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世界上最聰明的人
 瀏覽152|回應0推薦2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馮紀游陸游:李叔同的女兒
亓官先生

世界上最聰明的人

    伽利略曾經被同時代人認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但是他最後還是犧牲自己的名譽,來跟天主教會懺悔認罪,藉以免去火刑處罰。

    在伽利略生命最後的六年,被教會限制居住在佛羅倫斯阿克特雷旁的小宅焦耶洛別墅他默默的完成最後科學上最偉大的著作"辯論"一書,再由他的徒弟偷偷帶出國境,以前他的徒弟不懂,現在他終於懂了,伽利略告訴他,從一個點到另一個點,直線是最近的距離,可是當中出現障礙的時候,不要硬闖,要懂得繞道而行。

    他的徒弟安德列亞說:你從壓迫者那裏捍衛住科學真理..你當初這樣做,才能得到時間去寫唯有你才能寫的書,要是你當初選擇火刑,在榮耀的火光中燒死,那就是他們贏了。

    因為有前車之鑑支持哥白尼地動說的義大利教士和哲學家布魯諾遭到宗教法庭的審判,在1600217日被處以火刑,因此伽利略的態度非常謹慎。伽利略使用望遠鏡觀察天象,有許許多多的新發現;他把這些發現彙總成《星空使者》一書,造成當時很大的轟動。接著在1632年,他出版劃時代的巨著《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書中以人物的對話方式,系統地討論托勒密體系和哥白尼體系的差異,並以伽利略自己的天文觀測新發現和力學研究的新發展成果,來論證哥白尼體系的正確和托勒密體系的錯誤,確立支持哥白尼體系的學說。伽利略在天文對話中藉著3個人物的對話方式,希望暗中給予哥白尼學說肯定,3個人物是:他自己的代言人沙比亞其、腦筋靈活的沙勒得,以及亞理斯多德天動說的崇拜者。

布魯諾一樣,伽利略支持地動說,進而宣稱它與經文並不衝突。他採取聖奧古斯丁解經立場,即不能將所有篇章予以字面解釋,特別是在詩篇和歌頌上,不是對現實的描述。他相信經文作者僅僅是從地理角度來觀察世界,從這點來看太陽的確升起落下。另一種解釋是作者從一種現象的角度來記錄,或是這只是一種寫作風格。因此,伽利略認為科學與經文沒有衝突,只是經文僅僅討論了一種不同的地球「運動」,而非自轉。

1616年時,反對哥白尼學派的聲浪成為教會的主流,伽利略到羅馬勸說天主教權威不要禁止哥白尼思想。直至最後,將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納入《禁書目錄》的命令被下達,理由是「太陽中心,地球自轉」為錯誤理論,與神聖經文相悖。在指令下達前,根據教宗的要求,貝拉明樞機提前告知伽利略,稱這種觀點不可能被接受,說服他放棄。伽利略答應順從。貝拉明並沒有禁止伽利略將地動說當成數學題材,但如果他膽敢將它作為物理觀點的話,就得小心。在隨後的幾年中,伽利略都迴避這個問題。當樞機主教馬佛奧·巴貝日尼當選為教宗,是為烏爾班八世時,他才繼續在這一問題上著書。烏爾班八世是伽利略的小學同學和玩伴,對伽利略十分尊敬,反對教會於1616年對伽利略的指控。

    但是在1632年出版的《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一書被異端審判法庭通過,也獲得教宗准許。

    達瓦·索羅貝解釋道,在這一時期,烏爾班八世在教廷陰謀與國務問題中越陷越深。他不得不將自己與伽利略的友誼放在第二位,將更多精力注意在自身安全上。在烏爾班八世人生低谷時期,伽利略異端問題被宮廷內部人員和伽利略的仇敵檢舉成案。由於西班牙籍的樞機主教近期發表言論,指責烏爾班八世在保護教會上軟弱無力,烏爾班八世感到憤怒和恐慌。這對伽利略的辯護來說十分不利。

