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市長:和亭  副市長: 幕後黑手藤兒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文學創作小說【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會訊(季刊)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第一期】會訊
 瀏覽256|回應0推薦2

和亭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也真
藤兒

【創作】
〔我的家人〕 ~吳敬軒

她盯著門把好久不動,她在猶豫該不該開門,出去拿那支滾到房門外的紅色蠟筆。
桌上的畫圖紙,隨著忘記關上的窗而吹進來的風飄到地上,上面繽紛的圖是她和家人。
圖的天上有藍色的雲,左上角有顆四分之一帶著墨鏡的黃色太陽,還有M字型的咖啡色鳥兒兩三隻點綴在旁;略抖的土黃色地面上有花有草也有樹,還有一個狗屋和有著黑點的狗,她以前養的狗,狗屋上的門牌寫著歪歪斜斜的英文「love」,用黑色的蠟筆寫的,小小的框顯得更加擁擠,愛在裡面出不去;畫紙的正中間有一家人,她們手牽著手,右邊捲捲頭髮穿著圍裙的是媽媽,左邊打著領帶有點鬍渣的是爸爸,中間有個女孩綁著兩邊頭髮,身上有一件淡藍色的洋裝,四歲時媽媽買給她的,她最喜歡的洋裝。
這是明天要教的作業,亙古不變的題目:我的家人,但幼稚園畫的時候比較開心。
要升小一的那年暑假媽媽說爸爸不會回來了,然後爸爸的弟弟就成為了她的新爸爸。新爸爸瘦巴巴的,頭髮跟女生一樣長長的,她從來沒有看過新爸爸穿過襯衫。新爸爸不愛媽媽,因為他們會打架。可是媽媽總是摸著她的頭說:「傻孩子,我們是在溝通。」她不知道新爸爸和媽媽為什麼要這樣溝通,老師說打架不好,但新爸爸每次只要搖搖晃晃的回來,她們就會打架,就像今天。
塞在門縫的棉被關不住門外的怒罵聲和東西摔落的聲音,她縮在牆角,用力咬著自己的手指,這樣就會忘記心其實很痛,她告訴自己要堅強,她跟自己說故事,以前爸爸媽媽說給她聽的故事,睡前聽的故事,哄自己入睡。
房間很暗,泛黃的夕陽照進房裡,照在那張繽紛卻少了紅色微笑的圖畫紙上。
她想,明天一定會有個陽光普照的微笑在等著她。


〔枯骨〕 ~伊藤雪彥

「是的,是我前夫。」女人靜靜凝視男人飢餓而死的屍體。
法醫從牙關夾出一張陳舊的離婚證書。
---這些日子以來你只倚靠那一紙愛的屍骸過活嗎?

她沒問出口,知道答案也沒辦法改變什麼。


〔孩童與紙帆船〕 ~暄振

孩童折了一艘皺巴巴的紙帆船,輕放於平靜的水面。
紙帆船隨水流緩緩漂動,猛地間竟沉入水底。
孩童見了嚎啕大哭。紙帆船無奈:只好硬撑起溼漉漉又載滿水的身軀,勉強浮出水面。
孩童總算破涕為笑,開心地用小手推動紙帆船遊戲。紙帆船則萬萬沒想到自己也會如此歡喜。
可是,孩童片刻便玩膩了,丟下紙帆船拔腿就跑。
傷心的紙帆船呆望著遠去的孩童,它想再度沉入水底,卻已無法下沉。


