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二二八演義 陳儀真相館
市長: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二二八演義 陳儀真相館】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不分版 字體:
看回應文章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李敖談二二八
 瀏覽9,866|回應4推薦2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文章推薦人 (2)

Pharos
雷尚淳


李敖談二二八事件的死亡人數
 2011/03/04 20:18
談二二八事件的死亡人數2005.01.03 (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039jH8xhXE

談二二八事件的死亡人數2005.01.03 (B)
http://www.youtube.com/watch?v=8SJF95AxFVE

談二二八事件的死亡人數2005.01.03 (C)
http://www.youtube.com/watch?v=53a3LUCK0I0


217 李敖有话说:美日介入二二八 B上傳者:
 272 李敖有话说:我的格调没那么低
217 李敖有话说:美日介入二二八 A
 二二八事件是中國人無理屠殺台灣人的事實
 228事件上集-
 269 李敖有话说:二二八和族群无关

http://www.youtube.com/watch?v=7Q0Nisbidoo


 李敖有話說 第二百六十九集 (全文)
http://creazywang.bookse.net/talk/269/269.htm


美國及小日本也介入了二二八事件2005.01.04 (B)
http://www.youtube.com/watch?v=60MZSdXZMlU

一月三日:二二八事件真相
李敖有話說 第二百一十六集 (全文)
 二零零五年到了,大家看到我這個節目招牌換了,“李敖有話說”是我用簽字筆寫的,後面的背景是我的書房的一部分,爲什麽要換個招牌?等於慶祝二零零五年到來,而我依然健在。

 在這跟大家談一談李敖有話說的新節目,今天的節目裏面,我還要是延續,年底在網站上,一位朋友向我提出的一個要求,他說希望我能不能在這個節目中客觀的講講臺灣二二八的真相。

 什麽是二二八?二二八就是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所發生的臺灣的一個民變事件,就是臺灣從光復以後,從日本人手裏,我們中國重新把它拿回來以後所發生的一個政府和人民之間的一個嚴重的衝突,叫做二二八事件。這一事件我在上一期節目跟大家說過,它是從二月二十八號到三月十號,這段時間啊整個的時間都是臺灣省人在殺外省人,這個十天時間過來以後,外省的軍隊開過來了,又開始殺臺灣人。可是這個殺得過程裏面,軍人並不知道誰該殺誰不該殺,有一些臺灣的人,張三跟李四的不對,張三就鼓動軍隊去殺李四,所以嚴格的說起來,最後的殺來殺去的局面是臺灣人殺臺灣人,可是利用了外省人做工具,所以整個的局面呢就是這樣一個局面。

 可是這個局面啊一直被壓住了,過去啊臺灣不敢提這個文字,任何文獻上談到了二二八事件或者說二二八事變,就是用X.......五個X字,真正在臺灣把它當成一個歷史問題,把它談出來的,不是別人,就是李敖,跟李敖的朋友,在我李敖主持的刊物裏面,我們一早的談到了這個問題。後來呢我還編了三本書,叫做二二八研究,二二八研究續集,二二八研究三集,還跟我的學生合編了一本,就是你不知道的二二八。今天談這個問題,我是最內行的,爲什麽呢?一直這個問題被鬧、被炒作,過去毛澤東講了一句話,他說階級鬥爭一抓就靈,爲什麽呢?人有階級,用階級作爲一個鬥爭的武器的時候,矛盾立刻就調出來了。在臺灣是族群鬥爭一抓就靈,有本省人外省人的分別,有臺灣省人原來的跟四九年到臺灣的這些外省人去衝突,這個問題一調就調出來了,本省人、外省人就調出來了。所以省際的鬥爭、族群的鬥爭,一抓就靈。

這個二二八的題目一直鬧到現在還沒有完全停止,這個題目鬧到什麽結果呢?就是外省人在臺灣被打壓,頭都擡不起來,覺得是罪人,就是當年啊我們是兇手,我們殺了好多臺灣人,殺了多少臺灣人呢?好有趣啊,我給大家看看資料啊,大家看這個資料,關於二二八說到底殺了多少人,大家看根據楊良工的這個調查報告,看到沒有?死了一百九十個人,死傷一共是一千八百六十人,根據當時臺灣警備總司令部的報告死了三千兩百人,根據保安處的報告死了六千三百人,根據王康寫的二二八事件親歷記,死的是兩千人到三千人,根據紐約時報的報導是死了兩千兩百人,根據現在的台獨分子辜寬敏的他們在臺灣青年上的報告,說死了五萬人,然後再根據了這個彭敏明的自由的自問所說死了兩萬多人,根據洋人,就科爾,他所說的被出賣的臺灣,這本書裏面說死了兩萬多人。可是最嚴重的是根據王玉德這本苦悶的臺灣之研究說了,死了十幾萬人,根據臺灣四百年史說死了十幾萬人。換句話說呢,整個的說法裏面,從一百九十個人,到死了十萬多人,這個落差很大了,到底死了多少人?

