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中華救國論壇
市長:關爺爺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政治時事【中華救國論壇】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本城基本立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尋求稱職的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
 瀏覽676|回應0推薦0

關爺爺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今日中華民國由國民黨執政,但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竟是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把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的民進黨,是個要將中華民國顛覆成「台灣國」的政黨,所以民進黨根本就是「台灣國」政黨,而非中華民國政黨;中華民國政壇內竟有「台灣國」政黨參政,最大在野黨是個要顛覆國家的政黨,不僅要趕國民黨下台,且還要趕中華民國「下台」;因此中華民國朝野兩黨簡直就是朝野兩「國」,政黨輪替亦無異中華民國與「台灣國」兩個「國家」輪替,成為一種畸形民主政治;要矯治此畸形民主政治,就該將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由「台灣國」民進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使中華民國政壇朝野皆中華民國政黨,而無其他「國家」政黨,政黨輪替不再如同兩個「國家」換來換去,在野黨祇趕執政黨下台不趕中華民國「下台」,祇爭取執政而不顛覆國家,政黨間彼此良性公平競爭,將中華民國民主政治轉變成正常且優良的民主政治!民進黨既是要顛覆中華民國的「台灣國」政黨,根本就是叛國集團,若換民進黨執政等於國家滅亡; 民進黨若再執政,是否還會八年都顛覆不掉中華民國,可不能存著冒險的僥倖之心;因此不可容再民進黨在中華民國政壇內參政,應逐出中華民國政壇,並予徹底剷除!
  
民進黨要顛覆中華民國改建「台灣國」,但其「台灣國」的建立原來祇是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縮水而已,竟還自稱這是「台灣獨立」,不過是把中華民國縮水也算是「獨立建國」?現在大家都稱民進黨員及其支持者是「台獨份子」,其實他們祇不過是要將自己國家縮水的「縮國份子」罷了;所以應將所謂的「台獨份子」改稱為「縮國份子」,這樣方可從正確的立場角度戳破「台灣國」歪論!再者,「台獨」一詞是於什麼立場言之?除民進黨本身自稱「台獨」外,就是從共營立場這麼看待的;由於民進黨要將中華民國縮水並顛覆成「台灣國」,但也同時會將海峽兩岸變成「兩國」,那台灣就會變成與共營毫不相干的「另一國」,共營現在認為他們目前祇是「管不到」台灣、「無法管轄」台灣,如果兩岸變成「兩國」,那他們豈不變成「無權管轄」台灣了?所以稱民進黨員及其支持者為「台獨份子」,好像是站在共營那一邊,難怪現在反台獨者都陷於被動挨打的窘境;既反「台獨」又不堅持中華民國光復大陸,那不是支持共營的「祖國統一大業」是什麼?因此我們不是反「台獨」而是反「縮國」,反對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反對將中華民國縮水,反對民進黨縮國份子顛覆中華民國勾當!
  
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民進黨既是一群縮國份子的「台灣國」政黨,豈可在中華民國政壇內搗亂?豈可容許「台灣國」趕中華民國「下台」?所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該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換成祇趕執政黨下台不趕中華民國「下台」的政黨,將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由畸形走向正常;民進黨要將中華民國縮水顛覆中華民國,但國民黨維護中華民國的意志和立場也不夠堅定,他們對民進黨縮國份子說「對等、尊嚴」,又對共營說「互不否認」,好像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似的;縮國份子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縮水後的「台灣國」要很有「尊嚴」的與「中國」對等,這麼荒唐滑稽的謬論,國民黨竟要犧牲中華民國尊嚴去滿足「台灣國『尊嚴』」;對共營「互不否認」,不否認什麼?不否認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否認胡錦濤是「中國國家主席」?不否認中華民國政府是共營的「地方政府」?那共營是否也不否認中華民國?不否認馬總統?台灣境內到處都可見到共營五星旗,共營卻禁止大陸境內出現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連陳雲林到台灣來,台灣境內的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都要收起來,這到底是互不否認還是祇有我方不否認共營?國民黨對這種「不對等」現象也默不吭聲;因此國民黨可謂對縮國份子「不否認『台灣國』主權」,對共營又「不否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主權」,那中華民國主權到哪裡去了?
  
由於海峽兩岸由敵對轉為和平,國民黨遂迷失了身為中華民國政黨應堅持的正確道路和方向,而國民黨是中華民國的執政黨,所以連中華民國政府也跟著迷失了身為中華民國政府所應堅持的國家根本立場!因為兩岸和平了,不能再稱共營為「共匪」,不能再將共營當作叛亂集團了,所以就不知道中華民國政府還是不是全中國的政府、中華民國還是不是全中國了;因為兩岸和平了,不能再以武力反攻大陸了,所以就不知道中華民國還要不要光復大陸收復國土了;於是除了上述的「互不否認」外,還提出稀奇古怪不知所云的「不統、不獨、不武」政策;國民黨既像是被縮國份子洗腦,跟著縮國份子一起把中華民國縮水,又像是向共營繳械豎白旗,還將該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帶往錯誤的歧途!因此今日中華民國不僅需要將最大在野黨由「台灣國」民進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且此取代民進黨成為最大在野黨的效忠中華民國政黨還必須堅決維護中華民國,找回中華民國原有正確道路,並將中華民國導回此正確道路!不僅要力促政府將縮國份子民進黨逐出中華民國政壇,且還要堅決鞭策政府徹底消滅縮國份子!對於共營,則無論海峽兩岸敵對或和平,都絕對堅持五項不變的原則

  一、
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
  二、
堅持收復中華民國原有國土。
  三、
堅持為大陸民眾爭民權並推動大陸民主。
  四、
堅持維持強大國防軍力保衛中華民國。
  五、
堅持完成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
  
茲將此五項原則分別逐一析述如下:

一、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

  今日中國同時出現三個政權,將國家分裂成三個政治陣營,簡稱三個「政營」,台北政權為我方當局,即中華民國政府,北京政權統治共營,烏蘭巴托政權掌管蒙營;然此三個政權祇能認定其中一個為合法政權,因為中國還是祇有一個合法的中國政府,我方理所當然應該認定中華民國政府為合法的中國政府,認定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無論海峽兩岸敵對或和平,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的認定皆不可改變!
  