〔茉莉花〕 ~晶晶

回到母校教課。

看著眼前的一景一物,想起自己還小的時候,也憶起小四和我同班的你。
你曾在音樂課考試時唱的〈茉莉花〉,我教過的學生都會唱。


〔合約〕 ~臥斧

第一次發現合約上頭有個洞的時候,他委實吃了一驚。

這份合約牽扯到雙方公司之間一筆鉅額的交易,這麼重要的事情裡頭,怎麼會有個漏洞?他把眼睛湊了上去,發現洞裡頭堆放了丘陵似起伏的鈔票。
是我眼花,還是這裡有個洞?他拿著合約問公司裡的法務助理。
什麼洞?她皺起眉。他湊過去比劃:就在這裡,妳瞧……
她的臉色變了變,拿著合約跑進總經理辦公室。過了幾天,法務主管被公司以詐欺罪名起訴,他則莫名其妙地接收了那個辦公室。
他其實沒有任何法務相關學位,但卻發現自己擅長找出合約上的洞;這些洞眼兒或大或小、或明顯或隱晦,他總能輕鬆地指出,而她就會從旁協助,執行彌補的動作。
相反的,假若是由他擬的合約,他也有辦法在字裡行間、撇捺勾勒當中安排一些細微的孔洞,透過這些孔洞望去,總有一綑綑的鈔票堆疊其中。
他的生活於是優渥了起來,手頭也闊綽許多。過了一段時日,法務助理與他決定攜手走向人生的另一個階段。
拿到這份通往新生活的合約時,他突然發現合約上頭千瘡百孔,布滿密密麻麻的洞眼兒。好傢伙;他在心裡暗忖:這份合約未免也太可怕了吧?
隨便挑了一個洞,他望了進去,裡頭只有一片空茫。他愣了一下,又看了看別的孔洞,當中仍然是一無所有。
怎麼啦?她在一旁問道,唇邊還有一朵甜甜的笑。他搖搖頭,拿出筆,然後猶疑了起來。


【理論】

極短篇的定義 ~張春榮

向來「極短篇」一詞,有兩個用法。第一、泛稱。只要形式上是「極短的篇幅」,不管內涵為何,一律冠以「極短篇」的稱號。於是形形色色,無奇不有,如:《經營極短篇》(陳啟明)、《勵志極短篇》(宋瑞)、《選戰極短篇》(張啟疆)、《生活極短篇》(郭智德)、《波羅蜜極短篇》(祝務耕)、《美容極短篇》(楊國輝)等。只要作者認為篇幅「極短」,即可方便取用,貼上不同標籤,成為不同題材的「極短篇」。第二、「極短篇小說」的省稱。主張「極短篇」是小說家族的後起之秀,與長篇、中篇、短篇並列。在「極短的篇幅」限制下,要求極短小精悍的內在形式,呈現自身文體的美學特質。此則「極短篇」較嚴格的用法,為本書所採用。
事實上,「極短篇」( Short Short Story, Storiette, Vignette )又稱「小小說」(如中華日報、中央日報、基督教論壇等一向用此名稱)、「微型小說」( Microstory, Tiny Story 。大陸習慣用法)、「掌中小說」(「掌の小說」日本通稱)、「袖珍小說」、「瞬間小說」( Sudden Fiction )、「迷你小說」( Mini Fiction )等,均為同一文體的不同稱呼。
至於「極短篇」作為文體的名稱,最早出現在一九七八年二月十五日聯合報副刊。在此以前,中華日報副刊主編趙振東鼓吹「小小說」。而後聯副主編瘂弦(本名王慶麟)正式提出「極短篇」一詞,用力經營,大加倡導,除了於聯副、世副(美國世界日報副刊)、泰副(泰國世界日報湄南河副刊)密集推出「極短篇」外,並於聯合報小說獎增設「極短篇小說」(一九八零、一九八二、一九八八~一九九三),精選優秀佳篇;再加上四冊《極短篇》選集(分別為一九七九、一九八零、一九八二、一九八三)計三百二十七篇,提供示範,以及隱地(本名柯青華)所主持爾雅出版社「爾雅極短篇系列」(一九八七年起,迄今計出十七冊作家極短篇專集)共襄盛舉,推波助瀾;於是同聲相應,鼓動風潮,造成時勢,「極短篇」遂成為大眾耳熟能詳的文體名稱。

