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亓官之城
市長:亓官先生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情感交流心靈【亓官之城】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歷史與文學版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血染沙場大明英烈
 瀏覽76|回應0推薦1

亓官先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1)

馮紀游(暱稱:陸游)
亓官先生

作者: 半看春風

下面看“花”字組,襲人和晴雯。

襲人是什麼花,桃花,一片晴空裡襯托的桃花分外妖嬈。晴雯乃是倚天長劍,袁承煥袁大都督護衛下的龍袍襲人,自然是好的。

“雪”字組:綺霞、茜雪

霞光映雪,白雪化紅,乃是鮮血也,綺霞、茜雪都是為國拋頭顱灑熱血的忠貞烈士。
  茜雪,在晴雯一章裡有講,乃是滿桂,滿桂戰死在了北京城下,血灑疆場。對得起茜雪、也就是紅血二字。

哪綺霞又是誰?綺霞在有的版本裡面又做綺霰。甲戌本、庚辰本、己卯本、楊藏本、舒序本、夢覺主人序本、戚序本、南圖本和蒙古本,都寫作“綺霰”,只有程高本寫作“綺霞”。在程高本之外的版本裡,本還有一個“綺霰齋”(唯舒序本寫作“綺霞齋 ”),而程高本直接給改成了“綺散齋”。

  綺:本義細綾,有花紋的絲織品。 引申義 華麗、美麗、精美。
  “霞”和“霰”兩個字形很相像,讀音也有點像,霞 (xia) (xian),但是意思可完全不一樣,霞,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是什麼,彩霞、晚霞、霞光。
  可這個“霰”可是一個冷的很的生僻字,霰:在高空中的水蒸氣遇到冷空氣凝結成的小冰粒,多在下雪前或下雪時出現,霰又稱 雪丸 或軟雹,由白色不透明的近似狀(有時呈圓錐形)的、有雪狀結構的冰相粒子組成的固態降水,直徑2-5mm,著硬地常反跳,鬆脆易碎。
  是不是還是不明白,其實就是常說的糝子雪,或者雪糝子,有的地區叫雪子(xuězǐ)、雪糝(xuěshēn)。也就是顆粒狀的雪,還是雪,也就是“血”。


  而 “綺霞”,這個詞則出自五代詩人 毛熙震 【浣溪沙】裡“綺霞低映晚晴天”一句。

  春暮黃鶯下砌前,水精簾影露珠懸,綺霞低映晚晴天。
  弱柳萬條垂翠帶,殘紅滿地碎香鈿,蕙風飄蕩散輕煙。
  花榭香紅煙景迷,滿庭芳草綠萋萋,金鋪閑掩繡簾低。
  紫燕一雙嬌語碎,翠屏十二晚峰齊,夢魂消散醉空閨。
  晚起紅房醉欲消,綠鬟雲散嫋金翹,雪香花語不勝嬌。
  好是向人柔弱處,玉纖時急繡裙腰,春心牽惹轉無憀。
  一隻橫釵墜髻叢,靜眠珍簟起來慵,繡羅紅嫩抹蘇胸。
  羞斂細蛾魂暗斷,困迷無語思猶濃,小屏香靄碧山重。
  雲薄羅裙綬帶長,滿身新裛瑞龍香,翠鈿斜映豔梅妝。
  佯不覷人空婉約,笑和嬌語太倡狂,忍教牽恨暗形相。

 

綺霰,怎麼變成了綺霰,甚至變成了綺散,這是因為作者給她調換了一個位置,從寶玉的丫鬟,改為了王夫人的丫鬟。這個綺霰為什麼不見了,因為,她化身為彩雲了。所以本來是“綺霰”,就改為了“綺霞”,才好和“彩雲”對應。

  這個綺霰就是彩雲,就是大明忠烈:盧象升。

  綺霰在樓裡露面極少,整部紅樓裡這個名字一共只出現了4次,前三次還都是並列于一堆丫鬟之中,只有第四次、也就是最後一次,好歹說了一句話,不過也沒什麼營養。
  碧痕道:“茶爐子呢?”小紅道:“今兒不該我的班兒,有茶沒茶,別問我。”綺霞道:“你聽聽他的嘴!你們別說了,讓他逛罷。”

那麼你憑什麼判斷綺霞的身份呢?樓裡可有“綺大姐”找小紅畫繡樣一段:見原文:

  小紅聽了,冷笑兩聲,方要說話,只見一個未留頭的小丫頭走進來,手裡拿著些花樣子並兩張紙,說道:“這兩個花樣子叫你描出來呢。”說著,向小紅撂下,回轉身就跑了。小紅向外問道:“到底是誰的?也等不的說完就跑。‘誰蒸下饅頭等著你怕冷了不成?’”那小丫頭在窗外只說得一聲:“是綺大姐姐的。”抬起腳來,咕咚咕咚又跑了。小紅便賭氣把那樣子撂在一邊,向抽屜內找筆。找了半天,都是禿的,因說道:“前兒一枝新筆放在那裡了?怎麼想不起來?”一面說,一面出神,想了一回,方笑道:“是了,前兒晚上鶯兒拿了去了。”因向佳蕙道:“你替我取了來。”佳蕙道:“花大姐姐還等著我替他拿箱子,你自己取去罷。”小紅道:“他等著你,你還坐著閒磕牙兒?我不叫你取去,他也不‘等’你了。壞透了的小蹄子!”
  這個“綺大姐”就是綺霞,綺霞讓人把花樣子給小紅,是在向小紅求救,小紅可是皇帝的朱批,代表的可是皇帝,但是綺霞得到了想要的繡樣了嗎?沒有,小紅的筆不見了,畫不了了。那麼小紅的筆去哪裡了?寶釵的丫鬟鶯兒拿去了,也就是被滿清拿去了。關於這個鶯兒回頭還會專門講,現在先往下走。
  崇禎十一年十二月十一日,盧象升領殘兵進駐巨鹿的賈莊,當時軍兵斷糧七日,全憑百姓自願捐糧摻雜冰雪為食,然無一人反叛。太監高起潛統帥關甯鐵騎數萬人在雞澤,距離賈莊不到五十里,盧象升派遣部下楊廷麟(就是那個無名小丫鬟)去要求援助,高起潛置之不理(就是佳蕙不理小紅的指派)。盧象升領兵至蒿水橋,遭遇清軍主力數萬人。
  第一天,盧象升奮力大呼,未數回合,手擒敵將。第二天,清軍數萬騎,裡三層外三層團團圍住,盧象升從未遭此險境,一面指揮血戰敵軍,一面派人至高起潛處搬援兵,高起潛按兵不動。敵眾我寡,殺了一批,又來了一批。直殺得疆沙四起,日暈無光,天昏地暗。面對蜂擁而至的清軍,帥左虎大威力勸他突圍撤退,但是盧象升寧死不退,率軍殺入敵陣,親手擊殺數十人,最後身中四矢三刃,血仆疆場。其掌牧楊陸凱擔心清兵殘其屍而身伏其上,結果背負二十四箭而死。高起潛的數萬關寧鐵騎隨即不戰而潰。戰後,楊廷麟等部下在戰場上尋獲盧象升遺體,甲下尚著麻衣白網(正在服父喪)。三郡之民聞之,痛哭失聲,聲震天地。

  綺霞:盧象升、茜雪:滿桂,此二人都為大明血染沙場,為國捐軀,是大明的英烈。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427&aid=5824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