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主義赤星社
市長:李國亮  副市長: 听惊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主義赤星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革中央成員理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革中央革命群眾深藍:揭批陳獨秀的無恥謬論
 瀏覽111|回應0推薦0

李國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揭批陳獨秀的無恥謬論

  共赤社香港5月22日電 中革中央革命群眾深藍發表《揭批陳獨秀的無恥謬論》文章,內容如下:

  共產黨的早期創始人之一陳獨秀(後來成為托派),也認為無產階級專政是獨裁。在1929年11月被開除黨籍後,陳獨秀和托洛茨基有信件來往,成了托派,後來他又宣告“已不隸屬於任何黨派,不受任何人的命令主使”了。托洛茨基極為關注他,從1929年到1940年,給中國托派和它寫了22封信。

  陳獨秀晚年政治思想向早期回歸。胡適不滿無產階級專政,不贊成馬克思的階級鬥爭學說,一生鼓吹民主、自由,容忍異己。陳獨秀出黨後,思想大變,承認“民主主義乃是人類社會進步之一種動力”。他說,那種把“民主主義看做是資產階級的專利品”是一種“最淺薄的見解”。在《無產階級與民主主義》一文中,陳獨秀批評道:許多淺薄的老布爾什維克黨人總是“拿無產階級獨裁來和民主主義對抗”,“斯大林不懂這一點,拋棄了民主主義,代之以官僚主義”,批評蘇聯是官僚國家。陳晚年對民主的認識與胡適無有大區別,其對蘇聯非民主經驗的認識是非常深刻的。陳說:“我們若不從制度上尋出缺點,得到教訓,只是閉起眼睛反對斯大林,將永遠沒有覺悟,一個斯大林倒了,會有無數斯大林在俄國及別國產生出來。”——這是今天假共在網絡書籍報刊裡經常引用的愚民段落,陳獨秀晚年又回到了一個資產階級知識分子的思想狀態!誰把民主主義看做是資產階級的專利品了,這說法就是污蔑。無產階級專政就是人民民主,是大多數人的民主!無產階級獨裁對抗的是所謂的資產階級民主,反對的是少數剝削階級的假民主真獨裁!無產階級獨裁恰恰是真正的民主主義,何談對抗?!列寧斯大林時期的蘇聯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就是人民民主主義國家,何談拋棄了民主主義?!關於所謂的代以官僚主義,網上有人很好的反駁了這些荒謬的甚至是反革命的論調,如下:

  事實上,在俄國、中國等落後國家建立的革命政權,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後必然會在一定時期內產生公共和社會管理權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的現像(大概在托派眼中這都是“官僚”掌權),這是由它們革命前落後的社會經濟狀況所決定的,是它們不得不保留的一種資產階級法權。官僚本身並不構成一個階級,它既可以為無產階級服務,也可以為資產階級和其它剝削階級服務,但作為腦體差別的衍生物,它天生傾向為剝削階級服務。無產階級專政下,官僚不占有生產資料,因此它不是所謂的新剝削階級,它只不過是有管理的權力,還有群眾對其進行監督!資產階級專政下,官僚一般也不占有生產資料,他們大多數是資產階級大家族的工具。所以,許多腦殘很感嘆歐美的官僚比較清廉。歐美的官僚清廉嗎,不過是把各種腐敗變為合法收入罷了,此外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他們不過是資產階級大家族的奴僕,當然真正的主人不會讓他們過於腐敗,因為他們過分貪婪就侵害了資本財團的利益了!在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後,“官僚”系統主要由革命者組成,可以在一定時期內為無產階級和勞動人民服務(只要黨推行的是無產階級革命路線)。但是,這只是一種過渡的、臨時的狀態,不應該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常態。由於社會經濟領域的資產階級法權的存在,再加上意識上層建築中非無產階級文化的影響,這一群體必然會出現分化,會產生新生資產階級分子。資產階級代表人物一旦掌握政權,就會不可避免地發生資本主義復辟(當然,資本主義的復辟絕不是自然而然的,必然要經過兩條路線的鬥爭)。因此,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後,應當盡快完成生產資料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隨後轉入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