 我們看到有趣的現象,有一個台獨分子,事實上是嘴巴上臺獨分子,她一直住在日本,她的名字啊叫做金美齡,跟蔣介石老婆宋美齡那兩個字一樣的,金美齡,她一直住在日本。說是台獨分子,陳水扁請她做國策顧問,金美齡寫了一本書,這本書裏面,它叫做日本啊,臺灣啊,是這麽一本書,日本啊,臺灣啊。這個書啊,這本書呢,她在,注意啊,這個人叫做金美齡,她在這本書的第四十七頁,請大家特別注意啊,四十七頁裏面講到了二二八事件發生,造成臺灣人死亡人數,正式的發表的約兩萬八千人的大屠殺事件,依當時的比率,臺灣國民兩百人就有一個人犧牲,從來沒有人正式發表過這個數位,至少官方沒有,所以這才說她是說這裏面死了兩萬八千人,注意啊,這本書的四十七頁說是死了兩萬八千人,同樣一本書到了第一百六十頁,大家注意啊,她說,看到沒有,造成大約五萬名臺灣人被殺的一九四七年二二八革命以來,每年都有大量的臺灣人流血犧牲。換句話說呢,在一百六十頁就死了五萬人,好不好玩?同樣一個人寫了同樣一本書,在同樣一本書的四十七頁是死了兩萬八千人,到了一百六十頁就變成了五萬人。看到沒有?兩個相減,只差了一百一十三頁,死亡人數就差了兩萬多人,大家不覺得很荒謬嗎?這就是陳水扁的國策顧問金美齡的留下的記錄。換句話說啊,死兩萬五千人,跟死五萬人,隨她高興 隨她順口溜。

 所以呢,我們看得很清楚,就是從四十七頁的兩萬八千人,到一百六十頁的五萬人,這突然就多了兩萬兩千人,由這個例子告訴大家,死亡的數位是不準確的。用什麽的方法證明死亡數位的準確的呢?我告訴大家,日本人統治臺灣五十一年,它留下很好的戶口制度,戶口很嚴密,這個戶口呢,在國民黨政府來的時候呢同樣的接收了,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啊用人口同一樣的戶口,跟這一年的戶口去減嘛,生育率不談去減嘛,減的話一減多少人就出來了嘛,戶口可以查出來。所以最好的方法是用戶口去核對。

在臺灣有國民黨的軍頭郝柏村做行政院長的時候,採取了這個方法去核對,結果發現啊八百人只有這麽少的數目,根本不是什麽兩萬多人,也不是十萬人,只是八百人,翻來覆去都是八百人。所以我們看到沒有啊,後來怎麽辦呢?後來用懸賞的辦法,就是說你小舅子當時死了,忽然你姐夫死了,病死的也算,被殺掉的都算,我們都算,大家然後湊在一起,看看這到底是死多少人,發現誤差祗是八百人。後來呢用懸賞的辦法,就是如果死了,有人證明你家死人了,好,賠六百萬台幣,合到一百五十萬的人民幣,這個數位很大呢,你只要有人證,說你家死人了就夠了,所以很多人就開始冒領,冒領到現在多少人呢?我告訴大家多少人,我們現在查的很清楚,就是死亡人數,看到沒有在九十三年二月二號,由這個董事會在審查的結果,發現了死亡了六百八十個人,失蹤了一百七十六個人,加在一起是八百五十六個人,就是正好從戶口裏面去核對,就是這麽多人。

 然後我們可以看到,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就是剛才我所說得,他們審查誰家死人了,這個基金會,他公告受難者的縣市及補償金額的這個統計表,我們可以看到臺北縣死了多少人,然後彰化市死了多少人,一個一個算,看到沒有?這邊很有趣了,到這裏江蘇省死了一個人,浙江省沒有人死,福建省沒有人死,廣東省沒人死,爲什麽沒人死呢?外省也被臺灣人殺了十天,怎麽會掛零呢?給你四百萬怎麽還不要呢?嚇得逃走了,不敢住臺灣了,所以沒有被害人家屬來領錢了。所以你看沒有,最後看得很清楚,很清楚看到沒有,這時候這個記錄還只六百五十四人的時候,我們看到都那麽多掛領的紀錄。到現在我們看得很清楚,最新的一個紀錄,就是到了去年八月三十一號紀錄擺在這裏的,就是死亡還是六百八十人,失蹤一百七十七個人,加在一起八百五十七個人,這個數位啊,怎麽樣算都湊不掉八百多人了。

 換句話說,整個的死亡人數,外省人申請的只有一個人,其他的都算是臺灣人死了,死了八百多人。爲什麽死了八百多人會說死了兩萬八千人,又說死了五萬人,又說死了十萬人,爲什麽這樣子呢?製造仇恨啊,利用這個機會來製造仇恨,這就是爲什麽我在臺灣會這麽仔細的研究這個數位的原因。甚至呢我剛才把陳水扁的國策顧問金美齡的書,這樣牛頭不對馬嘴的,從兩萬八千人到五萬人的這麽一個落差,在同一本書的裏落差,給大家看,告訴大家,這個數位啊是被灌水的,被弄錯的一個數位。

 那麽當時怎麽說呢?當時說公佈文件啊,就公佈了文件,大家一看,哎喲,臺灣有個報紙叫自由時報,說可找到被槍斃人的名單了,你看這公佈的文件,看沒有,已決暴動人犯名冊,看到名單了,結果鬧了大笑話,爲什麽呢?這個已決暴動人犯啊,已決,注意啊,已決不是已經槍決,已決是已經判決,已經解決的這種暴動人犯。所以我們才知道,原來這些人犯都沒有死,都沒有槍斃,幹什麽呢?都是有期徒刑的判決,我們才知道。後來呢臺灣省文獻會的結論,我們可以看到,被殺的人我們看到沒有,有好像張七郎,張七郎是在臺灣我第一個在我的刊物裏面,替他喊冤的,也有這些人名單。我們看到這些名單,被抓的也有,被通緝的也有。換句話說呢,這些人是有頭有臉的人寥寥可數,八百多人死掉了,沒有錯,可是有頭有臉的人寥寥可數。

那麽還有什麽呢?還有一些就是准予自新的名單,就一百三十七個人,我們可以看到了,當時如果那麽喜歡殺的話呢,就不必給你自新了,通通把你幹掉就算了,可是我們可以在其他證據裏面,就在官方李登輝大家說我們研究二二八,炒作二二八的時候,他們有很多有官方所確定的,這些文字以外,有很多副的文件,大家沒有人仔細看,我李敖仔細看了,我給大家看一張副錄的文件。看到這表沒有,在台中市,有一個人叫劉青山的,他是煙酒專賣局台中分局的一個科員,請看看他怎麽死的,被流氓推下,群衆趨前圍毆,送台中醫院治療,未死,消息傳出來,還沒死。第二天晚上,流氓十餘人沖入醫院,割去,把他的耳朵,鼻子割掉,兩個眼睛挖出來,再拼命打他,始告斃命。看到沒有?

