連那裡也──宇文非實忽然想到什麼似正要拉起左手衣袖,一道極度虛弱的呻吟聲讓他僵住動作。

  「哎……」

  「這個聲音是……」宇文非實疑惑地抬頭東張西望尋找聲音來源。「小昭?」

  「哎喔……」虛弱的呻吟再度傳來,宇文非實立刻走到聲源處,這才發現路小昭整個人呈大字型趴在地上不住哀號。

  「好痛……」

  宇文非實趕緊扶路小昭起來,「小昭你沒事吧?」他才想察看路小昭有沒有哪裡受傷,卻被對方的慘狀給嚇了一大跳:「哇靠!路小昭,你是走路撞到牆然後跌倒的時候順便踩自己的臉嗎?」

  路小昭掛著兩行眼淚、頂著兩管鼻血,臉上還有一只清楚可見的腳印,聲淚俱下地控訴道:「嗚~宇、文、非、實,你好狠……」

  宇文非實眨了眨眼,納悶地指著自己。「我?」

  他只記得剛剛夢到伸腳用力踹飛那個變態……呃……

  「小、小昭……我…你……該不會是……」宇文非實乾笑地比了比自己再指向路小昭的臉。

  路小昭一臉悲痛的點點頭。

  沉默地氛圍過了幾分鐘……

  「噗!哈哈哈哈哈哈……」宇文非實終於忍不住捧腹大笑,「小昭你怎麼那麼衰啦!」

  路小昭哇地一聲舉起雙拳,邊哭邊用力往宇文非實揍去。「我路小昭為你出生入死做牛做馬,你居然踹我!踹我就算了,你現在還敢笑成這樣!」

  「我怎麼知道我在夢裡踹人,結果卻是小昭你中腳呀?噗──哈哈哈哈哈!」宇文非實邊笑邊逃。

  路小昭生氣了。「可惡,你這個臭非實,給我站住!」

  宇文非實繼續逃竄,「好啦!我向你道歉……噗──哈哈哈哈!──哇!」笑得太開心的宇文非實沒留意腳步,一陣踉蹌,摔進沙發再翻滾躺到地上。

  緊追在後的路小昭來不及煞車,勾到宇文非實的腳,整個人跌趴在宇文非實身上。

  「我來看宇文先生等等要穿的戲──」Sunny邊說邊開門走進休息室,正好看到宇文非實抱著路小昭躺在地上,兩人同時錯愕地轉頭看向她,氣氛在這瞬間定格。

  Sunny驚慌地連忙走出休息室並關上門,「抱歉,打擾了!」

  宇文非實和路小昭著急地異口同聲喊道:

  「等等!不要走!」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19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