  恩格斯曾明確指出,“國家再好也不過是在爭取階級統治的鬥爭中獲勝的無產階級所繼承下來的一個禍害;勝利了的無產階級也將同公社一樣,不得不立即盡量除去這個禍害的最壞方面,直到在新的自由的社會條件下成長起來的一代有能力把這全部國家廢物拋掉。” 國家官僚機構固然是個“禍害”,但無產階級奪取政權後不得不利用它好的方面,“盡量除去這個禍害的最壞方面”。官僚系統的完全消亡只能是在“新的自由的社會條件下成長起來的一代有能力把這全部國家廢物拋掉”之後。當然,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中通過群眾鬥爭使無產階級受到了鍛煉,一步步朝著“有能力把這全部國家廢物拋掉”方向邁進。

  將無產階級專政污蔑為“官僚專制”,這本是資產階級輿論工具慣用的宣傳伎倆,其用意是阻止無產階級建立自己的革命專政、革命權威。世界上不存在什麼超階級的“民主”,對資產階級來說,無產階級專政永遠是“專制”的。正如毛主席在為批判胡風反革命集團而撰寫的《駁“輿論一律”》中所指出的那樣,“人民大眾開心之日,就是反革命分子難受之時。”

  被“反官僚”的托派視為“官僚體制”的“總官僚”的毛澤東,發動工農大眾起來以群眾鬥爭打倒鑽進黨和國家領導機構的資產階級代表人物、改造舊的國家機器,以此鞏固人民當家作主的無產階級專政,這是無可辯駁的史實!

  托派的“反官僚”,側重於反所謂“官僚體制”,在他們看來,原社會主義國家發生資本主義復辟只是由於沒有實行所謂“巴黎公社式的無產階級民主”。但是,僅僅依靠一套“完美”的“體制”就能防止資本主義復辟了嗎?否!無產階級歸根到底只能在現實的階級鬥爭中取得反復辟鬥爭的勝利,離開了現實的階級鬥爭,指望僅僅依靠一套“民主制度”就能防止資本主義復辟,只能陷入制度萬能論的唯心主義泥潭! 陳獨秀認為無產階級專政制度有問題,不解決制度問題,就會產生無數的斯大林式的人,這完全是把斯大林當做暴君獨裁者了,認為斯大林是無產階級專政的必然產物。事實是,斯大林捍衛了無產階級專政制度,無產階級專政需要有更多的斯大林這樣的人來捍衛才能確保不被投機分子復辟。斯大林通過殺戮投機分子的方式捍衛無產階級專政制度,就被剝削階級和不明緣由的人認為是暴君屠夫!制度是人制定和維護的,也是人顛覆推翻的!斯大林去世後,由於沒有斯大林這樣的革命家,很容易就被赫魯曉夫復辟了資本主義!

  陳獨秀講到腐敗的問題。他說,游民無產階級奪權之後,必然是采取報復性的專政,無法無天,專制獨裁,缺乏人道主義,背離馬克思主義。他說這種強勢的專政很可能最後是由腐敗導致它的潰亡--蘇聯不就是這樣嗎?黎澍先生生前我問過他,他說兩個字,內潰。這個觀點和陳獨秀的觀點是一樣的,陳獨秀遠在半個世紀前就說了。——這也是網上看到的愚民段子,對於這個資產階級知識分子來說,剝削階級怎麼殘害人民都可以,無產階級專政後,血債血償各種反人民禽獸就不可以,呵呵。如果這樣做了,就是專制獨裁,就是不人道,就是無法無天,何其荒唐可笑。陳獨秀何嘗是一個真正的共產黨人,處處為剝削階級著想!血債血償沒有背離馬克思主義,正是無產階級專政的不可或缺的手段!蘇聯1953年滅亡不是由於腐敗,是由於沒有革命家捍衛社會主義,是赫魯曉夫復辟了資本主義,導致出現了資本主義的必然腐敗問題,91年是脫衣摘帽保住搶劫果實。中國真正的共產黨和人民的國家1976年亡黨亡國也不是因為腐敗,是沒有革命家捍衛社會主義,投機分子太多,鄧復辟了資本主義!資產階級分子不分真假共,把假共的腐敗問題導致滅亡,當成或是忽悠成真共由於腐敗問題滅亡。

