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一章04:玻璃碎片的陰謀
 瀏覽195|回應0推薦5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5)

波波是一隻熊
辰云
冷月幽
幽筠
玫瑰隨風搖曳

  紀風鳴一一查看著路小昭放到桌上的餐盒跟保溫瓶。「除了你跟非實外,還有誰碰過這些東西?」

  路小昭先是茫然地搖搖頭,又突然想起什麼似地驚叫了聲:「礦泉水!非實喝了工作人員給的礦泉水!」

  宇文非實甩頭眨眼的怪異舉動忽然從路小昭腦海一閃而逝,「不對!在喝那瓶礦泉水之前,非實就已經有點不對勁了……」路小昭總覺得好像有什麼地方疏忽了,但是他現在一下子卻想不起來。

  「那之前還有接觸過什麼?」紀風鳴見路小昭沮喪地搖搖頭,他拍拍路小昭的肩膀。「冷靜的想,別慌。」紀風鳴轉看向桌上,定睛一看,其中一個保溫瓶上頭沾了血跡,他立刻抓起路小昭的手。

  「怎麼了?發現什麼了嗎?」被紀風鳴抓翻的掌心上的血漬已經乾涸,路小昭順勢看到紀風鳴的雙手同樣血跡斑斑,路小昭再度驚叫:

  「紀風鳴你弄傷手了?」

  紀風鳴搖頭:「不是。」他眉頭一皺,轉身拉起宇文非實的雙手檢視。

  路小昭這才想起來他忘了什麼。「對了,差點忘記非實的手指還沒包紮……」

  「……」紀風鳴抓著宇文非實的雙手微微發顫,他深吸了口氣,淡淡的朝路小昭道:「小昭,那些保溫瓶的水是不能喝了,你去幫非實另外準備喝的。」

  「咦?為什麼?」路小昭不解地瞪著紀風鳴的背。好端端的為什麼要──難道說?「這些都被下藥了?」

  紀風鳴沒有回答,只是低喝了句:「快去!」

  被紀風鳴這麼一吼,路小昭嚇了一跳地楞了楞,他拿起錢包,不敢再問地離開休息室。

  直到休息室的門被關上的聲音落下,紀風鳴沉著臉站起身,沾滿鮮血的雙手抽了幾張面紙擦了下,他先走去將門反鎖,再拿起放在門旁的數瓶礦泉水和垃圾桶,這才走回沙發旁。

  他抬起宇文非實的左手,黑色長袖早已溼了一片,血紅的液體順著衣袖從手臂流到手背,翻開手心,黑色的露指手套滿是割痕,未受到手套保護的手指早已佈滿深淺不一的數道帶血的傷口;抓起宇文非實的右手翻開一看,明顯比左手掌更嚴重,手套幾乎被絞碎,手指更是好幾處皮開肉綻,有的甚至深可見骨!

  紀風鳴閉上眼,從這些傷口他幾乎可以想見當下的情況有多驚險,讓非實不得不犧牲右手才能脫困。

  再度睜開眼,紀風鳴小心翼翼地捲起宇文非實左手衣袖,露出滿是醜陋傷疤的手臂,靠近手肘的地方裂了道口子約一指長,正冒著血,傷口上還有幾塊肉眼可見的玻璃碎片。

  紀風鳴臉色一沉,「非實,你一定要這樣逞強嗎?」他輕輕放下宇文非實的手,轉身用礦泉水把雙手洗乾淨後,這才拿著從醫療急救包裡找到的醫學鑷子和消毒水,開始處理宇文非實的傷口。

  直到紀風鳴夾出最後一塊玻璃碎片,桌上已經攤放著數張一疊、血染的衛生紙、棉花以及數塊大小不一的玻璃碎片散落其中。

  他動作熟練地將傷口包紮好,再用繃帶仔細綑綁,最後拉下磨損得相當嚴重的黑色衣袖。將右手同樣包紮完畢後,這才夾起衛生紙上的玻璃碎片研究。

  「怎麼不是道具玻璃?」一個專業的劇組,不可能會犯這種失誤,所以是有人搞鬼……紀風鳴邊沉吟邊清理滴到血漬的地方,確認沒有留下任何痕跡,這才將玻璃碎片和染血的衛生紙棉花全數包好扔進垃圾桶。

  先前的電梯事件、裝有炸藥的迷煙罐子到現在的玻璃碎片、下藥,還有廁所那個男人……紀風鳴回想到殤那張嗜血的笑臉,全身神經又整個繃緊。

  他轉身看向熟睡中的宇文非實,臉色凝重:「不能讓他接近非實,太危險了!」

  「紀風鳴,麻煩幫我開個門!」一陣敲門聲伴隨著路小昭的聲音響起。

  紀風鳴打開休息室的門,路小昭提著一大袋的東西走進來。

  「非實呢?還在睡嗎?」

  紀風鳴點點頭,「他下午的戲份是幾點開始?」

  路小昭將東西放到桌上,「順利的話是兩點。」他從袋子裡拿出個餐盒遞給紀風鳴:「這是非實很喜歡吃的名店炸醬麵,我也有買一份給你。」

  「不用。」

  對紀風鳴想都不想的回絕,路小昭不悅地雙眼一瞇,單手插腰,另隻手拿著餐盒遞在紀風鳴眼前堅持不放,擺出專業助理的架勢開始說教:「午餐很重要,怎麼可以不用!你下午還有工作吧?吃飽了才有體力,空著肚子要是拍到一半餓暈了怎麼辦?這樣會耽誤到團隊的作業,一點敬業精神都沒有,郭哥應該有說過,一個專業的模特兒……」

  紀風鳴默默拿過餐盒:「……我知道了,我會吃的。」

  路小昭這才滿意地點了點頭。「啊,還有現煮的麥茶。」

  接過還溫熱的玻璃瓶,紀風鳴順口問道:「小昭,非實在拍開場鏡頭的時候,有發生過什麼事嗎?」

  「有!」路小昭拉著紀風鳴坐下,「非實在看完葉師傅示範後,要我回來準備膝蓋護墊,還讓我去和蔡導要求更換取鏡位置還有加裝幾個隱藏鏡頭,更奇怪的是……」

  看樣子,非實知道對方會在開場鏡頭做手腳……紀風鳴邊聽路小昭鉅細靡遺的講述過程,邊思考著。

  這麼看來,對方的計謀沒有得逞,下午非實的拍攝一定還會有狀況。紀風鳴看了眼手錶,拿著餐盒和麥茶起身,準備離開。「小昭,不要讓非實落單,非實的飲食除了你之外不要讓第三個人經手。」

  路小昭用力點點頭,「好,我知道。可是你不等非實醒來嗎?」

  「嗯,我有通告。」紀風鳴離開休息室關上門,邊走邊打了通電話給郭旲洺:

  「郭哥,下午的代言可以提早拍攝嗎?」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184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