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異言堂
市長:精衛填海  副市長: ray35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異言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褻瀆台灣和正義的碑與帖 (組圖) /多維
 瀏覽107|回應0推薦1

ray3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ay35


褻瀆台灣和正義的碑與帖
http://blog.dwnews.com/post-1035451.html
2018-06-28 05:30

 

日前,李登輝前往日本,受邀參加沖繩二戰時臺灣人戰亡者慰靈碑揭碑儀式,該慰靈碑設於沖繩縣摩文仁和平祈念公園內。而這個碑上刻有的“為國作見證”五個字,乃李登輝所寫

 

二戰時期的“沖繩島戰役”,交戰雙方共有超過18萬士兵、14萬平民傷亡。慘烈程度僅次於突出部之役,是二大戰中第二最血腥的戰役。

 

在和平祈念公園內的“和平之礎”石碑上,刻有三十四位臺灣人的名字,這說明至少有三十四位臺灣人參與了這場戰爭,如果把失蹤人員算在內,人數更多。

 

2016年,一個名為“臺灣之塔”的“臺灣人日本兵紀念碑”在沖繩和平祈念公園建立,落款人是蔡英文。而李登輝書寫“為國作見證”的所謂慰靈碑,就落在“臺灣之塔”旁。

 

(“臺灣之塔”旁邊就是“為國作見證”慰靈碑)

 

在“臺灣之塔”的碑文上,有這樣的內容“當年日台戰士皆為同胞、生死與共,榮辱同擔”。而這次李登輝所寫的“為國作見證”的這個“國”,誰也都很清楚,它指的並不是中華民國。

 

在日本侵佔臺灣的五十年間(1895年-1945年),根據後藤新平引述官方統計,僅在1898-1902四年間,總督府殺戮的臺灣“土匪”人數為11950人,日本侵略臺灣前八年,共有三萬二千人被日方殺害,超過當時總人口百分之一。依據1981年臺北市文獻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國璠編著的《臺灣抗日史》,被日本人屠殺的臺灣人約有四十萬人,遠遠超過臺灣史上的族群衝突受難人數。而臺灣日本綜合研究所報告也證實了這個數字。

 

日本不僅在臺灣島內大肆屠殺臺灣人,更是強征臺灣人充當日本侵略亞洲的工具,隨著戰爭越來越慘烈,死亡的臺灣人也越來越多。據統計,整個二戰期間共有二十多萬臺灣人參戰,逾三萬人戰死,一萬五千人失蹤。

 

在NHK的紀錄片《大罪日本治台50年》中,明確說明了當時日本政府佔領臺灣時的態度,即“'一等公民是日本人,沖繩(琉球)人是二等公民,臺灣人是三等公民,原住民是'人間動物園'”。

 

而如今,當日本就慰安婦事件向韓國“道歉”(儘管日本不承認是“道歉”)並撥款10億日元成立基金協助受害者的時候,臺灣慰安婦的實現正義之路卻日漸凋敝,絲毫看不到日本人任何有意義的回應。

 

因此,一個“塔”一個“碑”,一個稱謂“同胞”一個稱謂“國”。這或許是李登輝、蔡英文等人對曾經死在戰爭中的臺灣人的一種“解釋”,但這番“解釋”卻是對臺灣歷史和臺灣人赤裸裸的褻瀆。

 

由於日本佔領臺灣長達半個世紀,這導致臺灣內部始終長期存在著對日友善甚至親日、媚日的勢力。而這股勢力在國民黨退守臺灣轉而展開經濟建設的時期不但沒有消失,反而隨著臺灣經濟的成長得到了更大的發展。當臺灣實現了民主化後,這股勢力終於在政治上發展並壯大起來。

 

隨著國際、兩岸及島內局勢的變化,這股勢力演變成為了既追求台獨又極度親日的力量。當他們在島內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以及取得了執政權,日本曾經的所作所為、日本和臺灣真正的歷史關係就逐漸被詮釋的改變了模樣。

 

如今,這樣的“碑”與“塔”不僅褻瀆了臺灣歷史和曾經的臺灣百姓,也是對國際正義的鞭撻

 

二戰期間,德意日發動的法西斯侵略戰爭造成了人類歷史上一次空前的浩劫。當今整體和平穩定的世界體系,正是建立在對二戰罪惡懲罰和正義反思的價值基礎上建立起來的。日本戰犯也以戰爭罪人的身份永久的釘在歷史的十字架上

 

因此,當碑文分別以“同胞”“榮辱擔當”“為國做見證”來詮釋哪些戰死異鄉的臺灣人的時候,這無疑是等同將這些人定位為“戰犯”而置於到了世界正義的對立面。慰靈碑本要告慰“英靈”,卻成了告慰“戰犯”

 

這樣的“碑”與“塔”的出現,只是讓人看到了這些政客對於國際歷史和社會正義的認知有多麼的貧乏、看到了他們對臺灣歷史的詮釋的多麼扭曲、看到了對曾經犧牲在日本屠刀下的本土臺灣人是多麼的無情。

 

(蔡英文要以李登輝為鑒)

 

可笑的是,李登輝曾是多麼熱愛自己是一個“中國人”,他在1996年的就職演說中,六次激昂提到“統一”,九次高調自稱是“中國人”。但在短短二十年的時間裏,李氏不僅快速成為了一個臺灣極獨派,更自詡已是日本人、“為國做見證”。在臺灣與日本關係中,李登輝強烈的站在了日本利益一邊,但偏偏又強調自己多麼的“愛台”。一個政治人物能夠如此“完美”演繹自己“豐富”的政治人生也的確罕有。

 

當一個政治人物缺失了基本的歷史觀、正義價值觀和民族大義觀,就註定會淪為一個喪失大是大非和良知的跳樑小丑。對這樣的政客來講,也許他到過政治高位,但註定會淪陷在歷史和自我設定的囹圄之中。

 

邱吉爾曾說“歷史必將善待於我,因為我是要成為書寫歷史的人!”對於此刻的蔡英文來說,她做的每一個選擇都會成為兩岸歷史的一部分,但如果要得到歷史善待的話,她必須規避李登輝的作為,並且讓自己的行為真正的建立在一個完整的歷史和價值觀上。

 

否則,當蔡英文自己都不懂得歷史的正義為何的時候,她如何帶領臺灣走向正義,當她不知道歷史價值的時候,她又談何“臺灣價值”?當她誤解了臺灣人的命運的時候,她又怎麼瞭解臺灣民主的意義?

 

尤為重要的是,當臺灣整體陷入了對歷史和正義迷失的時候,那麼臺灣又能自求得到多麼光芒的未來呢?

 

這樣的“碑”和“塔”,只會記錄荒唐!

 

 

李登輝 十足是個精神分裂的妖魔鬼怪
他一下子是中國人 一下子是日本人 誰曉得他是不是人?

 ------ ray35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43&aid=5818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