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異言堂
市長:精衛填海  副市長: ray35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異言堂】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沒有真相沒有正義 從馬場町銘文看轉型正義 /黃年 聯合
 瀏覽371|回應1推薦1

ray3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ray35


沒有真相沒有正義
從馬場町銘文看轉型正義
https://udn.com/news/story/7339/2891916?from=udn-hotnews_ch2
2017-12-24 00:23聯合報 黃年/評論工作者

 

文化部長鄭麗說:轉型正義是要還原歷史,不該要求功過並陳

 

此話令人費解。轉型正義,如果是要還原歷史;但若先決定了不能功過並陳,歷史如何還原?

 

沒有真相,就沒有正義。不能還原真相,就不會有轉型正義。

什麼是真相?對歷史人物言,就是功過並陳;對歷史事件言,就是面面俱呈。

評價人物,若只談功、不談過,或只談過、不談功,都不是真相,不能還原。評論事件,若只談一面,不談其他面,就不能面面俱呈,就不是真相,不能還原。

轉型正義是一個很大的題目。我今天選擇了一個小角度,試從台北市馬場町紀念公園的碑文談起。

馬場町是一九五○年代槍決所謂政治犯的刑場。紀念公園有一塊石碑,碑上的銘文是這樣寫的:

「一九五○年代為追求社會正義及政治改革之熱血志士,在戒嚴時期被逮捕,並在這馬場町土丘一帶槍決死亡。現為追思死者並紀念這歷史事蹟,特為保存馬場町刑場土丘,追悼千萬個在台灣犧牲的英魂,並供後來者憑弔及瞻仰。」

這篇銘文,有兩點可待斟酌。

一、人物性質:銘文稱死者皆是「追求社會正義及政治改革之熱血志士」。唯根據當年的司法檔案,其中絕大多數是因匪諜罪涉案;另在中共公布的檔案中,這些在台涉匪諜案而被處決,皆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烈士。

那麼,他們究竟是熱血志士?匪諜?或烈士?

其實,在當年的兩岸情勢中,「正義熱血志士」與「匪諜」,兩者是可以相容的概念。因為,當年的紅色中國共產黨政權,被視為先進與正義;當年的藍色中國國民黨政權,則被視為反動與罪惡。尤其經歷了二二八事件,國民黨政權更被視為不義。在這樣的標尺下,中共的地下工作者(也就是匪諜),他們自視為或被視為「正義改革熱血志士」,這是可以理解的。

因此,若要還原歷史,也許馬場町的銘文可以這樣改寫:有些自期追求社會正義及政治改革之熱血志士,他們是中共或台共黨員,或參加中共或台共的工作,案發被以匪諜罪在此處決……。

這樣的論述,是將死者的「熱血志士」與「匪諜」兩種身分「並陳」。這樣一來,可能比較完整,也比較能夠「還原」。

但是,如今的銘文,卻只呈現了「熱血志士」一種角色,而顯然刻意隱藏了「匪諜」的身分。銘文在掩藏什麼?為什麼要掩藏?

二、死者人數:銘文說:「追悼千萬個在台灣犧牲的英魂。」這個論述,有失準確。究竟是一千個?或是一萬個?或是想要製造「成千上萬」的渲染意象?

據台灣官方公布的數字,涉及白色恐怖而被槍決者為一○六一人;另據中共官方公布的人數,則為一一○○人(其中八四六人公布了姓名,與台灣公布的名單比對,這兩份名單約有九成以上的姓名一致,化名不計)。

那麼,究竟有多少「熱血志士」(或有多少「匪諜」)遭到死刑?是雙方官方公布的大概一千人?或是銘文說的「千萬」人?為何有這麼大的差距?

馬場町的銘文,由於在人物性質及死者人數上皆可斟酌。所以,其實可以作出兩種版本,這兩個版本呈現了兩種迥然而異的政治印象:

一、現今版:千萬個熱血志士被槍決了,他們為台灣犧牲。這是暴政,是人權事件,死者是受難人。

二、隱藏版:約一千名匪諜被槍決了,他們為中共犧牲。這是內戰,是國安事件,死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烈士。

請問:銘文為什麼要那樣說,而不這樣說?銘文說的是完整的真相嗎?銘文主張的是平衡的正義嗎?