既然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過去兩岸敵對時代,稱共營為「共匪」,將共營當作叛亂集團,現在兩岸和平,不宜再將共營當作叛亂集團,但還是可將共營當作中華民國政府無法管轄的另一個政營,北京政權是不受中華民國政府管轄的另一個政權;當然這所謂「無法管轄」、「不受管轄」,並不是說中華民國政府無權管轄,大陸是中國領土,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當然有權管轄大陸,但目前共營割據大陸,中華民國政府有權管轄大陸卻無法管轄大陸;而依照兩岸間的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共營當然將其北京政權當作「中國政府」,也同樣將我方視為「無法管轄」的另一個政營,視中華民國政府為「不受管轄」的另一個政權;因為「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所以雙方雖都不可能贊同對方的表述,但也都不要干涉對方的表述,更不要為了不贊同對方的表述而互起爭執。這原本是個極其容易解決的兩岸當局定位問題,但就因為共營當初想吃定我方,硬稱中華民國政府為其「地方政府」,我方境內的縮國份子又要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而顛覆中華民國,也硬將海峽兩岸說成是「兩國」,以致兩岸關係產生一些莫名其妙的障礙。
  
現在共營怕我方內部縮國份子聲勢壯大,甚至又再得勢,不敢再硬稱中華民國政府為其「地方政府」,還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如前面所述,縮國份子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縮水並顛覆中華民國,但也會將兩岸變成「兩國」,將台灣變成與共營毫不相干的「另一國」,使共營由「無法管轄」台灣變成「無權管轄」台灣;所以對我方而言,縮國份子算不上是「台獨份子」,但對共營而言,這些縮國份子卻就是「台獨份子」!既然共營都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因此共營乃不得不接受「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方式,那兩岸當局定位問題應該更容易解決才對,可怪為何這個問題到現在仍成為兩岸關係的根本障礙呢?
  
共營既然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就不該再硬稱中華民國政府為其「地方政府」;雙方都認定自己是中國政府,此乃當然的常理,但彼此既要和平相處,就不可將對方當成「叛亂集團」、「地方政府」及其他有辱對方政格的定位;既認定自己是中國政府,所以自己就是合法政權,但全國祇可有一個合法政權,自己是合法政權對方政權就不合法,現在雖不宜公然指稱對方是「非法政權」,但還是不能承認對方政權合法;因此祇有稱對方政權為「另一個政權」或「不同政權」,稱對方政營為「另一個政營」或「不同政營」,如此既未辱及對方政格亦未承認對方合法,乃最妥適的將對方定位!所以依九二共識,「一個中國各自表述」,我方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共營是「不同政營」;共營將其北京政權當作「中國政府」,將我方視為「不同政營」;如此解決兩岸當局互相定位問題是不是非常容易?
  
依前段所述,雖不辱及對方政格,但也沒有承認對方合法,而這「合法」與「不合法」在法律地位上就不對等,因此兩岸當局彼此其實是不對等的!前述國民黨討好民進黨縮國份子而說「對等、尊嚴」,殊未思及過去南京時代,若稱南京與井崗山「對等」就是矮化南京;重慶時代,若稱重慶與延安「對等」就是矮化重慶;所以現在稱台北與北京對等也同樣是矮化台北,原來大家所執迷的「兩岸對等」才正是在矮化中華民國!這國民黨、民進黨及跟隨民進黨的縮國份子都強調「對等、尊嚴」,其實都是踐踏中華民國尊嚴的矮化中華民國!而今兩岸關係的障礙其實就是這「兩岸對等」的錯誤觀念作祟,兩岸當局如何對等?兩者都不是中國政府?兩者都是中國政府?兩者分別是兩個不同「國家」的政府?兩岸當局都不是中國政府,是兩個「對等實體」,中國沒有政府,祇有兩個「對等實體」,那中國成了什麼國家?兩岸當局都是中國政府,於是什麼「一國兩府」、「兩個中國」、「一中兩國」、「一疆兩中」等,各式各樣奇奇怪怪謬論紛紛出籠;兩岸當局分別是兩個不同「國家」的政府,所以縮國份子為了要將兩岸變成「兩國」而想將中華民國縮水,企圖顛覆中華民國!綜觀這「兩岸對等」觀念下所產生的諸多理論方案,哪一個是可以解決兩岸問題而不是製造兩岸問題的?
  
因此我方不僅不可接受中華民國政府被當成共營的「地方政府」,且還不可接受兩岸當局對等!無論海峽兩岸間是敵對或和平,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才是真正的維護中華民國,又真正的善用「一個中國各自表述」的九二共識!既然「一個中國」可以「各自表述」,再加上前述的共營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政府是全中國的政府,情願我方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那堅持中華民國就是全中國非但不會影響兩岸和平,反而還能消除兩岸問題根本障礙

堅持收復中華民國原有國土

  過去兩岸敵對時代,我方積極整軍經武,準備隨時以武力反攻大陸,今日兩岸和平,不能再以武力反攻大陸,但中華民國現已實行民主政治,且兩岸民間又已長年交流,我方乃可透過兩岸民間交流向大陸宣揚台灣民主;並再讓更多大陸民眾來台,尤其要讓更多大陸民眾來台長時間居住,使他們親眼目睹乃至親身深刻體認台灣民主,以促使大陸民眾人人瞭解台灣民主並嚮往台灣民主,則我方仍可以台灣民主和平光復大陸國土;所以現在不以武力反攻大陸,但可改為「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甚或就因中華民國政府現在已是民主政府而直接提出「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之要求!
  
