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將來長大就會懂了
 瀏覽104|回應0推薦2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陸游2號(月世界的湖是「假」的)
亓官先生

為什麼我是外省豬 ?

    我是1957年在台灣出生的外省第二代,而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雖然比我的出生早十年,卻註定與我有長期的交會與糾纏。

誰是外省豬 ? 我是外省豬嗎 ?

    我在小學三年級時,某次下課時間與一位本省同學楊夫青發生一點小學生之間的爭執或衝突楊夫青說:省仔豬」,我的頭按在牆角用力擠壓,楊夫青的體格強壯,我掙脫不開,自己幾乎聽到頭骨迸裂的聲音,幸好上課鈴響,老師進教室,楊夫青鬆開手,沒有造成不幸事件。楊夫青的媽媽,是隔壁班導師,也是我社會科老師,我雖然沒有向楊媽媽告狀,卻自己思考了53年,也許我的資質駑鈍,至今沒有完全弄清楚,為什麼我是外省豬 ?

     我在國中二年級時,班上一位黃同學,生性樂天,講兩句話就要大笑三聲,有一次他笑咪咪對我說: 你是省豬 ! 他笑著說,我也只好笑著接受了。

    我高中就讀台南一中時,班上有一批台南縣鳳和初中來的本省菁英同學,一位本省同學陳順天從農村來從來不說國語,他和同學吳新三交談時不時就會冒出省仔豬這個用詞。我隱然感受到,他不是不會說國語,他是痛恨國語

    我大學就讀國防醫學院時,班上同學九成以上都是外省籍,沒有人會問候我是不是外省豬了,但是外省籍同學群聚的軍事學校

與一般社會人口比例相差太大,好像並不正常。

     省籍同學與省仔豬的深仇大恨,要把外省仔豬向死裡打,似乎也不正常,因為大家日常相處,也看不出有什麼問題。

    直到聽聞到臺灣發生的二二八事件,不同族群的不同解讀,讓我看出一些端倪,解開心中部份的疑惑。

    我首次聽到二二八事件與謝雪紅,不是在歷史課,而是在工藝課,國中二年級時,擔任工藝課的陳老師,突然在黑板寫下二二八與謝雪紅,他說: 同學你們看,二與二交疊,下面加個八是不是像個共字,所以二二八事件與共產黨是脫不了關係的。」

    所有同學都是第一次聽到二二八事件與謝雪紅,大家心中一頭霧水,陳老師也不加解釋,自己主動擦去這些字,說: 「你們年紀還小,將來長大就會懂了,下課吧 !

    我在國中工藝課得到的這個引子,讓我長期糾纏在心中,至今還在試圖解開謎團。

    2019年是臺灣的二二八事件72周年,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不僅引發大規模流血衝突,更蔓延成全島的族群衝突。當時的臺灣最高行政長官陳儀曾下令通緝一位二二八事件的「頭號要犯」,她就是中共在臺灣的地下黨員謝雪紅。兩年之後的1949101日,謝雪紅已經登上了北京天安門,站在毛澤東背後,出席中共建政的成立典禮。




本文於 修改第 1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6094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