銘文可以主張:死者是熱血志士。但是,銘文不可以隱藏:死者也是匪諜案涉案者,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烈士。

因為,今天站在馬場町上,說槍殺了「千萬」熱血志士,與說槍決了近千名匪諜,或說槍斃了近千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烈士,這是不同「正義」。銘文卻是含糊其詞。

白色恐怖遭槍決的「熱血志士」,絕大多數為匪諜案涉案者,除了有台方及中共公布的名單可證,另外可談兩個旁證:

一、每年秋天,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皆在馬場町舉行秋祭。他們在靈位上豎起巨大的幡旗,上面印著毛澤東的手書「人民英雄永垂不朽」這是死者後裔也證實了先人為中共工作的事實。

二、綠營方面經常展覽白色恐怖死者的生平事略,多數死者皆載有「參加組織」的經歷,其實就是參加台共或中共,卻避諱而不明白說出來

因此,在綠島及景美二處人權園區公布的白色恐怖死難者名單,與中共在北京西山「無名英雄廣場」公布的台灣白色恐怖烈士名單,相互間有九成以上雷同。

在北京西山,毛澤東為這些「熱血志士」死者題詞:驚濤拍孤島,碧波映天曉;虎穴藏忠魂,曙光迎來早。

孤島是指台灣,虎穴是指地下工作。

談到這裡,我們可以問,我們今天站在馬場町談轉型正義,談還原歷史,究竟是要還原中華民國匪諜案涉案者的歷史?還是要主張中華人民共和國烈士的正義?

今天的馬場町刑場,可以引申出兩種不同的「正義」觀點:

一、人權正義觀點:這是蔡英文及鄭麗君的主張,人權至上,應為當年的熱血志士平反。

二、國安正義觀點:匪諜案涉案者,是內戰敵對政權的第五縱隊。當年的處置手段或可議論,但此事的本質是國家安全事件

我們看到,至今仍有民進黨立委主張共諜案可處死刑;這即不是出自人權觀點,而是出自國安觀點。

每個人心中的正義也許不同,但歷史不可被扭曲、剪裁或變造。扭曲、剪裁、變造的歷史,是偽史,甚至是穢史;在偽史、穢史上建立的「正義」,絕無可能是真正的正義。

我們討論白色恐怖,應當嚴正譴責其中的冤錯假案。但是,站在馬場町上,我們也必須同時思考「此岸匪諜/彼岸烈士」的歷史弔詭。

然而,我們在馬場町紀念的那群人,與北京在西山表揚的那群人,竟是同一個群體。

馬場町銘文,正是轉型正義的十足諷刺。如果把馬場町的碑文,移置北京西山的無名英雄廣場,你一定會發現居然可以完全契合,彷彿是量身裁製。

現在,我們就把馬場町碑文略改幾個字,想像已送到北京西山的英雄烈士廣場。經過修飾的銘文是這樣的:

 

轉型正義此事完全無關還原歷史,反而是不容你還原歷史。此事完全只是政治鬥爭。

不過,這種想藉「轉型正義」來「轉型中華民國」的計謀不會實現,對台灣而言反而是一種政治自殺。因為,這仍是「內殺型台獨」,而不是「外擊型台獨」。

其實,台灣仍待完成的最重大的「轉型正義」,正是台獨自己必須醒悟及轉型。

因為:中華民國若亡,台獨的忌日不會在不同日。

因為:台灣是水,中華民國是杯;杯在水在,杯破水覆。

沒有真相,沒有正義。勿讓整個「轉型正義」陷於「馬場町銘文陷阱」之中。

 

 

未讀此文
不知道號稱民主進步的DPP 正在執行一項驚人又可怕的陰謀! 

沒聽鄭麗君說那句話
不曉得這位<文化>部長 如此無知 還愛裝可愛! 

DPP 蔡XX 千真萬確要毀掉中華民國! -- 只有KMT不知道!  