  陳獨秀後來還說:“所謂無產階級獨裁,根本沒有這種東西,他只是黨的獨裁,結果也只能是領袖獨裁,任何獨裁都和殘暴、蒙蔽、欺騙、腐化的官僚政治是不能分離的。”——這還是把斯大林或其它國家共產黨的領導人當成暴君獨裁者來看待。斯大林捍衛了社會主義制度,他雖然有錯誤,但把他視為暴君獨裁者,則是所有剝削階級的無恥污蔑和少數被欺騙者的無知和幼稚!毛主席發動文革,號召群眾起來造反,鬥爭黨和國家機關的走資派,這怎麼能說是黨的獨裁,怎麼能認為是毛主席個人的獨裁,這簡直是對陳獨秀之流最現實有力的批判!死陳獨秀還真騙了不少人!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國家蘇聯縱然有問題,那也是無產階級的第一個國家,它是在什麼環境下,這些白痴有過考慮嗎?!周群思想認為出現思想超前的偉人與獨裁毫無關系, 僅是基於目前人類還絕大多數不肯努力思考前途和未來, 因此出現了極少的努力思考前途和未來的人自然就會成為偉人, 引領、 指導整個人類的意識思想導向。斯大林就是這樣的偉大人物,退一步說,即便斯大林不是這樣的偉人,也是捍衛了馬列主義的偉大革命家!他雖然有錯誤,但在捍衛人類第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國家的偉大貢獻上是要萬分肯定的!偉人的思想自然是普通人難以企及的,像索爾任尼琴那樣瘋狂反斯大林的人,在俄羅斯解體後才認為自己錯了,認識到斯大林是偉人!

  1934年12月蘇聯基洛夫被刺殺以後,斯大林開始大批屠殺列寧時期的領導。陳獨秀從1936年又開始思考這個制度。蘇聯的社會主義制度和無產階級專政制度究竟能不能給人民帶來人權和幸福。陳獨秀明確說,托洛茨基當了斯大林的反對派反對斯大林,如果不從制度上改變這個國家,僅僅反對斯大林一個人,那麼斯大林倒了,無數個斯大林就會從蘇聯和別的國家產生出來。——網絡看到的愚民段落,許多人不知道斯大林為什麼殺那些家伙,看到這些就認為斯大林殘暴,或是以此污蔑斯大林是暴君,污蔑斯大林是為了自己權力的獨裁者。其實,斯大林是肅清反革命,捍衛來之不易的社會主義制度。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制度是人民幸福和人權的最有力的保障。只有在生產資料公有制的社會主義制度下,人民才能享有免費的教育,醫療,住房,養老,上學,就業等幾大福利,這是最基本的人權和幸福保障。在資本主義國家,卻沒有這些基本的保障。陳獨秀企圖否定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制度,污蔑社會主義制度是產生斯大林的原因。社會主義社會最需要斯大林這樣的捍衛者,這樣的革命者,革命家越多越好!要是社會主義制度真能自動產出斯大林這樣的革命家那才是大好事呢!

  “對於國外鬥爭,無論是對於軸心國或非軸心國之鬥爭均應從民主主義出發,不應從民族主義出發,此次大戰後,各派帝國主義的統治形式,將由殖民政策,轉化為更集中的更有機性的國際集團,所謂大西洋憲章,所謂太平洋憲章,如此等等,便是這一集團運動的開始。……沒有任何民族主義的英雄能夠阻止這一國際集團化的新趨勢;而且被壓迫的民族,也只有善於適應這一國際新趨勢,將來才有前途。“ ——這是二戰中陳獨秀發表的言論,陳獨秀很反動的,要被壓迫人民適應帝國主義。和陳的想法恰恰相反,二戰後,殖民地國家紛紛獨立。陳1942年就死了,沒有看到新的國際社會主義集團和它眼中的民主主義(帝國主義)國際集團的冷戰對抗。陳希望國際鬥爭從民主主義出發,不過是資產階級知識分子幼稚可笑的幻想!