(1) 如:劉大任著《劉大任袖珍小說選》,喬遷、張妤合譯《川端康成袖珍小說選》。
(2) 另有稱呼,如:超短篇小說、短短篇小說、一分鐘小說、四分鐘小說、五分鐘小說、鏡頭小說、攝影小說、焦點小說、花邊小說、牆頭小說、瞳孔小說、拇指小說、千字小說、一日完小說等。
(3) 可參吳秀鳳,《中文報紙倡導文類之研究:以聯合報副刊「極短篇」為例》,輔大大眾傳播研究所碩士論文,一九九六。
◎原載於《極短篇的理論與創作》(作者:張春榮) (一九九九年,爾雅出版)。


【評論】

精練的小說藝術家 (評古嘉極短篇) ~暄振

川端康成主張:「極短篇小說必須要有洗鍊的技巧」。一位優秀的小說家能用最少的文字,發揮最大的藝術功效:古嘉正是如此。她在短短數百字內,徹底釐清了自己的想像和思緒;洗鍊地整合創造出精緻的小說藝術。
在這些極短篇中,古嘉秉持她一貫的風格。記得她曾說:「自己是不斷找尋,以求認識自己與世界的創作者。」這點在〈遊樂園裡的咖啡杯〉表露無疑。
文中,作者於現實世界中,自覺到自己存在的衰老;喪失真摯的純潔。無法忍受,只好委屈於狹小的自我空間(咖啡杯乃此象徵)。在這,即便他們侵入,提出疑問,又何妨。我兀自轉阿轉阿轉,藉著離心力甩開世俗的一切,回歸初始的純粹。屆時,我自由了,完全離開這個世界;雖然我也消失了。以上作者表現出一個龐大的事實:為了「真我」,只能消失。但消失了真能找到「真我」嗎?最後咖啡杯的握桿之所以無法緊握,是因為它也成為巨大的現實。不得不逃離!逃離的不單是世界,連同「真我的存在」。
原先要逃離的是這個世界。為此,作者寧願犧牲「假我」,眼見成功之時;愕然發現「假我」不見了,到哪?它變成了「真我」。原來,我已被現實世界同化,早已失去了「真我」。到頭來,我壓根不該存在,也不該從何處逃離;要逃離的是「自己的存在」。
唯有逃離自己,才能重新發現自己,進而了解真我。一直以來,人們總是喪失展示自己的意願而不自知。「巨大的水族箱」便是這般寫照。可悲的是人們寧願放棄自我,像躺在濁水裡的魚兒,只有為了搶食飼餌纔願意遊動。莫非這真是人性?環境所致?說是為了生存而選擇停滯被動,卻也只是在這冰冷巨大的水族箱裡等死。來到這,不論你自願與否抑有多大的前進動力,也只能放棄前進,和其牠魚兒一同混濁,並逐漸懂得死亡。
況且,沒人會來救你,因為他們不知「水族箱」裡有多冷。甚至,箱外根本就沒人,眾人都掉進這「巨大的水族箱」。比較幸運的,你非自願且早意料到一切。
初讀〈水族箱〉可能會令人感到悲觀消極,實則不然。故事初始強調的強迫反抗,就是要人勇於面對困境,雖明知結果;但絕不能就此消極。像這類訊息在〈百合之死〉中有較強烈的暗示。
〈百合之死〉中百合成了活生生的人物,並代表外在世界的浮華虛偽;雖迷人,卻無主人之妻的高雅品味,衝其只是裝模作樣。於此,妻成了作者選擇的生活方式及態度,絕不俗媚!縱使遭受各種奇怪的蔑視,兀自堅守自我。畢竟他們「似要彼此依偎卻又不願正視對方。」(內文) 。只憑藉無意義的鄉愿情結,而排斥他者;所以不敵徹底堅持的自我。最後「她們在被我盯了三天之後,被我妻扭斷脖子後棄屍子母車。」(內文)。
本篇運用魔幻的筆法,勾勒出現今社會人性扭曲的原形和一位追求真我者的勝利。文末,還諷刺的道出:「她們死於背德,與我無關。」我認為確實如此。
而〈我要跳起來〉更是表現出作者積極的人生觀和不區不饒的精神。她說:「終歸是一片海洋,我有跳起來的權利。」(內文)。沒錯!世界充其只是一片海洋,任何生物都會在這片海洋死去。但只要你奮力躍起,即便只在轉瞬之間;天空都會為你發亮,照耀你獨特的身姿,證明你是如此巨大。太陽都會因無法抵抗下沉而憂鬱,那生為魚又有何哀?你是多麼獨特,多麼不凡。只要你肯跳來啊!跳。
至於〈劃手臂的女孩〉則有別於上敘作品。乍讀下充滿強烈的「藝術至上」主義,深思後…發覺其主旨為探討藝術與生命間的價值。故事的女孩和死神約定劃一刀傷痕換一幅畫的靈感。「不過,生命又能容納多少傷痕呢?」(內文)。這樣下去女孩必死無疑,而女孩也恐懼死亡,偏偏又無法放棄;不,而是無從放棄。因為「不畫,我的人生不值得活,但我繼續畫下去也是非死不可啊!」(內文)。
最殘酷地,女孩「已經畫了超過兩千幅畫,留下的只有兩百多幅;世界能接納我的,差不多就是十分之一了。」(內文)。那…後世能接納的又有多少?可能不到十分一,甚至連一幅都沒有。既然女孩的血或許會白流,生命會白白消耗;又何須付出生命,讓生命容納那麼多傷痕?女孩不畫,真的不值得活嗎?成就藝術是否真要犧牲生命?藝術又是否凌駕生命?我想,這是作者希望與我們共同思考的。
與讀者共同思考,只是古嘉小說眾多優點之一。透過這些極短篇,我們可感受到她獨有的小說藝術裡,蘊含著無限萬千的世界,並體認到她是一位貨真價實的精練的小說藝術家。