 大家注意啊,籍貫,這正泰山是高雄市人,周有德臺北縣人,死的劉青山什麽地方人?看到沒有?空白,爲什麽空白?後來我查出來,原來他是外省人,外省人被流氓圍毆,然後就送到醫院去了,沒有死,消息傳出來,流氓又去打他,十多個人衝入醫院,把他的耳朵割掉,鼻子挖掉,兩眼挖出來,請問這是誰幹的事?哪裡來這麽多流氓啊,跟他有什麽深仇大恨啊?這就我所說的,二二八到三月十號這段時間,都是臺灣人殺外省人。

 上次我在節目裏告訴大家,外省的女老師被輪姦,外省的小孩子走在馬路上面被抓住,流氓真的流氓啊,一個人抓左腿,一個人抓右腿,撕開,把這個小孩子撕開,這個屍體丟到水溝裏去,是這樣殘暴的,怎麽有這麽多殘暴的局面?怎麽割人家耳朵,挖人家眼睛,爲什麽呢?日本人混進來,留在臺灣,日本人是在做流氓,放出來,混進來,造成這個局面。

 可是今天臺灣歷史怎麽說?臺灣整天算這個賬,絕口不提當時臺灣人怎麽殺外省人,也絕對說臺灣人被殺的都是精英,都是優秀分子,那麽優秀的分子會十幾個人跑過去,去切人家的耳朵,挖人家鼻子和眼睛嗎?明明是流氓,然而你們官方紀錄裏面流氓,可是在這個說法裏面,我們看不出來,這個被害人是誰,是哪一省的人,可現在在我李敖的解讀之下,大家知道原來是外省人被這樣幹掉了,就這樣子。

 今天沒有道理可講,我將這些證據給大家看,就是當時死的人八百多人,絕對沒有什麽幾萬人,什麽十幾萬人,沒有這個事情。可是爲什麽拼命灌水呢?要製造出族群的仇恨,可是根據呢?我講過根據,給蔣介石的報告,外省人當時被殺的也是八百多人啊,等於扯平啊,你殺我八百,我殺你八百,等於就是這樣子啊。只是外省人被殺的這個族群,大家嚇跑了,臺灣我們領教了,我們不敢住了。我常常開玩笑,大家講說二二八被害人,我說我李敖也是二二八被害人,爲什麽呢?因爲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我在北京念書,跟我一點關係沒有,可是我們要跑得時候,從北京跑出來,我爸爸有一個在東北認識的臺灣省的好朋友,他們約我們立刻到臺灣,我爸爸不敢來,爲什麽不敢來?就是發生了二二八事變,發生外省人這樣的被殺,怎麽敢去呢?結果我們家從北京啊,應該直接逃到臺灣的,結果我沒有,逃到上海,再由上海轉手,再跑到臺灣。中間這個過程裏面,我們在上海搞了房子,買了些囤積的物品,預備這個苦難的時代,我們可以活。結果最後這些東西全丟在上海了,房子也丟在上海,根本都沒有了,不敢來,最後才來臺灣。所以我才說我們也是二二八的被害人。

今天我拿這些資料給大家看,看看死亡的數位,真相就是這個真相,你殺我八百,我殺你八百。可是今天歷史整個被改寫,被改成了,甚至說臺灣人被殺十萬人之多,天啊,你想想看,十萬人被殺,難道查不出來嗎?當時臺灣也就幾百萬人口,查不出來,十萬人死是多麽大的數位啊,沒有這個數位。可是今天硬是這樣炒作,製造了族群的問題,幸虧有我,臺灣幸虧有我把這個真相,這麽仔細的把它核對出來,並且告訴大家,二二八的真相不過如此,你殺了我,我也殺了你。可是今天道理沒法說,變成了一面倒,隨意很多外省族群,在別人一擡出來二二八的問題的時候,就是族群鬥爭一抓就靈,省際鬥爭一抓就靈,使外省人擡不起頭來。只有我用書,用演說 用節目,把這個真相講出來,使大家知道,這個真相不過如此。(完)

編輯: 南山雪
http://creazywang.bookse.net/talk/216/216.ht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198&aid=4624346
 回應文章
美國及小日本也介入了二二八事件2005.01.04
推薦0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198&aid=5056875
2100全民開講 2007.2.27)
推薦0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李敖談論二二八 (2100全民開講  2007.2.27)  part A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M8jSezU07E&feature=related

(民視)台灣演義:二二八(1/5) 20100221

 記錄片-《台灣的歷史──在光復初期二二八事件》
台灣演義:二二八(2/5)
 台灣演義:美麗島事件(1/5)
台灣演義:1949遷台血淚史(1/5)
台灣演義:二二八(4/5)
228事件上集-part1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YS4aGttYik&feature=related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198&aid=4624368
舊帳新栽關我屁事
推薦0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三月十八日:舊帳新栽關我屁事
李敖有話說 第二百七十集 (全文)

我跟大家說過我最喜歡幹的事情就是在人間追求事實的真相和真理,因爲事實的真相追出來的時候,有時候會使我們,或者使相關的人覺得很窘,覺得莫可奈何,所以呢需要做其他的解釋大家才能夠心裏舒服一點。可是我又擋住了這種解釋,因爲我說這種事實只有一種解釋,解釋不是你們那種的,可是有些人他有不同的解釋。