不以武力反攻大陸並不代表中華民國不能收復失土,況且中華民國現在實行民主政治,中華民國政府已是民主政府,若由中華民國民主政府接管大陸,那中華民國總統也須大陸民眾選票方可當選;若由中華民國民主政府接管大陸,那大陸民眾亦可自由組黨參政,並可競選中華民國所有公職,而大陸人口是台灣人口的六十倍,選舉結果極有可能是大陸民眾所組政黨執政,由大陸民眾出任中華民國總統;若由中華民國民主政府接管大陸,那現存於台灣的政黨,須獲相當多數的大陸民眾支持,且須有相當多數的大陸民眾加入成為黨員,又還須大陸民眾黨員人數遠多於台灣民眾黨員人數,才能成為具有全國問政能力的政黨;因此現在若由中華民國民主政府接管大陸,可將大陸民眾由共營統治下「解救」出來,大陸民眾乃由受共營統治的被統治者轉變成有投票權選擇自己政府的自由國民,如此說來,現在的中華民國已真正可以「光復大陸解救同胞」了!所以現在中華民國還真該重拾「光復大陸」故志,要向大陸民眾宣揚中華民國所實行的台灣民主,喚起大陸民眾人人嚮往台灣民主,教大陸民眾確切明白現在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大陸會真的是「光復大陸解救同胞」,他們都將成為有投票權選擇自己政府的自由國民!
  
如果說大陸民眾迫使共營放棄反民主統治,由大陸民眾自組新的民主政府,或是同時解散兩岸當局,另外成立新的中國民主政府呢?無論是哪種新的民主政府,凡成立新政府皆須制定新憲法,制憲又需要一段時間,當制憲未完成期間,大家還是需要一個過渡性政府看守,這個過渡性政府如何產生,就須討論,而討論有可能變成爭論,爭論又可能變成爭執,莫說還未制憲,連過渡性政府都未產生就已政局大亂!縱使勉強成立過渡性政府,制憲也需要討論呀!也同樣可能討論變爭論,爭論變爭執,而致政局動亂;然現在中華民國政府就是個現成的民主政府,將中華民國現成的民主政府接管大陸與大陸民眾自組新的民主政府或另外成立新的中國民主政府相比,哪個較省事?所以現在比來比去,無論哪種新的民主政府,都比不上中華民國現成的民主政府接管大陸,現在祇有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才是給大陸民眾獲得民主的最佳辦法!
  
另外,西藏、新疆、內蒙古等地,要脫離中國獨立另建國家的呼聲亦此起彼落,共營忽視這些地區少數民族的民權,這些地區少數民族遭受歧視和排擠,共營非但漠視不管,他們起來為自己爭民權,共營且還以武力血腥鎮壓,所以這些地區要脫離中國獨立的叛國勢力才會聲勢日益壯大!中華民國政府既是全中國的政府,且是實行民主政治的全中國政府,理應出面力勸這些地區的獨立叛國組織,諸如西藏的「西藏流亡政府」及其下最有影響力的附屬組織「西藏青年大會」、新疆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東突厥斯坦解放組織」、內蒙古的「內蒙古人民黨」等,說服他們放棄脫離中國獨立,改為支持中華民國政府接管西藏、新疆、內蒙古;如果這些組織仍執意要將西藏、新疆、內蒙古脫離中國版圖,那中華民國政府就在這些地區另成立「中華民國西藏自治政府」、「中華民國新疆自治政府」、「中華民國內蒙古自治政府」等地下組織,提供這些地區少數民族第三種選擇,使他們除了繼續接受共營統治及脫離中國獨立外,還可以選擇中華民國政府,支持中華民國光復西藏、新疆、內蒙古!但此舉是否會惹惱共營破壞兩岸和平呢?第一、兩岸和平不是建立在怕得罪共營的基礎上,不可為了兩岸和平而怕得罪共營;第二、共營亦可能認為我方此舉可以分化這些地區的不滿共營統治的反對力量,對共營統治這些地區並非全無好處;第三、若出現適當情勢,亦可與共營商議,中華民國政府先和平接管西藏、新疆、內蒙古!
  
因此我方可藉西藏、新疆、內蒙古這些地區不滿共營統治民眾若全都去投靠那些要脫離中國獨立的叛國組織,那這些叛國組織的勢力必定更加壯大,但如果這些地區不滿共營統治的民眾中有一部份支持中華民國,奮力要將這些地區復歸中華民國政府接管,那這些地區不滿共營統治的力量將一分為二,而令共營認為這也是件好事;我方即可以利用共營這種玩謀略搞分化的心態,將中華民國的民主力量伸入這些地區;另一方面,今日已經分裂的中國絕對不能又再分裂,這些地區若從共營據地分裂出去,不僅祇是共營據地分裂,而是已經分裂的中國又再分裂!所以共營若管不好這些地區,這些地區就該復歸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因此中華民國政府在和平接管大陸之前,亦可能先接管這些地區;而這些地區要脫離中國獨立的叛國勢力也該當消滅,一旦中華民國民主力量伸入這些地區,可能還會謀略性的與共營聯合,遏阻這些地區要脫離中國獨立的叛國組織的聲勢;如此,我方、共營與這些地區要脫離中國獨立的叛國組織彼此間將會產生出微妙的合縱連橫關係,使西藏、新疆、內蒙古這些地區成為中華民國光復大陸的一道絕佳入口!
  
經由上述可知,今日實行民主政治的中華民國政府既可成為大陸民眾獲得民主的現成民主政府,又可成為西藏、新疆、內蒙古等地少數民族於忍受共營統治和脫離中國獨立之外的第三種選擇,因此現在的中華民國已具備以現成民主政府將中國統一成全面性的民主國家的重大功能!所以應該重拾光復大陸壯志,不僅可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且還有十足的理由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是以今日的中華民國已足堪完成光復大陸神聖目標!
  
