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共產主義赤星社
市長:李國亮  副市長: 听惊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共產主義赤星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中革中央成員理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中革中央革命者深藍:獸大代表提議恢復繁體字的罪惡目的
 瀏覽168|回應0推薦0

李國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獸大代表提議恢復繁體字的罪惡目的

深藍

  2015年3月份的獸大代表會議上,又有獸大代表馮小剛、張國立等打算聯合提交一份關於在校園課堂裡教學部分繁體字的提案。

  馮小剛舉例說:“我們經常說‘亲爱的’但‘亲’和‘爱’的意思,現在有多少人知道?從繁體字就能看出來。繁體的親是一個亲加一個見,意思是親要相見,愛是在現在的爱的基礎上,中間加了個心,所謂愛有心。而我們現在是親不見,愛無心。” 它的話中有話,造成子女不能總見面孝敬老人,留守子女總見不到父母,拜金式的愛情,這都是資本主義私有制造成的,跟漢字的簡化沒有絲毫關系,根本是胡說八道的瞎聯系。這個得了白癜風的畜生還出來造謠惑眾,看來它是認為得病使它顯得更高貴了,更像它的洋主子了吧,呵呵!一個在加拿大有豪宅的外國人,怎麼這麼關心中國的文化啊,笑死了,惡心的小醜!

  天涯論壇上也有帖子說,漢字簡化後,親不見,愛無心,産不生,厰空空,麵無麥,運無車,導無道,兒無首,飛單翼,有雲無雨,開関無門,鄉裡無郎,聖不能聽也不能說,買成了鉤刀下有人頭,輪成了人下有匕首。可魔仍是魔,鬼還是鬼,偷還是偷,騙還是騙,貪還是貪,毒還是毒,黑還是黑,賭還是賭。這些都是影射當今資本主義社會的罪惡現像,說簡化漢字造成了這些問題,真是滑稽可笑的極其無恥的胡說八道,這都是資本主義制度造成的,但它們卻把這些罪惡現像歸咎於簡化漢字,進而歸咎於毛主席,栽贓嫁禍於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法輪功的忽悠網站裡也是這麼說的,從這也可以看出法輪功是假共的狗。它們和國內的獸大代表都是假共的走狗,內外忽悠欺騙愚弄人民。它們都把資本主義社會的罪惡現像栽贓到早已經消失的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上,目的是讓人民仇恨社會主義和共產黨,極其陰險惡毒無恥!

  “愛”字是不少力主廢簡用繁者的一個代表字,理由是繁體字“愛”有“心”,簡體字是“無心之愛”。首先,這類字只是極少數可以讓力主廢簡用繁者拿出來說事的字之一。但是,有“心”就有“愛”嗎?知道愛的繁體字有心的磚家叫獸不少的,它們不但沒有什麼愛心,倒是顯出了大量的獸心!古人並不懂得“心”是不能愛的,真正能夠思考能愛的是大腦,因此古人造字之時為“爱”加上一個“心”是古人缺乏科學知識的一種誤解;今人還有什麼必要以訛傳訛?

  張國立補充說,文化要傳遞中國文字之美,但我們首先要明白文字中的文化含義,所以我們希望能在學校裡恢復幾十個,或者一兩百個有文化含義的繁體字。這個我們覺得很有意義。這個早年演電影《頑主》的家伙怎麼也關心起文化了,真可笑!這個戲子也很無恥,兒子吸毒,還裝模作樣地向公眾道歉。你兒子吸毒也好,殺人也好,都是你們家的事,和大眾沒關系,甭覺著整個世界都關注你,好像你們都是人類的寵兒一樣。

  事實上,從08年的獸大代表會議上,郁鈞劍、宋祖英、黃宏、關牧村等21位所謂文藝界(就是無恥的戲子豬狗圈)的政協委員就聯名遞交了一份關於《小學增設繁體字教育的提案》,建議在小學開始設置繁體字教育,將中國文化的根傳承下去。真無恥,簡化字就不能傳承中國文化了,那甲骨文更能傳承中國文化,是不是都該學習認甲骨文呢?!