我給大家先看看,開玩笑似的說,女人的解釋,大家看這張漫畫,這張漫畫是一個人的老婆跟姦夫在通姦,而她的丈夫忽然從窗外爬樓梯爬上來,親眼看到他的老婆在通姦。這時候老婆先發制人講話,老婆說什麽呢?老婆說,Albert,就是丈夫的名字啊,我不能嫁給一個人,什麽人?他不相信我的人。你弄個梯子上來偷看我有沒有偷人,表示什麽呢?表示你不相信我的貞節,所以你跑上來看我,雖然你看到了這個畫面,果然就是不貞節,可是我不貞節這個事情是我的事情,對你而言,你不相信我也是個罪狀啊。所以這女人啊,她的是非先談到了就是怪你,而不是先怪我,怪你的原因就是你怎麽不相信老娘呢?你怎麽以爲我會偷人養漢呢?你怎麽可以爬個梯子來偷看我呢?你這個行爲動機是不好的,因爲你不相信我。所以呢她把她這個通姦行爲啊反倒撇開一邊,先質問他你爲什麽來偷看我。

我們覺得很有趣的一個故事啊,這個畫面就是這個女人的理由啊,偷人養漢者的理由,而你來捉姦,來看我的時候,表示你對我不相信。夫妻的感情要好的你怎麽可以丈夫不相信老婆呢?所以其錯在丈夫。這就是我所說的,它的事實是通姦,事實真相是被揭發,揭發以後解釋的理由,女人的理由跟丈夫的理由不一樣,覺得很有趣。

臺灣發生的二二八事變,今年二月二十八號又來炒作了,炒作什麽?炒作就是說每年這個時候要鬧一場,就是要炒作二二八,它的理由是什麽呢?我們要促進族群融合,臺灣的族群好比說有臺灣人,有外省人,這個族群融合我們要促進它,所以要炒作二二八。正好相反,你炒作二二八的時候,就是破壞了族群的融合,爲什麽呢?因爲炒作的結論是說二二八的時候,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這個事件是外省人殺臺灣人,可是我跟大家也講過,歷史的真相是說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是臺灣人殺外省人連殺了十天,最後外省人的部隊登陸了臺灣,就開始殺臺灣人。然後臺灣人又互相告密,就變成了臺灣人殺臺灣人,整個就這麽個事情。這事後的解釋,追查真相是這麽個解釋。

可是今天不一樣了,因爲所謂的臺灣人扣掉了百分之十五的外省人,扣掉了三十萬的高山族,就是原住民,剩下的幾乎有百分之八十五都是原來在一九四九年以前在臺灣的臺灣人,他們是大多數,他們現在發現他們有對歷史的解釋權,如果有解釋權我覺得是合理的,可是沒有歪曲歷史的權利,你沒有歪曲權,現在被歪曲。所以一談到二二八,矛頭就指向外省的族群。我李敖講過,關我屁事啊?我十二歲,我在北京,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我李敖在北京十二歲,在臺灣你們殺來殺去,跟我李敖有什麽關係啊?所以今天你們說整個的外省族群有原罪,我當然就不服氣啊。而我不服氣,我不是好惹的人啊,我就把整個的內幕,整個的真相,整個史料,整個的文件,通通都給端出來了,弄到大家灰頭土臉,所以我不接受這個外省人的原罪說。

說臺灣二二八的受害人的後代,有一個人他們說叫張秋梧,她說認同臺灣的外省人的第二代就不必爲事件負起原罪,但新黨,臺灣的新黨,可以在立法院支援眷村改建和預算六千億,卻要刪除二二八紀念館一千九百萬的預算,完全不認同臺灣,這種外省人就要爲事件背負原罪,有這種事情啊,該不該背原罪就看錢你給不給我,你給我錢就不背,不給錢就背,看到沒有?然後就看到,這位女士講她說當初二二八事件並非暴動,而是臺灣人民爲了抵抗外來政權的一種抵抗,請問這不是暴動是什麽?當然的確是暴動。可是歷史被改寫了,目前 情況就這樣子。

所以啊,她說,二二八基金會董事張秋梧昨天表示,像新黨這樣子外省人第二代就該繼續背負二二八的原罪。換句話說你爺爺你爸爸,或者其他的外省人,在二二八期間在臺灣的他們害了我們臺灣人,今天當時你還沒出生的也跟你有關。

就好像伊索寓言裏面的那個狼一樣,狼在水邊喝水,羊在下游也在喝水,這個狼就要吃這個羊,它說啊你把這個河裏的水啊弄髒了,所以我要吃你,我吃你的原因是因爲你弄髒了河水。這個羊說你在上游我在下游,水這樣流下來,我怎麽能把你的水弄髒呢?這個狼一想的確你沒有把我的水弄髒,可是狼說你的爺爺,你的祖先曾經在上游喝過水,所以把我的水弄髒了,所以我還是要吃你。伊索寓言裏面不講這個故事嗎?所以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可是這個罪加到我李敖頭上,就不行了,因爲我把真相啊給挖出來了,所以呢我就這樣子跟大家攪起來了。

我最主要一個玩笑,可以說是玩笑開出來,我說你們說二二八事變外省人殺了臺灣人,就算是殺了臺灣人好了,現在查出來沒有超過一千人,怎麽證明?就是現在有一個“二二八賠償委員會”,這個會裏面說只要張三李四證明了你爸爸或什麽人當年被殺,我們就賠六百萬台幣,相當於一百五十萬人民幣,也是很大的錢了。大家就登記,登記了幾年下來不到一千人。就算外省人殺臺灣人殺了一千人,可是日本人殺了多少臺灣人?日本人從甲午戰爭以後到了臺灣,我給它估算過,殺掉了至少六萬個臺灣人。外省人殺臺灣人,如果是真的話,也不過是一千人,日本人殺臺灣人殺了六萬人。