除大陸外,外蒙古也是中國領土,所謂堅持收復中華民國原有國土,當然包括大陸與外蒙古兩地皆要收復!前面已述,今日中國同時出現三個政權,將國家分裂成三個政營,此三政營即中華民國政府有效管轄的我方還有共營與蒙營;猶記古三國時代(應改稱為三營時代)中國分裂成蜀漢、魏、吳三個政營,當時蜀、吳兩營聯合對抗魏營;戰國時代所謂「六國合縱」,其實不是六「國」,也是六個政營合縱結盟;今日我方為何就想不到可以與蒙營聯合?共營據地大陸內的內蒙古居民與外蒙古的蒙營屬民皆同為蒙古族,蒙營亦非常關心其內蒙古的同族之民權,而我方應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少不了也包括為內蒙古居民爭民權,為何不就幫內蒙古居民爭民權一事與蒙營聯合呢?再者,大家都認為中國的統一應該是海峽兩岸先統一,然後再統一外蒙古,但台灣與外蒙古兩地是否亦可能先統一呢?
  
與蒙營聯合,共同關心內蒙古民權,同時也進而誘導蒙營關心整個大陸的民權,而不是企圖再將內蒙古脫離中國版圖;今分裂中國的三個政營,我方與蒙營都實行民主政治,祇有共營是反民主專制統治,我方與蒙營先由共同關心內蒙古民權,進而共同關心整個大陸的民權,並共同向大陸推動民主政治,再進而誘使蒙營把中國當自己國家,參與中國統一大業!假如蒙營願把中國當自己國家,那我方境內政黨如國民黨、新黨、親民黨及其他效忠中華民國政黨(民進黨除非放棄顛覆中華民國、放棄把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勾當,並改為效忠中華民國,否則排除)都可到外蒙古發展黨組織,並在蒙營政壇參政,而蒙營政壇的政黨亦可來台,在中華民國政壇參政,如此中華民國政壇與蒙營政壇將可合而為一,台灣與外蒙古兩地不就可能先統一了嗎?
  
當然前段所述,是目前看來似乎不太可能,也是目前還做不到的事;除此之外,還有今日分裂中國的我方、共營、蒙營三個政營把中國國土分裂成台灣、大陸、外蒙古三個政治領域,台灣是中華民國政府有效治地,即我方治地,大陸是共營據地,外蒙古是蒙營據地;中國人也因此分成三群屬民,台灣民眾是中華民國國民,即我方屬民,大陸民眾是共營屬民,外蒙古民眾是蒙營屬民;台灣民眾為我方屬民,皆具中華民國國民身份,當然都具備中國國籍;但共營屬民的大陸民眾,他們具備中國國籍嗎?既為共營屬民,當然就有共營的註籍,這共營註籍應稱為共營「政籍」;「政籍」一詞特用於分裂國家,係指分裂國家中一個政營的屬民歸屬自己政營的身份註記;今日中國是分裂國家,所以中國國籍也因國家分裂而分成三種,中華民國國民身份,即我方政籍,是一種中國國籍,共營政籍也是一種中國國籍,蒙營政籍雖蒙營自稱是「蒙古國國籍」,但其實亦是一種中國國籍;這三種政籍既都是中國國籍,所以若有人同時具備其中兩種政籍或三種政籍全都具備,也不算是雙重國籍或三重國籍,祇可說是雙重政籍或三重政籍,雙重政籍或三重政籍都祇算是一個國籍,就是一個中國國籍;既不構成雙重國籍或三重國籍,那就鼓勵我方屬民甚或鼓勵全中原百姓紛紛取得蒙營政籍,且更鼓勵大家踴躍移居外蒙古,將來具有蒙營政籍尤其是具有蒙營政籍且移居外蒙古的中原百姓,可以和平的替中國收復外蒙古!
  
假如台灣與外蒙古兩地真的先統一,那中華民國政府有效治地將擴大成台灣加外蒙古,大大增加我方對共營的優勢,且縮國份子還如何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想改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蒙國」,這「台蒙國」根本沒有立國依據,無法成立,縮國份子把國家縮水顛覆國家的勾當將徹底粉碎!而內蒙古居民與外蒙古居民皆同為蒙古族,說不定中華民國就接著光復內蒙古,接管內蒙古,內蒙古也變成中華民國政府有效治地,這樣台灣加內外蒙古,中華民國政府有效治地變得更大,對共營優勢增加得更多,且內蒙古東南方距離北京極近,中華民國在該處佈署重兵,將嚴重威脅北京,又更進一步的增加我方對共營的優勢!
  
前面所述,目前看來,像是不可能做到,但也值得令我方反省,是否也該積極發展與蒙營間的關係,增進台灣與外蒙古兩地的交流?我方實不該祇注重兩岸關係,卻完全忽略了與蒙營和外蒙古間的往來;與共營間既有多達六次的江陳會,還簽訂了包括ECFA協議在內的多項協議,與蒙營間也該有所會商吧?兩岸間政治、學術交流頻繁,台灣與外蒙古間又有什麼交流?我方政府與社會真可說是「熱共冷蒙」,對共營和大陸那麼熱,對蒙營和外蒙古卻又那麼冷,同為分裂中國內另外的政營和另外的政治領域,為何冷熱差那麼多?所以從現在起,應積極鼓勵台灣與外蒙古兩地間社會與民間廣泛充份的交流,同時我方與蒙營也要大大增加官方往來,雙方也該會商簽訂一些協議。
  
未來中國統一,不管是海峽兩岸先統一還是台灣與外蒙古兩地先統一,我方都應拓展與蒙營和外蒙古間的交流往來關係,對共營和大陸的努力是中華民國尋求復國的途徑,但這祇是目前的主要途徑,而非唯一途徑,蒙營和外蒙古亦可作為中華民國尋求復國的另一條備用途徑,為何祇注重共營和大陸這條途徑,而不從蒙營和外蒙古開闢另一條途徑呢?所以從現在起,我方社會與民間,要向外蒙古展開全面的交流往來,我方政府也要與蒙營官方加強往來並舉行會談,乃至我、蒙雙方簽訂協議;我方政府、社會和民間應積極與蒙營官方和外蒙古社會民間建立良好關係,蒙營和外蒙古或真有可能成為我方復興中華民國的第二條道路呢!
  