  09年獸大代表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潘慶林提出,建議全國用10年時間,分批廢除簡體漢字,恢復使用繁體字,原因有三:1、上世紀50年代簡化漢字時太粗糙,違背了漢字的藝術和科學性。比如愛字,繁體字裡有個“心”,簡化後,造成“無心之愛”。2、以前說繁體字太繁瑣,難學難寫,不利於傳播,但是現在很多人都是用電腦輸入,再繁瑣的字打起來也一樣。3、恢復使用繁體字有利於兩岸統一。現在台灣依然用繁體字,並稱其為“正體字”,深有意味,還要為“正體字”申請非物質文化遺產,給祖國大陸方面造成了壓力。

  上個世紀50年代的簡化字並不能斥之為“太粗糙”、“違背漢字的藝術性和科學性”。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的漢字簡化工作是負責任的,一大批專家、學者參與了這項十分嚴肅的漢字簡化工作。從文字史發展史來看,簡體字的出現最早可以追溯到甲骨文時代,漢代民間應用的簡體已相當多,北魏時期,“亂”,已簡化為“乱”。所以,文字的從簡是一個不可逆轉的趨勢,不是哪一個人能夠阻擋得了的。我們今天使用的不少簡化字本來就是在中國古代已經廣泛使用的歷代簡化體字或俗體字,如“乱、体、宝、尽、对、办、继、杰”;有的采用的是古字或者筆畫比較簡單的異體字或通用字,比如“云、礼、弃、无、从、个、气、网”等;有的是利用草書楷化,比如“书、为、伟、乐、东”等。這些簡化字均非無源之水,而是簡約有據。是眾多漢語研究專家充分吸收中國古代廣泛流傳的簡化字成果的體現,這絕對不能說成是“粗糙”!

  電腦輸入,繁體字打起來也一樣,真是可笑。不先學會寫和記憶,怎麼會電腦輸入,即便能用拼音輸入法輸入,打出的繁體字不認識,又怎麼能起到交流傳播的作用?!提議恢復繁體字的罪惡目的就是在這裡,把勞動人民子女認字識字的難度提高,讓大多數人知難而退,最好變成文盲,這樣就有利於資產階級禽獸的統治愚弄了!網上有人這樣評論獸大代表的建議:古代那些壟斷了文化教育的士大夫肯定也是像您這麼想的:要是那些低賤的平頭百姓泥腿子也會讀書識字了,那我們這些秀才舉人跟他們相比還有什麼優越性可言?不行不行,還是加高識字的壁壘為好。

  恢復繁體字有利於兩岸統一,更是謬論!恢復繁體字就能使兩岸統一了,原來兩岸統一是如此簡單啊,呵呵!那麼究竟是誰統一誰啊,讓十幾億人為了統一去遷就少數人,豈不是太滑稽可笑了!

  漢字以繁體字為代表申請世界文化遺產是完全應該的,但是,這和推廣使用簡化字不是一回事。作為一種文化遺產,未必就一定要在現實生活中大量使用它。申請世界文化遺產給大陸造成了壓力,真是可笑。我沒看到誰有壓力,是這些忽悠恢復繁體字的家伙有壓力吧,還是裝作有壓力呢,呵呵!而且申遺的又不是外國人,台灣也是中國的嘛!聯合國也沒有承認它是獨立國家吧,呵呵!這些家伙,為了替假共主子叫喚,竟編造些低級的滑稽可笑的歪理邪說!

  還有獸大代表提出恢復繁體字的理由是: 目前海外繁體字流通世界各地,方便大陸與世界各地的漢語華人華僑人群交流,另外古漢字書法優美,簡化字無法相比,建議盡快恢復。為了海外的少數人而讓十幾億人去遷就少數人本身就是不合理的,荒唐可笑的!古漢字書法優美,喜歡的大可以自己去學習去練習書寫,非要拉著別人學習繁體字,就是別有用心的。

  網上有人是這樣反駁獸大代表的提議的,我覺得不錯,貼出:這個建議就是笑話,是妄圖逆轉潮流的大笑話。盡管繁體字體現了漢字的成因和發展,是中華文明輝煌的見證,但是簡體字的出現,極大促進文化普及,提高了整體國民的文化水平。對國家的政治,經濟,科技,精神文明的貢獻不可估量。可以說漢字的簡化,看似有一定偶然性,其實確有廣泛的必然性。而今十幾億中國人都使用簡體字,這位代表提出方便世界華人交流,轉而讓絕大多數人為少數人改變,是完全瘋狂的個人主義空想思想的體現,是逆轉文明發展趨勢的妄想,是脫離人民群眾的某些守舊派的代表。這樣的代表獲取代表資格的途徑值得考究。

