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市長:和亭  副市長: 幕後黑手藤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會員創作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微小說創意玩】小組創作:鬼臉
 瀏覽650|回應0推薦2

藤兒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陳偉山
人生提款機

【微小說創意玩】小組討論創作

組員:倪雪
古嘉琦
潘信全
暄振
張藝騰

主題:鬼臉

⋯⋯
『我只要在街上看到濃妝豔抹的女人,就很怕她來問我她美不美?甚至想在她問我之前,先拿硫酸潑她!』男子說罷,坐直身子問:『醫生,你說女人幹嘛要把自己的臉藏起來,然後問別人她那張假面美不美?』
『這問題或許我們可以一起找到答案,你有沒有想過自己為何會對化妝的女人有這麼極端的情緒呢?』
『可能因為我聽過一個故事吧!』
『是什麼故事,可以說給我聽嗎?』
男子故弄玄虛的眨眨眼,說道:『是個關於鬼臉的故事。』

*

下班時接男友的路上,她看見男友與一名打扮入時的女子站在七號咖啡店門前,男友眼中閃爍著傾慕的光芒,聚精會神的聆聽那女子的神情,是她不曾見過的,因此令她不得不懷疑自己的素顏,是否還能吸引男友?
她等到那女子離去,才敢走向男友,並問:『那女生很美嗎?』
『哪有啊?!把臉畫得像鬼一樣,還是你乾乾淨淨的最美最舒服!』
她發現男友眼中並沒有那道光芒,望著那女子的那道目光,她也想要

於是她蒐集各式各樣的化妝品,學著電視上的藝人那樣裝扮自己,在男友前上演一場又一場的時裝秀,卻仍無法從男友眼中獲得那道光芒
為了保持永恆的美麗,她連夜裡都不卸去妝容,她希望自己無時無刻都是美的,為了怕脫妝,她不時的補粉,妝也越畫越濃了。
她不明白為何自己變美了,男友卻漸漸疏遠自己,她想著:『一定是妝畫得不夠濃!』
『我這樣美嗎?』
儘管她的臉已被厚厚的粉底填塞的無法呼吸,滿臉斑駁的疙瘩,粉妝已像一層浮於水面的蠟油般,猶如一張面具。
但她身邊的人們仍蹙著眉頭,說:『很美啊!』
她開心的笑了,卻在心底告訴自己:「還是沒有那道光芒,我還要畫得更濃才行!」

漸漸的,她逢人就問這個問題:『我這樣美嗎?』
即使是路邊的陌生人也說她美,可是她仍不滿足,為何仍無法擁有那道目光?

『阿姨,小軒在嗎?』一個大約國小一年級的小男生正向她說話。
『你說我這樣漂亮嗎?』她問。
小男生仔細的看著她的臉,說道:『阿姨不化妝會比較漂亮吧?』
『你是說我現在很醜嗎?!』她用力掐著小男生的脖子,歇斯底里的尖叫著:『我不化妝才醜!不化妝才醜!你們男人從小就會騙人!』

*

『然後呢?』
『甚麼然後?』
『那女子對小男生做了什麼事?』
『這是我聽到的故事,我不記得後來的結局了!』
『你同情這名女子嗎?』
『與其說同情,不如說厭惡。』
『一點都不害怕嗎?』
『不要看她的臉,只要說她美就沒事了,有什麼好害怕的!』男子蔑笑一聲:『只是可憐了那女人的小孩了!媽媽把自己搞得像鬼,還不在家裡獃著,丟臉丟到家了!』
『那女人有孩子,那有丈夫嗎?』
『我怎知道?!』男子瞪大眼睛,又說:『我還有一個關於鬼臉的故事,要聽嗎?』
『當然好。』

*

男人睡著的時候,總會聽到嚶嚶的哭泣聲,低訴著:『為什麼不能愛我?』
當他睜開雙眼,便會見到一張半透明的臉龐,在他眼前閃爍,那是ㄧ張美麗絕倫的臉,讓他心動不已,他卻絲毫沒有印象,他猜想著這是他前世的戀人,或是被他遺忘了的過去的戀人。
他決定要找到這名素雅秀麗的女子。
他用全部的時間學習人物畫,可是再怎麼畫,都畫不出那女子的面貌,直到過了許多年,他終於畫出那名女子的肖像。
他拿著這幅畫,逢人便問:『請問你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沒有一個人給他答案。
當他心灰意冷之時,有個陌生人迎面走來,他又興起一絲希望,衝向那人問道:『請問你見過畫中這個人嗎?』
那人眼中閃過一絲神采,卻回答他:『沒見過!』
『不!你一定見過!你是不是她現在的丈夫?你讓我跟她見一面,見一面就好!我找了她二十年了!』
『你很煩耶!你高興就去後面那房間看她吧!看個夠吧你!』
得知追尋已久的情人便在這扇門後,他的手居然握不緊門把,慢慢的轉開了門,一名滿臉痘疤的婦人竟倏地將臉貼到他的鼻間前,問:『我這樣美嗎?』
男人嫌惡的別過頭,不作任何回答,只是將手中的畫舉到面前:『妳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卻被那婦人一把搶過素描簿,將這張肖像畫撕得粉碎,只聽她尖聲叫著:『好醜!好醜!為什麼要拿我以前的醜樣子來奚落我?!』
婦人追著男人撲打,男人僅默默的撿起地上的碎紙片,嘴裡喃喃念著:『碎了也沒關係,我再畫就好了,遲早會找到妳的。』
彷彿婦人不存在似的,走出門外。

*

『化妝的女人很恐怖吧?我看到化濃妝的女人都會想起一張跟鬼差不多的臉,因此我根本無法維持穩定的感情!但是素顏的女人又讓我覺得她缺了點什麼?!』
心理醫生正欲開口,男子已站起身,嘆了一口氣:『算了!我早知道你也幫不了我的,我也只是來說說故事而已的。』
『你不想要我給的建議嗎?』
『不想,你要給的建議我都知道了。』
男子頭也不回的走向門口,才一開門就看到一名化著淡妝的女人向他撲來,笑著親了他一口:『小軒!我等好久了喔。』
男子一把推開她,伸手擦拭著臉頰,似乎沾染了什麼髒東西似的,對女人大吼道:『妳的唇蜜把我的臉弄油了!真噁心!我不是叫妳別化妝了,妳幹嘛不聽?!』
『可是我都化那麼多年了,化淡一點也很好看啊!』
『總之,我就是討厭化妝的女人!把自己搞得跟鬼一樣!』
男子說這話時,一名化著濃妝的女人走進候診室,他的眼光緊緊的吸附在那女人身上,耳邊傳來女友低低的呢喃聲:『可是,你的每任女友都是不化妝後,你就跟她分手了。』

(此篇由全組一起討論構思,藤兒執筆完成,因此是我們全組的產物喔~走得是人倫悲劇類型@@但已經不微小說......誰叫藤兒太搞話!!文字就是不精煉!)

行為給了誤判,言語給了誤解,文字給了誤讀。
唯有自己不會誤寫了自己,又何必在乎他人如何誤讀你。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63&aid=4884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