總之,海峽兩岸無論敵對或和平,都要堅持收復中華民國原有國土,而要收復的中華民國原有國土不是祇有大陸,不可忘記外蒙古也是中國國土,大陸與外蒙古兩片國土皆收復,中華民國所有失土才算完全收復

堅持為大陸民眾爭民權並推動大陸民主

  前述國民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政府,因為兩岸和平了,就不知道中華民國還是不是全中國了,也不知道中華民國還要不要光復大陸了;而對於共營在大陸的反民主統治,種種侵害民權的暴政罪行,更漠不關心避而不談了,唯恐得罪共營損及兩岸和平;然所謂兩岸和平就是怕得罪共營、處處討好共營嗎?
  
兩岸和平固然要維護並不斷增進,但共營的反民主統治侵害大陸民權,也要無所畏懼的嚴厲聲討撻伐!時至今日,共營仍對大陸民眾施行愚民政策,以為祇要控制媒體資訊,不讓大陸民眾知道共營官方種種醜惡真相,就可以穩穩統治大陸至千秋萬世!司法不公、官員特權,受害百姓有苦無處訴;貪污橫行、政風腐敗,官吏瀆職取利損壞施政品質,其統治體制亦無監督制衡機制。
  
多少大陸民眾遭貪官、酷吏侵害民權,卻無公正司法可討回公道;民運人士、法輪功及許多宗教遭無理迫害,西藏、新疆、內蒙古等地少數民族權益遭漠視;凡此種種在在顯示共營統治,縱容特權侵害民權、壓制民眾參政權利、剝奪百姓信仰自由、忽視少數民族權益,且還對任何爭取民權正當義舉一概採取血腥殘酷武力鎮壓!對於共營這些罪惡暴政統治,絕不可因為兩岸和平,怕得罪他們而不敢加以聲討;不為大陸民眾爭民權,不向大陸推動民主,又如何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更沒資格要求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大陸了。
  
再者,中華民國現在實行民主政治,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已是民主政府,前面的一番分析,若由現在的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大陸,大陸民眾都將成為有投票權選擇自己政府的自由國民;而共營佔領割據大陸,阻擋中華民國政府管轄大陸,中華民國政府無法管轄大陸,大陸民眾也就無法獲得中華民國投票權,因此可以說是共營剝奪大陸民眾的中華民國投票權,且共營割據大陸又施行侵害民權的反民主統治,真可謂既剝奪大陸民眾的中華民國投票權又侵害大陸民權!如此何不宣稱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就是為大陸民眾爭中華民國投票權?喚起大陸民眾迫使共營放棄割據統治大陸,紛紛熱烈迎接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大陸,讓中華民國政府恢復有效管轄大陸;依循此策,原來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就是在促成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也就是在幫中華民國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
  
況且就消極的保衛台灣而言,也有保衛台灣的三大要務:一、護衛台灣生存,二、維持兩岸和平,三、促成大陸民主;這三大要務,縮國份子「台灣國」民進黨將護衛台灣生存歪曲成維護「台灣主權」,而他們所謂的「台灣主權」,就是顛覆中華民國,將中華民國的中國主權縮水成「台灣主權」,原來維護國家主權就是將自己國家版圖縮水、主權縮水,顛覆自己國家,這就是「維護台灣主權」、這就是「護衛台灣生存」?而國民黨的維持兩岸和平,又是處處怕得罪共營、處處討好共營,這樣的維持兩岸和平到底是保衛台灣還是向共營豎白旗?然護衛台灣生存與維持兩岸和平都祇是表象性、暫時性的,唯促成大陸民主才是根本性、永久性真正的保衛台灣!一旦大陸民眾迫使共營放棄反民主統治,共營不再統治大陸了,還如何威脅台灣?更不可能進犯台灣了,尤其中華民國政府若因此而和平復國接管大陸,那更是徹底永久消除共營對台威脅了!然而民進黨與國民黨非但於護衛台灣生存與維持兩岸和平這兩項要務都分別各有其錯,且還皆忽視可以永久解除台灣威脅的促成大陸民主!所以現在稱職的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不但要糾正此二黨於護衛台灣生存與維持兩岸和平各自所犯錯誤,且尤其要特別重視促成大陸民主!
  
因此為了兩岸和平怕得罪共營而不敢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實在錯誤!原來護衛台灣生存與維持兩岸和平都不是真正永久的保台之道,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和推動大陸民主,非但不損兩岸和平,且還是可促使中華民國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接管大陸的真正永久的保台要務呢!因此無論是為永久保衛台灣還是為和平復國接管大陸收復中華民國國土,都不應怕得罪共營、怕損及兩岸和平而畏縮,我方還是要無懼強權的堅持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堅持推動大陸民主

堅持維持強大國防軍力保衛中華民國

  今日海峽兩岸雖已轉為和平,但不可因此就廢除國防武力,今日海峽兩岸之所以能夠維持和平,還正是因為我方強大國防武力遏阻共軍進犯之故,所以無論海峽兩岸敵對或和平,都要維持實力夠堅強的國防軍力,以保衛中華民國!
  
近年來,中華民國採購先進國家精良武器,大大提升國防戰力,同時我方國防科技亦不斷進步,自行研發製造新式武器;然而國防戰力除了武器外,更重要的還是軍魂!現在中華民國雖已實行民主政治,但中華民國的最大在野黨竟是要顛覆中華民國將中華民國縮水的「台灣國」政黨,民進黨的縮國份子到處散播要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的顛覆國家毒素思想,連軍隊官兵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中華民國軍人還是「台灣國」軍人,這還哪有軍魂可言?所以民進黨要逐出中華民國政壇,縮國份子要徹底消滅,而中華民國軍隊也要找回中華民國軍隊原有的國民革命軍軍魂!
  
