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異言堂
市長:精衛填海  副市長: ray35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異言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歐洲對習近平失望:領袖缺位的西方如何應對中國 (組圖) / STEVEN ERLANGER 紐時
 瀏覽188|回應0推薦1

ray3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ay35


歐洲對習近平失望:領袖缺位的西方如何應對中國
https://cn.nytimes.com/world/20180306/europe-china-xi-trump-trade/zh-hant/?utm_source=top10-in-article&utm_medium=email&utm_campaign=web
STEVEN ERLANGER  201836 

 


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有可能成為中國終身統治者的宣布已經打破了
他在全球秩序中成為「可靠的利益相關者」的承諾。
DALE DE LA REY/AGENCE FRANCE-PRESSE GETTY IMAGES

 

布魯塞爾——一年前在地處瑞士阿爾卑斯山區的達佛斯,對歐盟之本——多邊聯盟和貿易的自由化全球秩序——明確表示反感的唐納德·J·川普(Donald J. Trump)當選的消息,令在場自詡的全球精英們瞠目結舌。 

接著,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走上台,承諾如果美國不再支持全球體系,中國支持。

歐洲的官員和商界領導人非常激動。 

但一年之後,歐洲的領導人們卻面臨著習近平也可能成為全球體系的威脅而非偉大捍衛者的現實。中國立法機構預計將於本週正式批准取消國家主席的兩屆任期限制,意味著習近平有可能成為中國的終身統治者,這令人們對中國在全球秩序中成為「一個負責任的利益相關者」的希望破滅如今已經很少有人相信,中國正在向西方的民主價值觀和法治靠攏。

 

許多歐洲領導人如今反倒在譴責中國,稱其通過大量投資討好中歐和巴爾幹國家來分裂歐盟他們還對中國在軍事、諜報活動和海外投資策略上越來越強硬的態勢保持著警惕——其投資策略的目標包括對它在歐洲的最大貿易夥伴德國。

 

幾十年來,歐盟一直受益於美國二戰後創造的全球體系,中國也是如此。甚至是在弗拉基米爾·V·普丁(Vladimir V. Putin)總統領導的復仇主義大國俄羅斯試圖破壞聯盟穩定、贏回在冷戰中損失的領地的時候,中國仍依靠穩定和秩序取得了經濟成就——並惠及歐洲。

 

但習近平成為永久統治者的前景打亂了這個平衡。許多歐洲領導人並不信任川普——他曾表示傾向於將歐洲視作對手而非盟友。但如果說,向中國靠近至少在川普執政期間是明智的止損手段,那麼現在習近平也成了一個問題——一個會持續很長時間的問題。

中國在希臘的比雷埃夫斯港投入巨資,將其轉變為地中海最繁忙的港口。 ANGELOS TZORTZINI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我們正處在一個轉折點,」紐約亞洲協會(Asia Society)美中關係中心主任夏偉(Orville Schell)說。「西方世界現在知道了,我們要比過去更嚴肅地對待中國走向世界的努力。」

 

川普宣布將對進口鋼鐵徵收懲罰性關稅,將更多地損害歐洲、而不是中國的利益,這是歐洲在華盛頓和北京之間左右為難的又一個例子。

 

歐洲政治領導人已對中國的意圖越來越謹慎,尤其是考慮到川普的政府中缺少外交政策領導人,再加上俄羅斯的持續干預。上個月,德國外交部長西格瑪爾·加布里爾(Sigmar Gabriel)警告說,中國正在推行自己的世界秩序模式,並試圖「給世界打上中國的印記,把中國的制度強加於世界,那也是一個真正的全球體系,但不像我們那樣,基於人權和個人自由。

 

加布里爾尤其擔心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這是習近平推動的一個大型基礎設施項目,旨在通過發展新的貿易路線、包括在歐洲,來擴大中國的影響力。為了加快這個計劃,中國政府成立了「16+1」集團,將中國與16個歐洲國家聯繫起來,其中11個是歐盟成員國,其他的是巴爾幹西部國家。

 

如果我們不能成功地發展出一個針對中國的單一戰略,」加布里爾在一次更早的講話中說,「中國在分裂歐洲上將取得成功。」

 

在當時,一些人認為他的言論是危言聳聽;現在,這樣認為的人少了。儘管德國對中國有巨額的出口和投資——中國是德國最大的貿易夥伴,去年的雙邊貿易額達到2300億美元——但就連德國駐華大使邁克爾·克勞斯(Michael Clauss)公開批評中國的政策和國內的壓制。與德國多年來保持沉默的做法相比,這是一個顯著的變化。

