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夏威夷中華文化与教育中心
市長:閑雲  副市長: .野鶴
加入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社團【夏威夷中華文化与教育中心】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聊天室】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你是否站在邪惡的一邊 ?!
 瀏覽938|回應1推薦0

閑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 CK email的分享...

 

真實的故事 你是否站在邪惡的一邊 ?!

曾在書上看過這樣一個真實的故事:在澳洲,費力與他的合伙人佐治在墨爾本做出入口生意,賺了很多錢。

有一天,費力發覺銀行戶口的帳目不對勁,一大筆應收款項不但沒有存進去,剩餘的錢反而被取走了,他在吃驚之餘,急忙尋找佐治,但佐治卻失蹤了。

正當他憂懼不安時,佐治的妻帶來警察,將費力帶回查問,說他有殺害佐治的嫌疑。這樁謀殺案經過長期審訊後判費力有罪,而判以二級謀殺,刑期20年。

費力坐了20年牢之後,終於被放出來,他出獄後,用盡一切辦法尋找佐治,終於,他找到了,原來佐治一直躲在南非。佐治當年失蹤,原是帶著情人捲款潛逃,他背叛事業上的合伙人,又趁機甩掉不肯離婚的妻,與情人在南非重過新生活,即使明知費力含冤入獄,他也悶不吭聲。

費力找到佐治後,花了一番功夫將佐治帶回墨爾本,帶到當初起訴他的警察面前,說:“看,這就是那位你們證實我殺了的佐治。”

說罷,他突然拔槍,在眾目睽睽之下射殺佐治。

“這個人反正是我殺死的,只不過我預先服了刑,現在才實現我的罪行。”

當全世界的傳媒去給費力做訪問時,他述說他的心態:

“我受冤枉20年,當年警方為了證實他們英勇破案而舉證我,佐治之妻為了掩飾她的被遺棄而證實丈夫已死,保險公司為了怕賠償而製造輿論,法庭內的法官、陪審員和律師,為了顯示他們的英明神武而判我有罪,每個人都有他們私人的原因而不曾給予我是無罪的疑竇。

我相信,就算我今天把佐治尋了出來,證實了我的冤屈,對這些人來說,充其量是一兩天的歉疚,便煙消雲散了。唯有讓我徹底成全他們的錯誤判斷,才能讓他們嗅到自己手上因冤枉別人而染上的血腥味,才會終身自責。”

費力再笑著說:

“我犧牲了人生中最寶貴的20年猶在其次,精神上所受的冤屈不是政府和法庭向我認錯,傳媒十天八天的報導,群眾的幾聲嘆息就可以補償回來的。

我終於殺了佐治,是最能將冤獄平反的,因為從今天起,我沒有被冤枉的感覺,我那20年的判刑是罪有應得的。”

這個故事是不是讓你覺得毛骨悚然呢?

我們不也常犯下相同的罪嗎?

當我們聽到有人被批評、被論斷時,我們會做什麼舉動呢?

如果被評斷的是我們所喜愛的人,十有八九會為他挺身而出,為他辯解。

但若是我們不喜歡的人呢?那時從口裡說出的,恐怕更加不堪。他真的是這樣的人嗎?不一定吧!

而我們附和傷人的言語,真的是因為正義感嗎?還是因為他曾觸犯我?他不來討好我?他礙著我,擋住我的路?

或是說他壞話的人是我的朋友,為表忠心不得不說? 我們每個人都有私人的理由不給他公正的評斷。

他會因此受傷嗎?誰在乎?為他辯解對我們又沒好處,反正我們只是順口在嘴上說說,又不是拿刀子砍他。

於是這微小的,不值一曬的罪,就在我們不經意間越積越多。

有一天,我們也許就像故事中的人,以累積的私心之罪,換來雙手的血腥。

這世上若有比傷害他人更重的罪,就是傷人之後,卻完全不覺得他傷害了對方。

一個完全不能反省的靈魂,就是神看了也只能搖頭嘆息吧!

因此當你看到媒體一面倒的批判某人時,並且盡其所能的封鎖真相時,請用你的心仔細思考,這一切否真如媒體所說的不堪。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507&aid=4972972
 回應文章
一個坏制度,不公正、不合理,只會讓善良人的好愿望四處碰壁
推薦0


閑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謝謝 C K emil的分享

 

 

制度高于一切

 

不論公家機關或社會團體

 

一個好制度,可以使惡人的歹念頭受到抑制

 

而坏制度,不公正、不合理,只會讓善良人的好愿望四處碰壁

 

 

第一個故事

 

二戰期間,美國空軍降落傘的合格率為99.9%,這就意味著從概率上來說,每一千個跳傘的士兵中會有一個因為降落傘不合格而喪命。軍方要求厂家必須讓合格率達到100%才行。厂家負責人說他們竭盡全力了,99.9%已是极限,除非出現奇跡。軍方(也有人說是巴頓將軍)就改變了檢查制度,每次交貨前從降落傘中隨机挑出几個,讓厂家負責人親自跳傘檢測。從此,奇跡出現了,降落傘的合格率達到了百分之百。

 

第二個故事

 

英國將澳洲變成殖民地之后,因為那儿地廣人稀,尚未開發,英政府就鼓勵國民移民到澳洲,可是當時澳洲非常落后,沒有人愿意去。英國政府就想出一個辦法,把罪犯送到澳洲去。這樣一方面解決了英國本土監獄人滿為患的問題,另一方面也解決了澳洲的勞動力問題,還有一條,他們以為把坏家伙們都送走了,英國就會變得更美好了。

 

英國政府雇佣私人船只運送犯人,按照裝船的人數付費,多運多賺錢。很快政府發現這樣做有很大的弊端,就是罪犯的死亡率非常之高,平均超過了百分之十,最嚴重的一艘船死亡率達到了惊人的百分之三十七。政府官員絞盡腦汁想降低罪犯運輸過程中的死亡率,包括派官員上船監督,限制裝船數量等等,卻都實施不下去。

 

最后,他們終于找到了一勞永逸的辦法,就是將付款方式變換了一下:由根据上船的人數付費改為根据下船的人數付費。船東只有將人活著送達澳洲,才能賺到運送費用。

 

新政策一出爐,罪犯死亡率立竿見影地降到了百分之一左右。后來船東為了提高生存率還在船上配備了醫生。

 

第三個故事

 

某日本高級酒店,檢測客房抽水馬桶是否清洁的標准是:由清洁工自己從馬桶中舀一杯水喝一口。可以想象,這樣的馬桶會干淨到什么程度。

 

一個好的制度可以使人的坏念頭受到抑制,而坏的制度會讓人的好愿望四處碰壁。

 

建立起將結果和個人責任和利益聯系到一起的制度,能解決很多社會問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507&aid=49776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