前述無論海峽兩岸敵對或和平,中華民國都應堅持五項不變原則,現在正將這五項不變原則分項逐一論述,此處乃論述這五項原則中的第四項;身為中華民國軍人,尤其更要堅信這五項原則,從這五項原則中找回中華民國軍人原有的軍魂,這個軍魂才是中華民國軍隊真正的國防戰力!
  
另一方面,目前海峽兩岸雖然維持和平,但至今共營仍從未排除對台動武,同樣中華民國也從未排除武力反攻大陸;因此我方應抱持,兩岸維持和平,就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與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兩岸和平若遭破壞,就恢復武力反攻大陸!我方對共營的政策應依循下列原則:
  
◎共方誠心追求彼此和平
給共方的定位:不同政營
給共方的名稱:共營
共方最高領導人稱呼:共營最高領導人
對共方政策:友善說服走向政治民主放棄反民主統治
兩岸統一方針: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
  
◎共方不夠友善但尚能維持彼此和平
給共方的定位:割據集團
給共方的名稱:共幫
共方最高領導人稱呼:共幫首腦
對共方政策:聲討其反民主、侵犯民權罪
兩岸統一方針:迫使共幫將大陸交還中華民國政府接管
  ◎共方完全撕破臉
給共方的定位:叛亂集團
給共方的名稱:共匪
共方最高領導人稱呼:匪酋
對共方政策:恢復武力反攻大陸
兩岸統一方針:消滅共匪收復國土
  
所以無論兩岸敵對或和平,中華民國都須維持強大國防軍力,以保衛中華民國,一旦共營毀壞兩岸和平,我方不僅要抵禦共軍侵台,且還要跨海登陸對岸,以強大的國軍「反攻大陸消滅共匪
」!

堅持完成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

  海峽兩岸和平了,就不知道中華民國還是不是全中國了,也不知道中華民國還要不要光復大陸了,連國父革命救國遺志都忘了!最大在野黨是個要顛覆中華民國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的縮國份子政黨,但執政的國民黨也不維護中華民國,因為現在的國民黨已經不認識中華民國了,可悲中華民國執政黨竟然不認識中華民國,更諷刺的是中華民國還是國民黨創建的,國民黨不認識自己創建的中華民國?
  
當年國父挺身出來領導革命為的是什麼?就是要建立民主富強的中國!因此建立民主富強的中國乃中華民國至今仍必須肩負的革命救國使命,國父創作三民主義也是在為建立民主富強的中國找方法;國民黨難道忘了當年陸皓東、史堅如、吳樾、秋瑾、徐錫麟和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多少愛國青年拋頭顱、灑熱血英勇救國的犧牲奮鬥嗎?陸皓東烈士的殉難,開啟了中華民國革命救國的大時代,而今中國處於分裂狀態,並未成為民主富強的國家,是以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並未完成,中華民國革命救國大時代也尚未結束,但國民黨執政下的中華民國政府,卻早已忘記中華民國革命救國的使命了!
  
兩岸敵對或和平與要不要完成國父遺志有關嗎?兩岸敵對才要為國父遺志奮鬥,兩岸和平了就要將國父遺志丟棄了,為國父遺志奮鬥會「危害兩岸和平」,有這個道理嗎?兩岸敵對或和平既與是否要完成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扯不上關係,因此應喚起中華民國革命救國精神,再度肩負革命救國使命,為完成國父建立民主富強中國的遺志繼續奮鬥!今日海峽兩岸無論敵對或和平,都應堅持的五項不變原則,其中第二項與第三項,即堅持收復中華民國原有國土與堅持為大陸民眾爭民權並推動大陸民主,這兩項原則其實也是中華民國革命救國大時代神聖使命的實務工作,為大陸民眾爭民權和推動大陸民主而致中華民國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和平接管大陸,實行民主政治的中華民國政府接管大陸,那中國不就成為全面性的民主國家了嗎?
  
今日我們仍然要為完成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繼續奮鬥,但不一定要再度提倡三民主義,前面已述,國父創作三民主義也是在為建立民主富強的中國找方法,建立民主富強的中國才是中華民國革命救國的目標,過去中華民國太執迷於三民主義的方法,反忽略了革命救國使命的真正目標,而今日則是三民主義的方法與建立民主富強中國的目標都忘記了!現在執政國民黨忘記了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最大在野民進黨更要顛覆中華民國,要將中華民國縮水成「台灣國」,更不把中華民國革命救國使命當一回事,唯賴其他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挺身喚起中華民國革命救國精神,大聲呼籲中華民國政府重新肩負起完成國父革命救國遺志的神聖使命

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所該扮演的正確角色

  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竟然是要顛覆中華民國的「台灣國」政黨,使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形成畸形民主政治,為建「台灣國」而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版圖縮水,毀棄中華民國,這樣的政黨根本就是叛國亂黨,非但不該在中華民國政壇內參政,且還應徹底消滅!所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該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將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矯治成正常的民主政治;一旦將民進黨逐出中華民國政壇,換上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為最大在野黨後,這效忠中華民國的最大在野黨當然應該與執政國民黨有所不同,如果是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為最大在野黨,那這樣的最大在野黨該持什麼立場扮演什麼角色呢?
  