一家中國汽車公司最近購買了擁有梅賽德斯 - 奔馳品牌、標誌性的德國汽車製造商戴姆勒近10%的股份,這令德國官員感到震驚。
THOMAS NIEDERMUELLER/GETTY IMAGES

中國企業還因收購德國一家大型機床和機械人公司庫卡(Kuka)並試圖收購一家關鍵的半導體公司愛思強(Aixtron)而引起波瀾。對後者的競標被美國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阻止了。吉利汽車(Geely)上週突然購買了德國標誌性的汽車製造商戴姆勒(Daimler)10%的股份這件事也令人不快,並讓人們對約90億美元的收購資金真正來自何方提出了質疑。這家中國公司的規模要小得多。

 

「關於中國對德國影響的討論非常公開,」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European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的亞洲問題專家安吉拉·斯坦澤爾(Angela Stanzel)說。「討論戴姆勒的文章數量十倍於討論習近平延長自己統治的文章。」

 

由於人們擔心北京的「一帶一路」計劃的真正意圖既有政治方面的、也有經濟方面的,德國和歐盟都受到震動。

 

「主要的擔憂是中國分而治之的政策,」斯坦澤爾說。「新的擔憂是,由於中國正試圖讓這種模式工作,中國將在與歐盟的關係上投入更少的努力和資金。」

 

德國和法國一直在推動歐盟委員會(European Commission)制定更嚴格的投資審查規定,以更好地保護歐洲企業和歐洲安全。斯坦澤爾補充說,歐洲將必須找到一個新的中國戰略,一個不抱任何幻想的戰略,「因為現在我們可以明確,我們將在習近平的餘生裡與他打交道。」

 

克萊蒙特·麥肯納學院(Claremont McKenna College)的中國問題學者裴敏欣說,中國在歐洲的行動,就像其在南中國海的一樣,「有一種試探的性質,中國在檢查哪裡有弱點,哪裡有阻力。」

一名專家表示,習近平的開放式結束任期的計劃可能會使中國
「掌握著強大的力量」,讓該國有機會長期計劃和系統地執行其政策。

 

一名專家表示,習近平的開放式結束任期的計劃可能會使中國「掌握著強大的力量」,讓該國有機會長期計劃和系統地執行其政策。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裴敏欣說,貿易只是安全和地緣政治整體圖景的一部分。他指出,習近平可能推動得太厲害、速度太快了,而且「這種不切實際的願景和殘酷無情的行動有點為時過早。」

 

隨著極右政黨對當權派提出挑戰,近年來,歐盟在政治上一直受到動盪的困擾,而波蘭和匈牙利的領導人則在挑戰民主的規範。雖然沒有哪位歐洲領導人把中國與新興的民主制度混淆起來,但分析人士說,許多西方官員曾希望並假設中國的制度將逐漸變得更像民主西方

 

我不知道誰還在自欺欺人地談論融合和自由化——習近平在很久以前就不理這些了,」巴黎政治學院的中國問題學者弗朗索瓦·古德曼(François Godement)說。「中國官方對與民主國家的系統性競爭越來越坦誠。」

 

直到現在,歐洲領導人對與普丁和俄羅斯打交道已經習慣了。習近平則很不一樣,曾在柯林頓政府任職的中國政治專家謝淑麗(Susan Shirk)說。

 

「普丁想當一個攪局者,而習近平則希望得到一名全球領導人應得的尊重,」謝淑麗說。她現在是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21世紀中國中心的主任。「他並沒有試圖顛覆現存的結構;但他最近已經開始建立自己的體制。」

 

隨著中國重返列寧主義體制,「我們還不知道這對全球治理意味著什麼,」她說,「尤其是在川普放棄並毀壞全球治理的情況下。」儘管如此,她說,世界必須與中國保持關係,這樣才能讓習近平「在現有結構的框架下實現他的雄心壯志,而不是在中國每次採取主動行動時都反應過度。」

 

對於歐洲來說,中國作為戰略競爭對手以及政治競爭對手的前景,是一個重大挑戰。「歐洲如此分散、如此缺乏勇氣,以致於歐洲國家都不像大國領導人那樣思考,」謝爾說。「美國一直是這樣思考的;但川普上任後,我們缺席了,而大自然是厭惡真空的。」

 

現在,習近平的無限期任期可能會讓中國有機會做長期規劃,並「在一名堅定的領導人掌管一個大國」的情況下,系統性地實施自己的政策,謝爾說。「但這種體制根植於列寧主義、專制和控制,這將對根植於不同價值體系的自由民主國家構成巨大的挑戰,尤其是在一個沒有領導者、動搖不定的世界裡。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43&aid=5765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