  還有的家伙認為,繁體字有利小孩大腦發育。1997年6月15日的《紐約時報·科學版》報導,美國Joy Hirsch博士等幾位科學家多次研究發現,人在幼兒時期開始學習兩種以上的語言文字是“一腦一制”,即不同語言文字的興奮灶都處在一個大腦部位;成年以後學習兩種以上的語言文字是“一腦兩制”,即不同語言文字的興奮灶處在不同大腦部位。他們的研究還發現,語言文字的興奮灶形成跟開始學習的年齡有關,跟語言文字的種類沒有關系。可見,不同文字對人的智慧開發程度高低沒有決定性的影響,說學習漢字的智商高、或學習拼音文字的智商高,都是不符合事實、也不符合科學道理的說法。不同文字對人的智力開發程度的高低沒有決定性影響,更不要說一種文字的簡繁體了。

  牛頓發展了三大定律,至今造福人類。達爾文開創了進化論,孟德爾創立了基因學基礎。居裡夫婦發現了X光,發展了放射物理學。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改變了人類對宇宙的基本認識。沃倫茲開創了混沌學,將物理學、氣像學和數學提高到全新水平。克爾和司馬利等人發現了巴基球,為材料科學開辟了新前景,獲得1996年諾貝爾化學科學獎。這些人為人類科學進步作出了巨大的貢獻,但是,他們都不會使用漢字!在所有獲得諾貝爾獎的科學家和藝術家當中,會讀漢字的還不到百分之五,這些人的智商都是低的嗎?馬克思的思想對中國發生了巨大影響,然而,馬克思不會漢字,他的智商沒有學漢字的人高嗎? 人的智能跟是否學習漢字無關,更不要說是學習漢字的簡繁體智力就有區別了!

  從1896年第一篇有關閱讀障礙的醫學報告發表以來,不少人認為智商高的人一定有很強的視讀能力。可是,成千上萬人的實際說明,智商跟文字視讀能力無關。許多世界公認的天才都有文字視讀障礙,可是,這些人對人類的科學技術與和平發展做出了巨大的貢獻。有閱讀障礙的人(這個在使用字母文字的人中比較常見)和智力高低都沒關系,更不要說認識漢字的簡體或繁體,智力就會有差別了,呵呵!

  從08年到今年,幾乎每年都有獸大代表提議恢復繁體字,這顯然是受假共主子的唆使,它們一開始主張全面恢復繁體字,看到反對的人非常多,近幾年又主張恢復少數幾十或幾百,玩起了漸進式溫水煮青蛙的老把戲。其實,新資產階級提議恢復繁體字,是因為它們內心的極度恐懼。因為毛主席提倡簡化字,讓工農大眾比較容易地掌握了文化知識,很容易識別它們的種種罪惡愚民把戲,欺騙忽悠不了了,就感到極度恐懼害怕!尤其在網上,它們的種種騙術總有人能識破揭露,而且識破它們的人還不少,這更讓它們感到極度恐慌!通過經濟手段,許多勞動人民的子女上不起學了,但還是有許多勞動人民的子女能讀書的,所以,要從增加識字認字的難度下手,進一步加大勞動人民子女接受知識文化的難度和門檻!它們認為它們的罪惡統治能天長地久,所以,成年人沒辦法對付了,就從小孩子下手,呵呵!

相關鏈接: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2784249/

中革中央論壇:www.zgzy10000.ga/

中革中央語音大會場:www.zgzy10000.ga/liao/

中革中央QQ聊天室:222095006(網址公布群)

注意:

  深藍因沒有徹實地學習革命理論,認為只須要對反革命及其親朋血債血償就足以防止倒退復辟,並錯誤認為反革命是“天生遺傳”的,在2018年自行退出無產階級革命陣營。

  特此表明。

共產主義赤星社 負責人 李國亮

2018年3月20日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7176&aid=5293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