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
市長:冷月幽  副市長: 幽筠阿冷天草月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築夢--冷月幽的小說創作天地】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叛道】Part 1:死神遊戲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叛道Part 1:死神遊戲】第十一章02:初次交手
 瀏覽208|回應0推薦4

冷月幽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4)

幽筠
辰云
冷月幽

  「非實!」進到廁所內的紀風鳴,一眼就看到昏睡牆邊的宇文非實和一個陌生男子的背影,「非──」

  殤的眼底閃過一絲殺意,背對著紀風鳴緩緩站起。

  「你是誰?」莫名的,紀風鳴對這名男子感到警戒地繃緊全身。

  殤不語地撕掉臉上殘餘的面具。

  「我問,你是誰!」面對這樣的沉默,紀風鳴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急躁與不安,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男人很危險。

  當臉上面具全撕下來後,殤右手撫上右眼,揚起嗜血的笑容。

  左手扔掉面具,殤倏地轉身旋踢向紀風鳴後同時下蹲一腳掃向紀風鳴的小腿,紀風鳴後仰閃過踢擊,勉強一躍想閃過掃腿,便感小腿一陣刺痛,身形一頓。

  完全不給紀風鳴反應的時間,殤抽出小刀,攻向紀風鳴;後者反射性地退後,小刀從紀風鳴眼前掠過,削落幾根劉海,殤瞬間反手一抽。

  紀風鳴側移閃過的同時拿出銀色鋼筆,輕轉筆桿,抵住殤的後頸,冷冷地問道:「你是誰?」

  「筆槍是吧?」殤無所謂地嗤笑了聲,「不過就是個玩具罷了──」他扭身抓住紀風鳴握槍的手;紀風鳴毫不猶豫地直接按下板機。

  「砰!」

  聽到槍聲,廁所外的龍剡反應極快地護在樊時流前方。

  樊時流拉開龍剡,「不對,這是裡面傳來的聲音。」兩人對望了眼,「風鳴小朋友──」

  龍剡聞言,正要推門進去,路小昭的聲音從遠遠一頭傳了過來:

  「非實他們是卡在馬桶上了嗎……」

  樊時流立刻拉著龍剡,閃進暗處。

  廁所內,子彈射出的瞬間,殤使出過肩摔將紀風鳴扔飛出去。

  磅──咚!紀風鳴狠狠撞上廁所隔間門板,摔到地上,一時間爬不起來。

  感覺到臉頰一陣刺痛,殤姆指往臉上一抹,移到唇邊舔去指上的血,笑得陰冷:「真有意思。」他把玩著小刀舉步緩緩朝趴在地上的紀風鳴走去,每走一步,看著紀風鳴的眼神混雜著恨意及殺氣就愈來愈濃。

  「沒想到──」

  「奇怪,非實跟紀風鳴怎麼拉這麼久?」路小昭的聲音在廁所外面響起。

  「嘖!」殤在紀風鳴前面停下步伐,表情明顯不悅地轉頭看向廁所大門。

  紀風鳴神情一斂,掙扎著爬起身。

  回頭見狀,殤伸腳用力踩上紀風鳴的背,將他硬生生的踩趴回地上,居高臨下地蔑視著他:「你以為你有能力保護其他人?」

  「……」紀風鳴雙肘撐地使力,不停想掙脫,殤愉悅地勾起笑容:

  「沒想到你也有被我踩的一天。」他彎身和紀風鳴視線齊對,「我很好心,今天就放你一馬,下次再玩吧!」說完,用力將紀風鳴一腳踢開,轉身離去。

  

  廁所外,路小昭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腳步。「慘了,要是他們拉得太嚴重會沒力氣動,接下來的通告也就要開天窗了,還是先回去拿藥過來好了。」他說著同時急忙轉身跑回休息室。

  躲在暗處的樊時流和龍剡見狀才要走出來,廁所大門突然開啟,兩人再度閃回暗處探頭偷看向大門。

  殤哼著歌邊整理儀容邊走出廁所,爬梳頭髮時,露出了側臉還帶有血的灼傷,樊時流見狀小小聲地道:

  「他臉上的傷口是剛弄的。」

  龍剡點點頭,也小聲地回道:「是風鳴開的槍。」

  兩人再度對看了眼,樊時流悄聲移步地跟在殤的後面;龍剡走到廁所大門旁,警戒地推了道縫隙,看向裡面。

  紀風鳴捂著腹部,吃力地爬起,不顧身上的疼痛感,他著急地踩著搖搖晃晃的腳步走到宇文非實前,蹲下輕拍著宇文非實:「非實,喂,非實?」

  見宇文非實只是熟睡,並沒有任何外傷,讓紀風鳴鬆了口氣地撐著地板坐了下來,摸到一塊軟皮,他拾起一看,是一張破碎的面具。

  「……」淡淡地檢視了遍,紀風鳴決定先將面具收進口袋。

  站在門口的龍剡沉吟了會兒,才轉身要離開,卻見到路小昭一手拿著礦泉水、一手藥罐地從遠處跑來,來不及躲回暗處的龍剡立刻閃進廁所對面的工具間裡。

  路小昭伸手直覺往門把一摸卻抓了個空,他這才注意到地上散落著門板碎片,撿起門把,上頭佈有清晰可見的撞擊痕跡。「誰那麼缺德呀……居然破壞門把,裡面不是很多位置嗎?有必要急成這個樣子……啊!該不會是我家小祖宗做的──」路小昭臉色一變,立刻推開門大喊:「非實!你給我說清楚,外面的門是不是你──」

  「匡啷!」瓶罐和門把落地的聲音刺耳地在門口響起,路小昭楞楞地看著狼狽的兩人並肩坐在地上,宇文非實頭垂靠在紀風鳴肩上,沒有任何反應。「這……」

  「這是怎麼一回事呀!」路小昭驚叫了聲,「非實怎麼了?紀風鳴你還好嗎?」

  「沒事,非實只是睡著了,你來幫忙一下,先帶他回休息室。」紀風鳴輕描淡寫地帶過。

  「真是的,為什麼只是上個廁所變成在睡覺?連拉個肚子也可以搞得像打了場架一樣,廁所不是很多間嗎,你們一天不惹麻煩會怎樣嗎,這下要是被郭哥知道……」路小昭邊碎唸邊幫忙撐起宇文非實,和紀風鳴一人扶一邊,離開廁所。

  透過門縫看見三人離開後,龍剡這才走出工具間進去廁所。

  「……」很快地掃視了圈廁所內,龍剡從木牆上取下了顆BB彈大小的鋼珠,確認是紀風鳴特製筆槍的子彈後,他收回口袋,再拿出手機將地板凌亂的腳印全部拍下,卻在宇文非實待過的位置處發現了血漬。

  龍剡微微蹙眉,上前察看,這才發現整個洗手檯邊有一大片很淺很淺像是被擦過的血跡,對應上血漬的位置,龍剡猜測應是宇文非實滑落時被衣服順勢擦掉了。

  再仔細一看,其中一個水龍頭還沾有血漬,而洗手槽內也有淡淡的紅色水印。

  只是……為什麼風鳴會沒有發現非實受傷了?難道非實不是在這裡受的傷?龍剡沉吟了會兒後離開廁所快步尾隨上走遠的路小昭三人。

 

  ★★★★★★★★★★★★★★★★★★To Be Continued ★★


冷風拂葉絕處生,葉如勾月掛天邊,幽然寄情芙筠醉,殘月幽雲把酒言。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227&aid=5816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