    教宗烏爾班八世在早些時候私下找到伽利略,要他在書中就地動說給出正反兩方面辯駁,並小心不要刻意宣傳地動說教宗同時要求將他自己的意見也放在書中,這個要求後來被伽利略完成。然而不知是疏忽還是故意的,《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中為亞里士多德天動說辯護的辛普利西奧(Simplicio),在書中常常自相矛盾,醜態百出。雖然伽利略在扉頁中闡明辛普利西奧是亞里士多德學派哲學家,但它的名字在義大利文中的意思是「大笨蛋」(simpleton)。這個辛普利西奧的角色使得《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一書成為攻擊亞里士多德天動說,辯護哥白尼理論的形象。不幸的是,伽利略將烏爾班八世的話放到辛普利西奧的嘴裡。絕大多數史學家認為伽利略並非出於惡意,而是低估其著作所產生的後果。然而教宗可沒輕視這種公開的侮辱,或是其對哥白尼學說的宣揚。伽利略因此為教宗——曾經是他最大最重要的支持者——所疏遠,並被傳喚到羅馬接受審訊。

    1633年,伽利略被傳喚去羅馬出庭審判,被迫簽下悔過書取消自己支持地動說的主張,並且被判終身監禁,這時他已將近70

    1822年天主教會取消對伽利略對話的禁令,但那時,「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已成為普通常識。1960年代初期和1979年,梵諦岡主教議會低調地赦免了伽利略。

    1718年,天主教會開始放鬆對伽利略部份著作的禁令,允許他部份著作在佛羅倫斯印行,但是《關於托勒密和哥白尼兩大世界體系的對話》仍然遭到禁止。1741年,教宗本篤十四世授權,允許他所有在科學方面著作都能夠出版,包括經過審查修改的《對話》。1758年,天主教會將伽利略的著作由禁書目錄中移除,但是《對話》和哥白尼的《天體運行論》的一些未被審查版本仍然在名單中。直到1853年,伽利略的所有著作才從禁書目錄中被完全移除。

    19921031日,教宗若望·保祿二世表示教會對伽利略事件的處理方式表示遺憾,並根據宗教文化議會的研究結果,發表一份聲明承認教會對伽利略在科學的錯誤判決,距離當年審判已有360年之久。20083月,宗教科學院院長尼古拉·加比伯宣布計劃在梵蒂岡城牆上樹立伽利略的雕像,以示對他的紀念。同年12月,即伽利略的第一次利用望遠鏡進行觀測的400周年紀念日上,教宗本篤十六世讚揚了伽利略對天文學的貢獻。然而一個月後,宗教文化院長加弗科·拉瓦錫表示在梵蒂岡城牆上樹立伽利略雕塑被無限期擱置。

    根據流行的傳奇,在宣布放棄地球圍繞太陽旋轉的理論時,伽利略曾經喃喃自語道「但是,地球依然在轉啊 (Eppur si muove) 」,雖然並沒有證據證明他是否說過類似的話。有關這個傳奇的第一個記載出現在他去世後的一個世紀左右。

    在他的朋友阿斯卡尼奧·皮科洛米尼的幫助下,伽利略於1634年被允許回到他在佛羅倫斯阿克特雷旁的小宅焦耶洛別墅,在那裡他度過自己的餘生。伽利略被要求在三年中每星期朗讀七篇懺悔詩。他的女兒瑪利亞·塞萊斯特修女向教會請求,教會允許將這個負擔,改由她代為實行。他於1638年完全失明,得了嚴重的疝氣失眠,因此也被准許回到佛羅倫斯接受治療。

    在被軟禁在家時,伽利略致力於完成他最經典的著作之一《兩種新科學》,在此他總結出過去40年中所做的一切工作。這兩個新科學今天被叫做運動學材料力學。此書被阿爾伯特·愛因斯坦盛讚。由於他的貢獻,伽利略被譽為「現代科學之父」。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71040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