【專欄】
古嘉的極短篇

〔水族箱〕
我掉進一個巨大的水族箱裡,意料中的,但非自願的。
箱外的人不懂,這裡有多麼的冷。我得強迫自己游起來,才不會像其他魚一樣,凍得凝固成水族箱裡的造景。雖然我也知道,大家停滯的原因,更可能是那混濁不堪的水,讓我們不同光彩的鱗片都變得一樣灰暗,失去了展示自己的意願。
在這連前方的路都看不清的濁水裡,我游得愈來愈遲疑,生怕前進的動力反而會害我撞斷腹鰭、折裂尾翼。那些靜如造景的魚群,只有在飼餌倒入水中的當下,才會為了搶食而游動。

因貪生而留在水族箱中的我,終於漸漸懂得──死亡,是意料中的,但非自願的。


〔我要跳起來〕
終歸是一片海洋,我有跳起來的權利。放心,當我再度落下的時候,我還是在海洋當中。沒有哪隻在海中的魚,會因為跳到水面看另一個世界而乾渴至死。

我比你們想像中的大,無法抵抗下沉的太陽比我還憂鬱。海水沾染了我的色彩,天空為了我而發亮。我雖然只是一隻魚,卻懂得追尋魚可以有的自由。我是如此獨特,只是你們看不出來。我或許會被吃掉,也或許會餓死,但所有的魚都會以各種方式死去,我不埋怨生而為魚的悲哀。

只是,你們看!我可以跳起來。我可以跳起來。


〔遊樂園裡的咖啡杯〕

太陽從露天遊樂場正上方,潑下滾燙的光,天氣非常晴朗。不過,咖啡杯遊戲機上方蓋有圓形的屋頂,比咖啡杯最底層的旋轉盤還大上一些,這讓坐在咖啡杯裡面的我,完全曬不到太陽。

