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異言堂
市長:精衛填海  副市長: ray35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異言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苦難憂患屬於我”:許志永詳述獄中生活 (組圖) / 紐時
 瀏覽298|回應0推薦1

ray3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ay35


“苦難憂患屬於我”:許志永詳述獄中生活
https://cn.nytimes.com/china/20180919/china-dissident-xu-zhiyong/
AMY QIN 2018年9月19日

 

2014年,香港,一名抗議者在香港中聯辦外手舉許志永的照片。 VINCENT YU/ASSOCIATED PRESS

 

許志永 是中國最為著名的維權人士之一,他於2013年因在創辦新公民運動中發揮的作用被捕,後來被判監禁新公民運動是一個草根組織,尋求在中國的體系內努力提升法治。

許志永的入獄是習近平治下中國對公民社會更廣泛打壓的一部分,他于本周在一篇經過翻譯發表于“中國變革”(China Change)網站的文章中,描述了自己的入獄經歷。近年來,數以百計的維權人士及律師遭到監禁或失蹤。許多人已回到保持緘默的狀態,或者前往海外。但包括許志永在內的一小部分人仍在發聲。許志永於2017年年中獲釋。

以下段落摘自許志永的文章,該文題為《遠方的四年》,最初以中文發表于許志永的博客上:

 

“表演完了麼?”

 

審判前,被關押在北京市第三看守所期間,許志永受到了關於新公民運動的漫長審問,審問內容包括還有誰參與其中。許志永表示他談到了運動的理念——例如要求高級官員披露個人財產,以及要求農民工子弟能獲得更好的教育——但拒絕牽連他人,即使是在被剝奪睡眠的情況下。

在此之前,許志永已多次被審問過,例如在2005年,他因探訪盲人律師陳光誠而遭到毆打。但這一次,審問他的人嘗試了一種不同的策略。

 

提訊室裏剛坐下,一個三十多歲的新面孔破口大駡。

你以為你是什麼東西?人渣,畜生,敗類……幾乎所有侮辱的詞都用盡了吧。一邊走來走去,揮舞雙臂,跺腳,用煙頭猛砸,張牙舞爪,兇神惡煞,好像馬上要衝過來撕吃了我。我雙手銬在鐵椅子上,安靜地坐著。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吧,停了。安靜下來。

我抬起頭,看著他的眼睛,認真地問,表演完了麼?

是真誠關心。這是誰,做了什麼,為了誰?那些詞怎麼能,一個稍有點良心的中國人怎麼能把那些詞用在他身上?如果不是精神失常,除了表演還能怎麼解釋?

 

遙遠的遙遠的高處,看蔚藍色星球之上,一個小小木偶搖來晃去聲嘶力竭,挺可憐的。所以關心一下。

他一下子崩潰了。連說,唉,真對不起,我確實在表演,唉,這個活我真幹不好!怎麼安排我幹這個活!

完全不顧旁邊的同事,和幕後的眼睛了。後來我們聊了一會,他人民大學畢業的。他連連表示歉意,說不該罵我,自己真失敗。

如果我有任何恐懼,或者被侮辱感,對方就贏了。什麼辦法有效,他們就會用什麼辦法對付你。於我,毆打只會提升靈性。在山東臨沂,在青年賓館黑監獄門口,野蠻暴力沒有使我屈服。辱駡也沒用。

後極權社會,意識形態喪失了。沒有階級仇恨。打人,只是一個飯碗,扮演一個角色。

 

2014年年初,許志永在北京受審時,他的一名支持者在法院附近被警方拘留。
KIM KYUNG-HOON/REUTERS

 

“哪里都有歡樂”

 

隨著他的案子於2014年1月開庭,許志永及其律師對一個公平的結果並未抱有希望。法官甚至拒絕讓他們的證人作證。於是,他們決定用沉默抗議,直到許志永試圖作出慷慨激昂的總結陳詞,這份總結陳詞後來在社交媒體上被廣泛流傳。

 

最後,因“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判四年監禁並不意外,他寫道。但對於兩周前剛剛誕下他們女兒的許志永妻子來說,“還是太漫長了”。

但許志永一直是個樂觀主義者。

 

哪里都有歡樂。看守所最後度過一段悠閒的日子。打雙升有了根本進步,知道記牌了。

 

監獄生活和《聯邦党人文集》

 

被監禁一個月時,許志永被轉移至天津的柳林監獄。犯人需要勞動,但許志永還能進入監獄圖書館。

我在的監區,指導員(一把手,後來改稱監區長)人不錯。他曾私下跟我說,人都是有良心的。在我們警官心中,犯人分三類,第一類是你,原因就不說了。第二類是職務犯,社會大環境就這樣。第三類是普通刑事犯。

幾天後,他說,圖書室準備好了。我們到監獄圖書館搬來了兩百多本書。《詩經》、《論語》、《傳習錄》等傳統文化經典,還有《悲慘世界》、《戰爭與和平》等世界名著。

我最珍視的,唯一收藏三年的,是一本《聯邦党人文集》。

16人住一間。搶劫、殺人、盜竊、販毒、受賄等各種罪名的混住一起。一個小社會。本來心裏狹隘的人多,聚在一起,生活環境惡劣,惡性循環。

監獄裏沒有鏡子。不准任何玻璃、竹簽等可能傷人的東西存在,怕自傷自殘。

起初一個月柳林的勞動是除草、翻地。把路兩邊的野草除掉,然後把土翻一遍又一遍。跟野草過不去,是監獄的變態之一,絕不允許任何自由生長的東西。

 

“我回來了,中國”

 

2014年10月,許志永被轉至附近的墾華監獄,他在那裏服完了剩餘刑期。許志永寫道,他在那裏有大量時間思考(“真正安靜的思考”),與腐敗罪名成立的中層官員討論哲學,在筆記本上寫東西。

 

這漫長的路。通往自由的中國,美好的中國。

我成了一個堅定的革命者。不是理念有變。只是之前一直對人抱有幻想,不是相信誰,是自己被生活誘惑,不想肩負起這古老的民族。看了三年新聞聯播之後,一個聲音說,別再逃避了,你的天命。

在哪里都是工作。在哪里都是修行。忙碌了三年,完成了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手寫20多萬字,抄兩遍。直到臨出獄兩個月才完成使命。長長舒了一口氣。

把《聯邦党人文集》再認真研讀一遍,交回圖書室。又讀了《聖經》、《古蘭經》和一些佛教、道教著作。思考公民運動,政治文明轉型,我的美好中國。

塞北,江南,昆侖,東海。五千年日出東方。遼闊的美麗的滄桑的土地。我是你的孩子,中國,苦難憂患屬於我,光榮驕傲屬於我。

誠實公道善良的民族,托起新文明。完美世界,榮耀昊天。自由、公義、愛,美好中國。自由,公義,愛,美好中國。

2017年7月15零點整,監區長熱情地叫醒我,快走快走,回家。我說,筆記本呢?之前交給他們審查。到門口再說。我還是上當了,出了大門,要我的九個筆記本,不給,連個收條也不打。僵持近兩小時,算了。很多朋友在等我,有的越過重重障礙到了監獄附近。謝謝你們!

我回來了,中國。

 

 

像許志永這樣的人 為什麼要受到國家機器霸凌?

謹向   許志永先生致敬!                                                                                                         

                                                                                                                      ------ ray35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43&aid=58720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