  陳獨秀晚年接受過蔣政權生活資助沒有呢?過去,許多愛護陳獨秀的人都說根本沒有。但2005年假共的《中共黨史研究》第2期刊載了左雙方《國民黨對晚年陳獨秀的資助與陳獨秀的態度》一文,說作者曾在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查出注有密字的檔案5件,說明國民黨官方曾以朱家驊個人名義在1940、1941、1942三年中,向陳獨秀先後贈款一千元、五千元、八千元,並有陳獨秀1942年1月29日寫給朱家驊的一封信為證,信中表示:“以後如再下賜,弟決不敢受,特此預陳,敬希原諒。”檔案表明,1942年1月的一次贈款八千元,曾有陳布雷給朱家驊寫了一封信,說曾“呈奉諭示”,看來是經蔣介石批准的。陳獨秀之所以在接到這筆贈款之後向朱家驊表示以後再要贈款,“決不敢受”,很可能是陳獨秀已察覺到這贈款來路可疑。曾彥修則曾著文為陳獨秀開脫說:“陳在得不到其他足夠最低生活補助後,無任何條件地接受此項純屬維持簡單農村清貧生活的贈款,也無傷於陳獨秀的日月之明。”(見曾彥修《對陳獨秀接受朱家驊贈款事釋疑》,載《炎黃春秋》2005年第6期。) ——網上的段落,陳獨秀接受國民黨錢財了,還有人為他開脫,曾彥修如何知道贈款沒有任何條件?呵呵!知道錢財來路不正,怎麼不退還,呵呵!拿人錢財與人消災,拿人手短吃人嘴短,陳獨秀晚年思想轉變是否與此有關,呵呵!

  陳獨秀認為保持了資產階級民主,才有道路走向大眾的民主,呵呵!陳獨秀認為反對他的人不懂得資產階級民主政治之真實價值,(自列寧,托洛斯基以下均如此。)把民主政治當成是資產階級的統治方式,是偽善,欺騙,而不懂得民主政治的真實內容是:法院以外機關無捕人權;無參政權不納稅;非議會通過,政府無征稅權;政府之反對黨有組織,言論,出版之自由;工人有罷工權;農民有耕種土地權;思想、宗教自由等等。——資產階級民主還有價值了,即便有價值,也是有利於資產階級奴役人民的價值。他說的民主政治真實內容,社會主義社會多數也有,但法院以外機關無捕人權和允許反對黨是沒有的。為什麼沒有,因為這樣就是限制人民群眾的民主權力了。陳獨秀認為法院以外機關無捕人權,呵呵。這貨比經歷過文革的資產階級畜生還更早意識到,如果不給人民捕人權力,它們這些貨就不會被徹底專政了,不被徹底專政,也就是它所謂的民主了,呵呵!文革就是人民有權力抓捕批鬥走資派官僚。所以,陳這是限制人民民主權力的禽獸行為!黨派是代表不同階級利益的,代表無產階級利益的只能是一個黨,所以不可能允許反對黨存在,無產階級專政的反對黨必然是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反對人民當家做主的,這樣的黨當然不允許有組織,言論,出版的自由。總有人擔心一黨會出問題,什麼沒有監督制衡之類的愚民言論。毛主席讓人民大鳴大放大字報大辯論起來造反革命,這種監督豈是幾個所謂的黨派制衡能比得了的!陳獨秀所說的法院以外機關無捕人權,是指責蘇聯的秘密警察制度,也就是克格勃。契卡機關於1917年12月成立。契卡(全稱為全俄肅清反革命及怠工非常委員會,簡稱全俄肅反委員會,契卡是俄文的縮寫音譯),契卡於1922年被改組成國家政治保衛局(即格別烏),1934年7月改名為國家安全總局(隸屬於內務人民委員部),後又在1954年更名為國家安全委員會,即著名的蘇聯情報組織克格勃。美國的聯邦調查局,陳獨秀怎麼不指責,可笑!中央情報局可是國內國外都搞綁架暗殺的。我查過,美國中央情報局是陳獨秀死後成立的,但美國也有成立於1935年的聯邦調查局,美國有三大情報機構:美國聯邦調查局,美國中央情報局,美國國家安全局。這只能說明資產階級專政比無產階級專政更全面徹底!