它日本人殺的人比外省人多了六十倍,爲什麽不搞一個紀念日來紀念這些被殺的臺灣人?哪一天好呢?在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號,臺灣發生了霧社事件,霧社事件發生的時候,日本人跑過來殺臺灣人,更原始的臺灣人,就是高山族,最後用了飛機,用了大炮,用了毒氣來消滅臺灣人。以這一天,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號,作爲一零二七,十月二十七號,一零二七紀念日,大家來追究比外省人殺臺灣人多了六十倍的日本的行爲,我們成立一個紀念日好不好呢?該不該呢?嘿,今天這些臺灣人沒有人吭氣啊,他們不敢跟進啊,不敢得罪日本人啊,那你什麽意思啊?它殺我們六十倍都不追究,用了那麽殘忍的飛機大炮跟毒氣來對付我們臺灣人,我們今天都不追究,而拼命追究我們也殺它殺了十天的外省人,你不覺的是怪事嗎?這是什麽是非標準啊?

今天我就提出來,我們要以一九三零年十月二十七號霧社事件作爲一個紀念日好不好呢?我們看看麗依京.尤馬,這什麽怪名字啊?就是臺灣的這些高山族,他們原住民,他們寫的文章,《一個被遺忘的聲音》,它這裏面說的很清楚,別忘了原住民才是真正的受難者,原住民在二二八事件中怎麽怎麽受難。你說他是外省人,你說你是臺灣人,在我們原住民的眼裏你們通通是漢族,通通是外來的。我們原住民在臺灣這個島上面,我們和和平平,快快樂樂地住了四千年了,忽然這四百年來你們這些漢人跑到臺灣來,你們欺負我們,都是漢人。今天你們自己窩裏反,說他是四百年前來的,他是四百年後來的,你們說誰先誰後,誰真誰假,在我們原住民眼裏通通是假貨。就好像在美國印第安人眼裏,你們這些白種人,你們這些黑種人,通通都是外來的嘛,你們哪裡是真正的美洲人,真正的美洲人是我們印第安人,是黃種的,不是嗎?

這就是我跟大家講的有這麽多情況以後,今天他們發現,他們口口聲聲說二二八,利用二二八事變是個公義的和平的事件,我把它寫成了舊賬新栽,什麽叫做舊賬新栽?當年的這筆賬,臺灣人殺外省人殺了十天,外省人軍隊上來殺了十天,今天對我們而言,這是五十七年以前的事情,當年的你殺我,我殺你這些人垂垂老矣,或者都見了上帝,或者見閻王了,跟現在有什麽關係啊?整天製造這個悲情,一邊製造一邊說我們不要陷入悲情;一邊製造族群的衝突,一邊說我們要維護公義和和平,請問這不是胡鬧嗎?先把自己擰痛,使自己疼,然後說哎呀,我們揉它,不要再痛苦了,這不跟自己過不去嗎?今天臺灣就幹這種事情。

爲什麽我特別講到二二八呢?因爲今天所謂臺灣獨立的一個主要的一個理論的架構就是架構在二二八上面,他們把二二八做了錯誤的解讀,做了錯誤的歷史解讀,然後用來伸張所謂臺灣應該獨立的章本,從而跟著來就是要求今天的臺灣人中,要求百分之十五的比例的外省人,外省族群,你們要給我乖乖的。這就是我所說的舊賬新栽,栽在新的外省人的頭上。我李敖就不接受,我講的很清楚拉,關我屁事,爲什麽我要接受?我就不接受。

然後就講到死亡人數,鬧得很凶,最後有一個科學方法把它解決了,就是當郝柏村將軍做行政院長的時候,他說臺灣不是在日本時代有很嚴密的戶口嗎,這個戶口制度一直流傳到國民黨統治的時候,我們查戶口好了,查一九四七年這年的戶口,凡是在二月三月這段時間死的人就算被外省人殺的人,我們全算,不管是病死的,摔死了,或者通姦被姦夫殺死了,這是我李敖解釋啊,通通都算,我們要看到底死了多少人。當時郝柏村寫文章說,他後來叫內政部長吳伯雄跟他報告,當時死的、失蹤者五百多個人。那麽繼續再查,郝柏村預估說是很難超過一千件,這就是郝柏村寫的文章《對二二八紀念碑文的一些看法》,他說很難超過一千件。

果然不錯,所以大家看到沒有,現在二二八這個補償基金會最後查出來了,死亡的是六百八十人,失蹤的一百七十七,失蹤的也算,我剛才說了嘛,不管是跳樓的,燒死的,或者通姦被姦夫殺死的都算,都算被外省人幹掉的。六百八十加一百七十七,多少人呢?八百五十七個人。這些要求申請賠償的,每個人可以拿到六百萬台幣,相當於一百五十萬的人民幣,在這八百五十七個人裏面,只有一個外省人,只有一個外省人的後代,外省人的被害人申請了,那麽其他外省人哪去了?他們的後代哪裡去了?他們的後代逃掉了。當時二二八事變以後,他們發現這個鬼島我們不敢再住了,他們要殺我們,我們不幹了,跑回大陸去了。所以這批人不在臺灣,所以他們無法申請這個補償金。所以呢八百五十七件的賠償金每一件都給他們六百萬的時候,只有一個外省人拿到這個錢,其他都是臺灣人。

可鬧來鬧去,就是郝柏村將軍的結論,不會超過一千件,既然不會超過一千件,今天大家在炒作的時候,說二二八死多少人,死的一萬人,二萬人,兩萬五千個人,三萬人,五萬人,八萬人,十萬人,越炒越多,如果死了這麽多人,難道查不出來嗎?這不是小的事情,現在重獎之下,誰死了就給六百萬,還不來申請啊?還等什麽啊?還怕什麽啊?申請了幾年,就是八百五十七個人。這就是說,我們用這個科學方法在查的時候,到今天是這樣子的。