我坐在屋頂築成的陰影當中。陰影之外,亮得我什麼都看不清楚,只在咖啡杯停下之後,看到許多大人小孩,魚貫走了進來,各自找空位坐下。一對三十幾歲的夫婦牽著一個孩子,走到我的咖啡杯外,問我:「太太,我們可以和你坐同一個咖啡杯嗎?」我點頭,畢竟我不該一個人霸佔整個咖啡杯。

咖啡杯轉呀轉,停了下來。原來的遊客離開咖啡杯,另一群上來。有時,上來的人多,就會有人坐進我這個咖啡杯。停一會兒,咖啡杯就又開始轉呀轉,轉呀轉之後,又停了下來。

「小姐,我們可以坐你旁邊嗎?」這次說話的是位年輕女孩,身旁有男子摟著她的腰,一看就知道是一對情侶。我點頭,他們就坐到我旁邊。咖啡杯轉呀轉,停,再轉呀轉。

下午兩點多的陽光,雖然略為傾斜,仍照不到我。一群身穿高中制服的男孩女孩,嘻嘻哈哈地跑來,幾乎佔據了大盤子中的每個咖啡杯,其中四人湊到我坐著的咖啡杯旁,說道:「喂!同學,讓個位置吧!」我盡量將自己靠到最角落,他們就這麼擠到我旁邊。咖啡杯轉呀轉,然後停了下來。高中生下了咖啡杯,轉頭問我:「你怎麼不出來?到底還想坐幾圈啊?」我勉強笑了笑,沒回答。如果我告訴他們我無法離開這個咖啡杯,他們一定會認為我是瘋子。

不知道咖啡杯已經轉轉停停多少次,我只知道,現在的陽光斜得照亮了半面咖啡杯底座。若有人靠了過來,一樣會問我能不能一起坐,我照舊點頭。他們想跟我攀談:「小妹妹,你怎麼自己一個人坐咖啡杯?爸爸媽媽呢?」我沒回應。我不想讓他們知道,清晨,當我還是一個孤獨的老太婆時,就已經坐在這裡。當中另一人推測,「看來是幫她買爆米花去了吧」,於是,他們心無罣礙的把我留在咖啡杯裡。

漸漸,天色暗了,幾乎沒人來坐咖啡杯了,再說,我已經太小了,杯沿比我還高。沒人能發現到我了吧?當然也不會注意到我坐的不是咖啡杯內的椅子,而是腳踏的地方。我隔著圍兜去抓咖啡杯中心的握桿,但是,只要咖啡杯一轉,磨擦的結果還是讓我的手又熱又痛。再忍一下吧,等人們走了,夜色吞下整片大地的時候,我將年幼得從這個世界消失。到時,或許我就可以離開這個咖啡杯了吧?


【本會訊息】

〔徵文公告〕
大家來寫最短篇之「物品聯想」 徵文辦法

※主辦單位: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宗旨:鼓勵更多人投入最短篇創作。
※徵文對象:所有在臺灣有收信地址和收款帳號的華文創作者。唯負責此次徵文的本會行政小組成員不得參加。
※徵文內容:靈感來自「物品聯想」的華文最短篇小說創作,題目自訂,字數三百字(含標點符號)以下。
※收件時間:2012年1月3日開始收件,2012年2月14日截稿。以e-mail發送時間或臺灣郵戳為準。
※徵文獎勵:
1.前二十位投稿者可獲得文具禮券或圖書禮券一百元。
2.最多分享及評審推薦,視情況共錄取五到十篇,每人各得新台幣一千元。

※投稿方式:
來稿請註明本名、筆名、聯絡電話、聯絡地址,以及靈感來源之物品。投稿稿件請使用記事本(.txt)或舊版word(.doc)電子檔,不接受紙本或其他類型的檔案。請將稿件和投稿者資料e-mail至「tssswa@yahoo.com.tw」,或將電子檔案燒錄進光碟後,以掛號信寄送至「新北市新店區寶強路七號 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收」。