  陳獨秀認為所謂”資產階級的民主政治“,和無產階級的民主只是實施的範圍廣狹不同,並不是在內容上另有一套無產階級的民主。陳獨秀認為無產階級的民主”是空洞的抽像名詞,沒有具體內容。陳獨秀認為蘇俄的政制是德意的老師。陳獨秀在1940年前後四次列舉所謂“民主政治的真實內容”,這是最後一次,他看的更透徹了,所以能用一句話綜括起來:民主政治只是一切公民,(有產的與無產的,政府黨與反對黨)都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之自由。他更申說一句:特別重要的是反對黨派之自由。——認為無產階級的民主是資產階級民主的擴大,無疑是欺騙忽悠。在階級社會,超階級的民主是不存在的。公民正是抹殺階級的詞語。當今假共就是在各種媒體上忽悠公民理念,公民社會,公民教育毒害人民群眾。多黨制是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共產黨領導的無產階級專政的社會主義社會,它的反對黨必然是反對無產階級專政的。還有人認為反對黨不一定是反對無產階級專政,可以調節或調和工人,農民和知識分子之間的矛盾,企圖在無產階級專政下搞多黨輪流執政,這也是荒謬的,這是希望保留資產階級法權,或在無產階級專政下篡奪革命果實,復辟資本主義罪惡制度。無產階級的民主當然不是空洞的,人民當家做主,有免費住房,養老,醫療,就業,上學等幾大福利。資產階級的民主才是空洞的口號和抽像名詞。把無產階級專政的俄國當成是納粹法西斯的老師是極其反動的!社會主義時期當然有集會、結社、言論、出版、罷工的自由,但是不允許資產階級發表反動言論,這就是它們認為的沒有自由或不民主,但這正是無產階級專政的重要措施,正是為了人民的自由和民主!

  一個死了74年的死陳獨秀,在假共的默許下,還被資產階級民運小右等家伙拿來愚民,所以,必須揭露陳的種種謬論!今天不少文痞忽悠人民要亡黨亡國,許多人民群眾也這麼說,說什麼反腐敗亡黨,不反腐敗亡國。人民是被騙的,文痞這麼忽悠,是假共十大家族為首的官僚資產階級集團指使它們這麼愚民。它們用亡黨亡國的所謂災難後果恐嚇人民群眾,以此穩定資本主義罪惡制度。人民的黨和國1976年10月就亡了。假共集團喊亡黨亡國也是提醒同伙和爪牙有危險,要注意防止假共黨和假共資產階級國家垮台,共同鎮壓人民。其實,假共黨和假共資產階級國家早垮台一天,人民就少受剝削奴役殘害一天,垮的越快越好,人民最好都起來推翻假共黨和假共資產階級國家,重新建立社會主義公有制國家,這樣人民才能有美好未來!

中革中央論壇:bbwuw.pw

中革中央語音大會場:bbwuw.pw/liao/

中革中央QQ聊天室:233503964(網址公布群)

中革中央IS語音聊天室:167964

共產主義赤星社臉書:www.facebook.com/CommunistRedStarNewsAgency (中革中央網址海外公布站——一)

共產主義赤星社推特:twitter.com/ChinaCRSNA (中革中央網址海外公布站——二)

注意:

  深藍因沒有徹實地學習革命理論,認為只須要對反革命及其親朋血債血償就足以防止倒退復辟,並錯誤認為反革命是“天生遺傳”的,在2018年自行退出無產階級革命陣營。

  特此表明。

共產主義赤星社 負責人 李國亮

2018年3月20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76&aid=54829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