前面已揭櫫並分項論述無論海峽兩岸敵對或和平都堅持不變的五項原則,由於現在中華民國執政的國民黨迷失了帶領中華民國原有的正確道路和方向,如果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這效忠中華民國的最大在野黨就該堅持前述五項不變原則,自己堅持正確的道路和方向,並還要將中華民國導回正確的道路和方向,此乃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扮演的第一項角色。
  
前面又述及今日保衛台灣的三大要務,即護衛台灣生存、維持兩岸和平、促成大陸民主,並指民進黨將護衛台灣生存歪曲成「維護台灣主權」,且還是要顛覆中華民國將中華民國的中國主權縮水成「台灣主權」,以顛覆自己國家將自己國家主權縮水來護衛台灣生存;而國民黨的維持兩岸和平,則又是處處怕得罪共營,處處討好共營;且此兩黨都不重視促成大陸民主,但於保台三要務中,護衛台灣生存與維持兩岸和平都祇是表象性、暫時性的,唯促成大陸民主才是根本性、永久性真正徹底解除對台威脅的要務;所以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不僅應糾正民進黨於護衛台灣生存要務與國民黨於維持兩岸和平要務各自所犯錯誤,且還要特別重視促成大陸民主這項要務,此乃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扮演的第二項角色。
  
民進黨縮國份子既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縮水,卻又一再向共營挑釁、叫囂,存心破壞兩岸和平,像是一群精神錯亂的瘋子,每次江陳會,他們都要在會場外搗亂胡鬧;但也正因為他們的胡鬧,海基會長江丙坤當著陳雲林的面稱馬英九為總統,陳雲林不敢吭聲;陳雲林行經的路上,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在陳雲林眼前揮舞,陳雲林也裝作沒看見;而ECFA協議,共營也因此被迫向我方「讓利」(不是讓利而是吃敗仗);這就是因為對我方而言是縮國份子的「台灣國國民」,對共營而言卻是「台獨份子」,他們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版圖縮水,並將中華民國顛覆成另一個「國家」,而令共營由「無法管轄」台灣變成「無權管轄」台灣;共營就是為了避免我方內部這群會使共營「無權管轄」台灣的「台獨份子」得勢,不敢吃定我方,這群危害中華民國、企圖顛覆中華民國的縮國份子竟還可以成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交涉、談判的「後盾」,還有這樣的利用價值。
  
但縮國份子終究是要顛覆中華民國、毀滅中華民國的禍害,不能因為他們這點利用價值就留下這個禍害,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還是要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若有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取代民進黨成為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這個最大在野黨要極力堅持前面一再強調的五項不變原則,要具備民進黨同樣的利用價值,但無民進黨的危害性;民進黨很胡鬧,但共營就是怕民進黨胡鬧,國民黨對共營就顯得太溫和、太客氣了;因為國民黨對共營太溫和、太客氣了,所以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成為最大在野黨,雖不可再像民進黨那樣胡鬧,但也不能和國民黨一樣對共營溫和客氣;中華民國不能朝野政黨都對共營溫和客氣,總該有個態度堅決制止共營不良、不當意圖的角色,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雖不會為了使共營「無權管轄」台灣而把中華民國縮水、顛覆中華民國,但可以明告共營,兩岸和平若遭毀壞,中華民國就恢復武力反攻大陸!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成為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後,還是要作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交涉、談判的後盾,如果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同樣可作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交涉、談判的後盾,那中華民國就真的不需要民進黨了,民進黨就不但該逐出中華民國政壇,且還該徹底消滅!
  
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成為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同樣要作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交涉、談判的後盾,對共營態度要堅決;但若政黨輪替,最大在野黨登台執政,國民黨下台在野了呢?既然對共營態度堅決,成為執政黨後態度還是要同樣堅決,對共營溫和客氣的國民黨變成在野黨,自然會因為溫和客氣而成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間的「和事佬」;這態度堅決的政黨在野就會成為政府與他者互動的後盾,態度溫和的政黨在野就會成為政府與他者之間的「和事佬」,所以一個政黨不管執政或在野,其立場態度都應維持不變;在野時要充當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交涉、談判的後盾,執政時要使中華民國政府成為對共營態度堅決甚至有能力迫使共營向民主公道屈服的政府!此乃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扮演的第三項角色。
  
共營自佔領大陸至今,其解放台灣的立場目標始終堅持不變,但「解放」有武力解放與和平解放兩種,武力解放就是早期的血洗台灣,和平解放就是今日的「一國兩制」;我方在兩岸和平交流前,亦堅持光復大陸,「光復」同樣有武力光復與和平光復兩種,早期我方也是一心想以武力光復而亟思反攻大陸,後來兩岸雖仍敵對,但亦改成和平光復的「三民主義統一中國」。
  
當兩岸和平交流之初,雖已和平交流,但雙方仍是一個和平光復一個和平解放,還是光復與解放相競逐,所以當時很多人都認為應於光復與解放之間尋求折衷方案;但今日形勢已完全不是這樣了,共營要解放台灣的意圖至今仍堅持不變,別以為共營現在不再強調「一國兩制」,其實他們還是認為應該「一國兩制」,還是要和平解放台灣,所以共營要解放台灣的意圖至今完全無絲毫改變!反觀今日我方,朝野都在自我殺價,且是被共營殺價了還要再自我殺價,國民黨因為兩岸和平了,就不知道中華民國還要不要光復大陸了,所以武力光復與和平光復都放棄了,於是就提出莫名其妙的「不統、不獨、不武」;民進黨更是要顛覆中華民國,要丟棄中華民國失土將中華民國由全中國縮水成「台灣國」,既將自己國家縮水又顛覆自己國家,還將如此危害國家勾當美其名為「台灣獨立」;國民黨的「不統、不獨、不武」,其中「不統」就是不要光復大陸,這就已經自我殺價了,而「不獨」應該改為「不縮」才對,所以國民黨是不光復大陸但也不將中華民國縮水,民進黨則非但不光復大陸且還要將中華民國縮水更還要顛覆中華民國!國民黨被共營殺價了還要再自我殺價,民進黨被共營殺價了還要再自我殺價殺得比國民黨更多且還自我殺價又自我顛覆!
  
