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南燁詩社
市長:若殘  副市長: MinMou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學校社團高中職【南燁詩社】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菁詩選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尋找未完成的詩
 瀏覽894|回應0推薦0

夏起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尋找未完成的詩__林婉瑜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被書寫的森林奔向何方?
  是到複寫紙般複印她那溫馴小嘴的
  被書寫的水邊飲水嗎?
  她為何抬起頭來,聽到了什麼聲音嗎?
  ──摘自<寫作的喜悅>辛波斯卡,陳黎、張芬齡譯

被書寫的母鹿穿過字裏行間來至
被書寫的森林:「這是火,火焰;聲,音樂,語言;
這是風,以及風的方向。」我跟隨鹿的足印,學習
辨認巨大世界更多的陌生部分;星座群標,
葉的色澤,時間,曆法與季節,天,
日月,鳥以及飛行。(一行詩句的振翅
發動地球最遠處的颶風風暴)


鹿靜止於隱喻希望的辭彙旁(有沒有詩
足以召喚遠行的戀人,離散的時間?)踢踏,試探隱喻的強度
(以符號寫成,僭越符號?);被書寫的河流衝擊河床
發岀詩句被閱讀時的慨歎(記載深夜最末一秒與
凌晨的交界,海洋最遠與天的交界,理智
情感的分野,人與獸的分別);枝椏末梢,詩句變黃,落回土地
進入下一季輪迴(在一首詩的長度經歷一生)
分行、斷句被輕盈越過,鹿於留白處跪足
休憩(記憶起慾望,餓,痛,病
老,死,以及重生);我走向下一次的詩句


夜間,筆跡涉足每條路徑,為事物命名(天空、土地、土地上的生命,
夜晚、白天、事或現實)夜鷺啣著思想的果實飛躍我的額頭;
白晝,意義在日光下化合,將存在擴展得更為盛大(地圖未曾
標示森林盡處)。而我的步伐堅定,如鹿知道每一個
納入眼中的目標,每次
前往的方向
靜聽,水流流過意義的轉折處
水沖激岩塊發出血液衝擊血管的聲音
靜聽,被書寫的蝴蝶撲動翅膀
繞行尚未開放的花朵,飛行途徑構成神秘而隱喻的圖騰
昆蟲鳴叫如低吟經文。在一個被書寫的下午
或者是森林與鹿從真實世界找到我
將我寫入字裏行間?


被書寫的母鹿領我來至被書寫的森林,學習
廣袤世界更多陌生部分。我記得行旅最初
與最終,記得暗示與譬喻(和那些被命名的)。雨季之後
天色的藍,燃燒過後餘燼的灰;借描述彰顯(或猶疑)的真理
我記得落筆前的猶豫,每一筆劃的堅定
眼淚般的墨水,墨水其下的眼淚;我記得鹿
和她的足跡

◎詩評

林榮三文學獎三獎__鄭愁予

本篇作者首先在標題下引語是摘自辛波絲卡的詩〈寫作的喜悅〉,原詩的場景是一張寫詩的白紙(原始純潔的世界),「母鹿」(求生延代而又脆弱的命運),「森林」(自然界給予生命的維護卻又無助),這就是西方人文道德的視野,所以詩中慎用真理這個詞(真理在西方的哲思中,有多款寓意,可以是馬克思主義,一神教的經律,以及美學中美的極致)。辛波絲卡卻將自己在白紙這個純潔場景上主宰生殺的「欣喜」暗喻為對政治專制的反諷,說明當摹擬上帝權柄的同時也正是對抗上帝,只不過完成「人類之手的報復」。 本篇作者的詩想卻是借「母鹿」演出,而活動在「森林」的場景中,乃用明喻的力量羅列意象,突然間使場景廣大如宇宙洪荒,從風火聲籟到天象從晝夜到海天交際,以至夾述夾敘辯證思維中的主情主理、人性獸性、生命的困境和救贖,到倒數第二節:到「森林與鹿從真實世界找到我」大致可以從所列意象找出:水流──血液是長遠激情的,蝴蝶與花朵是美與性愛互動的,而昆蟲鳴聲則是生活日課的註腳,使人從吟聲裡解讀經文古典或宗教的傳承,也許這些才是尋找如何完成那未完成的詩的契機。所以前面三節的鋪敘便是作者懸宕的手法(未效隨辛波絲卡繞著中心捻攆子的巧匠手法),最後戲劇性地把被書寫的鹿和森林反轉過來成為書寫者,如此「母鹿」(此時是詩的慈念和靈思的化身)便從隱喻背後現身,帶領詩人去尋找, 並理出一串寫詩的關注。意味著詩應在求知性的,注重歷史的,強調真理的條件下完成,或者在這些條件中去尋的……這首詩的語言精度有些地方不夠(像鹿和母鹿不可換用),而詩語言明確度,未乖離理解邊緣,這些都是受評審人注意到的。


◎我最開始注意到的是流暢的標點符號,我幾乎沒有任何一點不適的就進去了閱讀的互動狀態,在詩裡頭有感受到強烈的穿梭感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730&aid=502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