臺灣臺北市有個公園,就是新公園,被那個混蛋陳水扁做臺北市市長的時候改名叫作二二八和平公園,裏面有個很漂亮的房子,改名字叫作二二八紀念館。二二八紀念館開的時候,陳水扁去,第一個印象是說,這裏面怎麽關於李敖的部分資料那麽少呢?那對李敖不公平,連他都看不慣,就這麽一個紀念館。裏面有陳儀的講話,是不是陳儀講的話?不是,是找了一個老的外省的就浙江的老頭子假裝陳儀講的話,捏造這個東西在裏面播音,播出來。

二二八紀念館有一個招牌,它下面的話,你看沒有,死於二二八的事件的人數,據當年蔣渭川通過民政局調查,約有一萬八千人,胡扯!然後又說,根據人口統計,在一萬五千人到兩萬人之間,經過五十年的歲月,目前知道死難者姓名的約有一千餘名,其中收集到的照片者有一百三十名。看到沒有?自此二二八紀念館也是一千人。既然是一千人死亡,殺外省人的不算,臺灣人就算死了一千人,你憑什麽說,這裏面是兩萬人?你憑什麽說五萬人,八萬人,十萬人?幹什麽?製造悲情,覺得人給灌水了,死的越多越會引起同仇敵愾,可以引起大家的悲憤,來恨外省人。

你陳水扁幹這種事情,今天陳水扁在國會裏面變少數了,他要拉攏親民黨,跟宋楚瑜所謂和解,他要把二二八這個問題,要談到族群融合的問題,他都不想參加二二八的這個點燈的晚會,結果被罵。真是罪有應得,你現在收不回來了,你放開了二二八這個老虎用來咬人,現在你發現不對了,要把它抓回來,把它收回來,現在發現力有未逮,有困難,這就是用這個族群炒作,用二二八的題目鬧到今天的一個結果。

我李敖所能做的事情就是根據證據,根據歷史史料攤給大家看,二二八真相是什麽,歷史真相我們值得去追求,值得去還原,可是根據歷史真相而加以錯誤的解釋,用來做族群的鬥爭,用來做所謂臺灣獨立的章本的,我們不贊成。這就是我今天李敖所說的事情,我的成績做的還不錯。(完)
編輯: 南山雪
http://creazywang.bookse.net/talk/270/270.htm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198&aid=4624360
二二八和族群無關 (2005年)
推薦0


江山改 : 七月七日夢醒時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李敖有話說 第二百六十九集 (全文)

我們家的小妹妹,我的小女兒,小我六十歲的小女兒,小學四年級的小女兒,年紀只有十歲的小女兒又有新的情況了,她跟她的媽媽,小我三十歲的我的太太,跟她的哥哥,小我五十八歲的我的兒子,三個人啊在一起玩,她的媽媽呢就拿出來一個橡皮筋這樣子彈她,把我們家小妹妹的手啊彈紅了一塊,小妹妹當場就哭起來了。她的媽媽哄她,她不肯和解,她的哥哥哄她,她不肯和解,媽媽跟哥哥哄了半天,最後無計可施,他們就希望把情況冷卻下來,媽媽和哥哥就到樓上去了,小妹妹在那裏哭。我就走過來勸這個小妹妹,大概勸的使她不滿意,她對我也怒目相向,然後自己也上樓去了。

過了一陣子以後,她偷偷地下樓來遞了一個紙條子給我,我就把它看了以後,就貼在我的這個大字報上面,現在請大家看:我被彈得真的很痛,被這橡皮圈彈得真的很痛,那一塊地方已經很紅了,彈紅了,但你們卻嘲笑我,而你(爸爸),而你也百般的刁難我,這個刁字寫錯了啊,刁難我,一點也不認真,使我非常氣憤,我再也不理你們了,幫我轉告給媽媽和哥哥。宣佈跟你們三個人絕交了。到了當天晚上,她跟她媽媽就和解了。

可是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什麼?告訴我李敖什麼?告訴我我們家的小妹妹,她宣佈再也不理別人了,表現她的這個氣憤,表示她的這種仇視,很快地消滅了,很快地煙消雲散了,因為她是小孩子。相對地我李敖說起來,我就不這樣子的,大家怕我,為什麼怕我呢?因為我跟別人接了梁子以後,我跟別人有恩仇的關係以後,我念茲在茲都不忘。像蔣介石,我跟他接梁子了,他死後二十年我會公佈一本書,我跟汪榮祖教授合寫的蔣介石評傳,就是說你死了二十年,別人都把你忘記了,我還要寫書來跟你算帳。


大家記不記得當年有名的管子,就管仲,管仲跟鮑叔牙,他們打天下分別壓寶的,一個是壓公子糾的寶,一個呢是壓就是齊桓公小白的寶,互相壓寶,結果管仲跟公子糾的這個系統被消滅了,鮑叔牙跟齊桓公的這個系統得到權了,管仲被關起來了。可是鮑叔牙跟齊桓公說,你要是真正想要統一天下,需要依靠管仲。所以呢齊桓公就把管仲赦免了,並且請他做國務總理,結果齊桓公可以成就他的霸業。


當管仲快死的時候,齊桓公去看管仲,側面去問他,說如果你走了什麼人是你的接班人?什麼人是做國務總理是你的接班人?管仲就講張三,講李四,最後齊桓公就問他,你怎麼不把你的接班人,去想想看,去推薦你的好朋友,你的救命恩人鮑叔牙呢?你怎麼推薦張三李四,不推薦鮑叔牙呢?管仲說報告齊桓公,報告皇上,鮑叔牙不能夠搞政治啊,為什麼不能搞政治啊?因為他看到別人的缺點一輩子都不忘掉,一輩子都不忘記,這種人不能夠搞政治。搞政治要沒有是非,搞政治要能夠顛倒是非,可是是非這樣分明,像鮑叔牙這樣子的好朋友,他不能夠搞政治,他看到別人的缺點一輩子都不忘。


