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回本城市首頁 新聞極短評
市長:人民戰士  副市長:
加入本城市推薦本城市加入我的最愛訂閱最新文章
udn城市政治社會公共議題【新聞極短評】城市/討論區/
討論區政治新聞評論 字體:
上一個討論主題 回文章列表 下一個討論主題
【喬事有眉角2】立委收賄東窗事發 這3種說詞講不膩
 瀏覽156|回應0推薦0

人民戰士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喬事有眉角2】立委收賄東窗事發 這3種說詞講不膩~
法案訂定,牽涉到多方利益角逐,正常應該是透過公聽會攻防。
但是特殊利益團體為了個別的利益,透過管道走門路。使得公聽會成為形式,立法院成為利益輸送的管道,民主也名存實亡的幫官商勾結背書了。

【喬事有眉角2】立委收賄東窗事發 這3種說詞講不膩

2020-08-04 11:46 政治獻金
檢調突襲搜索國民黨立委陳超明、廖國棟、無黨籍立委趙正宇與民進黨立委蘇震清等人立法院中興大樓辦公室。記者蔡晉宇/攝影

許多立委涉及不法,都會把責任推給助理、辦公室主任,說自己不知情,這次SOGO經營權之爭爆出的立委收賄案,也也類似情況。前資深助理表示,這種說法未必完全是推託之詞,立法院確實有具體案例是助理或辦公室主任自己在外胡搞。但「通常案子會爆出來的,都和立委有關」。

說詞不外3個:借貸、政治獻金、助理亂來

立委幫企業、個人喬事、排憂解難,如果不涉及對價關係,通常不會有問題。但一旦涉及金錢來往,就會踩過「合情合法選民服務」的紅線。而從過去到現在,立委們東窗事發,對外說詞不外三個:借貸、政治獻金、助理亂來。是否是借貸或政治獻金,從案件的時間點可以看出因果關係;最複雜的,是把責任推給辦公室主任、助理,到底合不合理。

前助理表示,助理不讓立委知道,自己在外面收錢、亂搞,當然不是特例,「而且例子很多」。如幾年前有位藍營立委的辦公室被搜索,檢調認為該辦公室主任收錢喬事。事後檢調追查,確認立委確實並不知情,後來責任就全部歸屬於這名辦公室主任,並沒有波及立委。

不過前助理表示,「如果牽涉金額很大,到幾百萬甚至上千萬,立委不知情幾乎是不可能的」。不是說助理一定不敢吞下這麼龐大的金額,而是如果有企業或個人付出這麼一大筆錢,絕對會親自和立委本人確認,不會只透過助理;助理當然也知道這個道理,所以若涉及金額很龐大,幾乎就可以確定立委是知道而且實際參與的。

前助理也說,如果涉及的金額不大,通常企業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一定管主任、助理是否把錢上繳,如前述藍委辦公室主任的案子,牽涉的金額就只有幾十萬元。不過前助理說,即使如此,收錢的還是要確認自己能把事情辦好,否則收了錢不上繳,又說不動立委親自出面,事情辦不成,很可能就還是會被爆出來,到時就連立委都被連累。

台北地檢署指揮調查局北機站,大動作搜索陳超明、趙正宇、廖國棟、蘇震清、徐永明、陳唐山等前、現任立委位於中興大樓的辦公室,針對立委是否收賄進行調查,並移送相關人等前往北檢複訊。記者許正宏/攝影

現金、金流成鐵證 「其實這種方法最笨」

而在此次SOGO經營權弊案中,朝野立委都被查到現金、金流進出,趙正宇甚至被從家中搜到整捆新鈔。前助理說,交付現金和用可以查到的金流來支付「喬事費」其實是最笨的。最傳統的作法是「化整為零」,透過多人政治獻金的方式,在選舉時交給立委。

不過這種方式一來牽涉的人太多,二來選舉四年一次,對立委來說緩不濟急,因此又衍生出其他方式。前助理透露,最常用的方式是「給工程」或「給採購」;簡單來說,多數的立委都有自己的生意或副業,至少也有自己相熟或者關係良好的樁腳在經商,要交付謝金的企業就會透過這個途徑,用給工程、代理權或者採購的名義,把錢透過「買賣」支付給立委,如此就可避免被檢調盯上「對價」的問題。

至於為何還是有立委鋌而走險,用現金支付或金流的方式來付錢,前助理認為原因不外幾種:第一種是該名立委沒有經驗,不知道或沒有其他更安全的途徑;第二種是該名立委經驗豐富,過去成功的經驗讓他有充分自信可以躲過追查:第三種是支付管道多元,除了被查到的,其他所謂「安全的途徑」也都有用上。

必要之惡?或者政治生態產物?

這種「喬事付錢」的政治文化,始終伴隨台灣政治民主化發展消失,每隔一段時日,便會爆出大案,各級民代都曾經中槍。為何如今有了遊說法、政治獻金法等陽光法案,類似情況仍無法止歇?前助理認為,這和台灣特殊的政治文化有關。

前助理表示,以美國為例,政治遊說很正常,而且大多透過利益團體或公關公司,華府甚至有所謂的「公關一條街」,所有公關公司都開在同一條路上。但在台灣,立委、民代和民眾緊密結合,民眾、企業要直接接觸到立委都不是太困難的事情,少了中間的遊說過程,一切轉入密室交易,問題自然一再發生。

其次,是選舉通常很花錢,所有收錢的立委,一開始的初衷可能只是「籌競選經費」,但長此以往,食髓知味,就越來越大膽,型態也從「幫忙後選舉時給政治獻金」,變成「幫忙後就付錢」;而且立委要當選,也必須照顧地方利益,彼此分配資源,資源從哪來?透過企業、財團當然就是最快的方式。

檢調突襲搜索國民黨立委陳超明、廖國棟、無黨籍立委趙正宇與民進黨立委蘇震清等人立法院中興大樓辦公室,趙位於桃園的服務處仍維持正常營運。記者張裕珍/攝影

助理素質提升 也刻不容緩

前助理認為,每次案子發生,也都和國會助理脫不了關係;平心而論,不管助理是白手套或者恣行其事,都再再顯示助理的素質有問題,甚至和立委的權責關係也不明。現在的助理,「聘書只是一張寫明享有勞健保的A4紙」,而且聘用的對象是立法院秘書處,不是立委,權責關係都弄不清楚,素質當然也就不用談了。

前助理說,現在各政黨都有助理研習營,但無論哪個政黨,「都是作秀」,助理的權利義務、專業素養,決不可能在短短兩個小時或一天就學會。多年前曾有輿論呼籲,應該建立國會助理的聘用、考核制度,而民主基金會曾經舉辦一系列訓練國會助理的課程,希望建立一個國會助理人才庫甚至證照制度,再給立委聘任。但多年後這樣的建議還是無疾而終,非常可惜。

【你也可以看】

【喬事有眉角1】「口碑」立委熱門 立院喬王其實是這3種助理

回應 回應給此人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ity.udn.com/forum/trackback.jsp?no=65396&aid=7073778