※注意事項:
1. 已經發表過(平媒或網路)的作品不得投稿。每人投稿篇數不限,唯錄取以一篇為限。
2. 本次徵文的評審過程,需在本會網站上,將作者匿名後公開各篇投稿文章,投稿者視同允諾此項規定。
3. 錄取稿件的評審評語將在2012年3月於本會網站公布。入選作品將在本會第二期會訊中刊出,不另支付稿酬。
4. 評審流程(含錄取標準)請見本會網站。
5. 有任何疑問可至本會網站留言詢問。
6. 本辦法如有未盡事宜得予隨時修訂並公布,並以本會網站http://www.facebook.com/tssswa公布規定為準。

※評審流程:
1.截稿後將各篇投稿作品打散後編號,使編號與來稿先後順序無關,並將所有稿件匿名。再依編號順序,將各篇投稿作品貼於本會facebook的網誌上。
2.將匿名的稿件寄給評審們審稿,評審們各自最喜歡的作品皆錄取,其它錄取作品則依積分高低排列。
3.在交由評審審稿的期間,同時進行facebook分享評比,在指定期限被分享最多次則錄取。只要能在本會網誌按分享的帳號都能投票。分享次數限計該篇網誌之下的直接分享,不計算該篇網誌未顯示的間接分享或轉貼。讚的次數不列入計票。
4.分享獎勵的統計結果會在截止時間一個小時內公布,只公布篇名,不公布作者姓名。評審結果和錄取名單皆於在2012年3月於本會網站公布。
5.寄發二十份參加獎勵,以及文章錄取者的勞務報酬單。錄取者必須填寫報酬單之後郵寄回本會,本會才會進行稿費撥款。

※徵文引導:
「聯想」往往是創造力的表徵,靠的是將大量生活經驗吸收融合後,展現各種能相連的思考。乍看好像有點複雜,但其實很生活化,人們常在不知不覺當中,就使用了聯想的能力。比如說,看到穿著厚重冬衣的路人,可能會聯想到寒流來了,也可能想到某個冬日曾經在冷風裡等待一個遲到的人,或者想到關東煮或羊肉爐,想到老媽煮的濃縮熱薑茶辣得多麼可怕卻又暖得多麼窩心……
能拿來聯想的東西很多,最常見的大概是物品聯想,但人物、時間、動作、詞句、動作、地點……也都能拿來當聯想的發端。在聯想的過程中,就有了故事產生的可能性,當然,也可以寫成文學創作。
將物品聯想當成靈感來源,寫幾篇最短篇吧!請寫三百字以下(word字元數,含標點)的華文小說,只要是靈感來自於「物品聯想」的,都可投稿。還沒有明確想法的,這裡提供三個物品當聯想與創作的參考:1.旋轉木馬;2.椅子;3.鳥。

〔活動花絮〕
12/25 (日) 下午2:00 ~ 4:00,本會在七號咖啡舉行「千變萬化最短篇──談最短篇的多樣風格」座談活動,邀請作家晶晶和古嘉主講,暄振主持。活動順利落幕,大家度過一個愉快而充實的下午。
(活動贊助:艾姬、龍青、黑俠、penpen、晶晶、古嘉、暄振。)


〔捐款芳名〕2011年全部(按本期第一次捐款時間先後排序)
艾姬:現金1000元
路痕:現金2200元
柳林:現金1000元
五餅二酒:現金500元
古嘉:本期所有文章不收稿酬+現金5500元
臥斧:本期所有文章不收稿酬
張春榮:本期所有文章不收稿酬
伊藤雪彥:本期所有文章不收稿酬
吳敬軒:本期所有文章不收稿酬
晶晶:本期所有文章不收稿酬


〔發行訊息〕
發行:臺灣極短篇作家協會
E-mail:tssswa@yahoo.com.tw 聯絡電話:(02)2910-9096
會址:新北市新店區寶強路七號(七號咖啡)
本刊物取得方式:內容公開於本會網站,亦可來信至本會索取。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63&aid=4857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