管仲當年是說鮑叔牙,今天說的就是李敖,我就這樣一個人,看到別人的缺點,一輩子都不忘,這種人能幹什麼呢?最好幹的就是作為社會歷史家,歷史家就是我記得是歷史真相,我記得不是政治上的這種是非,政治的是非是亂的,政治的是非是變的,可是真相只有一個,那個是非是要靠鮑叔牙的這種,或者李敖這種人才能夠維繫它。不管你政治上面怎麼樣的和解,不管政治上的怎麼樣的淡入或者淡出,是非真相在鮑叔牙跟李敖這種人的頭腦裏面,這種筆下是不會放鬆的。因為事實不可以捏造,這就是我李敖幹的事情。


今天我在台灣,很多人怕我,原因就是說我會把一個是非找得很清楚,講清楚還不算,拿出證據來來證明是非是什麼。我跟大家講過,台灣最嚴重的一個問題就是大家在意識形態上面的互相鬥爭,現在最不利的一個鬥爭就是所謂二二八的事件。二二八的事件就是在一九四七年二月二十八號,台灣發生了一個民變,發生了以後台灣人就殺外省人,連殺了十天。然後外省人的增援部隊到了台灣,又開始殺台灣人。殺台灣人的過程裏面,這些軍人他不曉得誰該殺誰不該殺,結果台灣人檢舉來殺,所以最後一段就是台灣人來殺台灣人,整個的故事就這麼個故事。


那國民黨就把這個事情壓下來,不許談,並且說這是共產黨幹的事情。共產黨說你國民黨說是我幹的事情,對了,就是我幹的,所以共產黨就描寫成當年二二八事件是個起義,二二八起義,事實上當時共產黨影響力還沒有成形,跟共產黨沒有那麼複雜的關係。國民黨賴共產黨,共產黨就接受它的賴,這整個的結構都是錯的。


然後第三種結構出現了,就是現在的台灣人,很多所謂台獨分子,他們說二二八事變是一個外省人壓迫本省人的一個事件。剛才我講過了,二二八事變頭十天是台灣人殺外省人,現在按下不表,絕口不提,整個的事情都變成了外省人殺台灣人,結果什麼結果呢?造成了台灣的外省人啊不敢動,台灣的外省人有罪惡感,這個比例佔多少呢?佔百分之十五,今天的外省人在台灣人口是佔百分之十五。


所謂外省人什麼意思呢?就是一九四九年來台灣的這批人叫做外省人,可對台灣的原住民,就是高山族這些土人而言,不管你來了多久,你們通通是外省人嘛。可是在台灣人的炒作之下,高山族的人太少了,只有三十萬人,靠邊站,他們界定他們變成了真的台灣人,而一九四九年跟著蔣介石這些人來的人就算做外省人。所以今天蔣介石死了,蔣介石的兒子死了,蔣介石的孫子死了,三個孫子都死了,另外一個私生的孫子也死了,都不算,把台灣的外省人扣進去,像我李敖都是,你們都是外省人,你們有原罪。原罪什麼意思呢?就是你們外省人就是欺負台灣人,你李敖是外省人,所以你們都構成了欺負台灣人的這個原罪,弄得台灣大家都不敢吭氣。


我就不服氣,關我李敖屁事啊?二二八發生的時候我只有十二歲,我人在哪啊?人在北京,你在台灣不管是誰殺誰,關我李敖屁事啊?為什麼我到台灣要承擔這個罪名?所以我就把這個真相啊就整個挖出來了,很有趣,二二八的事件,被我挖的弄得大家天翻地覆,因為真相的確被我挖出來了。


所以我們看他們的宣傳品,“紀念二二八——公義與和平”小冊子裏面,我們可以看到,就是“我們決不能再期待一個不肯誠懇悔改的政府能為台灣人民帶來真正的公義和平”。好了,現在民進黨的政府取代了國民黨的政府,你們這個政府應該可以悔改了吧,可是你們有沒有帶來了所謂的“公義和平”呢?什麼叫做“公義和平” 啊?你怎麼又無賴起我們來了?當年你們說你們是被迫害的,今天你又怎麼可以反過來迫害別人呢?這迫害沒有法理的根據,也不合乎公義的標準。我講過一九四七年的二二八事件關我李敖屁事啊,當然我會不服氣啊,所以就把這真相就發生了爭執。


並且二二八事變的時候,被國民黨政府幹掉的也不全是台灣人啊,陳儀當時台灣的統治者,用毛筆字親筆寫給蔣介石的文件裏面,大家看這不是嗎?親筆的文件裏面請看這個徐徵,徐徵是什麼人啊?徐徵是典型的外省人啊,外省人也給幹掉了,如果是外省人殺台灣人,怎麼外省人也殺外省人呢?所以說不過去。這個問題當時不是族群的問題。


徐徵被殺了以後,多少年以後,他的兒子叫作徐純,在大學做教授,他特別寫篇文章,叫做《誰沒走出悲情》,就是說他是真正的二二八的被害人,可是呢他還是告訴大家他能夠理解整個情況,二二八不是這樣子被炒作的,不是這樣子講的,這都是我李敖發現的東西。


當李登輝他們花了六千萬,就相當於一千五百萬人民幣,成立了所謂二二八的小組,他們把台灣的有關二二八的這些檔案都印出來了,好多好多,沒有人有耐心去核對,我去把它核對出來。在這個調查報告裏面,前面是李登輝他們這些人寫的正文,後面呢是為了支撐這些正文,而這些附件文件都影印出來了。