 

------- ray35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43&aid=5740687
 回應文章
台灣逆民主化:轉型正義應以「國家暴力」為戒 (圖) / 聯合社論
推薦0


ray35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聯合報社論/台灣逆民主化:轉型正義應以「國家暴力」為戒
https://udn.com/news/story/7338/2897025?from=udn-relatednews_ch2
2017-12-26 23:56聯合報社論

 

中國國民黨主席吳敦義表示,促進轉型正義條例明顯違法、違憲,
國民黨會努力聲請釋憲。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歲末寒冬,以政壇氣氛而言,民進黨的二○一七執政代表作堪稱「轉型正義」四字。本月初通過《促進轉型正義條例》後,蔡英文總統隨即在世界人權日發表演說,強調「轉型正義是為和解」。言猶在耳,接下來的十數天,台灣出現了媒體譏為「轉型正義發功」的現象:政府各部會次第出手,針對中廣、婦聯會、中正紀念堂等案連續開鍘,主管官員在尚未「終審」前即言詞凌厲,勢在必「殺」;其中檢察官是否洩密情事更激怒馬英九狀告檢方,王炳忠案的檢調程序問題甚至驚動國際視聽。

 

「轉型正義」四字動聽好用,在執政者手中用來治百病,唯其如此,顯得廉價了。蔡總統口口聲聲「轉型正義不是為了製造社會對立」此地無銀三百兩,因為民眾眼中看到的是政治清算之腥風血雨。義正詞嚴的轉型正義,若僅限縮在藍綠算帳的格局,借用蔡英文對「中正」校、路改名事件的評語,難道不是「太可惜」了嗎?

 

台灣的確有過白色恐怖,存在過戒嚴統治,留下悲情記憶。即使在當時的歷史背景中,也難以將統治者的手段正當化,所以社會需要平反冤屈、挖掘真相、尋求補償、建立和解的過程,這是「轉型正義」之來源。

 

民進黨政府既熟知「轉型正義」的學理和政治操作,就應知歷史另一面的真相不可能、也不應該被掩蓋。台灣的政經發展,根據國際政治學界的評價,早在一九八○年代中期即出現「從剛性威權走向柔性威權」的討論。現任海基會董事長田弘茂二十多年前編輯的作品介紹台灣民主化轉型,稱台灣以任何觀察家所無法預期的快速、平穩走向民主化,使台灣穩居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潮流的中堅國家。換言之,台灣的「轉型」非始於民進黨執政,「民主化轉型」的啟動、執行、乃至成功之成果,可謂三十年來紀錄在案。

 

民進黨如今積極推動轉型正義,如果想以此居功,至少應留意到,轉型正義所欲「正義化」的標的,乃極權時期的「國家暴力」問題,而不是當權的執政黨與在野黨之間的權力鬥爭而已。白色恐怖是國家暴力的產品,所以馬英九在總統任內年年為二二八鞠躬道歉,尋求和解。慰安婦議題是日本統治時代的國家暴力傷痕,日本政府至今仍悍然拒絕承認事實,與日本僅沾上一點當前政治利益的蔡政府又是如何曖昧其詞,裝作與己無關。以此檢視民進黨高呼的轉型正義,寧非雙重標準?

 

如果應以「國家暴力」為戒,當前的政治風氣,則不幸出現了國家霸權不減反增的「逆民主化」氣焰。在蔡英文任內,民眾看見:檢調在王炳忠案的作為,讓朝野立委體認到《刑事訴訟法》如何被用來侵犯公民權,應該修法;國安法部分條文的濫用,被譏為當年惡名昭彰的《刑法》一百條借屍還魂;黨產會所作所為繞路司法裁決,欲以行政力量定奪民間團體財產歸屬;調查局提出的《保防法》草案,擬授與保防員進駐機關企業調閱、查扣人事物資料的臨檢權;《促轉條例》的「發功」神蹟,更不在話下。以上事實,若不叫做「國家暴力」,什麼才是國家暴力?

 

推動「轉型正義」,主要是為平復「國家暴力」所留下的社會傷痕,讓人民更積極面對共同的未來。而如果這面大旗只是拿來當做「政黨清算」的工具,那只能說是「假正義」。民進黨如今執政大權在握,可能根本不屑一顧回答是否藍綠清算的問題。然而,如果大家看到的是,在轉型正義的招牌下,卻同時發生著執政者「國家暴力」高張的現象,則台灣必然將被國際間觀察並紀錄為從「第三波民主化」之後走向「逆民主化」的歸類中。試問,這是民進黨或蔡英文本人尋求的歷史評價嗎?

 

 

假藉<轉型正義> <國家暴力>
是典型的【民主退步】可惡复可恨!

------ ray35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943&aid=5742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