因此今日我們不能再想什麼折衷方案了,今日任何的折衷方案,都不是光復與解放之間的折衷方案,而是「自我殺價」與解放之間的折衷方案,甚至是「自我顛覆」與解放之間的折衷方案,這自我殺價與解放之間的折衷,豈不是自我殺價又自我殺價?殺價殺到最後就變成豎白旗接受「一國兩制」了,至於自我顛覆與解放之間就更無折衷可言了!所以今日中華民國缺少一個堅持光復的角色,需要一個堅持光復的角色!我們希望將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由「台灣國」民進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若由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取代民進黨成為最大在野黨,那國民黨的「不統、不獨、不武」其中的「不統」就會刪除,但國民黨刪除「不統」,還是不會恢復光復大陸壯志,仍然還是會繼續自我殺價;所以最大在野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後,這效忠中華民國的最大在野黨就應堅持光復大陸,以促使國民黨在光復與解放之間提出妥適的折衷辦法,而不是莫名其妙損害我方找死的自我殺價;如果政黨輪替,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變成執政黨,國民黨變成在野黨,那執政黨堅持光復大陸,在野黨於光復與解放之間提出折衷辦法,這樣也行!因此那將取代民進黨的效忠中華民國政黨,共營要武力解放血洗台灣,該黨就矢言武力光復反攻大陸,共營要和平解放「一國兩制」,該黨也以和平光復相應,倡議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且再更進一步直接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
  
然而所謂光復與解放之間的折衷方案,也不外是同時解散兩岸當局,另外成立新的中國民主政府;但這必須於兩岸當局一方堅持光復、一方堅持解放之下,由兩岸民間提出這樣的折衷方案,而今共營仍堅持解放,我方卻自我殺價,甚至自我顛覆,哪還能再提什麼折衷方案?況且前面的論述分析,另外成立新的中國民主政府比不上中華民國現成的民主政府接管大陸,中華民國政府既已是現成的民主政府,無論我方政府是堅持光復還是自我殺價,光復與解放之間的折衷方案都不如堅持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兩岸敵對就武力光復反攻大陸,兩岸和平就和平光復,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並爭取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此乃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扮演的第四項角色。
  
今日中華民國執政的國民黨不僅因為兩岸和平而處處怕得罪共營,連我方境內要將中華民國縮水、趕中華民國「下台」、顛覆中華民國的縮國份子也怕得罪,中華民國政府不敢稱自己治理的國家為「中華民國」而以「台灣」代稱之;應光復大陸不光復大陸,不能以武力反攻大陸可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甚或直接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呀!卻篇篇提出個什麼「不統、不獨、不武」,這其中的「不統」不就是怕得罪縮國份子而說給縮國份子聽的嗎?就是因為國民黨執政對縮國份子太軟弱、太姑息,縮國份子才會這麼無法無天囂張無度,令中華民國飽受縮水覆亡威脅!效忠中華民國在野黨不僅要取代縮國份子「台灣國」民進黨成為最大在野黨,且還要堅持將民進黨逐出中華民國政壇,堅決徹底消滅縮國份子!成為最大在野黨後,當然要與國民黨輪替執政,爭取執政機會;但不管執政或在野,對縮國份子態度都要嚴厲,執政就嚴厲打擊縮國份子、徹底消滅縮國份子,在野就嚴厲聲討縮國份子、嚴促政府徹底消滅縮國份子!國民黨對共營溫和客氣,其他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就要對共營態度堅決;國民黨對縮國份子軟弱姑息,其他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更要嚴厲聲討縮國份子、嚴厲打擊縮國份子、嚴厲制裁縮國份子,並努力取代民進黨成為最大在野黨,將民進黨逐出中華民國政壇,堅決徹底瓦解民進黨,堅決徹底消滅縮國份子!此乃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扮演的第五項角色

  
簡言之,今日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扮演的正確角色有五:
  一、
無論海峽兩岸敵對或和平皆堅持五項不變原則,為中華民國找
    回已迷失的正確道路和方向。
  二、
於保台三要務中,糾正民進黨在護衛台灣生存要務與國民黨在
    維持兩岸和平要務各自所犯錯誤,並特別重視促成大陸民主要
    務。
  三、
具備民進黨的利用價值但無民進黨的危害性,堅決制止共營不
    良、不當意圖,作為中華民國政府與共營交涉、談判盾後,如
    果執政仍以同樣堅決態度迫使共營接受民主放棄割據統治大陸
    。
  四、
值此共營解放台灣意圖依然未變,我方朝野卻自我殺價甚至自
    我顛覆自取滅亡之際,堅持光復大陸立場,堅定以台灣民主和
    平復國信念,甚且勇敢提出中華民國政府和平接管大陸,喚起
    光復大陸精神與意志,挽救中華民國於危亡並轉而復興中華民
    國!
  五、
取代民進黨成為最大在野黨,將民進黨逐出中華民國政壇,並
    嚴厲聲討、打擊民進黨及所有縮國份子,堅決徹底消滅縮國份
    子!
  
綜觀本篇全文,中華民國最大在野黨應由「台灣國」民進黨換成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矯治中華民國朝野如同兩「國」,政黨輪替有如「國家」輪替,執政黨下台國家也「下台」的畸形現象,解除中華民國被縮水顛覆而滅亡的危機;使中華民國民主政治成為朝野同一「國」,政黨輪替不再像是更換「國家」,祇有執政黨下台,中華民國永不「下台」,政黨間良性公平競爭的正常而優良的民主政治;當效忠中華民國的政黨成為最大在野黨後,依本篇所述,堅持五項不變原則、扮演五項正確角色,這才是符合今日中華民國需求的最大在野黨;除本篇前述的五原則、五角色外,還要再附帶一項要求,就是要求中華民國政府儘早儘速恢復召開國統會,重訂新的國統綱領,新的國統綱領應以台灣民主和平復國與中華民國

本文於 修改第 7 次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6140&aid=4603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