我告訴大家,李登輝他們怎麼樣做手腳,比如說我舉個例子給大家看,他們裏面有一個重要的資料,就講到了說有一個人啊叫做劉青山,他們在報告的正文裏面說,說劉青山他住到台中的醫院裏面去,一群人進去把他的眼睛挖出來,把他鼻子割掉,把他的耳朵割掉,後來劉青山就死掉了。可是在李登輝他們描寫這個情況底下,劉青山是什麼地方人,那一欄是空白的,只告訴我們一個人叫劉青山,眼睛被挖,鼻子被削,耳朵被割,而這個資料呢是放在台灣人怎麼樣被外省人殺的這段文章的一部分。


你看了以後什麼感覺?外省人太殘忍了,他們是這樣子殺害台灣人,人家躲到醫院裏面去了,你們還追進去挖人家眼睛,削人家鼻子,割人家耳朵,是不是得到這個印象?然後大家覺得同仇敵愾,我們要製造悲情意識,我們要恨外省人,今天要討這筆血債,不是嗎?可是我很有耐心的把這個附件看了,就是“二二八事件台中變亂的報告書”,我在第六十三頁裏面,我找到了一行字,就是台中市三月二號,三二事變傷亡調查表,是公教人員的部分,第一名就是劉青山,大家看,性別男的,年齡三十五,籍貫安徽人,傷亡的原因,看到沒有,外傷,腦出血,最後死掉了。看到沒有,原來他是外省人,他是安徽省的人,最後被挖掉眼睛,切掉鼻子,割掉耳朵,原來是他。可是在李登輝他們的報告書裏面,正文裏面,決對看不出來是外省人。

請問歷史可以這樣子改寫嗎?史料可以這樣子運用嗎?絕對不可以的。可是什麼人有這種耐心,有這種慧眼,有這種史學的方法,能夠追查出來這種真相呢?對不起,只有我李敖一個人能夠把它追出來,不是嗎?

所以我跟大家說,當我把這些證據拿出來給大家看的時候,大家才知道歷史被改寫了,二二八的歷史被翻作了,二二八的仇恨被激發了,原因就是李登輝這些人他們動了手腳。今天我李敖站出來,拿證據給大家看,就是怎麼可以移花接木來製造本省人和外省人的仇恨,怎麼可以李代桃僵,來製造台灣人跟外省人的仇恨,可以這樣子。


那國民黨我講過啦,國民黨怎麼說呢?國民黨說共產黨幹的,二二八事變是共產黨幹的,當時的共產黨請大家注意啊,你看當年《大公報》在一九五七年“紀念二二八起義十週年”,《人民日報》一九五七年二月二十八號“回憶二二八起義”,這還有台灣民主自治同盟主席謝血紅寫的文章,什麼意思啊?我們是起義,人民起義。國民黨說是共產黨幹的,共產黨欣然接受,說我們的人民起義。可是現在我查的結果,當時共產黨跟國民黨對幹的這個勢力還沒有成形,力量小的不得了,絕不是後來所描寫的他們有多麼大的隊伍,跟國民黨怎麼樣對幹,二二八事變是他們起義的,通通都不是。換句話說呢,國民黨栽誣共產黨,共產黨樂得接受,雙方都在做政治炒作。二二八的真相出不來,然後形成了我所說的第三種錯誤的解釋,就是現在的台灣獨立分子,台獨分子出來了,他們說二二八是外省人怎麼樣來殺台灣人。


今天我把證據拿出來了,真相不是這樣子,台灣人先殺外省人殺了十天,然後外省人才殺台灣人,最後怎麼樣呢?最後是台灣人殺台灣人。你李敖什麼證據呢?大家看,當時陳儀簽字的,看到沒有,在三月四號簽字的,就告訴大家要以民眾克服民眾,這個概念後來延續下來,最後就變成清鄉,清鄉幹什麼呢?就是追查哪個台灣人當時鬧了事,這時候外省的部隊上來以後,外省這些阿兵哥這些軍人他怎麼知道誰該殺呢?他不知道。你不知道沒有關係,有人通風報信告訴你他該殺,他是張三該殺,他是李四該殺,告密的是誰呢?告密的就是台灣人,台灣人跟別的台灣人接了梁子,或者有利害衝突,就告密,結果呢就是台灣人告密,借了國民黨軍隊的手殺掉了台灣人。

我的解讀大家都清楚了,整個的二二八事變是台灣人殺了十天殺外省人,外省人回來殺台灣人,然後台灣人殺台灣人,整個的過程就是這麼簡單。沒有所謂的國民黨所說的是共產黨煽動的,也不是如共產黨所說的是我們煽動的,對不起,不是你們。當然也不是今天所謂的台獨分子所說的是個很單純的外省人殺台灣人的故事,原來不是這樣簡單。

所以我們當時根據陳儀的這個表裏面我看出來,當時所謂的精英也不過這麼多人,大家看到沒有,這個名單裏徐徵和艾璐生這都是外省人啊,這不是台灣人,最後兩名是日本人。所以我們看得很清楚,如果是族群的問題,怎麼會殺到了外省人呢?外省人殺台灣人,怎麼殺外省人呢?可見不是族群問題。


今天我在這裡用資料展示給大家看,就是告訴大家,從史學方法來看,怎麼樣解讀這個二二八事件,為什麼今天要解讀它?因為這是今天台灣所以搞台灣獨立,要脫離祖國的一個思路上的一個主軸,就是二二八事變,二二八事變被他們解釋成是台灣人要脫離祖國的一個獨立運動,事實上沒有那麼複雜,當時呢是一個單純的民變而已,並且是你殺我我殺你的民變,並不是完全的一方面的、完全是有理的,不是這樣子的。(完)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198&aid=46243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